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42章 归属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北冥!

    这便是这道家功法的名讳。

    东溟夫人呢喃了一遍这个词汇的名字后,目光终于从岳缘的身上收回,她知道即便是这一套功法真的与天魔功有着联系,眼下以两人的关系对方也不会说明的。

    毕竟这牵扯到了魔门中最大的门派阴癸。

    以那纯阳的资格,眼下还没有能力与阴癸派相提并论。毕竟,纯阳不过是大小猫两三只,而阴癸派却是存在了数百年的大派,底蕴与规模都不是纯阳能够媲美的。

    不过在单美仙的心里,却是记下了这个道家功法的名字。寻思着什么时候,真正见识一下这门所谓的道家功法究竟是什么样的,在单美仙的心中这门功法自然与天魔功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

    “咦?”

    单美仙的目光下移,视线终于落在了岳缘腰间那柄奢华的弯刀上面,讶异道:“岳公子腰间的这柄弯刀便是此次得到的东西呢?”

    “不错!”

    见东溟夫人转移了话题,岳缘自然也随之转了过去,不想在先前的问题上多做纠缠。

    “公子能否借我一观?”

    目光死死落在那弯刀上面,身为东溟派主事人,作着军火生意的单美仙对于神兵利器当然感兴趣。

    见单美仙有着兴趣,岳缘自然不会拒绝。伸手解下腰间的弯刀,递给了单美仙。

    接过弯刀,单美仙并没有立即拔出来,而是目光上下打量起这柄弯刀的刀鞘来。刀鞘上成弯月弧形,上面点缀着无数的宝石,充满着异族风味。陡然一看去,颇有一种西域风格。而且刀鞘更是用着一种无比珍贵的金属打造而成。

    先不说这弯刀刀锋怎么样,仅仅就这刀鞘便已经足够名贵了。

    半晌。

    单美仙的视线从刀鞘上收回,这才一手握着刀鞘,一手握住刀柄,缓缓的将弯刀拔了出来。

    锵!

    随着一声悠悠的声响,弯刀随着力道一点一点的被拔了出来。

    刀身恍若白玉一般的银白,在银辉下,闪耀着明亮的光芒。

    “小楼一夜听春雨!”

    弯刀出鞘,单美仙的目光顿时被那刀身上的一行字眼所吸引,无论是谁,在拔出这柄弯刀的时候,都会被那刀身上面的这一行诗所吸引。显然,东溟夫人也不能例外。

    这句诗词,给人一种奇特的感觉和韵味。

    重复了一遍,单美仙的脑海里已经浮现出了这刀的主人,一个人安静的在小楼上听着雨落的情景。

    那种风雨。

    那种姿态。

    着实能让人感受一种莫名的韵味。

    若是小女儿姿态身段的话,单美仙感受到则是那一种男儿姿态,但是已经有了女儿,早已身为人母的东溟夫人此刻感受到并不是这个,反而是这句诗句中那种难言的寂寞与悲伤。

    望着那白玉一般的刀身,恍惚间单美仙看到了一双眼睛,还有一轮血色圆月。

    “哎!”

    一声叹息,单美仙右手拿着弯刀挽了个刀花,自个儿则是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这刀,有魔力!

    是一柄魔刀。

    这是单美仙心中此刻的唯一心思。

    刚刚那似有似无的影响,她感受的清清楚楚,如果是功力差的人,这柄刀在他人手上便是一个祸害。做军火生意,单美仙对兵器有着属于自己的看法。

    这柄弯刀不知道沾了多少人的鲜血,才会产生那般的煞气。轻轻的摸了下刀身的刃口,单美仙只觉得手指上一凉,随即一股温热的感觉传来。

    拿起手指一看,上面已经是出现了伤口,鲜血正一点一点的从伤口中流了出来。

    这弯刀竟然锋利如此。

    以她一身的功力,竟然也不能察觉。

    “好刀!”

    “这是一柄神兵利器!”

    哪怕是单美仙见识了太多的兵器,但是如这般的兵器,她还是首见。将弯刀入鞘,单美仙这才抬头望向了岳缘,开口问道:“岳公子,这刀名为什么?”

    “月缺!”

    迎着单美仙的视线,岳缘慢慢道出了这柄弯刀的名字,只是他没有说明的是这弯刀原本该是一柄剑。

    “月缺……”

    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单美仙的脸色变得有些奇怪,抬头扫了一眼那当空的圆月,在看了一眼岳缘,她觉得这刀的名字却是更有意思了。

    “好名字!”

    赞叹了一声,单美仙这才将弯刀递还给了岳缘,笑道:“如果公子需要我东溟将那三柄剑做到如此地步,请恕我无法做到!”在东溟夫人看来,这月缺弯刀是足以做传承镇派武器流传的。

    这样的武器,诞生的非常困难。

    很多时候,一个时代里才会有这么一柄神兵利器。显然,以她东溟派的能耐,还不能作出这样的武器,更不用说还是一下子三柄了。

    “自然!”

