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60章 月缺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PS:今天只有两章了,第三章来不及了,移到明天了只有!见谅!

    岳缘。

    东方不败。

    究竟谁是谁?

    红妆女子原本在蓝凤凰的心中应是那传说中的东方教主,但是眼下对方的一句话却是再度将她的心思打破了。而岳缘岳公子,自一路来虽然风流倜傥了些,但是人却是具有侠义心肠。

    在刘正风金盆洗手大会上,岳缘与他的徒弟林平之的做法可是对了许多还心怀侠义的人的脾胃。哪怕是圣教人士也觉得这岳公子乃是一个正义之人,正道的许多做法哪怕他们身为魔教之人,也颇为看不过去。

    只是再怎么想,蓝凤凰却也没有想到传说中的天下第一东方不败竟然便是岳缘自己。

    难不成……

    岳公子遭受到了传说中的失忆呢?

    岳缘的出现地点,五仙教自然探查过,是从恒山派那一群尼姑窝里走出来的人,可是怎么会与圣教牵扯到了这么大的关联?

    “……”

    蓝凤凰彻底迷糊了。

    而同样的,任盈盈任大小姐也好不到哪里去。眼前事情的发展已经完全超乎了她任大小姐的预料,没有经历过其中事情的任盈盈早已经是一头的雾水了。

    不过比起眼下,任盈盈更加担忧的还是自己父亲任我行的安慰。

    “哈哈!”

    任我行死死盯着岳缘,笑了,笑的肆无忌惮,笑的无比开心,道:“东方不败啊!你竟然也有今日!”

    却是他一身功力太过深厚,生生的冲破了哑穴,嘴角血迹已经是蔓延了下来,将身前染红了一片。

    在任我行看来,岳缘那略微有些茫然的表情,是失忆的正常表现。试想,堂堂日月神教教主,最终却是没有在自己的宝座上,而是让其他人代替了,这样的事情,在任我行看来着实是好笑无比。

    “……”

    岳缘虽然有些迷茫,但是结合那曾在客栈里听到的传说故事,再加上眼下的局面,岳缘已经察觉到了自己在神雕结尾的那一战选择的穿越中途出现了问题。

    这一连串下来,带上了因果影响。

    搞不好,眼下的事情的结果,便是未来的自己做下的事情,而现在的自身不过是到了未来自己的世界里。

    只是……

    再怎么想,岳缘却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是东方不败。

    “公子!”

    “任我行该怎么处理呢?”

    见岳缘沉默,而红妆女子只是蛾眉一竖,瞪了任我行一眼,这才对岳缘说道。

    “任我行……”

    对于任我行的处置,在当初任我行对蓝凤凰动手的时候,岳缘却已经是决定了任我行的最终结果。或者说从一开始,岳缘就对任我行有了最终的决定。

    尤其是任我行是一个枭雄,更是一个心狠手辣之人,尤其是在水牢中关了这么多年来,性情更是变得无可捉摸,这样的人放在江湖上绝对是大害,如果让其夺得日月神教教主之位就更不用说了。

    在听了红妆女子的话,岳缘关于任我行的处置却是说的很是随意,似乎是本该如此。

    这使得岳缘不由得愣了一下。

    “岳公子!”

    在岳缘说了任我行的处置后,出声的是任盈盈。

    声音呜咽中,任盈盈的目光透过斗笠白纱落在了岳缘的身上,哪怕是在战斗中她的那一头斗笠也没有落下来,而红妆女子却也没有专门针对过对方。

    眼神中满是祈求。

    在失败后,任盈盈就已经想到了自己等人即将面对的处境。

    “任大小姐!”

    面对任盈盈的请求,岳缘只是回过头淡淡的望向了对方,说道:“你父亲眼下的模样显然你也知道,若真是到了江湖上,定会掀起腥风血雨。而且,刚刚发生的事情想来任大小姐也不会视而不见!”

    “不过,任大小姐放心,我不会要任我行的命,只是废去他一身功力,在教中赡养天年吧!”

    “姑娘,如此决定如何?”

    说完,岳缘回过头,目光落在了红妆女子的身上。在对方否定不是东方不败,而自己是东方不败后,岳缘就已经很是无奈了。哪怕眼下自己是传说中的教主,但是眼下自己却是在日月神教不认识几个人。

    而且现在认识的几个人还有着不小的关联。

    任盈盈、向问天、任我行、蓝凤凰以及眼前的红妆女子,这便算是岳缘眼下对日月神教最熟悉的人了。

    “公子处理,自是妥当!”

    红妆女子闻言,玉手不由捂嘴轻笑,妖娆的模样,带着一种莫名的韵味。这一笑,却是少了些许慵懒,多了一丝活泼。

    话音落下,红妆女子却是在任盈盈惊愕的目光中再度出手了,未等任我行大骂出口,红妆女子的玉手已经是不断的拍在了任我行的身上。劈里啪啦声中,不知道任我行身上多少个穴位被拍中,只是当红妆女子收手后,只听任我行身上一阵响声中,却是满口鲜血喷出,人顿时苍老了不少。

    这一下,任我行一身功力彻底被废!

