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68章 蝴蝶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廿八铺。

    打斗仍然在继续。

    黑衣人欲致三定于死地,而三位师太自然也没有留手的道理。

    她们恒山派虽然是信佛,但是终究来说她们虽是出家人,但是更多的还是江湖人。

    既然是江湖人,在有些时候是不会去讲那所谓的慈悲的。

    尤其是在面对这种生死地步的时候,在讲什么慈悲为怀,那便是彻底的迂腐了。

    楼上。

    楼下青石板上的街道。

    已经布满了尸体,或者是受了重伤的人。

    不得不承认眼前的三定确实是高手,在众人围攻之下,仍然交出了许多人的生命。哪怕是为这次行动负责人乐厚也是很是意外。

    恒山三定这般能耐,至少在明面上恐怕这恒山派的高层实力乃是仅次于嵩山派的存在了。

    但是只要将定闲、定静、定逸三位师太彻底的留在这里,留在这廿八铺,那么这五岳合一的计划就没有任何的障碍了。至于其他的小尼姑们,乐厚他们并不在意。

    他们的目光终究是这三位师太。

    只要拔掉反对嵩山五岳合一的恒山高层,其他的小辈们即便是在反对又有什么用?到时,在用一些小计策,那些恒山派的小尼姑们自然也是落在了嵩山的手上。

    借魔教的名头,来进行五岳合一……

    这事情终究是很不错的。

    至少在嵩山的眼中,魔教还是很有用的。

    “三位师太啊,束手就擒吧!”

    一脚踏在旁边的瓦片上,一名黑衣人在乐厚的示意下,对包围圈中的恒山三定说道。

    “哈!”

    “就擒?”

    出声的是定逸师太,脾气暴躁的她吐了一口染了不少血迹的唾沫,冷冷的看着四周的黑衣人,道:“你们这般魔教教徒,恐怕不是想让我们束手就擒,而是想要我们死在这里吧!”

    一旁。

    同样受了伤的定闲、定静两人也没有言语,只不过两人的模样表情却已经是告诉了对方她们的选择。

    面度这样的围攻,三位师太都是已经身受不小的伤势。

    那外面无数的黑衣人,仍然是无比认真的围着三人,哪怕是已经在四周留下了一圈的尸体,对方也是受了不轻的伤势,但是他们仍然没有丝毫的松懈。

    一举除掉恒山三定,这是他们本身既定的结果。

    “那太可惜了!”

    一声不知名的感叹,乐厚就要伸手示意再度进攻的时候,却听一个语气吊儿郎当的声音从屋顶上传来。抬头望去,却见屋顶上站了一个身穿歪歪斜斜的僧袍的光头男子。

    “咦!”

    “各位兄弟,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田伯光扛着长刀,一脚踏在那屋檐上,笑嘻嘻的看着长街上被围着的恒山三定,嘴上却是对乐厚一行黑衣人说道:“我田伯光最近对年纪比较大的尼姑很感兴趣,你们不知道的尼姑很有味道的……”

    yin贼,万里独行田伯光!

    目光上移,许多人都认出了那个站在屋顶的男人的身份。

    对方怎么成为了和尚?

    而且刚刚不是也掺和在了恒山派尼姑当中吗?

    先前,田伯光等人冲破包围时,就有人与田伯光交锋过,可惜被对方两刀直接劈死,可以说其疯狂起来竟然挡无可挡。只是,眼下这个和尚竟然又跑了回来,而且竟然还自曝身份乃是yin贼田伯光。

    这种突来的变化,让乐厚等人都是一呆。

    尤其是听了田伯光的那话,乐厚等人的心思就越发的怪异了。

    中间。

    被围的三定闻言也是颇为无奈,其中定逸师太见状立时就要张口大骂时却被定闲拉了一把阻止了下来。只是虽被阻止,但是定逸师太心中还是那个怒啊。

    这不可不戒不是保仪琳等人出去了吗?

    为什么现在又跑了回来?

    还有回来也罢,干嘛嘴花花的调戏自己?这yin贼终究是yin贼,脾性是改不了的。看来,仪琳交给这个家伙保护,还是不行。

    尼姑……

    这田伯光是生冷不忌吗?

