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63章 不可不戒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有句话说的好。

    人倒霉起来,喝凉水都会塞着牙缝。

    田伯光就觉得自己最近倒霉极了。

    抓小尼姑仪琳,本来是好好的想要采花的,但是结果当田伯光抓到仪琳后,却发现自己竟然没有了那种心思,而是想方设法的想要破小尼姑的戒。

    可惜的是,这个想法田伯光并没有达成,反而是遇到了他无比仇恨的岳缘,结果一招之下自己败退,而仪琳又再度回到了对方的手上。

    对于岳缘田伯光有一种莫名的妒忌。

    不过当时还好,对方并没有追上来,田伯光算是逃脱开来。

    但是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田伯光就是一阵接连倒霉。想要采其他的女人泻火,却也是不断的失败,如果不是他田伯光轻功好,自己定然会被人家老百姓围殴致死。

    最后。

    被接连一段时间的霉运弄的恼怒的田伯光决定上华山找那令狐冲的麻烦,这小子在客栈里也为了救仪琳而与自己争斗过,虽然没有成功,但是田伯光对这个华山派的小子倒是有一种刮目相看的味道。

    至少令狐冲没有岳不群那种讨厌的君子气度。

    这让脾性比较豪爽的yin贼田伯光还是比较看得过去的。而上华山自然是找令狐冲的麻烦,岳不群他不敢去找,但是令狐冲可以啊,揍他一顿什么的,以驱逐身上的霉运不是更好?

    可惜的是让田伯光无奈的是,这令狐冲在他眼皮子底下就这么莫名其妙的成长了起来,在最后自己甚至败在了对方的手中。

    虽是想要进那山洞查看缘由,但是田伯光的危机意识让他没有进去,离开了华山。

    然而,这还不是田伯光最为倒霉的。

    在从华山下山后,田伯光又去了恒山,原因自然是再度想方设法的去抓住仪琳小尼姑了。

    只是这一次……

    让田伯光很是无奈的是遇见了一个疯和尚。

    一个武功高强的名叫不戒大师的疯和尚,两下就将自己给打倒,给点了穴道。只是当田伯光再度清醒的时候,他已经哭了。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眼下的田伯光着实已经落到了这个地步。不仅一头头发被不戒大师给剃了个溜光的光头,更重要的是他堂堂男儿还被不戒大师给去了势。

    这让一直以yin贼为职业的田伯光如何能接受?

    当他清醒过看清楚自己下身的情况,立马一声没吭的再度晕了过去。

    再度清醒后,田伯光发现自己成为了恒山派的人,有了一个名叫仪琳的小尼姑做师父。

    本是满心仇恨的田伯光却是在仪琳那晶莹透亮的眼神下,发现他的心中竟然没有多少的仇恨,哪怕是不戒大师去了自己的男根。可是当田伯光遇见了仪琳小尼姑的时候,他却愕然的发现面对这道晶莹纯净的眼神,却是没有丝毫的仇恨了。

    直到此刻,田伯光这才发现自己真正的喜欢上了这个纯净的一塌糊涂的女孩儿。

    是啊!

    喜欢上了这个女孩儿!

    可是自己是个yin贼!

    眼下,能成为对方的徒弟,保护她的安全。

    也好!

    这样也好!

    迎着仪琳的眼神,田伯光就发现自己心中的那口怨气却是莫名的散了,而且在心目中竟然还有一种莫名的小激动的情绪。

    恒山。

    见性峰。

    田伯光一个光头位于众尼姑中,倒是显得很是亮眼。不过与岳缘不同,田伯光原本的身份乃是一个yin贼,再加上他又被不戒大师给去了势,倒是让定逸师太等人放心不少。

    再说田伯光也没有岳缘那般的俊雅。

    换作是岳缘来此,在定逸师太的心中,如果田伯光也是岳缘这般,哪怕是去了势定逸师太也不放心。

    要知道,就在前段时间,仪琳由岳缘从田伯光手中救回来后,门派里就有其他的小尼姑悄悄的向仪琳打听过岳缘的消息。这一发现,让定逸师太气了个够呛。

    “师太!”

    “这嵩山左冷禅的要求是不是太过了一点儿?”

    在旁边,不可不戒,也就是现在的田伯光出声了,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哪怕是田伯光现在仪琳的徒弟,但是田伯光可以说他真正关心的只有仪琳,哪怕定逸师太是仪琳的师傅,田伯光也不过是恭敬的叫上一声师太而已。

    “……”

