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14章 结果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PS:汗,章节名打错了,十三消失了!十四就是十三!

    剑,是什么?

    当岳缘用一种非常认真的口吻问出了这个问题后,傅君婥却是愕然了。

    张了张嘴,她想要告诉对方剑是什么,但是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傅君婥知道对方的话究竟是在问什么,原本她以为自己很轻松的便能够回答出这个问题,但是当她想要回答的时候,却是突地发现这个问题不简单。

    剑,究竟是什么?

    这个问题恍若那晴天霹雳,直接打在了她的心底。

    剑,不就是剑么……

    这样的话她不想说,免得被对方嘲笑。而在这个时分,傅君婥首次发现,在她的心间,对剑的认识完全是浮于表面。

    “……”

    沉默。

    难以言明的寂静,房间中只是淡淡的回荡着两人的呼吸声,彼此入耳。

    好半晌。

    傅君婥抬起头,目光直愣愣的盯着岳缘,看着眼前这个已经停下了动作,一脸认真的白衣男子,开口问道:“那你觉得,剑,是什么?”

    “剑,是什么?”

    岳缘迎着傅君婥的目光,人却是陷入了沉思。呢喃着重复了自己的这个问题,他想知道对方该如何回答,却一时间没有料到这傅君婥会将这个问题反丢给自己。

    没有理会对方的故意。

    岳缘只是将眉头皱了起来。

    如果说以前他不知道剑是什么,在他看来剑终究只是剑,人才是最重要的。

    唯有人才能御剑。

    哪怕岳缘观想出了香帅和陆小凤的时候,在看来仍然如此,剑就是剑。可是当这次的观想对象乃是白云城主,而且亲自施展了那独属于自己的天外飞仙的时候,岳缘发现剑,不是剑了。

    在城主的心中,他是诚于剑,他就是剑。

    在西门吹雪的心中,剑则是在于诚。

    而眼下,在岳缘的眼中,剑既不是自己,他也不诚。现在他手上的剑,再结合那剑法,已经莫名的有了自己的生命。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着自己对于剑的理解。

    “剑,是我的情人!我的爱人!”

    迎着傅君婥的目光,岳缘终于道出了自己心中的剑是什么。眼下不能见人,那么只能以剑思人。

    “……”

    双眼微微一眯,傅君婥愕然的望着岳缘,她完全没有料到对方会给出这么一个回答。

    剑,是爱人,是情人?

    这算是什么答案?

    哪怕是她的师尊傅采林,她也没有见过人家有这般的心思想法。身为徒弟和养女,傅君婥知晓傅采林追求的是什么,傅采林追求的是完美,而在傅采林眼中能够达到完美的唯有手中的剑。

    可即便是这样,傅君婥却也不得不承认眼前这名为岳缘的白衣男子手上的剑美的不像话。先前,那恍若幻觉又似乎是真实的景象,使得傅君婥一直记着。

    因为她完全没有看出来这一招是怎么出来的,又是怎么结束的。

    她只知道自个儿在那一剑下败了。

    没有丝毫的反抗余地。

    那样的剑,或许只有师傅傅采林才能真正的抵抗。

    心中这个念头刚一升起,便傅君婥给生生的压下去了。她承认失败,或许不只是承认她傅君婥在剑法上败了,也许在模样上也败了。而且也许只

    那将剑当作了自己的情人,才有可能展现出那样美的剑法。

    傅君婥在心中将岳缘的经历完全的自个儿给脑补了一番,眼前的岳缘成为了一个以剑为生的人。否则的话人家怎么会说是剑是他的情人,爱人?

    他就是剑,剑是他的一切。

    “傅姑娘,告诉我,你的剑是什么?”

    见傅君婥略微有些失神,岳缘知道对方似乎在想什么发呆了,不得不出声打断了对方的思绪,再度问出了自己的问题。

    “……”

    嘴角蔓延起苦笑,在被对方那如利剑一般的目光对视后,傅君婥便发现自己竟然找不到答案了。

    国仇家恨?

    不!

    她的心思不纯!代表着剑也不净。

    许久。

    傅君婥这才用一种苦涩的语气,回答道:“我不知道!”

    这是实话,是她现在的真话。

    面对这样的压力,眼下的她竟然措手不及了。尤其还是一个学剑的人,是三大宗师中唯一以剑称宗师——奕剑大师傅采林的徒弟。面对这样的问题,她不能不如实回答。

    若说谎,那便是对自己武学的否认,对师傅的否认,对剑的否认。

    “那!”

    “你就暂时为我负剑吧!”