    乐厚听的目瞪口呆,要知道这老尼姑可是恒山三定啊,尤其是其中的定逸师太……莫名的,乐厚自己代入了一把,顿时打了一个寒战。不仅是他,旁边也有许多人都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下,小尼姑没事儿,但是这老尼姑嘛……

    不过乐厚终究是江湖中人,经验自然是丰富无比,却是直接拒绝道:“阁下倒是好口味,不过这三个老尼姑当是我教猎物,如果真需要尼姑泻火,倒是那边逃了一批小尼姑,比起眼前的老尼姑可是要强上许多啊!”

    “……”

    场中,定逸师太已经在气的双眼泛白,颤抖的手指着乐厚道:“尔等,无耻!”

    与暴躁脾气的定逸师太不同,她的两位师姐定闲与定静自然要考虑的更多,却是明白了田伯光这次跑来原因,不过是想要救自己等人出去。

    可惜的是,现在的恒山中就他田伯光一个好手,其他的功夫都不是很好,面对这一群高手,哪是对手。而且不戒大师与哑婆婆又没有在此,他们在守卫恒山,眼下的局面却是危险了。

    定闲定静两人彼此对视了一眼,明白今天自己三师姐妹是不可能完整无缺的逃出去了。

    不过,一定要逃出一人才可以。

    彼此对视了一眼,定闲定静两人却已经是明白了各自心中所想,这个逃出去的人选已经有了决定,那便是两人的师妹——脾气暴躁的定逸师太。

    一个身为大师姐,一个身为掌门,两人怎能逃离?

    更不用说,即便是以田伯光的能耐,也不可能带着三人离开,这还需要她们来断后阻挡。

    “可是我就对老尼姑感兴趣啊!”

    田伯光一边眯着眼睛瞎扯,目光却是在四处打量着,寻思着该如何将几人救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场中的定静和定闲两人却是出手了,只不过她们出手的对象不是黑衣人,而是站在自己身边的定逸师太。一人控制,一人出掌,那掌力直接推着定逸师太朝屋顶飞去。

    而同时。

    田伯光眼神一亮,左手自背后拿出了一捆绳子,如套马一般的直接将半空的定逸师太给套了个正着,随即给拉了上去。

    “不可不戒,带定逸师妹离开!”

    身为掌门的定闲师太做了安排,立即与定静师太两人一起出手,将那些阻挡的人的攻击给挡了下来。

    “……”

    屋顶。

    一把将定逸师太拉过来,在对方未反应过来之前便点了穴道,随即连绳子带着人一把绑在了自己的背上,接着田伯光便带着定逸师太从屋顶跃了出去。

    “!!!”

    面对如此场景,哪怕是乐厚也不由的大骂了一句,立即命令其他人追了上去,剩下的人则是死命攻击着眼前的两位师太,狠辣了不知道多少。而他乐厚在将事情交待了后,见被众人围困中的两位师太已经是没有了多少生路,便转身朝田伯光逃离的方向追了去。

    带上一个人,我看你怎么逃!

    没有理会田伯光怎么会成为和尚,怎么会恒山派牵扯在一起,眼下的乐厚最大的心思便是要将田伯光与定逸师太两人留下来。为此,乐厚还专门动用了平常时期根本不能动用的秘密武器。

    ……

    路上。

    田伯光不过是跑了几里路来,头上就已经爬满了汗水。

    至于在自己背后咬牙切齿的定逸师太,田伯光根本不敢解除穴道,否则的话定闲定静两位师太就白忙活了。在恒山派虽然没有多长时间,但是田伯光对定逸师太这个人还是很了解的。

    “艹你姥姥的!”

    一双手死死的抓着定逸师太的臀部,田伯光可不管背上的老尼姑是多么的羞愤,而且他还在一边跑一边说道:“我说定逸师太啊,你好像有些重啊!老子跑不快啊!”

    “田伯光!”

    “将我放下来,我要去救我师姐!”

    还在怒斥着田伯光的定逸师太一听田伯光后面的那句话,立马炸毛了,怒道:“你是想死吗?”

    “师太!别吵!”

