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53章 驾临 上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呵呵!”

    最终,面对卫贞贞和多情公子侯希白的目光,岳缘终究以这么一声笑容做了结尾。

    没有说明,却也没有否认。

    在尴尬的气氛渐散后,多情公子侯希白终于恢复了精神,开始准备作画起来。

    在岳缘、卫贞贞和婠婠三人的围观下,随着侯希白的一笔一画,折扇上面再度出现了婠婠的图像,只是与卫贞贞的那一副不同的是婠婠的这一副却是没有点上眼睛。

    “侯公子,为什么不点上眼睛?”

    出声询问的是卫贞贞,因为眼下的这画与她的不同,她的那副点上眼睛,神情极为相似,但是婠婠的却是空有图像,却是没有丝毫的神情。

    婠婠没有出声。

    岳缘也没有出声。

    不过在心底,岳缘却是很是佩服侯希白的眼光,显然以人家的经验,看出了眼下的婠婠并不是她本身的姿态与特点。恍然中,多情公子有一种错觉,那便是婠婠不该是眼前模样。

    故而,他循着自己的这一份感觉,不去点上眼睛。

    面对卫贞贞的询问,多情公子侯希白缓缓的道出了自己的原因,不过侯希白的目光是落在了岳缘的身上,他觉得极大的可能是因为岳缘的缘故,这婠婠才压制了本性。

    瞧人家少女弄的跟一只鹌鹑似的,这般柔弱的让人忍不住去怜惜的模样,定是因为岳缘的原因。

    “……”

    婠婠听了侯希白的解释,只是颇为委屈的瞅了瞅岳缘与侯希白,然后不再说话了。

    不过一番谈论后,几人便默契的对画像的事情不在提起,反而是就其他的问题开始讨论起来。

    “最近天下战乱频繁,就在数十里外的地方都打成了一锅粥!”

    岳缘示意婠婠倒酒的同时,说道:“倒是侯兄突然出现在这里,很是让人意外了!侯兄,不是在成都吗?”

    比起江湖名声,眼下的多情公子侯希白远远要比岳缘的声望要大。岳缘的名声,不过是在一些特定的人群中很是出名而已。譬如道家、宇文门阀……

    也因为这样,侯希白对于岳缘的根底反而不怎么了解。

    先前的对话中,虽说彼此做了自我介绍,但是说穿了侯希白却是不知晓岳缘的任何根底。在他的眼中,岳缘也应该是名门公子一类的人物,否则的话也不会让自己的侍女来背剑了。

    “哦,对了!”

    迷惑的眼神一闪而过,随即岳缘的脸上流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道:“侯兄在江湖上有着多情公子的称谓,那么此次侯兄来此,定然是为了美人儿了!”

    “哈!”

    听了岳缘的询问,侯希白笑了,没有丝毫尴尬的说道:“岳兄猜的不错!在下这番前来,却是为了一睹佳人的绝世风采。不过,在下没有料到,能遇见岳兄,已经有了让人满意之极的收获!”

    在说这话的时候,卫贞贞和婠婠两人也仔细认真的听着。两人知道,这侯希白嘴中的佳人当然不是指的她们两人,侯希白此次遇见两人不过是意外而已。

    不过能够从多情公子侯希白的嘴中说出绝世佳人的话,那么这个美人儿定然是美到了倾国倾城的程度。

    这一点,哪怕是婠婠也不会否认。

    能够让一个男人千里迢迢的赶往这边,就是为了一睹佳人的风采,可想而知那个女人是如何的美丽。

    身为阴癸派未来的继承人,婠婠倒是没有心思去与侯希白嘴中的那个女人对比模样,但是她却是对这个女人起了兴趣。要知道,在女人的面前你永远不要去形容另外一个女人的好,除非对方是你的老婆或者老妈。

    而侯希白流连花丛,自然知道该说什么。在听了这话之后,不仅承认了自己的来由,却也从侧面拍了卫贞贞和婠婠两女的马屁。

    眉头微微一抬。

    岳缘看了笑意盎然的侯希白一眼,心中却已经猜出了对方嘴中那绝色佳人是谁来。想起,离小镇方向不远的地方正是那东平郡,在看看出现在这里的侯希白。

    那佳人是谁,不言而喻。

    “是箫艺大家石青璇么?”

    岳缘看着侯希白,缓缓的道出了这个名讳。

    “咦?”

    侯希白闻言不由一怔,随即很是讶异的望着岳缘,意外道:“岳兄竟然也知晓?”这不得不让侯希白意外,要知晓他从四川赶来这东平郡,说穿了就是了解到了石青璇的去处。

    虽然他知道石青璇乃是自己师傅的女儿,但是侯希白更是那多情公子,虽然不敢去招惹人家石青璇,但是偷偷的瞧上几眼,看看美人什么的应该没有问题吧?

