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28章 先天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华山。

    纯阳。

    自纯阳日之起,华山便已经有了归属。

    到时先前与其他道士有过交流,而在立派之日与四大门阀世家,也算是简短的交流了下,这立派倒是平稳的过了下来,根本没有发生任何的意外。

    再加上岳缘眼下在江湖上并没有多少的声望,故而来到这里参加立派之喜的也不过是一些与自己相关的人,这样说来倒也不算意外。

    一番交谈中,岳缘与四大门阀世家算是达成了一个不错的交易。

    那便是茶叶的生意。

    当然。

    四大世家也不是不想从岳缘手上拿到制作新茶的方法,只不过眼下这茶叶对于岳缘来说,乃是一只下金蛋的鸡,自然不可能泄露出去。眼下的华山纯阳还是那般简陋,他需要太多的金银了。

    一番争论下,四大世家没有从岳缘手上得到茶叶制作方法,不过倒是为各自的生意争取了一定的份额。

    至于没有用强,是因为谁也不想与道家之人交恶。

    四大门阀世家,一般以来都是以家族利益为主,谁也不想去招惹一个麻烦,这对于他们来说得不偿失。再加上,四大门阀世家虽然表面看起来大家相处的很愉快,但实际上却是存在着争斗。

    譬如说宇文与独孤的争权夺利,宇文与李阀的暗斗,还有宋阀对三大世家的不屑一顾。

    争斗归争斗,在大家没有彻底动刀动剑的时候,世家弟子的礼貌还是十分注重的。

    而在一番讨论后,太原李家得到了山西那一块地方的份额,至于独孤世家则是争取到了属于他们的一份,而宇文世家同样如此。相对来说,这里面得到的份额最多还是宋阀。

    但是在面对宋家的强硬,其他三大世家都默认了下来。

    原因无他。

    因为宋阀多了一个天刀宋缺。

    一个绝顶高手,便有着这般厉害的威慑力。

    立派大点结束,四大世家则是带着各自的收获下了山。而岳缘同样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道家的事情也同样解决的差不多,那么剩下的便只有佛门了。

    “……”

    山腰。

    岳缘双手负背,傅君婥和卫贞贞两人站在岳缘的身旁,静静的看着送人下山的寇仲和徐子陵两人的背影。

    “你收获不小?”

    刚才傅君婥一直没有出现,而是在角落里没有出现,毕竟眼下有两个世家她便在皇宫内与其交手过,这便是那宇文和独孤两大世家。当初的刺杀,在宫中傅君婥便与这两家的高手交过手。

    自己出现的话,自然会使得纯阳立派出现波折。

    但是傅君婥哪怕心中有着想要破坏岳缘心情的做法,却是在这一刻没有任何的心思。

    因为立派对于一个人来说是十分重要的,傅君婥虽然倔强,但是她不鲁莽,也不傻。她很清楚,若是在这纯阳立派之日出手打乱了岳缘的安排,那么她的生命也到此结束了。

    虽然这岳缘看起来是一个惜花的公子,但是对方那种冷酷却是足以让他辣手催花。

    故而,在今天这个日子里,傅君婥表现的很安静。

    直到所有宾客下山,山上再度恢复了原来的模样后,傅君婥这才走了出来,开口问起了岳缘。

    “这不算收获!”

    “大家各取所需,仅此而已!”

    回头扫了一眼傅君婥,目光落在对方嘴角的那颗痣上,停留了半晌,这才回答道:“这段时间来,傅姑娘你有多少收获?”

    “身为你的剑侍,那自然应是我所得的!”

    面对岳缘的询问,傅君婥自然知道这话中是什么意思,只是莫名的一开口,她便没有按照原本的想法回答,反而是以岳缘刚刚的那种本口吻应道。

    “噢?”

    眼中闪过一丝讶异,岳缘上下打量着傅君婥,好半晌,这才笑道:“如此口气……已经代表着你开始习惯在我身边做剑侍的日子,这般下去可莫要在最后舍不得离开啊!”

    “……”

    傅君婥闻言一愣,随即怒瞪着岳缘,恨不得将眼前之人生吞活剥。

    “傅君婥,你在我身边的日子不多了,好好珍惜!”

    转过身,岳缘朝山顶的方向缓缓走去,同时声音传出道:“我与你师傅傅采林的一战那是势在必行的,可不想因为你的缘故而影响到了我的安排。”

    “跟上!”

    “记得好好观察我的剑,观察我的功法,让你的师傅有所准备!”

    望着岳缘那缓缓上山的蓝白身影,傅君婥不由银牙紧咬,这个家伙真心不让人喜欢。怒哼了一声,傅君婥还是背负起剑架跟了上去。

    “……”

    卫贞贞则是望望岳缘,瞅瞅傅君婥,在她的眼中,两人此刻都有了一种难言的矛盾。

    山下。

    刚刚送四大世家等人离开的寇仲和徐子陵,则是一前一后的朝山上走来。

    “陵少,怎么看?”

    走在前面的寇仲沉默了半晌,这才开口说道:“我现在的思绪比较混乱,相比较起来,你处于局外,定能瞧的清楚!”