    听了这话,田伯光倒是先怒了,斥道:“你现在是想让定闲师太和定静师太两人白死吗?”对于两位师太的结局,田伯光不会去奢想有什么好的结果。

    “……”

    定逸师太闻言一愣,沉默了下来。

    她虽然脾气暴躁,但是却也知道那种情况的危险性,可谓是十面埋伏也差不多。只是师姐妹之间的情感,哪能这么轻易割舍?正因为这样,她才想要回去。

    “解我穴道,放我下去!”

    最后定逸师太只是冷冷的说了这么一句,那个横行恒山数十年的脾气又来了。

    “师太你白痴啊!”

    田伯光着实愤怒了,双手忍不住的就继续在定逸师太大腿的两侧掐了一把,顿时将定逸师太掐的脸色一变,怒火继续将眉毛点燃了。

    “你这是送死啊!”

    “我田伯光可不做亏本生意!”

    死死的掐了两把后,田伯光继续背着定逸师太便是埋头一阵狂奔。

    可惜的是带了一个人,速度终究是快不起来,没有一个人的时候那般狂飙。再说他又不能将定逸师太给落下来,否则的话不是白忙活了吗?

    在奔了一段的距离后,却是在一处山林里,田伯光、定逸师太与那群追上来的黑衣人再度相遇了。

    与先前不同。

    这次这群黑衣人可谓是一上来便下杀手,只是哪怕田伯光是背着一个人,但是他的那一手快刀却仍然不是一般人能够抵挡的。不过一会儿,便已经有了数十位好手的命终究在了他的手里。

    嘣!

    一声脆响,从外面传来。

    田伯光一愣,随即一个错身避了开来,但是手臂上仍然被划出了一道伤痕。

    目光望着那地面上还在颤悠悠的羽尾,田伯光和背上的定逸师太两人都愣了。

    这是……

    弓弩!

    怎么会连这种东西都有?

    魔教到底想要干什么?要造反吗?这是定逸师太心中所想。

    而田伯光心思却是恰恰与定逸师太相反。

    暗骂了一声,田伯光几乎是连吃奶的劲儿都使了出来,在发现对方竟然有军队制式武器后,他心中的担忧却是越发的深了。一手的万里独行的轻功,几乎是被田伯光运到了极点。

    在林间一般的乱窜中,哪怕是对方有着这个东西,却也是射不到人。

    眨眼间。

    双方一追一逃,却是被田伯光生生的引到了山顶。

    “!!!”

    “没路了!”

    脚步停下,一头汗水的田伯光将背上的定逸师太给放了下来,喘了几口粗气,这才回首望向那已经堵住了去路的那些黑衣人,最后目光落在了对方那为首之人的身上。

    “你们可能真能追!”

    叹了一口气,田伯光突然笑了,随手擦了一把长刀上的血迹。

    “哈哈哈!”

    为首之人乐厚笑了,那用内功改变了声线的嗓音回荡着,道:“田兄,好轻功!好身手!”

    “这样的身手自然不能浪费,要不,田兄将这老尼姑交给我们,跟我们圣教一路吧!到时,可是有着无数的美女可供田兄逍遥啊,尼姑什么的都有!”刚刚这一番追逐,乐厚对于这个江湖上声名赫赫的yin贼有了招揽的心思。

    “噢?”

    “是吗?”

    田伯光的脸上露出了欣喜之色,似乎对于对方的提议很是期望。

    田伯光的表情变化使得定逸师太很是担心。只是未等定逸师太出口,却听田伯光又笑道:“可是我田伯光缺钱缺女人缺德行缺志气,但是老子就不缺骨气啊!”

    “来吧,孙子!”

    摊开手,手中长刀遥遥指向了乐厚。

    说完。

    手中长刀已经是灌注了内劲直接朝乐厚激射了出去,同时,田伯光一把抓过身边的定逸师太抱在怀里就是一个纵身从山顶之上直接跃了下去。

    当!

