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56章 教主!教主!教主! 六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

    望着三人垂头丧气的从外面走了回来,岳缘便知道会是这般模样。

    向问天既然能在梅庄有暗手,那么同样身为现任教主的东方不败也不会那么白痴。在向问天的人手里,自然也有对方的人。只是一想起这段时间来,向问天与任盈盈一行人的做法都在别人的眼皮下,这种让人毛骨悚然的感觉着实让人觉得难受。

    “任大小姐,是我的错!”

    刚走进院子里,向问天便就这个问题向任盈盈做了说明,道:“我手下里有那东方不败的人!”

    “……”

    任盈盈没有说话,只是她的呼吸稍微粗了些,这显然是在告诉别人她此刻的心情不会那么好。想想也是,自己谋划了那么长时间的事情,竟然就在别人的注视下,这种被窥视了一切的感觉着实让人感觉不会很好。

    任盈盈轻轻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儿。不过她的视线却是透过白纱落在了岳缘的身上。

    “放心!”

    感受到了任盈盈的目光,岳缘只是直接回道:“任大小姐,我不会食言的!”

    明天便是处决任我行的时候,只是这次是东方不败想要将其一网打尽吗?

    在心底,岳缘对东方不败如此做法感到奇怪。

    他觉得对方似乎是在等待什么,这是一种潜意识中的感觉。如果真是以那狠辣的行事手段的话,东方不败远远不需要等到这个时分动手。在这中途只要随便动作,哪怕是任盈盈乃是身为日月神教圣姑却也不够东方不败一个指头撵的。

    更不用说向问天了。

    可以说,对东方不败来说,这任我行或许是一个人物,但是教中其中人物都不过是可以忽视的存在。

    气氛变得稍显凝重起来。

    几人凑在一起,仔细的安排起来。而且,梅庄里面的大概布置也有相应的了解。

    很快。

    时间渐渐过去,来到了晚上。

    午夜时分。

    一道黑色的人影从据点腾空跃出,不一会儿便已经朝梅庄的方向而去。

    “好均的轻功!”

    望着岳缘离去的身影,站在屋顶上的向问天也不由的面露感叹。他的武功虽然不错,但是更多的还是靠着那种浴血奋战的豪勇,但在轻功上面却是拍马不及了。

    “……”

    任盈盈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岳缘那不断在屋顶起伏奔跑的身影,若不是眼力劲好,估计只是一两下,就会跟丢岳缘的身影。

    至于蓝凤凰则是一双大大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岳缘那轻身功法姿势,眉头轻蹙,却是若有所思。

    梅庄。

    陷入了黑暗中的梅庄在此刻并没有大张旗鼓的亮起灯笼来,相反却是处于一种难以言明的黑暗,并没有因为东方不败驾临梅庄而变得灯火通明。

    唯有大厅处有着一处小小的灯火,照的那大厅给人一种幽冷的感觉。

    位于屋顶。

    岳缘并没有急着进去,眼下的梅庄不仅有梅庄四友四个武功不错的好手,还有一个不知武功根底的东方不败,面对这样的局面,哪怕是岳缘也只能小心翼翼。

    仔细的检查了一番,岳缘发现这梅庄四友压根儿没有了踪迹,以他一身的功力,哪怕是聚集功力细听却也是发现眼前的大厅四周竟然没有一个人。

    “这……”

    “是难道专门等自己来的吗?”

    莫名的岳缘心中突然闪过这样的一个念头,压下心中的疑惑,岳缘再度检查了下身上的东西后,面对眼前这种局面岳缘却是面不改色的从楼顶跃了下来,径直来到了大厅的门口。

    随即目光朝大厅中望去,只是这一眼却是让岳缘愣住了。

    大厅。

    桌子上。

    两个铃铛在烛光的照耀下散发着奇特的光芒,这两个铃铛却是一金一银。在铃铛的旁边,还有一壶美酒。

    “……”

    目光呆呆的停留在那两个铃铛上许久,岳缘的脸上流露出了一种怀念。这两个铃铛,他怎能不认识?怎么可以不认识?

    银铃铛乃是自己从赤练仙子手上换来的定情信物,而金铃铛却是小龙女那金铃索上的铃铛。

    一金,一银,正是代表着古墓的那俩师妹。

    “哈!”

    一声不知是感叹的叹息,岳缘就这么直接走上前,来到了那座位上坐了下来。目光打量了半晌,岳缘终究是伸出了手,轻轻的将这两个铃铛握在了手中。

    这两个铃铛应在赤练仙子和小龙女的手上,可是怎么会遗落在日月神教的手中?

    叮叮当当。

    轻轻的用手拨弄了一下,那铃声还是那般的清脆,让人忍不住的去怀念去回忆。

    “我来了!”

    没有抬头,岳缘就那么怔怔的坐在椅子上,随手拨弄着那两个铃铛,看着它们在桌子上轻轻的滚来滚去,发出清脆的声响。嘴上却是说道:“这些安排,都是在等我吧!”

