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25章 立派 上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四月己巳日。

    纯阳日。

    在这一天的时候,华山已经自早晨起就变得热闹起来。

    哪怕是建筑什么的没有完全建成,但是眼下主要的建筑已经伫立在了华山之上。而且,被岳缘派出去的石龙也回到了华山。

    不仅如此。

    寇仲和徐子陵两人作为岳缘的徒弟,自然也是在山上,忙活着。

    原因无他,今天便是纯阳立派之日。

    虽是热闹,却也不会太过。毕竟,眼下岳缘在江湖上并没有多大的名声,在许多人的眼中最大的不过是曾经的扬州第一石龙败在了岳缘的手上,仅此而已。

    至于傅君婥的惨败,却没有几人能够知晓了。

    正因为江湖名望不大,故而纯阳的立派按道理来说是不会太过热闹的,最多来人也不过是那些道士们。但是眼前的事实却是让寇仲和徐子陵两人稍稍有些意外。

    因为在今天,前来华山的人显然有些出乎他们的预料了。

    首先前来的竟然是南方宋阀世家的人,其中为首的正是一个名叫宋师道的俊雅佩剑公子。对方带着厚礼上华山,这般举动让寇仲和徐子陵很是意外。

    当两人送着宋师道进去后,寇仲这才扭过头,对站在身边的徐子陵说道:“这宋师道应该是南方宋阀世家的吧?”

    “不错!”

    一身纯白色道袍的徐子陵闻言点点头,对寇仲的问题承认道:“他却是宋阀世家的人,而且刚刚人家自己也说了!”

    “问题是我们不熟啊!”

    摊开双手,寇仲那一身金色道袍,在阳光下闪耀着靓丽的色彩,接着说道:“我怎么感觉这人是来我们华山寻人的?”

    “……”

    徐子陵没好气的扫了寇仲一眼,道:“我们不熟,这不代表师傅与他不熟!好了,别埋怨,我们还是继续接待客人!今天,我们纯阳立派,极有可能会有人前来挑衅!”

    寇仲闻言没有言语,只是安静的点了点头。眼下已经有人不请自来,那么接下来的事情极有可能出现他们心中担心的事情。

    只是哪怕事情再如何,却也不能阻止立派。

    除此之外。

    在上面,则是石龙负责接待了。

    除了宋阀世家的到来外,宇文世家竟然也派遣了人前来,其中为首之人便是宇文士及。

    而且不仅如此,那独孤世家也有人前来。

    让寇仲和徐子陵很是意外的是,这独孤世家来人是一名年轻貌美的少女。一柄长剑,一身青衣,倒也显得别有韵味。

    两人瞧见的一瞬间,却是同时想起了另外一个人。

    那便是师傅身边的剑侍——傅君婥。

    两人都是女子,都是貌美之人,都是用剑的女人。自然而然,有着某些相同的特点。

    “哟!”

    “你俩小子,便是那岳缘的徒弟么?”

    持剑女子眯着一双好看的大眼睛,上上下下仔细的打量着寇仲和徐子陵,她的目光尤其是在两人的道袍上停留了许久,好半晌,才脸色略显怪异的说道:“我独孤凤是第一次瞧见道家的道袍竟然有这般的风采!”

    俩小子?

    寇仲和徐子陵两人面面相觑。

    自己两人虽然不大,但是眼前这个独孤凤的年纪也不会大到哪里去吧?双方的年纪应该差不多,被对方这么一称,倒是让两人觉得自己小了很多。这让人很是不能接受。

    故而,在独孤凤那句话落下后,寇仲就已经瞪大了眼睛,要开始与独孤凤开始争论了,这还是徐子陵见状拉了寇仲一把,这才使得局面没有变坏。毕竟,今天乃是师门立派之日,眼下无论如何,这主人的身份还是需要保持的。

    “哈!”

    一声娇笑,对寇仲的怒目视而不见,独孤凤越过两人,朝山上走去。在她的心中,还是对这次立派之人——岳缘有着更大的兴趣。

    能够将道家瑰宝送于当今圣上,而且换取华山之人,这样的人绝对值得人去认识。

    无论对方是抱着什么心态!

    当独孤凤上前后,便遇见了宇文世家的宇文士及,两人不过微微拱了拱手,便不再言语。

    双方虽然很熟,但是熟并不代表着双方的关系很好。

    “宋阀、宇文、独孤,天下四大门阀世家,已经来了三家,那么这李阀……”

    徐子陵一边笑着招呼前来的客人,一边在心底分析着,在他看来,门阀世家来了三家,那么这第四家如果不出意外,也定会到来。

    说曹操,曹操就到。

    当徐子陵这个想法刚刚升腾起来的时候,他便发现这路口已经来了一群人,为首的同样是一名女子。只是与独孤凤那干练的形象不同的是,眼下来人却是一副大家闺秀。

    与独孤凤还有宇文士及不同,眼前这女子则是带了不少的私兵。

    数十人的队伍,缓缓前进中,竟然踏出了一种千军万马的气势。

    而在队伍中的旗帜上,则是一个硕大的李字于其上。

    太原李家,到了。

    “这女人!”

