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82章 公子!师傅!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午夜。

    繁星遍布。

    与屋顶上,岳缘正提着一坛子酒水斜靠着茅草上安静的看着那横挂在天空的星河。

    安静的让人想要去回忆。

    眯着眼睛,品着酒水。

    岳缘在此刻就是在回忆,回忆着自己在这个世界的一举一动。

    一番思绪下来,岳缘发现自己终究是没有作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朦胧中他觉得自己似乎陷入了一个无形的网,将自己仅仅的缠绕了其中。就好像那落入蛛网的蚊虫,无论怎么动,都会在不经意间牵扯到其他的关联。

    当初原本的打算并不是这样,只是因为意外这才使得自己来到了笑傲江湖的世界。突然的变化使得岳缘原本的安排完全作废,而且隐隐的他觉得自己似乎是真的丢失了什么东西。

    最重要的是岳缘凭着自己观想之人的智慧在结合自己的分析,却是知道了自己面前这样的事情已经如脱离了缰绳的野马节奏在往前飞奔。但是眼下岳缘却是不想去插手其中。

    他有一种很诡异的感觉,一旦插手其中,这局面恐怕会是立即转变。

    哪怕是那原本的东方不败,现在的杨念昔姑娘,岳缘也能感受到对方眼中的自己似乎是不完整的,好像自己差了什么一样。

    “……”

    狠狠的灌了一口酒水,岳缘望着天际的那轮圆月笑了起来。

    “公子,在笑什么?”

    出现在他身边的是一身红装,重新带上了红帽子的杨念昔,她的手中也是提着一个小酒坛,这个酒坛看起来精致不少,至少要比岳缘手上的东西好上太多。

    “没什么!”

    “只是一时之间感到有些孤单而已!”

    迎着杨念昔的目光,岳缘摇摇头,却是很是随意的说起了自己现在的心情,并没有丝毫的隐瞒。

    “是吗?”

    “公子的这种感觉,我曾经体会了好久!”

    嘴角微微一抿,杨念昔似乎是回想起曾经自己在黑木崖顶绣着花,独自一个人孤独的品着画,轻轻的抚摸着那画像之人的场景。那是一种让人难言的孤独之感。

    仰头。

    饮了一口酒水后,杨念昔将手中的酒坛朝岳缘递了过去,道:“公子,这酒可要比公子随意拿的酒水要好上很多的!”

    “……”

    目光瞅瞅自己的酒坛,在望望对方递过来的小酒坛,这虽然比不上对方的精致,但是在经历了那游西湖之时发生的场景,岳缘却是一时迟疑了。

    “放心!”

    “这酒水里没有放其他的东西!”

    似乎是察觉到了岳缘所想,杨念昔轻轻一笑,解释道。

    “你这样一说,不知怎的我担忧更多了!”

    瞥了对方一眼,想了想,岳缘倒还是接了过来,饮了一口。对比了一下,岳缘发现这酒水确实要比自己手上坛子里的东西要好,是正宗的女儿红。

    细细的品味了下,岳缘没有发现里面有什么不妥。只是一想起那天发生的事情,岳缘的内心还是有一些防备的。

    “女儿红?”

    讶异的抬起头,岳缘的目光落在了杨念昔的身上。

    “唔!”

    点点头,杨念昔甩了下衣袖,承认道:“是的,是公子亲手埋下的女儿红!”

    亲手?

    哈!

    无言一笑,对于这种情况岳缘没有说话,倒是对于自己手上的这一份女儿红起了颇大的兴趣。这小小的一坛竟然是自己亲手埋下的,难不成是自己女儿什么的埋下的吗?

    女儿红所代表的含义是什么,岳缘自然是无比的清楚。

    但是想想岳缘倒是觉得不大可能。

    即便是自己与赤练仙子的后,但是也没有轮到自己去埋藏女儿红的打算。而且,以杨姑娘的口吻,这酒水最大的可能还是自己好酒而埋下的。

    这份猜测刚起,这杨姑娘接下来的话便应了岳缘的这份猜测,却听杨念昔说道:“可惜的是被我喝了不少,眼下只有这么一点了!”

