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03章 最美的剑 上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房间。

    一盏香茗摆在桌前,石龙盘膝而坐,双目微微一眯,却是细嗅着那飘荡而出的茶香。

    此时的茶并不是后世的泡茶,而是独特的茶汤。

    闻着那茶香,石龙并没有任何去饮的动作,反而是双掌掌心朝天,以道家正规的打坐姿势运起了功。

    作为扬州的第一高手,哪怕是开了石龙武场,收了无数的徒子徒孙,但是实际上石龙这些年来已经很少亲自出手教导徒弟们了,更多的时候他还是一个人在密室里研究着自己已经研究了数年的东西。

    那便是那本道家至高宝典——长生诀!

    可惜的是无论石龙如何,但是面对这本道家宝典的他,哪怕是花费了这么长的时间却仍然是没有任何的收获。强行修炼,更是让他的身体在这一段时间里似乎是隐隐的出现了问题。

    “啊!”

    叹息了一口气,强行压下已经汹涌到了嘴角的血液,生生的吞了回去后,石龙这才睁开了眼睛。

    无奈的笑了一声后,他便从自己怀里将那份长生诀掏了出来,再度摊开在桌子上仔细认真的看起这一份他几乎是看了十来年的秘笈来。

    “都说这道家宝典需要有缘人来修习,才有可能成功!”

    “否则的话,这么多年来,这天下竟然没有任何人修习成功!”

    “而我石龙则不是那个有缘人了吗?”

    “不!”

    “我绝对要将这份长生诀参悟出来!”

    半晌,石龙那原本一副高人形象的模样开始发生了变化,脸上升腾起了狰狞的情绪。空有宝山而不可得,这是一种让人无比绝望的感受。这年复一年的同样情况,已经让石龙原本的心早已经不静了。

    略显枯槁的双手如抚摸情人一般的抚摸着自己面前的长生诀,不觉间石龙的眼中已经显露出了那已经刻在骨子里的渴望之色。

    对江湖男儿来说,什么最重要,最能吸引他们的目光?

    那便是美女与武功。

    而更多的时候,武功还要排在美女的前面。毕竟只要武功起来了,美女自然也会有。

    当然。

    石龙他的注意力不会被什么美女所吸引,这些年他已经在禁欲。

    他的所有心思都在那长生诀之上。

    ……

    街道上。

    还是小雨连绵。

    烟花三月的天气就是这般的让人无奈。

    烟雨中。

    一柄纯白色的纸伞,一身白衣,岳缘一手持着那三尺青锋在问了路人方向后,便一步一步的朝那石龙武场缓缓的走去。

    踏出一片一片水花。

    很快。

    岳缘便已经来到了石龙武场的门前。

    前面。

    则是站着两个看起来颇有些魁梧的汉子,显然是这石龙武场的守卫。

    当岳缘持伞佩剑来到这里的时候,两名汉子的目光显然是落在了岳缘的身上,未等岳缘上前其中一人便率先走上前,开口说道:“这位公子……”

    来人一身白衣白伞,还有一柄剑。

    显然是身具武功。

    而身具武功的人来石龙武场一般都会是有着其他的事情。

    “告诉石龙,就说有故人来访!”

    朦胧细雨中,手中的白色纸伞微微倾斜,丝丝雨水如线一般从伞沿滑落,却是遮住了脸庞,独有那略显冷淡的声音回荡在风雨中。

    故人?

    大汉闻言一愣,随即皱眉看着眼前这个被白纸伞彻底挡住了面貌的男子。听对方这话,显然是与石师有着恩怨。否则的话,对方不会以这么直接的话语念出石龙的名讳。

    既然能够拿来看门,那显然两个魁梧汉子在看人方面还是有着自己的能耐的。

    “阁下究竟是谁?”

    另外一名大汉已经是右手伸到了腰间的长刀刀柄,一个不好便有出鞘的举动。不知怎的,面对眼前这个一身白衣,持着白纸伞,却是看不到面貌的人给人一种非常冰冷孤傲的感觉。

    而随着那烟雨天气中那丝朦胧雾气,让人觉得对方就像是神仙中人。

    “唔!”

    “看来还是直接进去的好!”

    没有心情去等待,在听了眼前这两个魁梧汉子的话后岳缘便知道自己想要安稳进去不会是那么容易。不过眼下,他来此本来就不是想要和平解决一些问题。

    既然收了寇仲与徐子陵为徒弟,那么就必须得让两人有着足够自保的能耐。

    而眼下最适合的武功就在这里。

    更重要的还是对方石龙能够印证他的剑。

    当然,这些都不是岳缘现在最关键的。最关键的是这一次观想似乎与先前几次都不同,香帅从不杀人,潇洒风流一生,而陆小凤也是一般,虽然聪明无双但是他却是被许多事情牵着鼻子走,而眼下自己这一次莫名形成的观想对象却恰恰相反。

    有足够的武功,有足够的心思,也有足够的心狠手辣。

    前两次的世界已经使得岳缘的心中沾染上了太多的羁绊,而这一次的观想之后,却是在他的心间开始莫名升起了一种擦拭干净的想法。

    最好的擦拭之物,便是鲜血。

    高手的鲜血。

    如果不擦拭干净的话,岳缘即便是不受到观想之人的影响,而且他自己也觉得这般下去终究会出现问题。如果说前两者都是代表着一个男人的风流欲望,善良心态,那么眼下的却是代表了他内心中稍显阴暗的地方。

