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64章 嵩山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斜阳。

    夕照。

    岳缘就那么在这处空的衣冠冢面前站了半天,目光开始落在了那陆无双的衣冠冢的面前后,最后他的目光却是一直停留在了那处没有留下名字的空墓。

    据蓝凤凰说,这是陆祖师曾经说过的话,希望自己能与一个人葬在一起。

    当陆无双白日飞升后,师门后人则是在为陆无双立了衣冠冢外,就也在旁边立了一个没有任何姓名的空墓。

    也不知道是谁的墓。

    抬头看了一眼那渐黑的天色,岳缘叹了一声,却是转头离开了此处。

    “天黑的有些早了!”

    话音落下,岳缘的身影已经转身离开,朝五仙教圣坛所在而去。

    天黑的太早?

    不早啊!

    迷惑的蓝凤凰自然是没有说什么,只是安静的跟了上去。

    ……

    一夜过去。

    不得不说,这苗疆之人与平常的江湖侠客不同。

    不说人人身上穿金戴银,单单就他们的房屋就让岳缘很是喜欢。

    竹林。

    竹屋。

    还有那阵阵奇特的香味。

    当然这些东西里面,什么东西有毒,这就不好说了。

    不过以岳缘现在的身份,五仙教当是做足了姿态,要知道眼下的岳缘可是日月神教的教主。若是没有招待好,光红妆女子那里他们就交待不过去。

    一想起杨姓女子的那一身武功,蓝凤凰就觉得自个儿的头皮发麻。

    还有那女子对岳缘的那种奇特的感情,哪怕是蓝凤凰也能够感受的出来。

    竹林房间。

    在安排好了岳缘的住宿问题后,蓝凤凰便离开了,只是留下了一句若是有什么需要立即叫她吩咐一下就可以。现在的蓝凤凰还需要去专门钻研岳缘教导她的剑法。

    武功终究是练出来的。

    房间中。

    当蓝凤凰离去后,一旁的其他几位苗疆男子也同时躬身退了下去。

    房间里便只剩下岳缘一个人了。

    一壶酒。

    一个竹子坐的酒杯。

    当然,在他的面前还有自己这一行交易得到的东西。属于陆无双遗留下来的物品,正是一柄弯刀,那柄银狐刀。

    此刻。

    这柄弯刀正搁在岳缘的面前,在烛光的照耀下散发出银光。

    因为算得上是五仙教的圣物,可以说这柄银狐刀一直是五仙教所敬供的对象。为了拿到这柄银狐刀,岳缘则是付出了一套武学。

    对于岳缘来说这是不能以输亏来论的,对双方来说则是看值不值得。

    毫无疑问。

    岳缘觉得值得。

    蓝凤凰在压力下,却也觉得还是值得。

    掀开酒壶。

    缓缓的为自己的竹杯中倒满了酒水,借着竹子的芬香,这由五毒之物泡出来的酒水有一种奇特的味道与感受。

    “或许该试试了!”

    眯着眼睛,一边品着酒水,目光却是落在了那搁在桌子上的银弧弯刀。不过心中虽有决定,只是眼下还不到时候,现在他的面前还有着一堆的事情需要处理。

    既然来此世界,既然有着自己的痕迹,那么自己还是得做一些事情的。

    一夜就这样过去。

    第二天。

    岳缘在蓝凤凰的陪同下,彻底的在五仙教巡视了一番,看了他们抓五毒之物修炼的情况。在看到那很是熟悉的状况,岳缘见状总是忍不住的去微笑。

    不过眼下五仙教这些年的发展,比当初岳缘与陆无双两人时的动作要标准也要强的太多。

    只不过这群五仙教弟子有一个共同的地方。

    那便是在训练自己手上最毒之物的同时,总是喜欢一群人围坐在一起,中间摆了锅子……当手上毒物争斗后留下最强的外,其他的都被他们弄的没有什么毒后,然后一股脑儿的全部倒进了锅子里。

    再加上小火,再加上其他类如蘑菇之类的,或者还有些其他的野味,竟然是一锅炖了。

    不仅如此,这群家伙看起来还颇为挑剔。

    一瞅到这里,岳缘觉得自己的脸色稍显的有些奇怪。

    难不成自己爱吃东西的习惯竟然也被陆无双遗留下来了吗?这让岳缘现在看见这种场景着实有些无奈了。

    不过应这些五仙教弟子的邀请,岳缘倒是也尝了尝他们熬出来的汤,味道倒是很鲜,不错。如果你不往里面瞧有什么东西的话,这绝对是不错的美味。

    但一瞧清里面的物事,估计没有几人能够下肚。

    但是岳缘却不在意,自然是吃的舒服,这个表现倒是让五仙教的弟子刮目相看。

    只是他们的这个眼神,让岳缘有些不自在。

    总不能直接告诉他们,你们现在这般做法都是我与你们师祖陆无双两人一起弄出来的吧?只不过被你们稍微发扬了些。

    就在岳缘在苗疆视察指导五仙教的时候,而远在嵩山,与少林一处山脉的嵩山派却是在准备着许多东西。

    嵩山派。

    正殿。

    身为门主的左冷禅金刀立马端坐在主位上,略显尖瘦的脸上却尽是阴冷之色。

    十三太保之中丁勉、费彬和陆柏的死对于近些年来一直行事嚣张的嵩山是一个正面的打击。虽然在接下来的行动杀了不少人,其中当然也有魔教之人,却也有其他之人,但是这个梗却是一直压在了左冷禅的心里。

    可以说,左冷禅将岳缘恨上了,若不是岳缘中途插了一把手,事情发展哪里会变成这样?

