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35章 夫人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院落。

    岳缘随意的坐在了石凳上,目光则是用着一种欣赏的姿态上下打量着面前的东溟夫人单美仙。而身负剑架的卫贞贞,则是安静的站在身后,同样用一双妙目望着眼前那美的不像话的女子。

    而因为岳缘先前那略显不客气的话,使得单美仙的两名侍女勃然大怒,两女上前一步正要出声,却是被岳缘那眼神微微一扫,却是将要说出的话给生生的堵在了嗓子眼儿。

    仅仅是一眼,便已经让两名侍女知晓眼前的白衣男子正是一名高手。

    “退下!”

    单美仙感受到了岳缘眼中那一闪而过的眼色,随意的挥了挥手,示意两名侍女退了下去。在侍女离开后,单美仙这才将目光停在了岳缘的脸上,笑道:“这般隐秘的所在,公子也能寻到……呵呵,说吧,公子寻我东溟究竟有何事?”

    眼前白衣男子不简单。

    这是单美仙的心思。

    出身魔门阴癸派的她,自小到大见识过不少,可谓是眼界无比丰富。在离开阴癸派,自成东溟派后,身为一派之主单美仙当然不能负她一身的能力。

    否则的话,以东溟派如何敢与门阀世家进行兵器生意?

    仅仅是寻思了一下,单美仙便猜测出了眼前之人不是来找自己,而是来寻东溟派的。

    而寻东溟派,那么一般情况下便只有那兵器生意了。

    不过以单美仙的眼力,她仍然能瞧出眼前这位俊秀的公子并不是四大门阀世家中任何一人,看对方身上展现出来的气质与姿态,便能够知晓对方不是门阀世家之人。

    因为对方的身上没有门阀世家那种自带的特点。

    哪怕是李阀的二公子、宋阀的宋师道、就更不用说独孤阀的独孤策以及宇文阀里的宇文士及他们了,或多或少都有着属于门阀门第的高傲。有些人只不过是将这一份高傲隐藏的很深而已。

    至于眼前这一身白衣如仙的男子,对方身上的气质多变复杂,而且浑身上下有着的是一种孤傲。已经将一身魔功进致化境的单美仙能够感受的出来。

    感受着眼前东溟夫人那审视的视线,岳缘只是微笑着做为应对,当单美仙问出来后,岳缘却知道对方其实已经猜测道了自己的来意。故而,岳缘也没有做什么隐瞒,而是直接道出了自己的来意:“兵器!”

    “兵器!”

    果然如此!

    听了岳缘的回答,单美仙那长长的睫毛微微一颤,双目一合,道:“公子需要多少?”没有问本钱,没有对方是何人,而是直接问出了你需要多少。

    仅仅是这么一句话,却也告诉着岳缘她东溟派的底蕴不简单。果然是在这个期间,唯一能够与门阀世家大做军火生意的门派。

    在说话的时候,岳缘的视线一直是落在这单美仙的身上。

    由女儿及母亲,从眼下单美仙的姿态上,便能够推断出现在魔门阴癸派掌门祝玉研的冰山一角。虽然无法完全看出祝玉研的全部来,但是身为女儿的单美仙其实还是继承了祝玉研许多特点的。

    而让人第一眼印象最深的便是对方的美貌了。

    与身边侍女卫贞贞的温柔之美不同,也与岳缘曾经相遇的女人不同,这魔门女子果真是带上了一丝丝魔性的存在。

    这单美仙便是如此。

    哪怕她在怎么收敛自己一身的天魔功,哪怕是她的女儿也没有学到任何的天魔功,反而是剑法,但是以长生诀的敏感性,岳缘却是能够感受到眼前女子体内的力量。

    那是一朵带刺的玫瑰。

    哪怕是明知道带刺,却仍然会让人忍不住想上前摘下的冲动。

    “……”

    眉头微蹙,岳缘心中闪过一丝讶异。自己的心中为什么会突然起这么一个念头?难不成那长生诀与天魔策还有其他什么联系?回想起原剧中的故事,婠婠便是以双龙的长生诀真气来增强自身的天魔功。

    这说明,长生诀也许真与天魔功有什么联系。

    同样。

    单美仙的心头也一般无二的闪起了这样的冲动。

    睫毛抖动中,一身的魔功再度生生的收敛开来,这才使得这种感觉减弱了不少。不过在东溟夫人单美仙的心中,却是起了丝丝疑惑。

    “三柄!”

    迎着单美仙的目光,岳缘对对方先前问的兵器交易数额,道出了一个让人出乎预料的数字。

    这数字不是多了,而是太少了。

    一双美目豁然睁大,单美仙在听到这个数字后,也很是震惊。

    这数字竟然是三柄?

    哪怕是她单美仙见多识广,但是在这一刻,她的心中仍然忍不住想要询问眼前的白衣公子,你这是在开玩笑吗?