    说这句话的时候,岳缘彻底的确定自己与日月神教有着极为复杂的关系。

    嗤!

    一声轻响,细微之极的破空声突现,但是岳缘没有丝毫避让的意思。

    只是随着破空声落下,那旁边亮着的蜡烛却是被莫名的暗器给打灭了。

    顿时。

    整个大厅,整个梅庄彻底的陷入了一种难言的黑暗与安静。大厅中,只余岳缘那轻微的呼吸声与桌子上那两个铃铛时不时的碰触发出的清脆铃铛声。

    铮!

    回岳缘的是一道突来的琴声,似金戈铁马,似漫天杀伐。

    那突然拨动的琴弦直接带着一股让人难言感触,弥漫在了心间。

    “……”

    座椅上,岳缘安然而坐,手中拿着的还是那两个金银铃铛。没有其他动作,哪怕是黑暗中无法视物,岳缘却已经知道那传说中的东方不败已然来了这处大厅。

    因为就在自己不远处,他闻到了一股熟悉的芳香,还有那熟悉的琴弦。

    那个一叶扁舟的红衣女人!

    脑海中想起了白天在那西湖上的遭遇,再度闻到熟悉的香味和熟悉的琴声,这让岳缘浮现了那个打着红纸伞,唱着宋词,玩弄着溪水的绝色佳人。

    你,便是那东方不败吗?

    心中的疑惑突然升起,岳缘的心情变得奇怪起来。

    你,究竟是男人还是女人?

    岳缘不得不有这么一个怪异的念头。

    没有问,没有动弹,岳缘只是安静的听着前面不远处那彻底隐没在黑暗中的佳人弹着琴。

    琴声幽幽。

    那伴随着内劲的曲调竟是以梅庄为中心,隐隐的朝四面八方的散了出去,最后竟是整个杭州都差不多的笼罩在了这股琴声之下。

    虽是充斥着内劲,但是岳缘却是意外的发现这股内劲对自己没有丝毫的伤害。

    远在里许外的据点。

    “嗯?”

    “这是?”

    正在等待最终消息的任盈盈在听到这股琴音后顿时惊讶的站起身来,一个纵身跃上楼顶,朝琴声的来源处望去,却愕然的发现那里竟然是梅庄。

    “怎么回事?”

    同样。

    已经落在屋顶,站在一旁的向问天也出声了,望向远处的目光中极为担忧。这股琴声中那传递而出的内力着实让向问天惊悚。

    “这琴声……”

    蓝凤凰也是愕然,这偷偷摸摸的怎么会弄出这么大的动静?而这琴声,莫名的却是让蓝凤凰心中有了一种共鸣。

    岳公子,可要小心啊!

    蓝凤凰在心底念叨了一句,却是在这道琴声下竟是缓缓的闭上了眼睛,静听起来。

    同时。

    西湖地牢。

    这道琴声伴随着内劲的送出,也穿透了铜墙铁壁来到了水牢中。

    “嗯?”

    原本一直紧闭着双眼,满头黑发,但是脸苍白的恍若死人的男子突然睁开了眼睛,眼中闪烁着嗜血光芒。在听到这入耳的琴声,男子豁然起身,随着动作,那一身的锁链开始不断的碰撞起来,发出叮叮当当声在水牢中来回响动。

    “东方不败啊!”

    一声怒嚎,满头的墨发几乎如狮子一般的膨胀般的竖了起来,僵尸一般的面孔上则是无边的愤怒。霎时,那满头的墨发眨眼间全部变成了雪白之色,在配合那一张恍若死人的面孔,更显吓人。

    “啊!啊!啊!”

    满含内劲的怒吼出声,水牢中竟然炸起了漫天的水浪,整个空间一片迷蒙。

    反手一吸,那迷蒙的水雾顿时朝男子手掌心而去,不一会儿便在其掌心处化作了一团水球,随即被男子丢在了旁边的水中,溅出一片水花。

    “关了我这么多年!你终于想到要杀老夫了吗?”

    刺骨的恨意随着那咬牙切齿一般的咬出,水牢中原本就低的气温似乎又低了不少。

    “老夫可是一直在等着你啊!”

    仇恨、愤怒、嗜血的气息一直弥漫在水牢中,最终却是再度被那幽幽琴声所覆盖了下来。

    大厅中。

    黑暗中,只有琴声幽幽。

    “道不尽红尘奢恋,

    诉不完人间恩怨,

    世世代代都是缘。

    流着相同的血,

    喝着相同的水,

    这条路漫漫又长远。

    ……

    爱江山,更爱美人!

    哪个英雄好汉宁愿孤单!

    好儿郎,浑身是胆!

    壮志豪情四海远名扬!

    人生短短几个秋啊,

    不醉不罢休!

    东边儿我的美人哪,

    西边儿黄河流。

    来呀来个酒啊。

    不醉不罢休。

    愁情烦事别放心头。”

    黑暗中,喝着酒,听着琴,脑海中闪过的佳人的模样,莫名的,岳缘却是想起了这一首歌。

    是琴?

    还是情?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