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39章 圆月,弯刀 中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彭城。

    巨鲲帮,据点。

    晚上。

    圆月当空。

    船上。

    云玉真自来到彭城后,很明显的便寻到了东溟派的船的所在。毕竟,那么大的目标,摆在水泊口,瞎子都能够看见。虽然在船上无法见到东溟夫人与那接刀之人,但是这话还是让他们带去了。

    只是在这个时候,云玉真的心中突然升起了一阵后悔。

    后悔将那弯刀送给了独孤策,后悔自己一时起了这个心思。不过这个念头不过是刚刚升起,随即便被云玉真给生生压了下去。毕竟,人一旦做了选择,再度后悔无疑是一件不怎么让人舒心的事情。

    “怎么呢?”

    在旁边品着酒,吃着菜的独孤策显然看到了云玉真脸上那刚刚一闪而过的莫名心虚,讶然道:“你看起来似乎有些问题,心绪不宁的样子!”

    “……”

    云玉真没有直接出声,而是一双柳眉几乎蹙成了一团,听了独孤策的询问,云玉真沉吟了一会儿,这才开口说道:“策哥,我觉得我们可能做错了!”

    “嗯?”

    听到云玉真这句话,独孤策心中有些不满了,剑眉一抬,瞅着云玉真道:“怎么,你后悔将这弯刀送给我独孤策呢?”

    “不是!”

    听到独孤策这么说,云玉真便知道这个出自独孤阀的独孤策,那种小性子爆发了,虽然独孤策武功也算是高强,再加上自己武功同样不差,对起那岳缘来应该没什么问题。

    但是听独孤策这般说,还是有些让云玉真无奈的。

    “我只是觉得我们完全没有必要来彭城!”

    云玉真在独孤策的注视下,乃至说出这么一个足以让巨鲲帮在江湖上失信的回答,“前面我遇见危险的时候,都会时不时的有这么一阵心血来潮。”

    “哈!”

    独孤策闻言不由笑了。摇摇头,对于云玉真的胆子之小,独孤策觉得着实让人失望。事情哪有你到了终临的时候来反悔的?而且,虽然说定了自己的打算,他独孤策同样不傻。

    自然是从家族里寻了一些对那岳缘的调查,知道对方乃是一个道士,手上有着一个小门派,至于武功据说还过得去。不过,唯一让独孤策意外的是对方竟然得到过道家瑰宝长生诀。

    而且人家还将长生诀献给了昏君杨广。这般举动在独孤策看来,这岳缘定然不怎么样了。

    有着号称奇书的长生诀,却不是自己参悟,反而给了杨广,这般行事正常人一般都不会这样做,这样做的人不是傻子就是疯子。而在独孤策看来,这岳缘便是傻子。

    而且最让独孤策看重的是那茶叶的利益,对方竟然想要与四大门阀世家一起合作。他岳缘是谁?凭什么要与四大家族平辈而论?

    让独孤策唯一稍微忌惮的地步便是岳缘那道家的身份。

    至于其他的,反倒是让人不怎么在意。

    不仅如此,眼下这纯阳岳缘竟然还与东溟派搅和在了一起,这当然值得独孤策注意了。想到这里,独孤策从怀中掏出了那一本账册,这是自己先前与云玉真在东溟小公主的船上费尽了心思这才掉包得来的。

    只是此物重要,独孤策不敢让其他人携带回去,只能自个儿放在身上,哪怕是云玉真也只知道这账本到手了,却是不知道这账本里的丝毫内容。

    这账本太过重要,只能亲自保证安全。

    独孤策再度翻开了下,扫了几眼后,这才放回胸前贴身收好。李阀和宇文阀与东溟派做这么大的兵器生意,这绝对是造反的节奏,眼下独孤阀只要掌握了这两家的把柄,在接下来的事情中独孤家自然是站在上风。

    而这纯阳岳缘竟然也与那东溟派牵扯在了一起,这东溟派什么东西最出名?那便是除了单美仙和单婉晶美貌的母女外,那么便是那兵器生意了。

    若不是眼下局面太过糜烂,他独孤策定要告诉家族中主事人,将这东溟派剿灭。

    显然。

    在独孤策的眼中,纯阳这是在与东溟派做兵器生意。

    潜意识中,独孤策觉得自己寻到了一个可以捏住那纯阳把柄的事情,虽然不能将对方彻底掌控,但是至少在茶叶上为家族争取到更大的利益还是可以的。

    当然。

    那柄削铁如泥的弯刀,也是属于独孤家的了。

    能够将长生诀献给杨广,与四大门阀世家做生意,那么这个道士显然是一个爱慕权势之人。一个爱慕权势的人,害怕的自然也是权势。

    故而,在听到云玉真的担忧后,独孤策笑了,笑的很是开心。

    “策哥,我说的是真的!”

    见独孤策满脸笑容,显然没有将自己的话放在心上,云玉真顿时着急了,道:“这种心绪是我这一生来最为严重的时候!”说到这里的时候,云玉真觉得自己的心跳的越发的快了。

    “那玉真觉得那岳缘会杀了你我二人?”

