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31章 南下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房间。

    岳缘盘腿而坐。

    在他的面前则是搁着那剑架,金银两柄剑则是横放在了他的双膝之上。

    旁边。

    则是站着卫贞贞,此刻她正用一种略显迷惑的目光看着岳缘。

    锵!

    随着岳缘拔剑的动作,一声争鸣声中金剑被岳缘拔了出来。烛光下,金剑的剑身在照耀下闪烁着金色的光芒。

    然而,站在一旁的卫贞贞却是不由捂嘴惊呼了一声。

    原因无他。

    在卫贞贞的目光中,那落在烛光照耀下金剑已经是遍布了裂痕,看起来似乎只要轻轻一碰,就会全部碎掉的模样。烛光下,岳缘的右手轻轻抚摸着剑上的裂痕,不由的叹息了一声。

    半晌。

    岳缘这才将金剑小心翼翼的插回了剑鞘,这才重新放在了自己的双膝之上。

    普通的长剑无法承受住自己的功力,那天不过是在立派之日施展了那一剑,可惜的是这长剑差点当场崩碎。虽然没有彻底崩碎,但是上面已经布满了裂痕,却已经是无法再度使用了。

    毕竟……

    当初寻到这柄长剑,便是普通的材质。

    想要彻底的承受住自己的功力,估计这普通的长剑那是不行的。不仅如此,那银剑想来彻底的施展后,估计其结果也好不到哪里去。

    看着双膝上的两柄剑,岳缘不由的摇摇头,心中却是怀念起自己的月缺剑来。

    可惜的是,现在的月缺剑已经变成了月缺刀,留在了自己的徒弟寇仲的手上。毕竟,对比起徐子陵来,寇仲还是喜欢刀这类霸道的武器。不同徐子陵更喜欢赤手空拳。

    而送傅君婥离开,不仅是让傅君婥向傅采林替自己下战书,更是其他的事情让一个外族女子一直跟在自己身边,极有可能出问题。

    对比起傅君婥来,一直温柔认真的卫贞贞无疑更受人放心。

    不仅卫贞贞的脾性符合岳缘的观念,而且卫贞贞也是自己两个徒弟的干姐姐。无疑,岳缘接下来的举动,是需要保证隐秘的。

    “……”

    望着岳缘双膝上的金银双剑,卫贞贞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岳缘会说出南下铸剑的决定。

    而且在华山纯阳,显然在场的人没有几人擅长铸剑。

    至于其他门派,则是什么样的根底却是让人不清楚了。

    至少在岳缘的心目中,铸剑的地方是有几个的。其中之一便是慈航静斋,她们的镇派之剑色空剑便有极高的质量。想来,门中有专门铸剑之人。而同样魔门也有,就拿婠婠手中的天魔双斩来说也很不错,而且甚至连那缎带也非常不错。

    纯阳虽然立派,但是现在来说只不过是一处小派,远远不能跟慈航静斋和魔门这样的大派相比。眼下的纯阳,不过就是小猫两三只而已。

    除去那些大门大派,还有世家门阀所有的铸剑师,那么剩下的选择便只有两处。

    一者是东溟派,这个专门做兵器生意的门派,自然有着不低的铸造水平。

    另外一个便是在飞马牧场隐居的天下第一全才鲁妙子了。

    眼下。

    岳缘虽然用茶叶已经与四大门阀世家有了联系,但是在这个时分他还不想与四大门阀牵扯的太深,那么便只剩下这两处选择地方。

    双眼微合,在心中盘算着哪处是自己最佳去处。

    半晌。

    岳缘已经再度睁开了眼,手中的金银双剑已经再度放回了剑架上。作为侍女的卫贞贞见状便已经知晓岳缘的心中已经有了决定。

    ……

    五天后。

    当岳缘将纯阳的一切暂时交给了石龙负责后,他便带着卫贞贞两人一起离开了华山。

    路上。

    这一次也不知是为了照顾卫贞贞,还是为了回忆当初的那份潇洒悠然。

    此次两人并没有骑马,反而是一人一头毛驴儿,踏着舒缓的步子悠闲之极的朝南方而去。

    “公子!”

    “你不是说过要赶路吗?”

    骑在毛驴身上,虽然很是舒服,但是卫贞贞还是忍不住心中的疑惑,开口问道。

    “是在赶路啊!”

    正双手枕头,躺在毛驴背上的岳缘闻言侧过头扫了一眼跟在旁边的卫贞贞,回道:“是在赶路啊!”

    “可是……”

    卫贞贞扫了一眼自己屁股下面的黑色毛驴儿,在扫了岳缘身下的白色毛驴,这才有些迟疑的说道:“我能够骑马的……”

    话未说完,卫贞贞的话便岳缘打断,道:“然后好几天不能动弹是吧?”

