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01章 天山掉下来个师傅 上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蒙蒙细雨。

    还是那般的烟花三月。

    朦胧天气中,终究会让人陷入了一种奇特的微妙情绪中。

    但是这种微妙情绪,伤春悲秋却是一些孤高的女侠所有,但是更多的还是诗人情怀,又或者是大家闺秀依窗看那雨打芭蕉的感慨。

    这些东西对于普通人来说,却是多余的。

    在他们的生命中,讨命讨生活这才是最重要的。

    扬州。

    一处不怎么样的破庙里,寇仲与徐子陵两人鼻青脸肿的紧挨在一起,目瞪口呆看这那从天而降砸破了屋顶垂直落在自己面前的锦袍男子,一时之间两人惊愕莫名。

    两人刚刚不过是对着破庙里的观世音菩萨念了一曲妙法莲华经,求着菩萨给两人一个厉害的师傅,然后使得两个人成为传说中的武林高手。本来嘛,这个小心思他们一直都有。

    但问题是两人却没有想到自己那念的颇有些结结巴巴,还记不住所有词的妙法莲华经,却是在这一刻给两人带来了一个硕大的惊喜。

    当然,更多的是惊而不是喜。

    啪嗒一声。

    一个一身锦袍,腰挎弯刀的男子直接砸破了这破庙本就不怎么样的屋顶,直接摔在自己两人的面前。

    顿时,就将两个小子给吓愣了。

    “……”

    好半晌。

    胆子最大的寇仲从旁边拾起了一个小树枝,轻轻的用棍子捅了一下对方,发现对方竟然是完全没有反应,似乎是死过去了一般。这般的结果,不由的让寇仲吓了一大跳。

    不过很快寇仲就发现这人并没有死去,而是似乎从高空摔下直接闭过气去了。

    见对方没有死,寇仲的注意力很快便被对方那一身奢华的衣袍所吸引,最后他的注意力却是落在了那年轻男子腰间的弯刀上面。伸手上前摸索了两把,顿时将那柄弯刀给拿了下来。

    “喂?”

    “仲少,你这样太过了吧?”

    直到这个时候,一旁的徐子陵这才反应了过来,连忙伸手拍了一下寇仲,他见对方本来昏迷不醒的样子还是有些担心,但是寇仲这般随意拿去别人的东西如果被发现了就不好了。

    “担心什么啊?陵少,我就看看而已!”

    瘪瘪嘴,寇仲直接将这柄弯刀一下子拔了出来,顿时这阴暗的破庙中闪烁出了一阵寒光,那道没有温度的冷光直接照在了两个小子的身上。哪怕是两人没有什么认识,但是却也能认出这柄弯刀是一柄极为出色的宝刀。

    似乎想到了什么,寇仲直接将手中弯刀朝旁边的桌角挥去,刀过不留痕,却是没有感受到任何的阻力,寇仲便感觉到自己手上的弯刀就那么划空气一般的划过了桌面,似乎根本没有砍到什么。

    只是这个念头刚起,却见那被弯刀划过的桌角已经是掉在了地上。

    这样的场景,顿时让寇仲和徐子陵两人瞧了个目瞪口呆。

    好锋利的武器!

    这使得两个自小便作为扒手存在的小子很是意外。因为是扒手,两人对一些物品的贵重程度还是有所认识的。不过比起寇仲,徐子陵的目光却是落在了那刀身上的一行字上面。

    “小楼一夜听春雨……”

    眯着眼睛,认出了这上面的文字,徐子陵咂吧了下嘴,说道:“这是诗词吗?给人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两人虽然是乞儿,虽是出身扒手,但是却是曾在私塾外面偷偷的混过几日,还是能够认识些字的,本来两人是聪慧之人。而恰巧这一行诗词的文字并不复杂。

    当徐子陵念叨出了这句诗词后,寇仲的目光也落在了这上面。

    “小楼一夜听春雨……”

    重复着念了这句诗词,很奇怪的寇仲也感受到了一种奇特的韵味。恰巧,这外面仍然在下着蒙蒙烟雨。

    翻身。

    寇仲直接坐在一旁的石凳上,侧着身,一手持弯刀,一手撑着自己的侧脸。目光略显失神的望向了那庙外的蒙蒙细雨,寇仲用一种很是悲伤的口吻念道:“小楼一夜听春雨……”

    “怎么样?”

    “陵少,我是不是很有大侠气质?”

    姿势摆完了后,寇仲再度恢复了嬉笑的神情,无比希翼的望着徐子陵等待着自己兄弟的夸奖。

    可惜的是徐子陵怎么不了解寇仲的脾性,径直扭过头,用一种不屑的语气说道:“如果仲少衣服漂亮点,而且也不是鼻青脸肿的话,倒是还有那么一丝丝的大侠气质,否则的话我只是想笑!”

    “……”

    一听这话,寇仲立时无奈了。

    自己与徐子陵刚刚因为小偷小摸的事情被人揍了一顿,打的鼻青脸肿的,而且两人本是乞儿那里有什么闲钱去购买衣服,能够保持自己的肚子在两天的时间不怎么挨饿已经不错了。

    大侠!

