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24章 茶!道!公子!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佛。

    道。

    一个是外来宗教,一个是本土宗教。

    虽是教义不同,但是内里的争斗却是存在的。

    只不过道家崇尚清净无为,个人显得无比自由,这对比起佛门的严密,便使得道家落在了下风。

    虽清静无为,但是这并不代表道家之人不想去争。

    就与佛门的放下红尘,大彻大悟一般,没有几人能够达到这个境界。既然没有达到成仙成佛的境界,那么就还是人。是人,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有争斗。

    佛与道的争锋由来已久,只不过眼下魔门势力庞大,这才使得佛道结合起来。毕竟,佛道争归争,但是大家都属于正道。

    而在这一刻。

    岳缘的那句话却是让几位道长心中已经种下了一颗种子。

    他们会找上门来,就代表着他们根本没有达到那传说中的无争境界,既然没有达到这个境界,自然就有弱点。

    什么样的人最强?

    无欲之人最刚。

    有所求,便能让人所用。

    无论是利用,还是被利用。

    几人的沉默代表着他们的心中并不平静,宁道奇的做法确实让人觉得不满,尤其是道门人士。只不过道家讲究的是清静无为,很多时候不想去理会而已。

    只是当这个问题彻底的摆在面前的时候,却不是那么简单的能够否定了。

    半晌。

    “道友,言辞好生犀利!”

    清音道长不由的长叹了一口气,刚刚自己等人与对方的交谈完全是人家掌握在手心里,自己等人完全施展不开。对此,他们却是无可奈何。

    叹了一声后,清音道长的目光落在了岳缘的身上。在他的眼中,岳缘模样俊秀,而且乃是一身白衣,只是此刻并没有着道家装束,看上去倒是更显书生多一些,而不是道士。

    不过刚刚对方以道家礼数行礼的姿态,却是十分娴熟,若不是信道之人,是不会这般去了解的。

    “呵呵!”

    岳缘闻言笑了,自己说的话很普通,并不显犀利。只是道家之人终究不是一个喜欢在嘴皮子耍心思的人,不如佛家那般犀利。迎着对方的目光,岳缘笑道:“不是我之言辞犀利,而是道长炼丹太久,以致生疏了!”

    言下之意是炼丹炼久了,丢失了许多的东西。

    在那种环境,人自然会不由自主的受到影响,哪怕是嘴皮子在利索之人,一个人安静的炼丹修习道法什么的,时间一长,总会嘴皮子生锈的。哪里像和尚们天天念经,这般辩论那般辩论,嘴皮子练的炉火纯青。

    这样的结果,道家不落在下风那才叫怪事。

    “……”

    被岳缘这般吐槽了一句,这群道长们顿时面色很是尴尬。奇特的是双方虽然言辞如剑,你来我往,但是在根本上还是没有生气的打算。

    毕竟当这处建筑是以道家建筑的时候,性质就变了。

    不似其他的感受,现在这群道长最多的感受也就是岳缘言辞太过锋利而已。道家中出现这样的人,稍显奇特而已,但也不是没有。

    “不知岳道友师承……”

    谈论了些其他,清音道长很快的便转移了话题,不在就佛道之争上面讨论。言辞是他自认不是眼前这岳缘的对手,免得在交谈中自己等人彻底的落在下风。

    故而。

    他很明确的转移了话题,对方既有开山立派的迹象,他自然需要询问。而且,眼下大家都是道家之人,在这一点上了解一下没有什么。

    师承?

    岳缘闻言不由一愣,随即反应了过来。

    询问的不是自己的武功,而是看出了自己的打算,想要知道自己开山立派,建立的是什么门派。

    是天师道,还是太平道,又或者是其他什么的?譬如楼观道什么的。

    传承的不同,就代表着教义的不同。

    听了对方的询问,岳缘当即沉吟了下来。

    开山立派并不简单,尤其是这种牵扯到了宗教的东西更是困难。

    不过幸好当初自己了解了那么多的道家知识,应付起来倒也不困难,很快岳缘便与几位道长开始讨论起来。在这其中,身为侍女的卫贞贞还专门给几位道长各自端来了一杯茶。

    此茶非彼茶。

    因为岳缘喝不习惯茶汤,故而在来到华山后,他吩咐了人开始炒茶。一年的时间下来,倒是也有着不少的收获。而眼下,喝的茶便是炒茶后的结果。

    与之相同。

    在华山上,寇仲和徐子陵还有石龙也是这茶的爱好者。

    “咦?”

    当岳缘将这份新茶给了几位道长泡好后,顿时一股茶香便飘荡了起来。

    细细一嗅,那是一种舒畅了整个心怀的香味。

    “这是什么茶?”

    轻轻的品了一口,舌尖将其中的一片茶叶卷入嘴中,咀嚼了一番后,清音道长便讶异了。茶叶他自然是认的出来,刚才更是尝了下味道,这才确定。

    只是这般怪异的喝法,让清音道长很是意外。

    与茶汤不同,在他看来,这般喝法倒是更好,更合人的口味,一口茶饮下,不说那感觉,仅仅是口有余香已经让人舒爽不少了。

    “好茶!”

    其他的道士也是浅尝了一番,对此也很是满意。

    “这茶……叫什么?”

    问出问题是一名年轻道长,目光仔细的打量了下杯中后,这才开口问道。而他那明亮的眼神,告诉了别人他对于这茶也很是满意。

    “道长!”