    迎着岳缘那似笑非笑的眼神,卫贞贞脸色微微一红,不再言语了。

    当初随寇仲和徐子陵两人一同回山,便是骑的马。只是寇仲和徐子陵两人最后什么事都没有,但是第一次骑马的卫贞贞虽然检查,但是大腿两侧还是磨伤了,弄的她好几天都是在自己的房间里没怎么出来。

    可想而知,那一次骑马让卫贞贞遭受了不小的苦。

    听岳缘用这样一种笑话的口吻说了后,卫贞贞便不在言语了。在卫贞贞看来,公子其实是为了让自己免受骑马的痛楚,才选择这速度很慢的毛驴的。

    只是卫贞贞没有猜到的是岳缘还是有着其他的心思。

    半晌。

    气氛恢复了安静,只有毛驴前进的蹄声。

    以及那四周吹过的微风,还有那草丛树林中的夏虫鸣叫。刚离开华山,倒是一路来很是安静。

    可惜!

    有了牵挂后,人终究没有了当初的随意!

    摇摇头,走在前面的岳缘不由失笑。

    当两人离开了华山范围后,映入眼帘的便不是这样了。

    烽火。

    战乱。

    一处村落前。

    岳缘和卫贞贞两人一前一后的在一处已经冒起了无数火焰青烟的村子前停了下来。

    眼前遍地尽是死尸,其中大多数是普通老百姓,而极少数的则是一些装备简陋的士兵尸体,不过这些士兵看起来并不是大隋的正规士兵,反而是义军士兵。

    卫贞贞以前一直呆在扬州,她前面几乎一辈子都是在扬州的一亩三分地里,并没有去过其他的地方。而当寇仲将她从冯氏那里带回来成为岳缘的侍女后,卫贞贞这才算是走出了扬州,见识到了其他的地方的风采。

    不过当时哪怕是骑马,却也没有见过眼前如此惨烈的景象。

    要知道当时寇仲和徐子陵两人带卫贞贞回华山,自然是专门挑了路,没有让卫贞贞见到这当前这幅局面。

    而眼下——

    “啊!”

    卫贞贞嗅着那弥漫在空气中的血腥味,一股股刺激的味道直接让她忍不住喉头翻涌起来。哇的一声,终于忍不住,却是侧过头吐了起来。

    兴,百姓苦!

    亡,百姓苦!

    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那遍地的尸骸,显然是这里的村子被义军士兵给生生的杀了个干净。不比在宋末时期,那个时候是面对蒙古的入侵,却不是内战。

    当时的心态与此刻的心情完全的不同。

    在这个时候,岳缘看着眼前的一切,却是沉默了。

    在他的心中很是意外的没有任何的悲伤与愤怒,是为留给以后还是其他?在一旁的卫贞贞的眼中却是能够感觉到自家公子原本潇洒的姿态已经开始缓缓消散,一种冷到骨子里的寒冷以岳缘为中心缓缓的散发了出来。

    右手一扬。

    一股吸力自掌心散发,直接将三丈外的一处火把给吸了过来,随后被岳缘随手丢在了眼前的尸身上面。

    顿时。

    火把炸开,火苗四溅,不一会儿便化作了熊熊烈焰。

    那些尸首便彻底的没入了烈火中。

    “走吧!”

    抖动手上缰绳,毛驴缓缓的转过身,岳缘这便转身离开了。

    “……”

    扫了一眼那彻底没入了火焰中的村落,卫贞贞也停下了呕吐,用手绢擦拭了下嘴角。这才同样骑着毛驴跟了上去。

    途中。

    岳缘默然回首,眼中却是闪烁着一种无言。

    那是一种决定。

    扫到了岳缘这眼神的卫贞贞,想要再度看清岳缘表情的时候,却发现公子已经转过头去。

    在岳缘和卫贞贞在南下的道路上遇见义军灭村子的事情的时候,已经提前五天离开华山的寇仲和徐子陵两人此刻却是同时来到了一处所在。

    江上。

    红fen帮主云玉真此刻正一身白衣站在船上,面无表情的望着远方。在她的背后,白色的披风迎风而舞,加上她本来的姿色不俗,这番姿态下给人一种忍不住上前怜惜的冲动。

    就在这时,一个魁梧汉子持着长刀上前,在离云玉真丈许外的地方停了下来,躬身道:“帮主,那两个客人已经上船了,在大厅里等着了!”

    “噢!”

    “好好招待两位客人,就说我稍后就到!”

    挥挥手,云玉真紧了紧身上的白色紧身衣,似乎是被江风吹的有些凉。

    得到了吩咐的魁梧汉子立即再度躬身离开了。

    半晌。

    再度在这上面站了一会儿后,似是吹够了凉风,云玉真终于从上面走了下来。来到了大船里的专门招待客人的大厅。

    刚踏进房门,云玉真便听到了一声爽朗的笑声在大厅里回想。

    “美人儿帮主终于舍得不去吹那凉风,来见我两人了啊!”

    大厅中。

    寇仲一边无聊的用手玩弄着眼前的杯子,一边嘴角微翘,笑着直接朝刚刚踏入房门的云玉真打起了招呼。在他的旁边,一手白色折扇,一身白衣的徐子陵则是浅笑着摇着扇子同样打量着来人。

    “……”

    云玉真目光微凝,视线却是落在了这两个看起来十分年轻的小子身上。

    而那一句颇有些调戏味道的话,更是让在场的其他人心中同时一紧一怒,气氛立时紧张了起来。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