    眼下的他需要的是纯粹。

    话音落下。

    未等守门的两位大汉反应过来,腰间的长剑却是突然出鞘,只听铿锵一声轻响,再一瞧,剑还是在剑鞘中,没有丝毫动作的迹象。

    如果不是刚刚那一闪而过的寒光,换作任何人都会认为只是出现了幻觉。

    身边两侧。

    已经准备将岳缘拿下的两名大汉的身子就那么定格,随着岳缘从中间安然踏过,轻轻的推开了大门后,这两人才眼睛微鼓,一手死死捂着自己的喉咙发出嘎吱声,脸色通红。

    可惜再大的劲儿却也是阻挡不住鲜血的喷出。

    雨中。

    那喷薄而出的鲜血朝岳缘身上洒去。

    在进门前,似乎是感受到了这个动静,手上的白纸伞稍稍转了一下方向,最终这些鲜血落在了白纸伞上,顿时洁白的伞面染出了一块鲜艳的痕迹。

    “……嗯?”

    “是谁?”

    “你是什么人?”

    石龙武场内,无数的人还在修习着各自的武功。

    随着大门的被突然打开,众人停下了动作,各自的目光多一同落在了走了进来的岳缘的身上,落在了那还在滴着红色液体的那柄白纸伞上。

    这是!!!

    身为江湖人,哪怕只是在石龙武场生活,但是其中许多人还是见过血的,毕竟眼下的世道已经不太平了。一般人谁不想有着一身不错的武力能够自保?

    在这种情况下,相杀什么的自然很是平常。

    再说当今圣上三争高丽,更是杀的血流成河,这其中不仅有着逃兵,却也有着那些盗贼。

    经历过这三争高丽的人,都见识过生死,却也认出了那纸伞上滴滴落下的红色液体乃是人的鲜血。而对方更是从大门这般直接推门而入,那么换句话说就是守门的两人已经是凶多吉少了。

    眼前之人是来挑衅的吗?

    作为武场,虽然不如门派那般严格,但是平常所谓挑战、踢馆什么的还是有发生的。身为江湖人士,不面临争斗那才是笑话。

    而岳缘,则是被他们认成是那踢馆之人。

    “告诉我!”

    “石龙在哪里?”

    随意的脚步踏出一片片水花,岳缘终于走到众人面前丈许外的地方停了下来,手中纸伞还是微微下压遮着面孔,而随着这一会儿,伞面上的红色已经淡去了许多。

    莫名的众人却是没有丝毫想要动手的感觉。

    眼前之人太过奇怪了。

    给他们的感觉很是怪异。

    第一眼的感觉,是眼前之人很冷很孤傲。

    第二眼的感觉,却是眼前之人应该是一个风流不羁的男人。

    第三眼的感觉,却是让人莫名的感受到对方其实本质上是一个开朗温柔而多情的人。

    这三种奇诡的特质就那么出现在了一人的身上,复杂多变,更是极端的矛盾。这种诡异感,使得众人不过是瞧了岳缘几眼后,就莫名的有一种心烦的感觉。

    这是怎么一回事?

    众人心中都是无比震惊。

    岳缘轻轻的朝前踏出一步,却是使得那上百人的对方莫名的退后三步。

    “……”

    正当岳缘准备继续施压的时候,他的目光突然从眼前这些人的身上挪开,望向了旁边远处的一处颇大的房屋。随即目光一凝,身下脚步一错,人已经运起轻身功夫朝那边而去了。

    “高手!”

    大厅中。

    刚刚从密室中走出来,怀带着长生诀的石龙不过是刚刚坐下,便莫名的产生了一种危险的感觉。这是他长久时间来研究长生诀,改修道后所得到的一种直觉。

    刚抬头望去,那大厅的门口已经是站了一个一身白衣,打着白纸伞,持三尺青锋的男子。

    “石龙?”

    缓缓的抬起头,岳缘目光认真打量着眼前的这个面容显得有些枯槁的男子,眼前之人便是这号称扬州第一高手的石龙。不过对方,这一副打扮,倒是可以让人称呼为道长了。

    “阁下是……”

    石龙同样面大严肃的看着这个算是突然出现在门口的年轻高手。感觉中,他知道眼前之人似乎不好相与。

    “岳缘!”

    “山岳的岳,缘分的缘!”

    一边开口进行着自我介绍,在石龙的注视下,岳缘缓缓的脱掉脚下的白色布靴,收好了纸伞,这才走到石龙的面前盘腿坐了下来,道:“想找阁下证剑而已!”

    “……”

    双眼一眯,石龙心头一颤,望着眼前笑容满面的年轻人,刚刚对方踏入大厅时的那种荒谬怪异感终于让他想起了一个人。一个江湖中可以算得上是恐怖的人,称得上是魔头的人。

    邪王!

    石之轩!

    莫名的,石龙直觉中眼前之人只怕更加可怕。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