    一声巨响。

    乐厚虽然打偏了那长刀,但是人却也被震的朝后退了出去。

    与此同时。

    所携带的秘密武器,十数人拿着弓弩径直朝田伯光的射去。

    坠落。

    在砸断了数根枝桠,吐了不少鲜血,田伯光只觉得自己后背好疼,但是终究是凭着他那纵横江湖的轻功安然的将定逸师太带到了谷底。不得不说,仅仅是这一手轻功,就足以让他彻底的立足这个江湖。

    可即便是这样,田伯光仍然被摔了个够呛,连带着怀中的定逸师太也给摔了出去,抛在了地上。

    在地上打了两个滚儿后,定逸师太的穴位终于冲了开来。

    只是这个时候的她已经无法去想自己的两位师姐的最终安危了,眼下田伯光的事情恐怕更糟。

    那么高的地方!

    直挺挺的跃下来……定逸师太承认自己蛮横胆大,但是面对这样的选择哪怕是她也是十分的心惊。

    “没事儿吧?不可不戒!”

    搀扶起刚刚好不容易站起身来的田伯光,定逸师太担心的问道。这个时候的定逸师太,根本没有心情去在乎先前田伯光做的那些事情了。

    “师太!”

    “我没事儿!”

    “走吧,他们来不及追了!”

    回了两句,田伯光便在定逸师太的搀扶下,一阵功夫的跑了。而且与定逸师太那种马虎的性子不同,田伯光同样没有忘记消除自己等人留下的踪迹。

    山顶。

    啪!

    手中的长刀直接砸在了地上,望着那颇高的陡峭悬崖,他乐厚可没有这个胆子跳下去,最重要的是现在的人都为了防止田伯光逃脱全部跟了上来。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对方会孤注一掷的就那么直接跳了下去。

    更重要的是对方以那一身的轻功,虽然受了重伤,但是逃离的时间却远远足够了。

    立于山顶,瞅了半晌。

    乐厚挥挥手,却是收队离开了,回往了小镇。

    虽是逃离了田伯光与定逸师太,但是定闲定静两人却是已经拔出了。以定逸师太那样的脑子,嵩山并不需要多在意。最多,以后再找个时间除掉即可。

    ……

    山洞前。

    啪!

    刚刚快要接近的时候,田伯光再度一跤摔在了地上。

    一旁的定逸师太立即搀扶着田伯光站起身来。

    望着身边一身血迹,脸色苍白之极的田伯光,哪怕是定逸师太心中在对这个曾经的yin贼有多大的看法,但是这个时候却也是不得不承认此时的田伯光乃是一个英雄好汉。

    “哈!”

    一声嗤笑从田伯光的嘴中发出,伸手拍了拍身前的灰尘泥巴,自嘲道:“这次玩大了,是我这一生最狼狈的时候啊!连刀都弄丢了!我是yin贼啊,做嘛英雄?”

    “……”

    定逸师太难得没有出声,只是用着一种奇特的目光打量着这个yin贼。

    “师太啊,麻烦你帮我擦一下脸上的污渍什么的!我现在有些不便!虽然身为男儿不能在女人,尤其是尼姑的面前说不行,但是现在我还真的没办法了!”

    嘻嘻笑笑中,田伯光的眼神已经开始有了一种失去焦距的感觉。

    “好的!”

    定逸师太点点头,没有说话,只是用那袖袍轻轻地为身边这个自己一直以来就不屑一顾,无比讨厌,自己遇见了会替天行道的yin贼擦拭了起来。刚刚一路上以来,定逸师太检查了田伯光的伤势。

    他的伤势,比起自己来,严重的太多了。

    尤其是那背后的伤!

    “师太,记住如果这次回去,是嵩山派在途中打退了黑衣人救了恒山派其他弟子的话,那么这次的凶手就是嵩山了!”说到这里,似乎是感觉到自己脸上已经被擦拭干净了,田伯光一把攒住定逸师太的手,让她带着自己向那山洞里缓缓走去,轻声说道:“小师父就在里面,我可不能在她面前狼狈啊!另外,师太可要记住我们先前所说的哦!”

    在走进洞口的时候,田伯光松开了定逸师太的手,抿着略微有些苍白的嘴唇走了进去。

    洞穴中。

    这处是曾经田伯光被人追逐躲藏过的地方,而眼下仪琳、林平之和曲非烟三人则是在这里面。

    身为男儿,林平之当然要做起主照顾两个女流之辈。

    “田伯光?”