    “……”

    岳缘闻言很有些意外。

    半晌。

    却是忽的笑了起来。

    不得不承认,这身边的女子那一颦一笑都是极为的吸引人。

    既有一种属于男儿的英姿,但是更多的还是女人绝美姿态。这样的人,让岳缘想起了花木兰这一个奇女子。

    而眼下,这杨念昔却也是这样的一个女子。

    月下看美人,同时饮酒。

    这绝对是一件让人舒爽畅快的事情。

    在饮了几口,同时内里暗地运功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妥后,岳缘这才放下心来,两人并排坐在屋顶看着月亮,饮着女儿红还有说着故事。

    说故事的不是杨念昔,而是岳缘。

    岳缘在这个世界里,其实他是很孤独的。有些话只能放在心里。

    仪琳年纪小,人纯洁的跟一朵花似的,岳缘自然不会告诉小尼姑一些其他的东西,因为那些情况对于仪琳来说显得很是复杂。

    任盈盈任大小姐……

    双方交情本就不深,再加上因为任我行的事情,使得两人之间有着那么些矛盾与尴尬,自然不会深交。

    而蓝凤凰,虽然岳缘也能够感受到这个有着独特风味的苗家妹子的心思,但是因为陆无双的关系,再加上任盈盈,双方隐隐之间还是有着些许隔阂的。

    岳灵珊……

    那完全是自己的后人,这怎么样却也不能伸手。

    至于自己的徒弟林平之,这富家少爷虽然人长的十分俊秀,但是在这林平之的心中却是是一个十分正直的人,至少他有着这个理念。面对这样的弟子,岳缘虽然是平常也带着对方乱晃,但是终究他一直在教导人家侠之一字。

    这般分析来分析去,在最终岳缘却是发现自己真正说得上话的唯有这个十分了解自己,而自己却不了解对方的绝色佳人。

    夏夜。

    凉风中。

    岳缘眯着眼睛,望着天上的月亮,却是缓缓的道出了自己的故事。

    然而——

    “唔,这个我听过了!”

    望着岳缘,杨念昔目光很是认真的这样说道。

    “唉?”

    “我还没说了,你怎么就知道了?”

    一口酒差点呛到了气管里,杨念昔的话直接将岳缘给打击了下。迎着对方的目光,岳缘小郁闷了一把,这才说道:“那说说你的故事吧!”

    “……”

    听着岳缘的这句话,杨念昔很是认真的回想了一下,这才用也有些无奈的口吻说道:“我的故事公子都知道的,只是公子都忘记了……”

    “……”

    岳缘闻言无话可说。

    对于曾经的过往岳缘也没有忍住的问过,可是当岳缘问这个的时候,回给岳缘的却是那杨念昔那一脸悲伤到极点的表情,使得岳缘的话生生的憋在了嗓子眼儿,没有问出来。

    从眼前佳人的这幅表情岳缘便知道那将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使得对方不愿意回想而已。

    “喝酒吧!”

    最后,岳缘以这句话做了总结。

    ……

    凌晨时分。

    岳缘是从屋顶上滑下来的,在那屋顶则是到处丢慢了空下来的酒坛。

    短短的一个时辰内,岳缘与对方不知灌了多少的酒水下去。

    最终。

    哪怕是以岳缘那本身豪爽的酒量却也是忍不住醉了。

    酒不醉人人自醉。

    醉人的不是酒,却是往事。

    在杨念昔的搀扶下岳缘被她扶进了房间。

    “哈!”

    迷蒙着双眼,岳缘打了一个酒嗝,直挺挺躺在了床上。

    “莫愁!”

    “莫愁!莫愁!”

