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10章 剑奴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

    剑收。

    随着傅君婥头顶斗笠白纱的碎裂,随着她的人缓缓的朝后倒下。

    这一次的交锋,终究是落幕了。

    收剑入鞘,随手抛飞了出去,银剑再度落回了剑奴石龙背上的剑架上面。而岳缘则是伸出了右手,轻轻的接住了倒下去的傅君婥。

    温柔如水的表情,嘴带笑意的看着怀中昏迷过去的俏女子,目光落在了那嘴角上的痣上面,那上面沾染着属于她的血迹,十分的显眼入目。无言中,岳缘轻轻的替怀中女子擦去了嘴角的血迹。

    旁边。

    刚刚的交锋结果,寇仲和徐子陵很是意外。

    意外的是见到的剑法与当初的不同,更意外的是眼前这高句丽女子模样的秀眉,更让人意外的是师傅的狠手。

    这样的美女,若是他俩的话,自然是不好意思出这么狠手的。

    该不会是杀了对方吧?

    寇仲不明的有着一丝怀疑,目光与徐子陵两人面面相觑。

    “没有!”

    似乎是感受到了两人的眼神中代表的含义,在一边的石龙则是笑着出声了,说道:“公子如果是用银剑的话,那么就代表着这个高句丽女子还有着性命!”

    毕竟对方是三大宗师之一傅采林的徒弟!

    这句话石龙没有说出口,虽然在石龙眼中公子是一个看起来很是矛盾之人,但是他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到最近这段时间的公子远远没有了当初那般的冷酷。

    而且在石龙的眼中,岳缘不仅在收拾自己那种奇特的矛盾情况,而且同样在修习一门很奇特的武功。

    以石龙的了解,只能知晓公子修习参悟的这一套武功,似乎是与长生诀有关。毕竟,在当初寇仲和徐子陵修习成功后,公子就研究过两个徒弟的真气。

    在这一年中,似乎这门武学已经有了大概的模样。

    刚刚就稍微展现了一分。

    在替怀中的傅君婥擦去了嘴角的血迹后,岳缘便将怀中的女子径直抛给了寇仲和徐子陵,这一意外使得两个小子无比愕然,一阵手慌脚乱。

    “石师傅,剑奴的替代者已经有人选了!”

    双手负背,缓缓转过身,目光落在了石龙的身上,岳缘笑道:“眼下,我手上人不宽裕,以你的身手能耐应该去替我做其他的事情!”

    可以说,眼下的寇仲和徐子陵没有长成,还在锻炼之中,真正的能够做事的其实只有石龙了。如果一直让石龙负剑,那么就会浪费人力,这使得岳缘觉得有些不值得。

    而眼下……

    多了一个高句丽女子,则是多了一个让人还算过得去的剑奴。

    最重要的是这一套美丽如仙的剑法,自当由美人来负剑。否则的话让一个纯爷们儿来当剑奴,这使得岳缘的心中总有一种很是怪异的感觉。对于这一点,岳缘很是不满。

    身为男人,都会不满的。

    至于石龙是否会背叛?

    在当初石龙能够前来客栈寻自己的时候,这份忠心已经刻在了石龙的骨子上。尤其是他也算得上一个高手。如果想要更进一步,那么他便不会随意的背叛。

    因为这已经牵扯到了他的武道信念。

    另外,便是岳缘已经让他稍微的见识了一眼那一套综合而成的武学,虽然只是草创,但是已经是彻底的震惊了石龙。

    “唔!”

    点点头,石龙表示明白。

    对于公子的安排,以前就有过了解,眼下这样的结果并没有出石龙的意外。

    寇仲和徐子陵两人不招惹麻烦,就已经是好的了,至于想要两人帮上其他的事情,石龙看来这还有得等。

    “走吧!”

    “进扬州城!”

    做了简短的吩咐,几人在没有在破庙里盘旋,先不说那破庙里的尸体,就已经不是让人所想呆的地方。如果没有遇见这样的事情,几人或许还会在这破庙里简短的停留一下,但是眼下几人却是没有了这样的心思。

    在走出大门的时候,岳缘的脚步突然停了下来。

    弯下腰,将那落在了地上的桃花枝桠捡了起来,随后插在了门框上后,岳缘这才拍了拍手上的灰尘,率先离去。

    后面则是跟着背负着剑架的石龙,和怀抱着傅君婥,而有些羞的脸色绯红的徐子陵以及捂嘴偷笑的寇仲两人。

    马蹄声起。

    不一会儿便已经渐渐远去。

    ……

    扬州。

    一年前的扬州和现在的扬州没有多大的不同。

    不过一直生活在这里,对这里了解的人却是能够察觉到这短短一年间的变化来。

    那声彻扬州的石龙武场已经大大减少了规模,眼下存在扬州的不过是一个不大的武场了,远远没有一年前的规模。因为在这里的许多人都知道,在一年前的一个烟雨天,扬州第一高手石龙败给了一个打着白纸伞的白衣公子,从而使得石龙武场的威望大大不如以前。而在这个时候,则是其他的武场争夺了。

    原来石龙是扬州第一的时候,其他人隐忍不敢,而眼下石龙已经不是,那么就不需要在忍了。

    那武场带来的利益,他们谁不想啃上一口?