    沦为了废人。

    不仅如此,为了防止任我行那一手的吸星大法流传出去,任我行一身筋脉却也是断了个七七八八,红妆女子更是一指点在了任我行的后脑上,却是造成了其他的影响。

    “盈盈,放心!”

    做完了这一切,红妆女子收手后,双手负背,慵懒的嗓音回荡在院子里,道:“我只是废去了他的一身功力与经脉,同时让他忘记了一些东西而已!”

    “想要活的安稳,那么某些东西就必须忘记!”

    “另外,盈盈你还是圣教圣姑,公子心善,不会剥夺的,这也算是对你父亲的一种保护吧!”

    说完,红妆女子则是展颜一笑,用一种期待的眼神望着岳缘,就好像一个小女孩儿完成了一件事情,以希望得到父亲的夸赞一般。

    “……”

    迎着红妆女子的期待的目光,岳缘虽是感觉到有些怪异,但还是点头承认对方的方法却是自己所想的最好办法。随着岳缘点头后,红妆女子顿时笑了,恍若万花争艳,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几乎是完成了两道月牙,嘴角更是微微上翘,显得颇为欣喜。

    见事情如此,任盈盈却也知道再也无法挽回。

    不过父亲任我行能够留下性命,却是任盈盈梦寐以求的。毕竟,刚才的那一番战斗,岳缘与那红妆女子展示出来的力量,着实让人震惊。

    岳缘已经够强,但是那个红妆女子却是看起来更加的恐怖。

    东方不败……

    谁是东方不败?也许他们两人合起来才是那传说中的东方不败。

    挥挥手。

    让人将任盈盈、蓝凤凰、向问天和任我行带下去,现在的院子里就只剩下岳缘、红妆女子以及梅庄四友。

    随着梅庄四友恭敬的带着四个托盘上来后,原本的气氛这才有了变化。

    “嗯?”

    “这是?”

    目光落在托盘上的事物,岳缘有些迷惑。

    托盘上分别放着的是衣物饰品,以及一柄装饰颇为奢华的弯刀。

    “公子,这是你的教主专属服饰!”

    迎着岳缘的目光,红妆女子很是认真的回答道。

    教主!

    我现在成了东方不败!

    而且连衣服武器什么的都准备好了啊!

    岳缘的视线好半晌才从那几件物事上收回,不过岳缘有了心理准备,倒是没有拒绝。

    在梅庄四友恭敬的帮忙下,一番忙活后岳缘从房间中走了出来,不过他的脸色稍显怪异。

    这一身白中带金的服饰与平常的很有不同,带有一种特殊的西域风味。

    而且,在衣领后面,还有一个连着的白中带金的兜帽,无事的时候可以戴在头上,将整个人隐入其中。而那柄看起来奢华无比的弯刀则是挂在了腰间。

    当岳缘从房间中走出的时候,等在院子里的红妆女子眼睛亮了。

    好一个一身异域风味的俊秀男儿。

    眼前的这幅模样,才是她印象中最为熟悉的模样。

    “这柄刀叫什么?”

    在房间中,岳缘试过了手上这柄弯刀,发现其锋利的可怕,其锋利程度竟然不在自己的月缺剑之下。面对这么一柄神兵利器,岳缘自然是有着了解的心思。

    最重要的是在那刀背上还刻着一行字——

    小楼一夜听春雨。

    “月缺!”

    然而红妆女子却是给了岳缘一个让他震惊的答案。

    月缺!

    目光落在手上的弯刀,月缺乃是自己的剑,但是这刀……

    难不成……

    接着便听红妆女子缓缓说道:“因为公子的月缺剑与屠龙刀曾经对碰,断成了两截,最后便用这两样的精华重新铸成了这柄弯刀月缺!”

    “……”

    岳缘闻言没有出声,红妆女子的话中所蕴含的东西显然有这许多。

    而红妆女子在说到这里的时候,她的目光也显得很奇怪,尤其是望着岳缘手上的那月缺弯刀,眼神迷蒙,似乎是在回忆着什么。渐渐的,双眼中竟是弥漫出了丝丝雾气,却是隐隐泪珠儿打转儿。

    不过红妆女子只不过是轻轻的吸了下鼻子,双眼便已经恢复了清明。

    在岳缘与红妆女子对话的时候,梅庄四友自然是没资格在当场,早已经离开了院子。

    故而,在院子里只有岳缘与红妆女子两人,以及那已经变得乱七八糟的环境。

    半晌。

    “姑娘,你……”

    岳缘望向眼前这个带着丝丝慵懒的绝色佳人,沉吟了好半晌,想要问出心中那一直盘旋的问题。

    然而未等岳缘的问题出口,红妆女子却是似乎早已经知晓了岳缘心底在想些什么,便已经开口回答了岳缘的问题。

    “我姓杨!”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