    定逸师太没有出声,她只是扫了田伯光一眼。田伯光虽然是yin贼,但是他的江湖经验与见识却不能小窥。

    不错。

    嵩山派的做法却是越来越过分了,尤其是在那三个太保死了后,嵩山可谓是借着这个事情强行的推进五岳合一起来。而在定逸师太的心中,她是认为那些人死的痛快。

    当然,这些话定逸师太虽然莽撞,但是却也不会说出来。

    此次。

    嵩山更是向恒山派派发了盟主令,让恒山派参加五岳大会。现在满江湖都是魔教的危机,弄的整个江湖战战兢兢,风云遍布。一个不好,便是生杀战场之类的。

    而且,嵩山最近这段时间更是使了手段迫的泰山派应下了五岳大会。

    在其中,唯有恒山派一直拖着了。

    至于衡山派莫大,定逸师太对于这位师兄,其实也是稍稍有些不爽的,当初刘正风金盆洗手大会上没有出现,这本身就让定逸师太有些不满。

    田伯光话中的意思定逸师太很明白,她知道对方是担心这次极有可能嵩山会对恒山不利。

    几位恒山的负责人对视了一眼,都是长呼了一口气。

    不过对于这件事情,她们却也只是坚持下去了。

    关于五岳合一,在恒山派高层是没有几人能够通过的。可以说,眼下的恒山派是被主战派做主,主和的思想并不盛行,而且是被压制了下去。只是眼下其他四派都是同意五岳合一,恒山众人有些措手不及而已。

    坚持与否……

    这便是她们现在所面对的问题。

    不坚持,这与她们一直来的心思相驳斥,而坚持却又极有可能对恒山带来麻烦。

    一番思索下,几人也有些纠结了。

    不过这五岳大会却是必须参加的,否则的话这说不过去。

    “……”

    见定逸、定闲几位师太那愁眉的模样,田伯光也不由的叹息了一口气。这五岳派外表看起来风光无限,当他一脚踏入其中的时候,田伯光才发现这里面的道道深了去。

    内斗!

    你争我夺!

    当然更多的还是嵩山派夺,其他几派稍微争了些而已。

    在做了相应安排后,恒山派却是启程了。

    至于田伯光则是乐呵乐呵的跟在了仪琳的身后。

    刚刚田伯光一直在与定逸师太说话的时候,仪琳却是微微昂着下巴,目光望向了那边上的杉树。

    虽然当初蒙岳缘救下了自己,但是仪琳的心中还是无比担心岳缘的安全。

    要知晓岳大哥可是招惹了嵩山派啊,那嵩山派之人一个一个凶的要死,跟恶霸似的。这让小尼姑仪琳如何不担心。

    据说,那左盟主可是派人满江湖的在寻找岳缘的踪迹。

    而最近的踪迹,便是知道岳缘曾经上过武当山。

    “小师父,你又在担心你的岳大哥呢?”

    走在仪琳的旁边,田伯光目光则是观察着仪琳的表情变化,只是在看到仪琳那略微有些失神的模样,却已经知晓了小尼姑心里所想。在问这句话的时候,田伯光莫名的觉得自己的内心里翻涌着一种莫名的心绪。

    似乎……

    似乎这个情绪应该叫妒忌!

    “……不可不戒!”

    转过头,明亮的眼睛恍若夜空里的流星,盯着田伯光那一个光头,仪琳就是忍不住的想笑,她想起了岳缘那一头青丝被自己父亲剃光后的那种抓狂神情。

    迎着田伯光的目光,从来没有说谎习惯的仪琳小小的回头扫了一眼后面的师傅,见定逸师太没有注意到自己,这才点点头,小声的说道:“是的了,嵩山势大,我们恒山与其他三个门派都比不上的。更不用说岳大哥就是独自一个人,还有一个林平之了……”

    当然,现在的仪琳并不知道岳缘那时的身边还多了一个曲非烟小丫头。

    以一个人独对嵩山那样的大派,哪怕是田伯光满心的妒忌,却也不得不承认对方的那一身豪情。

    至少他认为自己是干不来的,面对那样的局面,他田伯光当然是有多快跑多快了。以他万里独行的轻功,自然是没有几人能够拦住他田伯光。

    “小师父,你岳大哥没事儿的!”

    看着仪琳那略显担忧的神情,田伯光强忍住自己那一种被蚂蚁啃心的感觉,半晌憋出了一句劝告:“那岳缘武功很高的!”

    “唔!”

    闻言抿嘴一笑,恍若春天里的百合,仪琳却也是思索了一下狠狠的点了点头,毕竟能教她那么好的轻身功法,岳缘的武功即便是面对嵩山派那么多人无法对抗,但是以轻功却也能跑得掉啊。

    目光中尽是仪琳那温柔的笑,田伯光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伸手摸了一把自己的光头,在他的心中却是也有了一种无奈。

    而就在这个时分。

    远在苗疆的岳缘却已经同蓝凤凰到了自己想要来的地方了。

    眼前。

    是一处孤坟,是一处衣冠冢。

    只是在这衣冠冢的旁边,则是还留着一处坟墓,不过那上面没有任何的字眼,而据蓝凤凰所说这里面同样完全是空的。

    晚风吹过。

    乱了衣摆,也乱了心思。

    岳缘就那样静静的站在了这处衣冠冢的面前,在他的身后则是蓝凤凰安静而随。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