    第一什么的……

    可不是那么好保持的。

    一旦跌落下来,其后果难以想象。

    路上。

    “怎么……没有生气的感觉?”

    走在前面,岳缘目光随意的打量着四周,目中带笑,却是问着走在自己后面的石龙。

    “第一?”

    石龙闻言不由哑然一笑,摇摇头,用一种感叹的口吻说道:“如果是以前,我可能会气馁,走极端。但是眼下……呵呵!这天下,哪怕是三大宗师也不敢拍着自己的胸脯说自己是第一啊!”

    “当初这个扬州第一的称号,现在想来反倒是一种讽刺了!”

    现在的石龙已经不是当初的石龙,能够放弃长生诀,不管是不是真的愿意,但是面对其他人疑惑的目光,却也能这般平心静气,可想而知眼下的他已经恢复了当初的心境。

    那几年中被长生诀所影响的心境,已经在短短的一年的时间中,重新的找了回来。

    这对于一个高手而言,值得可喜可贺的事情。

    “哈!”

    岳缘闻言一笑,脸上在这一年的时间里首次浮现了潇洒味道,拍拍手,笑道:“石师傅这句话值得高兴,当浮一大白!”

    “哈哈!”

    目光落在岳缘那脸色的笑意,石龙也是双目含笑,抚须道:“公子去了心中执念,更是值得浮一大白!我请客,公子要喝什么酒?”

    “女儿红,如何?”

    “呃,公子应该知晓我一直单身一人的……”

    “……”

    两人谈话中,率先带头进了旁边的一家在扬州算是最大规模的客栈中。至于走在后面牵着马的寇仲和抱着傅君婥的徐子陵两人却是无法插话。眼下的两个小子,听着这话颇有一种一头雾水的感觉。

    两人天资再高,却是无法理解那年纪和经历所堆积而来的感受。

    这无关资质。

    进了客栈,定下了几间房间后,徐子陵便与寇仲两人一起将昏迷的傅君婥送去了房间。

    至于岳缘和石龙两人则是让店小二准备了一间雅间,一起上了楼。

    房间中。

    徐子陵一边揉着自己的额头,一边看着床上那昏迷的女罗刹傅君婥,眉头上尽是无奈。

    “你还在笑?仲少!这可不止是我的事情!”

    回过头,见在旁边幸灾乐祸的寇仲,徐子陵羞怒了。

    “唉?”

    “陵少,我为什么不能笑?”

    “师傅教导,你我兄弟所学都不同,而眼下这样的小事自然是陵少你来负责啊……大事什么的才是我寇仲考虑的!”摸着自己的下巴,寇仲贼笑着说道:“现在陵少还是要考虑用如何的方法让这高句丽女子应下这个剑奴的身份了!这可是师傅的考验!”

    “……”

    徐子陵听到这里沉默了。岳缘将傅君婥交予他,在他和寇仲看来都算是一种考验,却哪里料到岳缘根本就没有这般想过。

    “要不……”

    见徐子陵皱眉沉思的神情,寇仲小声的出声说道:“让我给你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

    徐子陵抬头,看着那笑得挤眉弄眼的寇仲,开口问道。

    “陵少你将这个号称罗刹女的高句丽的女子给睡了,那么一切事情就完美解决!”

    “成为了陵少的夫人,替师傅负剑自然不是丢脸!”

    “而且那什么三大宗师之一的傅采林也就算是自己人了!”

    寇仲的面色越来越认真,而徐子陵的脸色则是越来越阴沉。

    随着寇仲的话越说越离谱,徐子陵的眉头已经是一阵乱跳,最后却已经是忍无可忍,右脚直接挑起面前的凳子,啪的一下就朝寇仲砸了过去,同时怒目道:“滚!”

    “哈哈!”

    笑呵呵的接过徐子陵砸过来的凳子,在手腕上转了一圈,卸去了力道,放回了地上后。寇仲这才摇头笑道:“好了,不开玩笑了,我下去替你弄饭!”

    说完,人已经转身推开了房门走了出去。

    顿时,房间便只剩下徐子陵一个人,当然还有一个已经昏迷的女人。

    “剑奴!”

    徐子陵的目光最后落在了床上的傅君婥的侧脸上,不由的叹息了一声。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