    徐子陵双眼不由微微一眯,目光落在了那骑在马背上的女子,大家闺秀中更显一种英姿飒爽的味道。于马背上,左倾右顾,却是给人一种别样的韵味。

    “嗯?仲少?”

    收回视线,徐子陵的目光落在了身边的寇仲的身上,这一瞧却是让徐子陵不由的吓了一跳。

    只见寇仲已经是双眼迷离,目光正死死的落在那女子的身上,整个人已经陷入了失神的状态。

    “……”

    徐子陵不由的叹了一口气,身为兄弟的他怎能看不出来眼下寇仲的心思。只是这个时间压根儿不是时候,想到这里,右手伸出,直接在寇仲的屁股上很掐了一把,顿时将寇仲从失神的状态中给掐了回来。

    “哎呀?陵少,你干嘛?”

    “仲少,是你在干嘛?”

    两人低声的对话很快过去,寇仲这才反应了过来。整理了下心情后,立即上前迎了上去,道:“不知姑娘是……”

    “太原,李家!”

    “闺字秀宁!前来恭贺贵派立派之喜!”

    翻身下马,淡然中女子进行了简短的自我介绍,同样道出了来意。

    “请!”

    闻言,寇仲恭敬的朝后一指,而李秀宁则是轻轻点点头,在示意家兵将礼物送山后,人便上了山。

    望着对方上山的背影,寇仲单手摩挲着自己的下巴,喃喃自语道:“秀宁,李秀宁,好名字啊!”

    “回神了!”

    啪的一巴掌拍在寇仲的肩膀上,徐子陵的突然袭击直接让寇仲吓了一大跳。与寇仲这个突然陷入了情关,智商直接下降的人不同,徐子陵则是无比清醒。

    仅仅是一眼,还有先前的对话,在徐子陵的心中就感受到这个名叫李秀宁的女子乃是前来四大门阀世家中最为让人不知根底的。

    这女子!

    不简单!

    “呃!”

    “呵呵!”

    被徐子陵看破了自己的心思,寇仲倒是没有尴尬,而是用一种深沉的语气对徐子陵说道:“陵少,我发现自己的心跳的好快!”

    “我想我寇仲,看上了这李秀宁了!”

    沉吟了半晌,寇仲终于彻底的道出了自己的心思。有时候,喜欢上一个人需要很长的时间,但有的时候,喜欢上一个人只需要一眼即可。而眼下,寇仲显然是属于后者。

    “……”

    看着寇仲那副表情,徐子陵也不由的叹了一口气,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用一种安慰的语气说道:“你看上人家是你的事情,但是人家不会看上你的!仲少!”

    脸色一变。

    寇仲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徐子陵的这句话没有说错。

    在与自己师傅学习中,两人都知晓了一句话,那便是什么叫门当户对,而且越是大家族的女子越是无法自主,她们的生活乃至婚姻,几乎所有的东西都包含了算计。

    一切,都是以利益为主。

    若对方看上了一个穷小子,这其中或许并不是所谓的感情,而且只怕是一种所谓的投资。

    寇仲不傻!

    在徐子陵的这一句话下,他顿时清醒了过来。摇头苦笑,用一种无奈的眼神瞅着徐子陵,苦涩道:“这我算是还没开始,就已经失恋了吗?”

    “既没开始,谈何失恋?”

    面对寇仲的自嘲,徐子陵只是这么淡淡的应了一句,却是再度打击了他一把。

    “……”

    寇仲闻言张了张嘴,不知道该如何去说了。

    “放心!”

    徐子陵也设身处地的想了一下,他能够理解这种心情。见寇仲恍若那霜后的茄子,没一点的精神,上前一把拦住寇仲的肩膀,道:“这不是还有我徐子陵嘛,有师傅,有贞贞姐啊!”

    ……

    山腰。

    广场上已经是来了许多人,很多人的到来基本上都是不请自来。

    很快。

    这华山变得无比的热闹起来。

    寇仲和徐子陵两人也回到了山上,因为眼下时间将近,他们没有必要在山下迎客了。

    只是直到这个时候,让所有宾客都颇为奇怪的便是身为真正主事人的岳缘却一直没有出现,而据打听得来的结果,是自三天前开始,岳缘便一直于房间中闭关,没有出来。

    晌午。

    很快便来到。

    就在众宾客还有寇仲、徐子陵都很是意外愕然的时候,那大门在嘎吱声中缓缓的打了开来。

    同时。

    “问世间情是何物,直教生死相许。

    天南地北一起飞客,老翅几回寒暑。

    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

    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一道温和的男声回荡在了广场之上,在众人的耳中响起,伴随着这个声音出现的是一个挺拔的身影,一身蓝白道袍,一身风姿雅然的从里面踏了出来。

    但是并没有就此结束,紧接着一道柔嫩的女声也从后面传了出来。

    “横汾路,寂寞当年箫鼓,荒烟依旧平楚。

    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风雨。

    天也妒,未信与,莺儿燕子俱黄土。

    千秋万古,为留待骚人,狂歌痛饮,来访雁邱处。”

    话音落下。

    一个同样身穿蓝白道袍的绝美道姑从岳缘的背后走了出来。

    一男一女,两人并排而立。

    清风吹过。

    衣袂翩翩,恍若神仙眷侣。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