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54章 教主!教主!教主! 四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气氛稍显怪异。

    尤其是当岳缘的右手掌心还能够感受到那肌肤的细腻与温滑的时候。

    “……”

    目光落在那已经跳退了开来,一脸恼羞成怒的望向自己的蓝凤凰,岳缘并没有说话,而是转过头扫了一眼那已经不知何时恢复了热闹的西湖。那里没有了红衣女子,也没有所谓的一叶扁舟。

    收回视线,岳缘的目光最后停留在了自己的右手掌心上。

    “哼!”

    一声冷哼自蓝凤凰的嘴中出口,心中很是恼怒的蓝教主望着岳缘那打量自己右手的动作很是愤怒,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瞪的老大,随着一身银饰的叮当声响,却也告诉着别人她此刻的心情。

    蓝凤凰不仅是脸色满是红晕,一双晶莹的耳垂也同样染上了红色。

    那一副人比花娇的娇艳模样,让岳缘一时之间想起了赤练仙子的模样。

    想想岳缘也明白了其中缘由。

    五毒秘传这门功夫修习的时候有一个极大的缺点,那便是人会变得极为的敏感,尤其是面对异性接触的时候。

    而自己刚刚的接触,显然是让蓝凤凰出乎预料。

    “唉!”

    叹了一口气,岳缘从靠着的垂柳上缓缓的站起了身,摇了摇还有些发昏的脑袋,岳缘笑着抱歉道:“凤凰姑娘,见谅了!刚刚人有些发晕!”

    “对了!”

    岳缘抬起头看了一眼头顶的太阳的方位,这才问道:“现在已经过去多长时间呢?”

    “……”

    蓝凤凰虽然对岳缘转移话题有些不满,但还是想了下,回答道:“接近了两个时辰!”

    两个时辰!

    岳缘一愣,随即双眼眯了起来。

    抬头扫了一眼那已经偏斜的日头,显然蓝凤凰并没有说错。自己竟然是这般昏昏沉沉的接近两个时辰的时间,以自己的能耐竟然会遇见这样的事情?

    那红衣佳人……

    脑海中闪过那道似笑似怨的身影,岳缘在感受了一番身上那颇有些酸软的感觉,而且身上还有那遗留的香味,便知道那些东西不是自己在做梦,而是自己在当时遭受到了暗算。

    说暗算,其实也说不上,人家不过是在那女儿红的酒水中添了一些其他的作料而已。

    这人是谁?

    她来此又是为了什么?

    又为什么会来用迷药暗算自己?

    一团乱麻似的问题在脑海里盘旋,岳缘仔细的思索了一下,却发现没有多少的头绪。想到这里,岳缘暂时将红衣女子的身份问题压在了心底,对方既然会寻自己,那么显然应该不止这么一次。

    抹了一把脸上的水,岳缘向蓝凤凰送了一个温和的笑容后,这才问道:“是任大小姐叫我回去吗?难不成事情已经准备好了?”

    “没有!”

    摇摇头,蓝凤凰摇头,对于向问天与任盈盈所谋划的事情,蓝凤凰虽然知道不少,但是却不知道所有的情况。不过即便是这样,蓝凤凰已经知晓了他们现在所面对的情况。

    “有些东西,圣姑需要你回去帮忙!”

    蓝凤凰说出了真实的原因。

    “那看来任大小姐和向左使定是遇见了难题了!”

    眉头一挑,岳缘直接点明了其中的问题。否则的话,自己来到杭州也不会是生生的在西湖游玩了几天,而且岳缘还不止一次的在那梅庄前面路过了一把。

    既是难题,那么便是梅庄的问题了。

    难不成任我行要被东方不败处死了?又或者是东方不败亲自来到这里?

    不应该!

    东方不败此刻不应该是死宅在黑木崖吗?

    心中不断的闪过自己的分析,岳缘的脸色很是认真,眼前的局面让人觉得一时有些奇怪。

    “……”

    眼角的余光落在岳缘的身上,蓝凤凰虽然不清楚岳缘心底究竟在想些什么,也不知道先前那两个时辰里这个男人究竟在干了些什么,但是身为女儿家的直觉却是让蓝凤凰知道岳缘定然是猜出了什么。

    其实在蓝凤凰的内心,对于任盈盈任大小姐与这俊雅男子的交易其实是觉得不值得,搞不好会赔了夫人又折兵。

    任大小姐在以前不会随意生气,更多的时候都是冷漠威严,但是在这个岳缘的面前,不过是短短的时间里,就已经是心神失守,虽然没有乱了方寸,但是已经是生了气。

    至于自己的变化,蓝凤凰却是没有想过。

    一路回头,却是在第三次后,岳缘便再也没有回首去望那已经没有了人影的西湖,与蓝凤凰一同回到了据点。

    ……

    “岳公子,来了!”

