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36章 铸剑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公子!”

    一旁的卫贞贞见状不由大惊,那恍若杜鹃一样哭啼的声音回荡在了院落里。

    声音落下,前进的琴弦也嘎然而止。

    睁开眼。

    岳缘见到的是那已经几乎挨着自己眼皮的琴弦。眨了一下眼睛,岳缘不会怀疑这些琴弦在这一刻极具杀伤力,目光从那琴弦上收回,他的视线最后落在了那一头青丝已经不再轻舞,恢复了原状的单美仙的身上。

    “夫人!”

    温和的目光落在单美仙的身上,岳缘笑道:“在我的印象中,夫人当不会这般失态,故而刚才我闭上了眼睛,没有看到夫人的模样。眼下,在我的眼中,东溟夫人还是那个东溟夫人!”

    “……”

    停止前进的琴弦随着天魔功的撤下,也随意的落在了石桌上,单美仙深吸了两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惊,这才开口说道:“公子倒是高深莫测,你对阴癸派究竟了解多少?”

    单美仙没有提及自己与魔隐边不负的恩怨,反而是问起了其他。不过单美仙知道,自己在接下来的对话中,已经落入了下风。哪怕是接下来的生意,面对这眼前这个俊秀的男子,她东溟夫人落在了下风。

    如果换作是她的女儿单婉晶来此谈话,却不会如此。但是这也不能代表她的女儿不会落在下风。刚才不过是简短的几句对话,单美仙便知道眼前这个男子乃是一个锋芒毕露的人。

    或许平常看不出来什么,但是只要一接触,便能发现那隐藏着的锋芒。

    “该知道的我知道!”

    “不该知道的我也知道!”

    迎着单美仙的目光,岳缘笑了,很是自谦的问道:“难不成夫人不仅想要我帮你杀了魔隐边不负,还要对现任阴癸派掌门阴后动手?”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岳缘眼中尽是调笑之意,没有丝毫的隐藏。

    “哼!”

    一直以优雅姿态处事的单美仙却是在此刻流露出了她本属于魔门之人的姿态,轻轻一声冷哼,以显示自己的不屑后,单美仙这才开口说道:“公子,那你想铸造什么样的剑?”

    这句话一出口,岳缘便知道单美仙的选择了。

    因为女人,在恨意起来的时候,是最为恐怖的。

    显然。

    单美仙对魔隐边不负有着一种刻在了骨子里,刻在了血液里的恨意。或许可以用一词来形容,那便是恨不能吞其血,食其肉。而且,不仅如此,单美仙对她的母亲阴后祝玉研同样有着恨意。

    否则的话,她身为阴后的女儿不会离开阴癸派,不会再开东溟。

    而阴后作为补偿回报,魔门对东溟派基本上没有任何的动作,可谓是丝毫不犯,当然这里面自是阴癸派为主。

    “这样的剑!”

    说着的同时,岳缘示意卫贞贞。还是一脸惊慌失措的卫贞贞这才反应过来,从自己的怀里掏出了几张带着体香的白纸放在了桌子上。

    随着岳缘一张一张的摊开,他所要铸造的剑的模样,已经落在了单美仙的眼中。

    “这是金剑!”

    “这是银剑!”

    示意的同时,岳缘还不忘了从身上拿出了两个铃铛,正是一般大小的金银铃铛。与上一次由神雕去笑傲不同,除了一身衣衫,没有其他的东西。而这一次却是多了两样。

    那便是金银铃铛,与月缺弯刀。

    月缺弯刀在寇仲的身上,而金银铃铛则是被岳缘一直携带在身上。

    “嗯?”

    当岳缘将两个铃铛搁在了桌子上的时候,单美仙疑惑了,视线落在那构造模样很是精致的铃铛上面,不明白岳缘拿出两个铃铛是为了什么。

    没有让单美仙多等,岳缘右手拨弄着两个铃铛,静静的听了那一阵阵的铃铛声响后这才开口说道:“金剑挂银铃铛,银剑挂金铃铛!”

    “……”

    抬起头。单美仙讶异的扫了一眼岳缘,她不明白为什么剑上挂铃铛,但是对于对方的这个要求她不会去拒绝。因为对方这是在等自己为他送人情,她所需要的只是对方所还的东西而已。

    “这两个铃铛很重要,可莫要出了什么问题!”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岳缘没有了笑容,表情显得十分的认真。

    虽然没有说出了问题,会是什么样的结果,但是单美仙能够知道这结果是什么,那便是杀人。

    金剑银剑的问题已经解决,而接下来,则是第三柄剑。

    与先前两柄的重铸不同,这第三柄剑是新造。

    同样。

    这第三柄剑也有着图画。

    缓缓摊开了第三张图纸,岳缘指着上面的图画,道:“这第三柄剑是这个样子的!”

