<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54章 驾临 下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铃铛。

    夜风。

    还有酒香。

    构成了院落里那奇特的景象。

    第一次。

    岳缘感受到了一股压力,隐隐的四周的空气似乎受到了什么牵扯一般,开始朝一个方向坍塌的错觉。在这股气流的带动下,那挂在剑锷上的金银铃铛开始响了起来。

    往赤色剑身上倒酒的动作嘎然而止,岳缘缓缓抬起头,在阵阵清脆的铃铛声中望向了上方。

    屋顶之上,不知何时已经出现了一个女人。

    一身白色霓裳,在夜风下不断轻舞。

    脸上带着白色轻纱,遮蔽了面容,但是仅仅从对方的身材,还有那一身气质,都能让人感觉到眼前这突然出现的女子乃是一个美人。只是对方那一身冷冽杀意,却是让人忘记了对方的身材模样,而是更加的在意对方的动作。

    更让人惊骇的是一眼望去,就似见到了一个黑洞,会将自身的精神全部吸引到了其中而逃脱不得。

    不仅如此,那一身凛然的气质,更显威严。

    “阁下来此许久,终于忍不住现身了么?”

    目光收回,岳缘右手继续提着酒壶,朝自己手腕上的赤色长剑的剑身上面倒起了酒水,而随意的声音已经飘荡到了屋顶上女子的耳中。动作仍然是轻缓舒柔,没有丝毫的受到影响。

    夜风带起酒香阵阵。

    站在屋顶的女子目光静静的看着岳缘的举动,目光中微微闪过了一丝讶异。

    喂剑饮酒,这般奇特的举动是她一生以来首次见到。

    但是眼前这名俊俏公子那喂剑饮酒的动作恰恰让人心头微微一凝,使人觉得并不简单。更不用说,在岳缘的旁边还有那不断的发着清脆声响的金银双剑了。

    在岳缘先前观察着她的同时,她则是观察了岳缘许久。

    “……”

    面对岳缘的话,女子没有出声,只是任凭那夜风吹拂着身上的衣袂,双手负背就那么淡淡的站在屋顶之上,安静的看着岳缘。

    看不出来!

    但是让女子迷惑的是,自己体内的真气却是产生了一丝丝震荡,似乎是眼前男子身上对她有着极大的吸引力。这般情况,却是她首次感受到。

    这不是天魔功!

    却是绝对与天魔功有着联系!

    轻纱之下,一双魅眼轻眯,心中不断闪烁着自己的分析。而且让女子讶异的是,眼前的这岳缘虽然动作舒缓随意,但实际上却是几乎没有丝毫的破绽。

    全身上下看似尽是漏洞,但实际上这些都不是漏洞,而是隐蔽的陷阱。

    屋顶女子沉默的迹象,并没有让岳缘意外。

    当手中一壶酒全部倒在了赤色剑身上后,岳缘这才举着长剑迎着月光观察了半晌,这才插回了剑鞘。这时,岳缘弯腰捡起了那落在地上的一片树叶。

    伸手。

    然后在女子的目光中扔了出去。

    树叶脱手而出。

    不是以一身功力扔出,故而这树叶并不会似暗器一般的激射而出,而是就像平常一般的丢了出去。飘在半空的树叶似乎受到了什么牵引,立时在气流的带领下朝屋顶上的女子飘去。

    最终树叶在靠近屋檐的时候落了下去,掉在了地面上。

    与此同时。

    房间中。

    “师傅!”

    正与卫贞贞一起入睡的婠婠眼睛突然一睁,脸上闪过疑惑之色。却是在同时,右手已经点了身旁卫贞贞的穴道,同时她人已经恍若那一只不带丝毫烟火气息的女鬼一般从窗户中飘了出去,落在角落中,然后静静的观察着眼前。

    奇怪!

    师傅怎么会来此?

    婠婠迷惑了,在原本的计划中应该不是这样的。

    “……”

    双眼一眯,女子面目在轻纱之下让人看不清,但是岳缘却是能够感觉到屋顶之人的面色变化,显然这飘飞的树叶告诉了她岳缘想要说的话。想到这里,女子终于出声了。

    吐气如兰。

    声音恍若泉水叮咚,却是在其中带上一股奇特的诱惑。

    “岳缘,纯阳掌门!”

    没有什么意外的话,只是随意的说出了岳缘的名字与来历。

    “呵呵!”

    岳缘左手握着赤色长剑,笑呵呵的看着那立于屋顶的女子,对方那一身诡异的气场已经在刚刚那飘飞的树叶中展示的淋漓尽致。要知晓,这晚风可是朝自己这边吹的,但是刚刚扔出去的树叶却是落在了人家的脚下。

    “阴后驾临,在下颇感意外!”

    “只是……”

    “阴后不该是突然前来叫我名字的吧?”

