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57章 教主!教主!教主! 七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据点。

    岳缘已经回来了。

    只是他一个人单独的呆在了房间里,望着桌子上的两个金银铃铛发呆中。

    刚刚在梅庄发生的事情,岳缘什么也没有提,只不过是简短的说了些其他的东西,那与黑暗中发生的事情却是丝毫没有提。

    “……”

    任盈盈任大小姐对此没有做声,显然岳缘这般情况隐瞒了一些东西,但是眼下看他表情任盈盈想了想并没有询问,而是与向问天两人出了房间。

    倒是身为五仙教教主的蓝凤凰留了下来。

    带着两坛美酒。

    递给了岳缘一坛,蓝凤凰坐在旁边,目光也是落在了那桌子上还在不断滚动的金银铃铛,眼中闪烁着疑惑。以她的眼光,自然是能够看得出这金银铃铛乃是女儿之物。

    而岳缘去了梅庄之后,身上却是多了这两样物事,显然刚刚在那边发生的事情与想象中的有些不同。

    “岳公子,你这是怎么呢?”

    娇笑着,蓝凤凰一把拍开手上酒坛的盖子,豪饮了一口,问道:“我印象中的岳公子可不是眼前这样子的了!”

    “……”

    抬起头,接过蓝凤凰递过来的酒坛,岳缘笑了,道:“凤凰姑娘,刚才没看见我正在发呆嘛!”

    “呵呵……”

    蓝凤凰一听这话,却是笑了。

    刚刚岳缘确实在发呆,但不过将发呆这一事情说得这么郑重,蓝凤凰倒是第一次见到。

    “明天的事情看来很难了!”

    蓝凤凰笑了笑,却不在将问题纠结在岳缘发呆的事情上,而是若有所指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今晚,岳缘一探梅庄,却是在那里听了一首琴曲,再度回来后便多了两个铃铛,这事情想来没有那么简单。

    “……”

    岳缘没有回答蓝凤凰的这个问题,而是转移到了其他的方向,问道:“蓝教主,在你的印象中日月神教现任教主东方不败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东方不败……”

    听到这个名字,哪怕是蓝凤凰也不由的打了一个寒战,似乎仅仅是一个名字便已经有了足够的威慑性。沉吟了半晌,蓝凤凰这才略有些苦笑的说道:“岳公子,说一句让人见笑的话。哪怕我五仙教属于日月神教下属教派,但是直到现在我蓝凤凰还是没有资格见到东方不败的真正模样的!”

    说到这里,蓝凤凰迟疑了下,这才接着说道:“哪怕是圣姑最近这些年也没有见过东方不败!”

    “……”

    听到这里,岳缘便知道眼下这些人没有谁真正的见过现在的东方不败,压根儿不知道眼下的东方不败究竟是什么模样的。究竟是男人,还是女人,又或者是与曾经的尹志平那般模样。

    想了想,岳缘再度问道:“那么,不说现在的东方不败是什么样子,曾经的东方不败是什么模样的?”

    “曾经……”

    一双大眼睛好看的眯了起来,蓝凤凰偏着头,一手轻轻的点着自己的下巴,琢磨了老半晌,这才说道:“听闻当初的东方不败还没有成为教主之前,是一个风流倜傥之人!”

    “唔,就好像是岳公子一般!”

    最后,蓝凤凰找到了一个好的形容对象,指着岳缘这般说道。

    像我一般?

    岳缘不由一愣,蓝凤凰的这个形容很有意思。

    “那么说……东方不败是男人?”

    岳缘琢磨了下,这般问道。

    “当然是男人啊!”

    蓝凤凰很是奇怪这个问题,迎着岳缘的视线,说道:“东方不败是以男儿身登上教主之位的!岳公子,为什么这么说?”

    “凤凰姑娘,你说这东方不败可不可能是一个女人女扮男装?”

    沉默了半晌,岳缘终于问出了自己心底的想法。

    女扮男装?

    这一下却是轮到蓝凤凰愣了,她还从没有这般想过这个问题。虽然蓝凤凰从未与东方不败面对过,但是在教中的传说中却还是能知晓东方不败曾经的一些情况的。

    风流倜傥!

    多情更似无情!

    东方不败是有妻妾,但是却一直没有后人,更重要的是还有着一种难言的落寞感。人似千变,谁也不知道东方不败究竟在想些什么,究竟想要做什么,想要得到什么。

    传闻中,东方不败的真正模样只有任我行任老教主知道。

    这一点情况,即便是蓝凤凰也听过一些。

    但若是这东方不败是女扮男装的话……蓝凤凰却是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不可能!

    这绝对不可能!

    堂堂号称天下第一的东方不败怎么可能是一个女人?

    想到这里,蓝凤凰突然死死盯着岳缘,小声的开口问道:“难不成岳公子今晚已经遇到了那东方不败?”

    “……不知道!”

    摇摇头,岳缘当真是不知道今天晚上遇到的那人究竟是不是了。只是在岳缘的脑中,总会莫名其妙的想起那个红衣女子。

    望着岳缘那略有些迟疑的话,蓝凤凰回想起今晚那阵飘荡,涵盖了整个杭州的琴声,那般功力也只可能是那传说的东方不败了。那么说,今天晚上岳公子自是遇见了东方不败。

    而以先前岳公子的话……

    难不成这传说中的东方教主还真是一个女人女扮男装的?