    随着岳缘的一字一字的解释,单美仙的心思却渐渐的不在这图纸上面了。而是用一种很是意外的眼神瞅着岳缘,她不明白这第三柄剑为什么是这般模样。

    若先前的金银双剑,多的乃是一份奢华外,那么眼下这第三柄剑却是牵扯不到奢华上面了,而是多了一分诡异。

    在单美仙看来,这第三柄剑不太适合男儿所用,倒是女孩子用来更适合。

    难不成是为了给自己的侍女所用?

    想到这里,单美仙的目光落在了站在岳缘身后的卫贞贞的身上,刚刚那一声担忧,单美仙听得出来这是这个貌美侍女的真心实意。在扫了一眼卫贞贞身上所穿衣衫,单美仙倒觉得这第三柄剑倒是有些配这个女子。

    三柄不同的剑。

    这种铸造剑法,单美仙可谓首见。

    “夫人,这三柄剑大概需要多长时间?”

    说完,抬头的岳缘发现单美仙的注意力落在了自己的侍女卫贞贞的身上,这便开口打断了对方的思索,问道。

    “……”

    沉吟了下,单美仙细细思索起来。别看眼下这是在古代,但是东溟敢跟门阀世家做大批量兵器的生意,手上所掌握的锻造水平自然不差。而且,岳缘所需要打造的兵器也不是太难,并不是什么奇门兵器。

    哪怕需要的乃是极好的材料,但是她东溟家大业大,自然不需要太过担忧。

    故而实际上铸造三柄剑的时间并不需要太长的时间,可不是什么千年难得一见的神兵,花费了无数年的那种。

    若是那样的兵器,她东溟也不会去接。

    “一个月的时间!”

    最终,单美仙给了一个不长,但对于岳缘来说却也算不上短的时间来。

    “一个月……”

    咂吧了下嘴,岳缘重复了这个时间,眉头不由轻轻的皱了一下。

    “怎么,公子时间太急?”

    单美仙一瞧岳缘那一闪而过的皱眉情景,便知道眼前公子可能是没有足够的时间。

    “不!”

    摇摇头,岳缘却是出乎单美仙的预料否认了,道:“我会随着夫人一起上东溟的船,在半月后下船,替夫人还人情。当然,我的侍女卫贞贞自然会跟着夫人在一起,替我取剑!”

    这三柄剑对岳缘的作用很大,他不能不小心。

    单美仙自然也瞧出了其中的缘故,沉默了半晌,点点头,道:“可以!”

    就在岳缘与东溟夫人单美仙为铸剑问题做好了安排的时候,在前来彭城的江上,巨鲲帮的大舰正在江上逆流而上。

    船头。

    红fen帮主云玉真娇笑着靠在一名男子的怀里,在她的手上则是拿着那柄刻着‘小楼一夜听春雨’的奢华弯刀。

    “策哥,你觉得这柄弯刀怎么样?”

    动了动身子,寻了一个更为舒适的姿势后,云玉真这才开口问道。

    “好刀!”

    “是难得一见的宝刀,削铁如泥!”

    在这段时间里,独孤策也使用过这柄弯刀,所谓削铁如泥,杀人不见血这正是这柄弯刀的特性。可以说,爱武器之人,对于这柄弯刀都会抱有极大的兴趣。

    哪怕他独孤策是用剑之人,修习的也是剑法,但是在面对这柄弯刀的时候,仍然忍不住心动了。

    “那策哥既然满意!玉真就将它送给你了!”

    听着独孤策的话,云玉真的脸上便是妖媚的笑意,侧脸贴着独孤策的胸膛磨蹭了两下,这般说道。

    “哈!”

    听了红fen帮主云玉真这话,独孤策顿时乐了,算得上是俊俏的脸上闪过一丝笑意,这才说道:“玉真这般做,可不怕那下了单子的人生气吗?”

    “玉真有策哥帮忙,才不怕了!”

    听着独孤策的这句询问,云玉真娇笑道,却是将马匹拍的毫无踪迹,隐隐的捧了独孤阀一把。

    “哈哈哈!”

    独孤策闻言不由大笑,一双手却已经是悄然的抚上了云玉真的酥胸,道:“有我独孤阀照应,玉真你自然不用担心,不过我更加想要知道的是那接手这柄弯刀之人可是在东溟派的船上啊!我对这个人可是很感兴趣,我想见见这个人,告诉他这刀可是我独孤家的了!”

    说话的同时,独孤策的右手已经从衣袍侧处伸了进去,手掌直接将那团酥软抓在了手上,或轻或重的不断的揉捏着。

    “瞌睡来了,有人送上枕头!这对于我独孤策来说,正是时候啊!”

    自傲的话语中满是自得,怀抱着云玉真的同时,独孤策的大手已经开始轻轻的揉捏那顶端的凸起,调笑道:“咦?许久时间不见,这似乎大了不少!”

    “难不成,还有其他人享受?”

    “……”

    被独孤策揽在怀里的云玉真闻言脸色一变,却是轻轻深吸了一口气,脸色再度恢复了原状,娇笑中尽是不依不饶,“策哥,你说什么呢?玉真是那样的人吗?”

    “当然……”

    “不是了!”

    船顶。

    娇笑中,却是春意一片。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