    带有颤音的话语从嘴中发出,岳缘喃喃自语中。

    一个人最害怕的是什么?

    是眨眼间繁华空逝,时光流走。

    转头再见的却是自己的后人,而原来的佳人却已经是不知所踪。哪怕是所谓的白日飞升,但是在岳缘的心中却还是有些怀疑的。试问,古往今来,能做到破碎虚空的究竟又有几人?

    莫名的。

    在这个有着自己很深影响的时空里,岳缘害怕了。

    害怕自己所爱过的倾国早已经荒废,害怕最后等待自己的是黯然心碎……

    眼下的他就很有一种物是人非之感。

    正因为有了感情,所以他才害怕。

    虽是害怕,但是岳缘却没有绝望,毕竟留下的还有那白日飞升的传说。实在不行,还有那个不是办法的办法。到时哪怕是付出再大的代价,岳缘也会让她们出现在自己的身边。

    旁边。

    杨念昔怔怔的看着眼前的男子,那脸上的怀念与深思,使得那好看的眉头都紧紧的皱了起来。

    俯下身。

    玉手食指轻轻的摸着岳缘那紧促的眉心,随着她玉手的抚弄,那原本皱在一起的眉头却是渐渐的舒展了开来。

    “公子!”

    “你丢了太多的东西了!”

    在耳边轻声呢喃,望着眼前的男子,杨念昔却是眯着眼睛,恍若一只淘气的波斯猫笑了,道:“公子,我可是又下药了哦!”

    抿了下嘴唇,看着床上的男子,杨念昔却是终究没有忍住心中的怜惜,玉手从他的眉心摸到了脸庞,俯下身,呵气如兰中,那一双诱人的红唇缓缓的贴上了岳缘的耳垂。

    然后轻轻的咬上了一口。

    “嗯?”

    感受到耳垂受到的刺激,岳缘却是睁开了有些模糊的双眼,朦胧中他看到自己面前有着一个女子正伏在自己的身上。

    恍然中,那似乎是赤练仙子。

    轻轻的咬了一口后,红装佳人的脸颊却已经是满脸通红,却是没有忍住,而是缓缓的伸出了小舌头,轻轻的舔了一下岳缘的耳朵。

    “……”

    受到了那外界的刺激,岳缘却是一把抱过了身前的女子。

    那熟悉的感觉,使得岳缘心中不由一急,只是手上的动作却是不由自主起来,这感觉……

    该死!

    怎么又是这样!

    她在哪里下了药?

    脑海繁杂,不一会儿却是被那突来的刺激彻底淹没,剩下的只有那独特的快感。

    烛光中。

    岳缘已经是双眼迷蒙的被怀中女子压在了下面,右手随手一拨,却是先前一直拿在手上的那没有喝完的女儿红。放在嘴前,一口咬掉那盖子,随即饮了一口,然后那酒水如银线一般的直往岳缘嘴中落去。

    女儿红。

    好酒!

    一声叹息,在饮掉了这份酒水后,岳缘却是没有让怀中女子继续,而是一把夺过那瓶女儿红,反手将对方压在了身下。

    随即酒水倒出,那女儿红缓缓的自对方的眉心流淌了下来,一点一点的从鼻梁,从嘴角,从玉脖径直流了下去。随后,手中酒瓶直接飞出,岳缘却是一点一点的从对方的眉心开始缓缓的亲了起来。

    也不知道是品的酒还是美人。

    红装落下。

    却也是蚊帐落下。

    地上。

    摊落的是那一地的红色金袍。

    “公子啊!”

    慵懒娇媚的呢喃声,那阵阵的呻吟却是伴随着那决定的话缓缓道出:“我这一身红装可是一直为你穿着的啊!这女儿红也是公子为我埋藏的啊!”

    “我的公子!”

    “我的师傅!”

    “念昔才不会像父亲那般踌躇不前了!”

    红被翻滚,已是春情汹涌。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