    起身。

    岳缘给了这么一句话,便转身离开了。没有再度点人家的穴道,也没有任何的阻挡。因为岳缘知道,自己的这个问题已经击破了对方的心房,烙下了一道无法避开的影子。

    如果寻找不到答案,那么傅君婥的武学修为将会大步倒退。

    当然找到答案了那么你将会进步神速,可是这种事情对于某些倔强的人来说,是极为困难的。傅君婥正是这样的一个倔强的女人。不管如何,因为国仇家恨,她的剑已经不纯了。

    尤其是这个世界还是一个极端讲究心境的武侠世界。岳缘的话,就好比在傅君婥那不纯的剑上再度套上了一个厚实的剑鞘。

    心,被破。

    那么就代表着你的防御也彻底的破了。

    碧秀心于邪王石之轩如此,而眼下岳缘的这个问题对傅君婥同样如此。

    望着岳缘离去的白色背影,傅君婥只是静静的看着对方,以沉默应下了这个看起来很是屈辱的结果。

    ……

    三天后。

    寇仲和徐子陵带着卫贞贞离开了扬州,至于石龙则是在岳缘的安排下另有去处。而眼下,在扬州只有岳缘与他最新的剑奴——傅君婥。

    对于这样的结果,寇仲和徐子陵两人自然是刮目相看。

    在离开扬州的时候,寇仲还悄悄的向师傅岳缘讨教了下其中的手法,至于徐子陵自然同样是很是意外。

    这样的结果,可以说大出两人的预料。

    原本两人都是以为会是以师傅的强硬手段而结束的,但是事情的发展明显不是这样。这来自高句丽,堂堂三大宗师之一傅采林的弟子傅君婥屈服了,应下了这个颇为屈辱的结果。

    寇仲和徐子陵不明白,只是因为两个人行事的不同,却也造成了两人对此事的了解。

    在徐子陵看来,这定是傅君婥被自己师傅用什么压迫了,而在寇仲的眼中则是傅君婥有着别样的目的。

    出发点的不同,造就看法的不同。

    不过两人倒是没有说什么,在他们看来这样的事情岳缘解决起来自然很是随意,否则的话岳缘也不会是两人求菩萨拜来的师傅了。

    目送着两个徒弟与新的厨娘外加侍女的卫贞贞三人的离开,直到三人的背影消失在视线的尽头后,岳缘这才缓缓的转过身朝城中走去。

    “这两个小子武功马马虎虎,在加上一个模样不错的侍女,你就不怕中途出现意外?”

    收回视线,傅君婥斜着眼看着走在前面的岳缘,开口说道,对于自己无奈应下这份屈辱的负剑职业,傅君婥心中是愤怒的。在岳缘的那句话击破自己的剑心后,傅君婥就知晓自己着了对方的道。

    这中原人果真狡猾无比。

    两个小子是这样,这个当师傅的更是如此。

    但是傅君婥成为剑奴后,却不代表着她就此放弃,时不时的用语言打击对方,这是她这几天来必备的做法。剑上找不回优势,那么只能在语言上找回了。

    “负剑之人当有负剑之人的姿态,你话太多了!”

    岳缘没有回答她的话,反而是停下脚步,扭头扫了一眼傅君婥,道:“如果你不想自己的功力再少一半的话!”

    “……”

    傅君婥闻言不由一惊,脸上闪过震恐之色。

    如果说之前应下这剑奴身份是因为那个问题破了她的剑心,那么现在则是要加上另外一点。

    那便是眼前之人的功法着实给了她无比的恐惧。

    第一次,见识到这般毫不讲理的功法,生生的将她体内的功力给夺去了一半,使得她的武功再度下降了一个水准。在傅君婥看来,那绝对是邪魔外道的功法。

    只怕比之中原的魔门功夫更让人恐惧。

    先前的交锋,已经让傅君婥有了一种直觉,那便是眼前的岳缘到时定会与自己的师尊一战。为了让师尊有着更大的把握,她必须得留在这人的身边,摸清那门可怖功法的根底。

    被岳缘道了一句后,傅君婥很识相的安静了下来。

    背负着剑架,玉手则是丝丝的捏了一把手中长剑后,叹息了一声便跟了上去。

    阳光中。

    那插在剑架上的两柄剑迎着阳光,灼灼生辉。

    与此同时。

    在寇仲、徐子陵和卫贞贞三人离开不久,与之相反的方向,一群玄衣骑兵带着漫天的风尘来到了扬州城。

    “扬州!”

    “哈!”

    一声轻笑,为首的骑士推开了面孔上的盔甲,伸出右手,轻轻的拍了拍腿上的灰尘,这才用一种深邃莫测的眼神瞅着那前面的扬州城,道:“进城!”

    顿时。

    马蹄阵阵,数十骑兵带起了骑兵冲阵的姿态张狂无比的冲向了扬州。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