    点点头,岳缘当然知道想要在作出一把月缺这实在是太过困难,哪怕是东溟派是做兵器生意的,但是这般的神兵利器还不是东溟派能够做出来的。

    即便是那天下全才鲁妙子,想要作出一柄同样的武器来,恐怕也需要花费人家半辈子的精力。更何况眼下的鲁妙子只剩下半条命,想要人家在作出一柄月缺来,这无疑是难为人的事情。

    “那三柄剑我不求能够达到月缺的地步!”

    对于单美仙的担心,岳缘知道自己若是这般要求,那完全是强人所难,“但是夫人,那三剑不说赶上月缺,但也不能差太多!”

    “这个可以!”

    单美仙沉吟了下,点点头认同道:“那我就先告辞了!”

    说完,东溟夫人身形一动,整个人恍若一只小鸟从船舷一跃而下,踏着月色飞了出去。至于巨鲲帮什么的,单美仙没有询问。眼下,东溟夫人已经得到了自己暂时想要的,虽然其中还有许多疑惑,但是这个时段显然不是好的时机。

    半晌。

    目光从单美仙那飘飞而去的背影上收回,岳缘这才缓缓的转过身来。

    这个时候,先前下去的云玉真已经重新来到了这里。

    只是对红fen帮主来说,那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恐惧只是在她再度看到了岳缘的背影后,竟然是又浮了上来,身体又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是的!

    恐怖!

    只要一看到岳缘,云玉真便会不由自主在自己眼前浮现起那独孤策死去的模样,那种诡异恐怖的功法手段,着实让云玉真怕到了骨子里。她不想,也不愿意成为那么一团团,一身骨、血与肉尽皆消散。

    但是在见识了岳缘那般手段后,云玉真却是已经没有了任何想要做些什么龌龊的心思了。

    面对那样的人,在云玉真看来,估计将整个巨鲲帮搭上都不够人家杀的。

    “准备好了?”

    转过身,见云玉真还是那般颤抖的跟鹌鹑一般,岳缘想了想没有说什么,只是淡淡的问道。

    “是的!”

    恭敬无比的点头,云玉真开口小心翼翼的说道:“公子,房间已经准备好!”

    “带路!”

    “公子,这边!”

    在云玉真的带领下,岳缘跟了上去。很快,岳缘便在这红fen帮主的带领下,来到了一处房间。

    这房间不大,比起先前那大厅却要幽静舒爽的多。

    坐下后,岳缘随意的拿起了旁边的杯子,而云玉真见状连忙上前拿起酒壶替岳缘添上了酒水。显然,云玉真很识时务,岳缘的这般举动自然是需要她做什么。

    只是在添满酒水后,云玉真发现对方并没有喝,反而是端起了酒杯,直接倒在了右手的掌心里。

    紧接着,在云玉真愕然的目光下,那酒水化作了片片寒冰。

    这是?

    这个念头还没有完全升起,云玉真便见对方将那寒冰全部射向了自己。惊恐之下,正想避让,却是瞧见了岳缘的目光后,云玉真不知想起了什么,竟然银牙一咬,眼一闭,不避不让的任凭那寒冰射向自己。

    噗!噗!噗!

    一声声轻微的嗤响声,云玉真发现身上除了有些凉爽外,竟然没有其他任何的感觉。那寒冰看起来射向自己恍若利箭,但是在接触了自己后便消失不见。

    疑惑中,云玉真睁开了眼,还未弄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顿时一股难忍的麻痒便从那凉爽的地方传来。

    “嗯?!!!”

    “啊!这是!”

    身体的力量消失,云玉真整个人倒在了地上,几乎蜷缩成了一团,一双玉手不断的在自己身上挠着,不一会儿一身衣衫已经半敞,酥胸外露了。

    “公子,饶了玉真!”

    强忍着那想要将手抓破皮肤挠痒的感觉,云玉真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瞅着岳缘,乞求着。

    见惩戒已经足够。

    岳缘这才伸手点向了云玉真身上的穴道,随着一股温热的内力打入,很快云玉真那身上奇痒的感觉已经消失。

    “刚才不过是小小的惩戒!”

    “从今以后,你巨鲲帮便在寇仲和徐子陵下面做事,若是这状况发了,就让这两小子解决吧!”

    身上的奇痒已经消失,再度抬起头,云玉真已经发现房间中不见了岳缘的踪影,唯有岳缘的声音还在房间里回荡。

    慢慢的爬了起来,擦拭了一把脸上的泪水还有鼻涕。

    云玉真看着那敞开的窗户,却是苦涩无比的笑了。

    在这个时候,云玉真终于明了当初那寇仲和徐子陵向自己所说的生意究竟是什么了。

    他们的生意不是与东溟的兵器,而是她云玉真和巨鲲帮啊!

    贪心了!

    第一次,云玉真见识到了太贪的坏处,却是将自己连同巨鲲帮整个儿被人家吞了下去。

    连后悔的余地都没有。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