    “定逸师太?”

    刚刚准备到洞口查看情况的林平之在见到了田伯光和定逸师太后,顿时不由一愣,尤其在见到两人身上的血迹,便知道两人已经受伤了。

    随着林平之的惊呼出声,里面的仪琳和曲非烟也跑了出来。

    “师傅!”

    小尼姑仪琳一见到受伤的定逸师太,便泪眼汪汪的扑了上去,抱住了定逸师太。

    “……”

    定逸师太看着自己那哭得泪眼汪汪的徒弟,张张嘴想要说什么,却是发现最终只能沉默。

    而在一旁,努力的恢复了视线清明的田伯光呆呆的看着小尼姑仪琳扑向了定逸师太的怀中,他刚刚伸出的右手还没有抬到半空便放了下来。嘴角一翘,却是流露出了一丝苦笑。

    也罢!

    这样也好!

    心中念叨着,田伯光却是出声了道:“小师父,我可是将你师傅带了回来!至于两位师伯……”田伯光剩下的话没有说明,却也是表示了其中的意思。

    “对了,小师父现在还是看看定逸师太的伤势吧!”

    “另外,可要注意其他的师姐妹的安危!”

    “至于断后的事情什么的就交给我吧!”

    田伯光随意的挥了挥手,一脸的嬉笑。

    “喂?”

    “田伯光你行不行啊?”

    出声的是林平之,他见到田伯光一身血迹,也以为他的伤势很重,便讽刺道:“你的刀都丢了!”

    “哼!在女人面前男人不能说不行,林小子可要记住这一点!”

    不屑的哼了一声,田伯光拉着自己的衣袍,笑道:“这可是那些家伙的鲜血,那些孙子想要杀我,可是妄想啊!我敢肯定,哪怕是你师傅来此,也不会做的有我好!”

    最后,田伯光提到了岳缘。

    当然,田伯光也没忘了向定逸师太打脸色。

    哎!

    一声无言的叹息,定逸师太,严肃的说道:“那断后的任务就交给不可不戒你了!我先与仪琳去悄悄查看其他弟子的安危问题……”

    “唔!”

    仪琳瞅瞅田伯光,又瞧了瞧定逸师太,见两人都点点头后,仪琳这才放下心来。在小尼姑看来,不可不戒的能耐却也绝对不能小瞧,她可是很了解田伯光武功的。

    说完,定逸师太便带着仪琳朝洞穴外走去。

    而林平之因为被田伯光讽刺了岳缘的缘故,却是带着曲非烟跟了出去,准备看能不能帮上忙,而田伯光看起来还是活蹦乱跳的。

    目光落在仪琳的背影上,安静的看着仪琳缓缓的走出了洞穴,在对方即将踏出的时候,田伯光额头上的汗水如水泼一般的流淌了下来,双手拳头紧握,死死的咬着自己的嘴唇,好半晌憋出了一句:“艹!老子撑不住了!”

    话音落下,只听身后一阵轻轻的响声,一片血雾中,连续七道清脆的声响在后面的岩石上撞击响起。

    却是七根弩箭。

    双膝一软,眼前一阵模糊,田伯光笑着就这般的跪了下去,他的眼睛仍然是在死死的睁着,似乎看见了小尼姑那一双纯净透彻的眼睛,以及小尼姑的那娇嫩的声音‘我给你讲个故事’。

    “好美!”

    刚踏出洞穴的小尼姑突然觉得心中一抽,猛地回过头来,见到的却是不可不戒那已经缓缓跪倒的身躯。

    豁然睁开眼睛,岳缘只觉得自己先前感觉颇为奇怪。

    仔细一瞧,目光最终落在了旁边那一朵盛开的娇艳鲜花。

    上面。

    停着一只彩色花纹的蝴蝶,正在兴高采烈的采着花。

    手指一碰,却是花朵摇摆,蝴蝶无奈之下,只能飞了起来。在岳缘的目光中,迎着阳光飞向了天空。

    逍遥无拘。

    “好美!”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