    好不容易止下笑声,独孤策这才说道:“他纯阳还想不想和独孤阀做生意呢?还有他与那东溟派的牵扯,究竟是什么意思?这不是我们的危险,而是他岳缘当用什么条件让我满意!”

    “……”

    云玉真见独孤策这般自信,却是不再言语了。只是在她的心中,这份担忧越发深了,而且,她觉得独孤策似乎太贪心了点儿。

    见云玉真陷入了沉默,不过以独孤策对这个红fen帮主的了解,当然知道人家不会这么解除担心。摇摇头,这女人果真不过是草莽江湖女,有些东西担不起来。

    收回目光。

    正想端起酒杯再度饮酒的时候,眼角的余光不由的瞥到了一抹白色,独孤策的动作却是嘎然而止。

    霍然转身。

    “你!”

    整个人由于太过激动,独孤策几乎将桌子掀翻了过来,一双眼睛,瞳孔几乎缩成了一小点,显然是受到了极端的惊吓。

    听到独孤策的声音,低下头思索的云玉真同样抬头看去,这一看,也是将她吓得花容失色。

    原因无他。

    这船上,这房间中,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个身穿白色的俊俏公子,不知什么时候在桌子旁边坐了下来,此时对方正慢条斯理的为自己倒着酒水。

    那濯濯的酒水声在这安静的房间中,显得极为的刺耳。

    “你是那岳缘!”

    看着那一身白衣如仙的公子,那一身的气质,云玉真心中不由一亮,径直叫出了来人的名讳。

    “你便是那红fen帮主云玉真了吧?”

    被云玉真叫破自己的身份,岳缘并没有在意,而是听了这话稍微抬起头扫了一眼那站在自己前面丈许外,正震惊的站了起来的云玉真,扫了一眼,岳缘心道这女人果真有着属于自己的资本。

    以她的模样,还真是能够在一些男人间来回兜转。

    视线收回,目光落在了独孤策的身上,上下打量了一眼对方,不得不承认这世家门阀出身的人一般都有一副好相貌,除去一些长的比较奇葩的存在外,那出身世家门阀的公子小姐基本都有属于自己的气质。

    这独孤策自然不例外。

    算得上是一个美男子,可惜的是那稍微细长的眉眼破坏了给人的感觉,远远没有宋师道的温文尔雅来的让人舒服。

    “你怎么进来的?”

    刚刚在与云玉真聊天的时候,独孤策与云玉真两人并没有发现这房间中有其他人,但是眨眼间这房间里多出来一个人,着实将独孤策吓了个够呛。

    同样,在他的心中,那一份震惊的情绪已经在不觉间填满了胸口。

    显然,对方的实力非常的厉害。

    莫名的,在独孤策的心中也升起了一股名叫后悔的情绪。

    “你,就是那独孤世家的独孤策呢?”

    微微侧头,岳缘最后的视线落在了那独孤策的腰间,那里正挂着自己的月缺弯刀。看到这里,岳缘转过头,目光又扫了云玉真一眼。

    “……”

    被岳缘那毫无悲喜,淡然无比的眼神一扫,云玉真便莫名的打了一个寒战,却是不敢出声。与独孤策一样,岳缘那悄无声息的出现,也将云玉真彻底的吓到了。

    这是一个高手!

    是一个让人恐怖的高手!

    这是他们两人此刻共同的想法。

    在被眼神扫到的时候,云玉真恨不得自己此刻躲在水里去,但是人家既然能在两人眼皮底子下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旁边的桌子上,那么其实力定是恐怖非常。

    此时此刻,云玉真压根儿没有逃跑的心思了。眼下的她,满肚子的后悔。

    “不错,我便是岳缘!山岳的岳,缘分的缘!”

    目光收回,视线又重新落在了独孤策的身上,此刻人家已经是面露凝重之色,右手已经缓缓的握在了剑柄之上,尽是戒备。笑着饮了一口酒水,岳缘这才接着说道:“刚才两位聊得高兴,我也听的高兴!”

    “既然大家见了面,也算熟人了!”

    “那么我就闲话少说,独孤策啊,将月缺给我啊!”

    缓缓的伸出了右手,目标正是那独孤策挂在腰间的弯刀。

    “……”

    独孤策眼下心中虽然戒备凝重,但是还多了一种愤怒。原因无他,那便是眼前之人那种目空一切的目光着实让人恼怒,对方的话,还有眼神,已经是完全在忽视自己。

    就好像他独孤策看那些泥腿子江湖人士(巨鲲帮帮众)的眼神一般。

    他独孤策好歹也是江湖上的强手,是一个年轻高手,更是独孤门阀之人,这岳缘凭什么无视自己?

    “如果我说不呢?”

    迎着岳缘的视线,独孤策运气使得自己不去避让对方那淡然的眼神,出声道:“那岳道长是不是想要杀人夺刀呢?”

    “……好提议!”

    眼神一亮,岳缘一直端坐的身影立时动了。

    同时。

    独孤策不由大为震惊,随着铿锵声响,手中长剑出鞘了。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