    那飘飞的树叶已经告诉了岳缘来人的身份,在这大唐中,一个女人能够给人这么大的气势与压力的人很少,而眼前屋顶的女子便是其中之一。

    慈航静斋虽然已经有出山的人,但是她们还不会前来寻自己。而刚刚那诡异的飘飞的树叶,则是告诉了来人的身份——阴癸派掌门,魔门第二高手阴后祝玉研。

    阴后祝玉研这般突然来临,颇有一种大晚上叫人起床放水的感觉。当然,阴后自然不会这么无聊,回想起已经在白天的时间便在自己身边做卧底的婠婠,岳缘却是有着一丝迷惑。

    按道理来说,阴癸派不需要这么着急。

    既然婠婠已经在自己这里做卧底,应该不需要阴后祝玉研亲自驾临。这让岳缘有一种多此一举的感觉。

    岳缘的感觉自然没有出错,而促使阴后祝玉研亲自驾临的原因却是有的。

    那便是她的女儿单美仙。

    十数年与自己女儿没有见面,因为当初的缘由,祝玉研与女儿单美仙之间的矛盾极深。而这次阴后突然驾临东溟派,显然是为了其他的原因而来。

    因为天魔秘,因为魔隐边不负的问题,母女俩开始冷着脸进行了探讨。

    只可惜母女俩不过是谈了几句话后,便崩了。

    气了个够呛的祝玉研虽然无法对自己的女儿出手,但是最后她却是寻到了另外一个代替者,那便是岳缘。

    原因无他。

    单美仙直接道出了一句气话,她将天魔功外泄了。

    那倔强愤恨的模样,让当时几乎有了心思将单美仙给立毙当场的祝玉研差点给气吐了血,只是祝玉研在毒辣却也是虎毒不食子,更何况她还是一只母老虎。

    与女儿单美仙的矛盾再度加深后,无奈之下,无法将女儿怎么样的祝玉研最后便将心思放在了怀疑的对象身上——岳缘。

    甚至。

    她采取了原本与自己徒弟婠婠的计划更为激进的计划。

    她要采取直接的武力。

    只要拿下岳缘,以阴癸派手段,想要什么都可以掏出来。为了门派的传承,哪怕是已经在和佛门死斗的情况下,招惹道门,却也是不得不为了。

    这天魔秘,与慈航静斋的剑典相同,试想这样的功法落在了外人手中,一个不相干的人的手中,那是何等的问题。

    这可与石之轩欺骗她骗取天魔功更加的可怕。

    “岳公子,仅仅凭借树叶的飘飞便能推测出本座的身份,想来道公子是对天魔力场很是熟悉的了!”

    阴后祝玉研的声音虽然听起来温和,但是其中的冰冷却是让人不寒而栗。

    岳缘有一种错觉,那便是祝玉研似乎是在哪里受了一肚子的气,难不成在何处遇见了石之轩?搞得岳缘很有一种成为受气包的恍惚感。

    在阴后祝玉研的这句话下,岳缘却也是明白了婠婠来自己身边卧底的真正原因了。那便是,这阴癸派怀疑自己知晓了她们的镇派功法天魔秘。

    可问题是……

    岳缘到现在都没有真正的见识过天魔功。

    倒是曾经在书上知道了一些天魔功的特性,仅此而已。

    “哈!”

    “阴后说笑了!”

    听了阴后祝玉研这句话,岳缘气笑了,道:“阴癸派在江湖上的名气可并不好,而且与天魔功交手之人也不在少数,为什么我就不能熟悉天魔力场?”

    可以说,在江湖上真正了解天魔立场的确实不在少数,先不说魔门中人,单单就慈航静斋来说,这群尼姑对天魔功的了解就不浅。同样,阴癸派对剑典的了解也是非常深。

    只是在他岳缘这里,怎么问题就好像变呢?

    如果以祝玉研这般说来,那她阴癸派需要做的事情太多了。相反,在岳缘的心中倒是觉得人家是对长生诀有了心思。自己将长生诀送于了杨广,在某些人的眼中显然是自己找出了练法。

    而且以长生真气对天魔功的促进作用,岳缘还真是有着这个怀疑。

    聪明人往往会被自己的聪明所误。

    婠婠如此。

    阴后祝玉研如此。

    岳缘同样如此。

    在岳缘的心中,倒是突然有了一个决定,有机会定要真真正正的瞧一下天魔功的秘笈。

    “果然如此!”

    目光在岳缘身上停留了半晌,阴后祝玉研叹了一口气。岳缘的表现,让她心中的怀疑再度加深了一层,她调查过这段时间岳缘与单美仙的交易。

    而且在她看来,这岳缘与自己女儿的关系恐怕不是那么简单。

    否则的话,岳缘凭什么会帮单美仙杀魔隐边不负去招惹阴癸派?

    只是阴后哪里知道岳缘这般做,只是简单的让这三柄剑的产生不是用交易而来,而是用人情来换,否则的话交易的话那是对三柄剑的侮辱。如果以后,她们问起自己该如何回答?

    总不能说自己是花费了好多钱让人打造出来的吧?

    这也显得太没感情味了。

    所谓阴差阳错便是如此。

    话音落下,祝玉研便不再言语。

    岳缘的脸色也认真了起来。

    手中的赤色长剑已然缓缓的提了起来。

    话已说完,剩下的便只有动手了。

    风停。

    铃声停。

    万物在刹那间噤声。

    同时。

    人,动了。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