    回答的是卫贞贞,起身向年轻道长回了一礼后,这才柔声说道:“公子说了这茶叫做悟道茶!”

    悟道茶!

    年轻道长不由一愣,随即目光落在了手中的茶杯上,好半晌嘴角微微一扬,笑道:“好一个悟道茶!”

    同时。

    其他的道士也是被这个名字给震惊了,但是在他们的心中却是不得不承认这与茶汤不同。喝下了这茶水,着实会给人一种舒畅之感,似能醒神的效用。

    当然,这个名字不过是用来唬人的。

    “……”

    目光落在年轻道士的身上,岳缘扫了一眼对方,刚刚这几人都做过自我介绍,但是岳缘却是对这个年轻道士有着一种奇特的感觉。那便是对方的那一双眼睛,亮的吓人。

    给人一种能够刺破虚妄之感。

    在这一群道士中,真正给岳缘这种感受的唯有这个小道士,哪怕是为首的清音道长也无法给他这般的感觉。

    “悟道茶,这名字自是笑话而已!”

    “不过在我看来,它更适合我们道者使用!”

    摇头一笑,岳缘这般解释道。对于岳缘的这句话,几人倒是颇为赞同,哪怕是这个小道士也很是赞同。

    “至于在下的师承……待四月己巳日开山立派的时候,便能知晓了!到时还请大家前来论道品茗!”

    低头品茗的同时,岳缘随意的将自己的师承问题转移了去。

    四月己巳日?

    这一群道士闻言同时一愣,随即反应了过来。这日期可不是一般的日期,在阴阳家中,这农历四月己巳日便是纯阳之日。在场的道士虽然修道炼丹什么的,但是各自的侧重点并不同。

    相同的是大家都不是简单之人,对于其他了解很是不浅。

    岳缘这简短的一句话,已经将他所开山立派的门派已经摆弄了出来,那便是于纯阳之日立纯阳。

    这门派,自然是纯阳派了。

    道家,自此倒是多了一个门派。

    仅听这名字,几人便知晓这个新门派不会同其他道门那般隐秘,恐怕积极入世是他们门派中的教义之一。

    ……

    几位道长是很开心的下山而去的。

    不仅离开的时候,各自被岳缘送上了一份道家典藏,而且还各自包了三两悟道茶,这样的结果使得他们颇为高兴。而且,在岳缘的嘴中,他们也确认了一件事。

    那便是华山虽然被划为了他的私人领地,但是这并不妨碍其他道士前来寻仙问道。

    这般结果,自然是大家皆大欢喜。

    山上。

    岳缘、寇仲还有徐子陵师徒三人望着这群道士离去的背影,若有所思。而寇仲和徐子陵两人则是跟死了师傅一般的愁苦着脸,那个心疼。

    “怎么,心疼呢?”

    回过头,岳缘见到两人那悲苦的表情,不由笑了起来:“有舍有得,不过几斤茶叶而已!下次再弄就好了!”

    说完,便飘然转身离去。

    独留寇仲和徐子陵两人无奈的看着彼此。

    这炒茶,这新茶叶可是当初花了老大的时间,老大的精力才算是弄了那么一点,可是师傅这一送就送出了好几斤,当然会让已经习惯上喝茶的寇仲和徐子陵心疼了。

    不过两人聪慧,却也知道这般做法着实值得,可是这不代表他们心中不心疼。只是两个小子也颇会演戏,在先前显得很是镇定,根本让外人看不出来,只在对方离开后这才表现出来。

    两人彼此对视了一眼,同时下了一个决定,那便是今年定然多炒上一些茶,以做准备。

    山下。

    几位道士一前一后的走着,走在前面的清音道长突然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对走在自己后面的年轻道士问道:“你怎么看?”

    同时。

    其他道士也停下了脚步,大家的目光都落在了这年轻道士的身上。

    “眼中带媚,眉中带杀!”

    “佛与道的争锋已经开始了!”

    说到这里,年轻道士的眼神却是越发的亮了,“魔门出了个邪王石之轩,而眼下我们道门恐怕也会出现一个不下于邪王的道公子岳缘了!”

    石之轩!

    其他人听到这里都不由的悚然一惊,虽然道门与石之轩接触的不多,但是邪王对于正道的威慑力还是无比恐怖的。眼下听这年轻道士这么一说,几人心中都是一震。

    而且以这年轻道士的口吻,这岳缘竟不会比邪王差,这话代表的意义……至于对方给岳缘安上的称号道公子,反倒是没有人怎么去在意。

    就像邪王石之轩,重要的不是邪王这个称号,而是石之轩这个名字。

    “好了,小道袁天罡就此告辞!”

    “大家于纯阳之日在华山见纯阳立派再度相聚!”

    拱手。

    年轻道士潇洒的转身离开,朝另外一个方向大步离去。

    清风迎面。

    袁天罡左手食指以极快的速度已经开始掐动着,嘴中喃喃自语,显然是在推算着什么。只是不一会儿,他的脸色已经变得苍白起来,嘴角已经蔓延出了丝丝血迹。

    当转过弯后,避开了人之后,袁天罡终于忍不住一口血喷了出来。

    擦了下嘴角的血迹,回首望向了来路。

    那大石之上的华山二字,在他的目光中闪耀着鲜艳的颜色。

    那颜色,艳丽如血。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