    就在刚刚,寇仲傻兮兮的从侧面表现出了自己对李家三娘子的欣赏,这使得旁边的人都能瞧出寇仲的心思。其中,独孤世家的独孤凤更是娇笑着嘲笑了寇仲一番。

    至于宇文士及则是无言的摇了摇头。

    唯独宋阀的宋师道则是轻轻的拍了拍寇仲的肩膀,用一种同是天涯人的口吻安慰了一番。

    是的。

    在他们的眼中,寇仲对李秀宁的爱慕,不过是襄王有意,神女无心而已。

    这是好听的说法,通俗一点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而已。

    哪怕是寇仲生性开朗,但在这种情况下,也使得他的心中升腾起了一股难言的愤怒。却也使得他原本心中就已经有的决定再度加深了几分。

    作为岳缘的徒弟,寇仲与徐子陵不同,他吸收到的不是潇洒风流,而是那不羁孤傲。虽然看起来不羁随意,但是他的内心乃是一个很高傲的人,比徐子陵更加在意那人的尊严。

    若是李秀宁的淡然拒绝还好,但是翩翩人家三娘子微微一笑,并不在意的模样却是让寇仲受伤了。

    “……”

    目光看着寇仲那闪烁的眼神,徐子陵就知道自己的这个兄弟恨到了骨子里。

    身为兄弟的他,不知道在感情这一方面该如何安慰对方,只能是拍拍对方的肩膀,道:“还有我,师傅和贞贞姐了!”说到这里,徐子陵很随意的转移了话题,说起了自己的师门,道:“仲少,我们纯阳已立,你说我们会以什么样的武学做根本?”

    一个门派,什么最重要?

    传承。

    武功,还有思想。

    “什么样的武学做根本?”

    寇仲明知道徐子陵这是转移话题,但是他却不得不也转移了话题,对于这件事情,寇仲也有着十分注重的心思。

    “唔!”

    沉吟了半晌,寇仲这才说道:“我想可能是以长生诀做根本吧?又或者是师傅的那天外飞仙的剑法!”

    “我也这么觉得!”

    徐子陵闻言点点头,赞同道:“不过我倒觉得全拿师傅的当作传承根本,这让我们做徒弟的也有些丢脸啊!”

    “陵少的意思是说……”

    寇仲闻言眼神不由一亮,他听出了徐子陵话中的意思。

    “我们将自己所学的也整理出来,虽说比不上师傅的武学,但是也能做参考,好歹也能够为后面的师弟师妹师侄什么的做准备啊!”迎着寇仲的目光,徐子陵缓缓的将自己心中所想的东西讲了出来。

    “不错!”

    “这是一个好想法!”

    摩挲着自己的下巴,寇仲沉吟了半晌,这又说道:“不过,我们武学的根本还是长生诀啊!”

    “长生诀已经被师傅送给了当今圣上,换了华山!”

    听到寇仲的这句话,徐子陵只是这么说了一句。

    长生诀送给了杨广,没有原本,那么只能以师徒三人所修习的为根本,重新卷写。重新写出来的自然不能算是长生诀了,你总不能取一个名讳叫七分之一长生诀吧?

    “哈!”

    眨了眨眼睛,寇仲彻底明白了徐子陵话中的意思,笑了笑,这才开口继续说道:“那么我们可以将自己所学整理,到时放进去即可!”

    提到这里,寇仲有些抑郁的表情顿时消失不见,满脸的兴奋,接着说道:“来,现在给我们所学的功法起一个不错的名字!”

    “有了!”

    一拍徐子陵的肩膀,寇仲双手叉着腰,无比兴奋的说道:“我给自己的想到了一个很厉害很霸道的名字!”

    “什么名字?”

    揉了揉被寇仲拍的有些发疼的肩膀,徐子陵开口问道。

    “八荒六合惟我独尊功!”

    在徐子陵的注视下,寇仲很是认真的道出了自己所想的名称,道:“这个名字怎么样?一听起来就是一门极为霸道和神秘的绝学!”

    “……”

    徐子陵呆呆的看着寇仲,自己与寇仲生活了这么久,他才发现寇仲原来比想象中更不要脸皮。

    “喂?”

    “陵少,你那是什么表情?”

    寇仲不满意了,用肩膀撞了撞徐子陵,很是郁闷:“那你说!”

    “我觉得我们可以将你我所学结合起来!”

    “你之阴,我之阳!”

    “结合成一册武学,就足以!”

    徐子陵叹了一口气,缓缓的道出了自己的想法:“要知道虽然我们俩只修习成一门,但是师傅已经是阴阳都参悟了!所以,这结合起来是没有问题的!”

    “这样啊!”

    捏着自个儿的下巴,寇仲对于徐子陵这个想法,他也颇为赞同,若有所思道:“想法是好想法,但是该叫什么名字?冰火两重天?这听起来不是个味儿啊!”

    “……”

    徐子陵顿时不说话了,只是用一种很平淡的眼神一直瞅着寇仲。

    “好吧!”

    “我不开玩笑了!”

    被徐子陵那直勾勾的眼神给瞅的心慌的寇仲,只能举手投降,示意徐子陵继续。

    “按照正常情况,你我修习武学是已经过了最佳时间的,以正常街段能够成为一个二流高手已经算是不错了!”

    “但是这长生诀已然改变了我们的情况,使得我们第一步便已经是从后天返先天,给我们打下了基础……”

    听到这里,寇仲接过了徐子陵的话头,接着说道:“那么这门功法的名字就应该叫——先天功!”

    “不错!”

    “先天功!”

    迎着寇仲的视线,徐子陵点了点头,他心中的名字也正是这个。

    先天功。

    简单的名字,不简单的功法。

    两人在确定了功法名字后,心中已经琢磨着什么时候将这份功法给放进纯阳派未来的藏经阁里面。

    与此同时。

    已经来到了山顶的岳缘并不知道自己立下的纯阳派里在两个徒弟的几句话中出现了一门从头坑到尾的功法,眼下的他的全部精神正落在来人身上。

    绝顶处。

    一名身穿皂色道袍的白发老道士正双手负背,立于崖顶,背对着自己安静的看着远处的云海。

    整个人恍若融于了整个天地。

    犹显恬淡。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