    至于三位师弟是否死于岳缘之手,这一点左冷禅并不在意。重要的是三位师弟终究是死了。

    以三位师弟的死亡来推动五岳合一,这根本不是左冷禅心中的原本打算。但是眼下这种局面,左冷禅确实不得不使用。

    “哈!”

    呼了一口气,坐在主位上的左冷禅冷笑了一声,问道:“恒山派看来对我嵩山一直有意见啊!眼下魔教势大,却仍然要在后面扯正道后腿!”

    仅仅是这么两句,却已经表露了左冷禅的心意。

    作为十三太保中新晋为首的太保大阴阳手乐厚闻言立即起身,恭敬道:“掌门师兄,这恒山派定是因为那岳缘之事这才这般,而且搞不好恒山的这般尼姑正是魔教潜伏在正道里的伏子了!”

    乐厚说这话是有原因的,在三位师兄死去后,嵩山派自然几乎是查了个天翻地覆,他们的目光都落在了岳缘的身上。

    毕竟能在那种情况下,杀几人于无形,也只有岳缘有那个手段。

    再说,根据最近手下上得来的消息,岳缘上了武当将徒弟林平之和魔教长老曲洋的孙女曲非烟留在了武当,而他自身则是去了杭州西湖,去见了日月神教的圣姑了。

    因为那里是魔教的地盘,嵩山无法得到详细的消息,但是大概的东西还是知道的。

    所谓的往别人门派里派潜伏人员,一直便是嵩山派的传统。

    而日月神教自然不会例外。

    既然有这个消息,那么岳缘定然是魔教之人了,而岳缘最早可是从恒山出来,那么恒山自然是与魔教有牵连了。

    只是嵩山完全没有料到的是岳缘现在不仅是日月神教之人,而且还是日月神教的教主。

    当然,眼下嵩山是不知道这个情况,但是这不妨碍他们为了五岳合一,而彻底落实这个情况。

    “如果这次五岳大会恒山派还是不同意的话,那么师弟就送三位师太早登极乐!”

    迎着左冷禅的目光,乐厚这般说道。

    然而……

    左冷禅却是眉头一皱,否定了乐厚的心思,说道:“时机不对!”

    时机不对?

    乐厚闻言一愣,随即明白了过来。若是五岳大会后面动手,那么嵩山的怀疑就实在是太大了。

    除非是……

    乐厚想到这里,立时朝自己的掌门师兄左冷禅送去了一个明白的眼神,然后退回了自己的座位上。

    其他四派中,华山派已经彻底的衰弱,嵩山没有在意,而且岳不群也是支持五岳合一的,泰山派现在已经站在了嵩山这边,至于衡山派莫大牵挂门下弟子太多,他不得不承认。

    唯有恒山派这一帮臭尼姑软硬不吃,既然这样,那唯有采取最好解决的办法了。

    在弄好了关于恒山派的问题后,左冷禅这才将最终的注意力落在了日月神教与岳缘的身上。对比起五岳合一来说,眼下两个不容忽视的外力便是魔教与插手了金盆洗手大会的岳缘了。

    魔教一直势大,五岳与其相争乃是一件十分漫长的事情。

    但是岳缘却不是如此了。

    岳缘武功高强,但是在左冷禅的眼中却也不会觉得对方的武功会高到没边。而且武功即便是再高又如何?又不是攻不上去的绝壁所在黑木崖。再说,岳缘的身边还有两个不小的包袱。

    这对于左冷禅来说,这便是值得动脑筋的地方。

    林平之与曲非烟,无论是哪一人的身份都能够置岳缘于死地。

    至少,曲非烟的身份会让岳缘的身份无法融于正道,而林平之林家的辟邪剑谱……一直对武功什么的很感兴趣的左冷禅可也是有着极大的兴趣了。

    唯一让人无奈的是青城派余沧海太过弱了一些。

    否则的话那林平之也不会落在岳缘的手上。

    若当时自己不做收渔翁之利,而是让自己亲自赶去,或许现在辟邪剑谱已经落在嵩山的手中了。

    可惜啊!

    一声叹息从嘴中发出,不过左冷禅的脸上却没有丝毫的后悔之色,唯有一双阴冷的双眼闪烁着嗜血的寒光。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