    未等单美仙开口,岳缘已经再度有了动作。

    一伸手,身旁的卫贞贞已经将剑架放了下来,从剑架上将金银双剑递给了岳缘。

    其实在见到两人的时候,单美仙的目光便在那剑架上的金银双剑停留了一番,她见过负剑的人,但是很少见背负了好几柄剑的人。因为对于一个高手来说,更多的时候他们只会使用自己最为熟悉的贴身兵器。

    可以说,除去暗器外,一般人正常的兵器基本上都只有一柄。

    接过金银双剑,岳缘目光在手上长剑上停留了半晌,这才拿出那由金色剑鞘包裹的长剑,随着一声脆响,长剑缓缓的被岳缘拔了出来。

    “嗯?!”

    在岳缘拿起了双剑的时候,单美仙的注意力便落在了岳缘的手上双剑上,双方之间的距离不过是一个石桌所阻挡,可以说眼下这一点距离对于单美仙来说有些危险。

    但是身为东溟夫人的她却是没有丝毫的动作,对于这一份危险视而不见。

    既是心态,也是对自己一身武功的自信。

    当岳缘拔出了那金色剑鞘里的长剑后,单美仙的眼中闪过了一丝讶异与愕然,在她的视线中,那柄长剑的剑身已经上下布满了肉眼可见的裂纹,似乎只要轻轻一碰,便会散成一地的碎片。

    以单美仙的境界自然看得出来,这长剑本身的质地还算过得去,但是之所以成为了这般模样,却是生生的被真气给崩碎成了这般模样。或者说,是这柄长剑不负重压,才变成了这般样子。

    但是更让单美仙惊讶的却是已经裂纹遍布,只需要轻轻一碰就会碎掉的剑身,却还是能够保持着稳定,对于这一手能力哪怕是她单美仙也不得不表示赞叹。

    因为她单美仙做不到如此。崩碎容易,但是在崩碎后,却仍然保持完整她做不到。确切的说,是天魔功做不到。

    “夫人,看见了吧?”

    温柔的语气弥漫在小亭里,伴随着旁边小池塘里的幽幽溪水,岳缘左手轻轻的抚摸着这金剑剑身,半晌,这才接着说道:“我需要夫人为我重铸这金银双剑,同样还需要为打造另外一柄长剑!”

    “以最好的材料!”

    最后,岳缘还不忘了补上这么一句。

    “……”

    许久,目光从那剑身上收回,单美仙右手随意的抚了一下琴弦,顿时空气中再起了一声琴声,这才开口说道:“重铸宝剑,为什么会选择我东溟?”

    “哈!”

    听了这话,岳缘不由笑了,道:“夫人这话太过好笑了。东溟派在江湖上赫赫声名,乃是一个唯一能够大做兵器生意的门派,其铸造水平自然不差。对于我来说,夫人的门派自然算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哦?”

    纤纤玉手按在了琴弦上,那荡漾的琴音再度嘎然而止,单美仙微微颔首,却是问道:“听公子这般口气,我东溟并不是公子的第一选择?”

    “不错!”

    迎着单美仙的视线,岳缘没有做任何的隐瞒,点头承认道:“夫人猜得不错,东溟确实是在下的第二选择,而不是第一选择!”

    眼皮微微一合,那长长的睫毛在阳光下竟然都有了一种生辉的迹象。那一身的成熟魅力,更是越发的吸引人了。半晌,单美仙这才睁开了眼睛,问道:“我很感兴趣,公子的第一选择是谁?”

    “天下第一全才,鲁妙子!”

    面对这个问题,岳缘还是没有隐瞒,直接道了出来。

    顿时。

    单美仙却是听了这话眨巴了一下眼睛,不再说话了。

    半晌。

    酥胸微挺,单美仙不得不叹了一口气,自嘲道:“不错,面对这天下第一全才,我东溟确实只能做第二人选!”

    岳缘闻言笑笑,没有言语。

    “这三柄剑,不简单!”

    望着岳缘将金剑入鞘,单美仙这才说道:“可是公子当知晓,我东溟做这兵器都是大份额的!”言下之意,却是指岳缘的这一单太小了。

    “不!”

    岳缘自然知晓这句话不过是面子话,谈生意嘛,生意人都会东拉西扯的。只是岳缘这一次不会这般,而是直接对单美仙说道:“夫人弄错了,这一单不是生意,而是人情!”

    “嗯?”

    “公子这话,什么意思?”

    单美仙听了岳缘这句话,迷惑了。

    “替我铸造三柄剑,我欠你东溟一个人情!而我自会还你这个人情!”

    笑容满面中,岳缘慢慢的将金银双剑放回了剑架上,如此说道。

    望着眼前那笑呵呵的岳缘,单美仙的心情却是莫名的开始起了一丝烦躁的情绪,只是稍稍压下后,单美仙这便开口问道:“怎么还?”

    “我替你杀一个人!”

    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岳缘道出了一个单美仙恨到骨子里的名字:“魔隐边不负!”

    叮!叮!叮!

    话音落下,便听一阵连串的轻响。

    单美仙体内的天魔功轰然爆发,面前的古琴琴弦根根断裂开来。一头黑色秀发无风自舞,同时那断裂的琴弦也被吸引起来,自单美仙的面前恍若毒蛇一般起舞。

    唰!

    一声破空响,那根根琴弦直接朝坐在石桌对面的岳缘刺了过去。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