    如果师傅问起来,他侯希白也可以用暗中保护来解释的。

    毕竟,在侯希白的眼中,箫艺大家石青璇绝对是能够上他画扇的绝色,应与师妃暄,还有这岳缘身边的婠婠少女不相上下。只是这个事情,是一件很是隐秘的事。

    眼下却是被岳缘道了出来,这使得侯希白不由大为诧异。

    如果不是他侯希白本身便在四川,应师傅的命令在平常也很照顾对方,他侯希白却也不知晓眼下石青璇已经来了这东平郡。想到这里,侯希白的面色变得稍稍有些凝重,显然,他有些担忧了。

    若是石青璇在这东平郡出现了什么问题,那问题就大发了。

    不仅是他多情公子侯希白吃不了兜着走,哪怕是师叔安隆也无法在师傅的怒火下生存。一想到这里,侯希白却是脸色不由得微微有些发白。面对盛怒到了极点的石之轩,试问这天下又有几人能够安然?

    可以说对石之轩了解的越深之人,就会越恐怖。

    “嗯?”

    侯希白脸色突然变化自然是落在了岳缘的眼中,见对方脸色发白,岳缘很是迷惑,道:“侯兄这是怎么呢?”

    “噢!”

    “咳!咳!”

    侯希白反应了过来,连忙捂嘴咳嗽了几声,这才略带尴尬的笑道:“最近偶感风寒……”

    “……”

    “……”

    岳缘和婠婠两人眼皮子同时轻轻一合,对于侯希白这拙劣的演技着实无语了。不过三人也能够看的出来侯希白似乎想起了什么,这才变得如此。

    “对了!”

    “在下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还没有完成,就先告辞了!”

    “三位见谅!”

    起身,拱手,道歉。

    侯希白的动作显得如流水一般的顺畅,显然是这样的举动他做了绝对不止一次。难不成这多情公子既招女人爱,又招女人恨就是因为这般缘故?

    眨了眨眼睛,目送侯希白离开了雅间。

    许久。

    岳缘转过身,望向餐桌,接着便不由一愣。餐桌上不少东西已经被吃掉,婠婠在一边狠狠的咬着那盘子里的鸡爪,一边吃的满脸的油渍。可以说,这一副饿死鬼上餐桌的模样,完全的让岳缘意外了。

    若不是岳缘本身便知道婠婠的身份,换作其他人,哪怕是有着怀疑,但在婠婠的这般举动下也会被打消不少的心思。可是,正因为知道身份,岳缘却是觉得婠婠此番举动已经有了掩耳盗铃的味道。

    很想直接告诉人家,你早已经被看穿了的话,想想还是没有出声,决定继续这般看下去。

    反倒是心地善良的卫贞贞以为婠婠因为先前的缘故饿得很了,不断的在岳缘的注视下,替婠婠夹着菜,不一会儿婠婠的碗中已经堆满了。面对卫贞贞那温柔的眼神,岳缘似乎发现婠婠的眼神闪过了一丝无奈。

    在卫贞贞看来,婠婠定是过惯了苦日子,见到这些食物自然会胃口大发。

    “……谢谢贞贞姐!”

    低头扫了一眼碗中的饭菜,那油腻腻的鸡鸭鱼肉,婠婠吞了口口水,呜咽着道了一声谢,泪珠儿在眼眶里打着圈儿,心一狠,继续埋头吃了下去。

    “……”

    抬头看了一眼卫贞贞那温和的神色,再瞅瞅虽是感谢,但是满心不愿的婠婠,岳缘突然发现自己的这个侍女这算是傻人有傻福吗?不觉间,已经还了婠婠一手。

    而婠婠呢?

    为了从自己这里得到想要的东西,眼下她却是不得不安心认真的去扮演着,哪怕是现在有了杀人的心思,但是在这个时候婠婠也只能硬着头皮撑下去。

    一顿饭过后,婠婠吃的直翻白眼。

    而卫贞贞则是笑呵呵的看着婠婠,眼中尽是心疼怜惜之色,而岳缘则是笑着看着两人。

    离开客栈后,岳缘重新在小镇里买了一头小毛驴,在一人一头的情况下,三人吃喝完毕后,朝东平郡的方向缓缓而去。至于那多情公子侯希白,却是自离开雅间后,就已经是一阵风的朝东平郡而去了。

    凉风漫漫。

    随着日头的渐落,原本烦热的天气也渐渐的变得凉爽起来。

    随着清风吹拂,驱散了不少的烦闷。

    重新带上了斗笠的卫贞贞和婠婠两女则是侧坐在毛驴背上,望着岳缘的背影一起发呆。

    就这般没有任何意外的在傍晚时分赶到了东平郡。

    本来,那小镇离东平郡就不大远,三人倒是没有餐风露宿。来到东平郡后,岳缘便带着两女寻了一处客栈住了下。房间自然是开了两间,婠婠与卫贞贞一间,而岳缘则是单独一人一间。

    院落。

    剑架随意的搁在一旁,岳缘对着天空的明月拿出了剑架上的赤色长剑,手中的酒壶则是不断的朝剑身上面淋起酒水来。不一会儿,院落里已经是酒香遍布。

    夜风袭过。

    剑架上,金银双剑上面的铃铛开始不断的响了起来。

    叮叮当当中,正在往剑上倒酒的岳缘的动作嘎然而止。抬起头,目光望向了上方,脸色已显凝重之色。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