    蓝凤凰觉得自己世界观有些崩坏,晃了晃头,决定将这个念头给压了下去。反正,东方不败究竟是何模样,白天午时便能知晓真正的情况了。

    “算了!”

    “不说这些了!”

    “我们喝酒吧!干!”

    将这些烦心事丢在了一旁,岳缘举起手中酒坛,朝蓝凤凰示意。

    “干!”

    手中酒坛啪的一下与岳缘手中的酒坛砰了一下,蓝凤凰便掀开身下蓝群,赤脚踩在凳子上,仰头豪饮了起来。

    豪饮的气概自然是感染人。

    更不用说这般豪饮之人还是一个女人。

    见到这里,岳缘自然也不会免俗。

    美人与酒,尤其是当两者合一的时候,却是更有魅力了。

    ……

    蓝凤凰是红着一张玉脸回去的,一路走出东倒西歪,整个人笑嘻嘻的一直傻笑着走出了房间,还时不时的用一双玉手轻轻的捧着自己的脸蛋儿一个人在那里傻乐。

    外面。

    任盈盈任大小姐则是安静的站在月下,等待着最终结果。不过在见到走出来的蓝凤凰是如此模样后,她也不由的皱了皱眉头。

    蓝凤凰怎么会弄成了这样?

    上前来,任盈盈便嗅到了一股刺人的酒气,但是最让任盈盈无奈的还是蓝凤凰见到自己后,立马乐呵呵的出声道:“圣姑啊,我给你说个笑话……”

    “……”

    任盈盈见状皱了下眉头,只能一把拽过蓝凤凰,提了出去。

    而在房间里。

    岳缘望着蓝凤凰消失在门口的背影后,却也是有些好笑。若是平常还好,但在这美酒的汹涌下,蓝凤凰的胆子越发的大了。岳缘随意的说了几个笑话,再加上以四周的人物来举例子,顿时蓝凤凰乐了。

    最后。

    连岳缘手上的半坛子酒水也下了蓝凤凰的肚子。

    而且岳缘也算是发现了蓝凤凰的一个不大不小的缺点,她喝酒虽是豪爽,但是她的酒量真心大不到哪里去。

    喝醉了很喜欢拍着桌子大呼小叫,伴随着叮叮当当声中,还喜欢吹口哨耍流氓,当然其实是在用口哨唤蛇。

    这便是岳缘刚刚见到的蓝凤凰的醉酒模样。

    不过在与日月神教几人的交流中,这蓝凤凰却也是唯一心思比较纯洁之人。

    时间很快过去。

    正午时分。

    梅庄。

    在东方不败的安排下,一直被困在西湖水牢中的前教主任我行被人从西湖地牢中给带了出来。

    因为率先使用了迷烟,足足让任我行数个时辰都在整个水牢的迷烟中,哪怕是任我行功力在深厚却也没有办法,只能生生的迷晕了过去。当他清醒后,人却是已经带到了地面的庄子里。

    红布招展。

    日月神教的教旗更是插满了梅庄。

    炎炎烈日下。

    任我行整个人被压在了院子中。

    一身的铁链彻底的绑在了四周的柱子上,正中则是捆着任我行。

    因为在地牢中太长的时间没有见过阳光,哪怕是任我行此时已经清醒,但是他仍然不敢突然的睁开眼睛。

    因为这样会给他的眼睛带来极大的伤害,很有可能会因此变成瞎子。

    但是即便是这样,在任我行的四周仍然不敢有任何人敢站在旁边,原因无他,正是因为任我行的那一手吸星大法。

    此刻的任我行正闭目沉思,却也是在养神中,等着东方不败的到来。

    他的一身功力虽然遭受了禁锢,但是没有废却,这一点让任我行很是意外。难不成东方不败是想要在教众的注视下,将自己击毙吗?心中寻思着东方不败如此做的原因。

    任我行在等。

    很快。

    日头已经到了正中,却已经是正午时分。

    作为处决任我行的梅庄四友彼此对视了一眼,直到这个时候东方教主也还未来,这究竟是在干嘛?

    四人这个时候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难不成直接乱箭射死任我行?

    正当四人寻思是怎么回事的时候,数道破空声响起。

    随即几道人影落在了院子中。

    而一旁举着弓箭的数十名教众则是被人用刀以极快的速度劈死。

    “爹爹!”

    出声的是任盈盈,在见到自己父亲满头白发,被无数铁链困在其中的任我行。顿时扑了上去。

    “是盈盈吗?”

    哪怕是十来年不见,哪怕是隔了这么长的时间,任我行仍然知晓了扑向自己的乃是自己的女儿任盈盈。在一旁,则是向问天、蓝凤凰等人正在抵挡教众的进攻。

    至于梅庄四友却是出乎预料的没有任何动手的心思,只是静静的将几人围着而已,这让一直防备着的岳缘很是意外。

    手起剑落。

    任盈盈两剑劈断了铁链后,她手上的短剑却也报废了。

    将任我行从烈日下扶在阴凉处后,这个时候一直紧闭着双眼的任我行终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入眼的第一人不是任盈盈,也不是向问天,更不是蓝凤凰,而是正向任盈盈走来的岳缘。

    “东方不败!”

    一股足以骇人的杀气汹涌而出,任我行怒目双睁,右手张开,直接一爪抓向了岳缘。

    霎时。

    任盈盈愣了。

    向问天愣了。

    蓝凤凰也愣了。

    但是最为愕然的却是岳缘。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