    哪里什么大侠!

    现在的自己连自保都颇为困难,时不时的还被那些家伙欺负,这使得寇仲与徐子陵很是无奈。也幸好,两人自小原来的性情便属于那种很是蓬勃的人,不会因为自小的遭遇变化什么的。

    虽是生活困难,但是两人还是活的比较开心的,就是很多时候肚子有些饿……

    不过听了徐子陵的话,寇仲的目光倒是落在了那还躺在地上的年轻男子身上,突然出声道:“能有这么锋利的宝刀,还有那上面听起来就别有味道的诗词,想来这个人是一个大高手!”

    “只是……”

    说到这里,寇仲走到那屋顶漏洞下,仰头望去,视线所及处是那昏暗的天空,刚才这人就是这么笔直的掉落下来的。那么高,这样摔下来什么事都没有,那定然是高手了。

    “我觉得倒是我们刚刚祈求菩萨那念的经起作用了,菩萨保佑了我们,给我们带来了一个师傅!”

    说到这里,寇仲的眼睛亮了起来,他越发觉得事情应该是这样。否则的话,在自己与徐子陵两人这经文不过结结巴巴的念完后,这人怎么落在两人的面前。

    想到这里,寇仲弯腰将眼前的年轻人翻了过来,他与徐子陵这才瞧清这男子的模样。

    俊雅!

    这是寇仲与徐子陵两人心中共同的第一个印象,眼前男子俊秀的不像话。彼此对视了一眼,徐子陵这才用一种感叹的语气说道:“那么高摔下来,脸先着地竟然没有丝毫的影响,这果然是传说中的高手!”

    “是的!”

    寇仲点点头,表示自己很赞同徐子陵的意见。

    那传说中的内功什么的,可能就是眼前如此的表现。

    不过既然有了决定,两人自然是没有任凭这年轻人躺在那里,而是辛苦的将对方弄了起来,这潮湿的天气很容易让人着凉的。一番忙活下,徐子陵更是用旁边的瓦罐弄了些热水来喂对方。

    ……

    天亮时分。

    岳缘已经从昏迷中醒了过来,睁开眼看见的是那外面的朦胧细雨。

    刹那间,岳缘以为是回到了襄阳。

    但是仔细一扫四周,岳缘这才发现眼下并不是襄阳。

    这是一处破庙。

    在岳缘的面前,正是一座观世音菩萨的泥像。

    而在他的旁边则是东倒西歪的躺在地上睡着正香,更是死死的抱在一起的两个少年,时不时的其中一个少年还在另外一人的身上摸上几把,甚至岳缘还亲眼看见对方将手掌钻进了另外一名少年的衣服里面,显然是外面有些冷,想要借对方的体温取暖。

    只是这一副场景……

    让人怎么看怎么觉得怪异。

    而在两人的中间,则是共同抱着自己的那柄名为月缺的弯刀。

    “这是哪里?”

    呢喃着缓缓的站起了身,岳缘走到了破庙门前,呆呆的看着那眼前熟悉的烟雨天气。

    缓缓的伸出双手,岳缘接过那被凉风吹来的雨滴,感受着手上的冰冷,岳缘确实知道自己已经不在了笑傲世界,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则是来到了一处新的地方。

    到现在,岳缘还能够清楚的感受到当初那弥漫在耳边的阵阵男女佛经吟唱。

    是谁在求佛?

    有着仪琳小尼姑的声音,但是还有两个少年的声音。

    难不成……

    回过头,目光落在了那躺在角落里的两个鼻青脸肿的少年身上,岳缘的目光却是不由一亮。

    共鸣了吗?

    闭上眼,岳缘感受起自己的体内来,这一感受,岳缘却是愕然的发现自身这一次的情况与前两次都颇为不同。眼下的自己并不是手无缚鸡之力,而是不需要再度进行观想。

    不知怎的,脑海中已经有了观想的人物。

    显然。

    当初杨念昔烧的一些典籍似乎不仅仅是道藏佛说,而且还掺杂了其他的东西。

    脑海中。

    那是一个男人,一柄长剑,一身白衣,一身潇洒,一身傲然,还有那一片白云。

    最后的还是那一身的孤独。

    “哈!”

    一声轻笑,岳缘意外,却又感到并不出乎预料。

    “既来之,则安之!”

    “既然如此,那就如此!”

    话音落下,却是天际突然响起了一阵闷雷。

    雷声阵阵中。

    寇仲和徐子陵两人终于醒了过来,先是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寒战。接着便是徐子陵唠叨中将寇仲的手从自己衣服里面给推了出去,而寇仲则是嬉笑着正想要再度将自己双手伸进徐子陵衣服里的时候,继续每天自己醒来的打闹,却是突然停了下来。

    同时。

    徐子陵似乎也想到了什么,两人一同扭过头,望向了正端坐在旁边观察着自己两人的岳缘的身上。

    “……”

    “……”

    “……”

    岳缘、寇仲、徐子陵三人就这般面面相觑,各自带着奇特的表情。

    愕然。

    意外。

    还有尴尬。

    画面,就这么在烟雨中定格。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