    刚推开门,出声的便是任盈盈,一上前和岳缘见过的同时鼻子也是吸了吸,不冷不热道:“公子倒是好享受,美酒佳人!”

    身为女人,对于酒气以及香味是极为敏感的。

    任盈盈不过是上前打了声招呼后,便闻到了岳缘身上那沾染的陌生女人香。

    顿时。

    在任盈盈眼中,岳缘乃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了。

    这般风流多情之人,任盈盈看来是无比让人讨厌的。

    虽然不知道现在的任盈盈是何表情,但是岳缘却也知晓那白纱下的玉脸上定是不屑,或者是一种鄙视。

    “哈!”

    岳缘不过是哑然一笑,露出一口好看的牙齿,笑道:“人活一世,可总要舒服一些,潇洒一些!”

    “身为江湖大侠,任大小姐总应该知晓大侠是离不开两样东西的——美酒与女人!酒能壮英雄胆,美女爱英雄嘛!”

    看着眼前那一袭白纱斗笠,还有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少女体香,岳缘如此对自己的行为进行了解释。

    只是——

    “你是说我是东西?”

    斗笠下的柳眉一扬,任盈盈的言语中带有一种压迫味道,显然是对岳缘话中的某些所指很有些不满。晃了晃头,任盈盈似乎是察觉到了自己话里的歧义,否认道:“不是!应该是不是东西……也不是!”

    摇摇头,岳缘没有理会在那里纠结话中错对的任大小姐,而是径直上前走向了向问天。

    “……”

    一旁,蓝凤凰望着已经陷入了某一个死结中的任盈盈,也是不由的长叹了一口气。

    “向左使!”

    拱手,岳缘见向问天那一脸凝重的模样,笑问道:“怎么……遇见难事呢?”

    “唔!”

    迎着岳缘的目光,向问天也是叹了一口气,道:“这次我们遇到的麻烦比之想象的要更加严重!”目光从还在纠结中任盈盈身上收回,在拯救任我行的计划中,任盈盈是无法伸手其中的。

    因为她是圣姑,在日月神教中的名声太大,基本上所有人都认识任盈盈。故而,在这种事情中,任盈盈能够做到的最大的事情,便是在旁边看戏。

    “怎么说?”

    岳缘的脸色也沉了下来,问道:“梅庄不是只有那四友吗?怎么……听向左使的意思是还有其他人?”

    “虽然我很不想说,但是也只能点头承认是的!”

    向问天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苦笑,配合那给人带来一种豪爽感的疤痕,使得此刻的向问天看起来有着一种难言的无奈。

    岳缘没有说话,只是安静的看着向问天,他知道对方会对这个事情作出相应的解释。

    “以岳公子在刘正风金盆洗手大会上的表现来说,公子的武功非常高明。可以说,我向问天自认在那种情况下无法做到岳公子这般随意自然。”向问天没有做相应的停顿,而是在岳缘的注视下将自己心底的所想道了出来,“哪怕是面对这梅庄四友,想来以岳公子的手段再加上我等强硬的攻进去,也应该没有多大问题。”

    “可是现在……”

    向问天的声音迟疑了,显然是发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

    “号称天下第一的东方不败来了?”

    岳缘接过了向问天的话,直接补充道。

    “……”

    向问天不料岳缘突然接过了这么一句,有些惊讶,不过更多的却是没有任何的反对的意思。这沉默的表情,自然是告诉了岳缘的话的真实性。

    好半晌。

    在岳缘那直盯盯的注视下,向问天见无法避开这个问题,只能苦笑着点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一直在黑木崖不出山的东方不败已经来到了杭州西湖。”

    面对东方不败,即便是向问天有着天王老子的绰号,但是面对这个号称为天下第一的人,面对这个从任我行手中夺取了日月神教教主宝座的人,向问天压根儿没有正面面对的勇气。

    若是其他人,向问天或许会欺骗对方,但是面对眼前这个武功着实不知深浅的岳缘,向问天可不想在让自己一行人再多上一个敌人,故而没有任何的隐瞒。

    再说对方也有所求,双方的合作也算愉快。

    现在摆在向问天与任盈盈面前的问题是,拯救任我行的事情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哪怕是东方不败亲自驾临梅庄,这个事情也只得硬着头皮撑下去。

    否则的话……

    谁知晓东方不败会不会直接处死任我行?

    任盈盈与向问天不能赌,也不敢赌。

    “东方不败!”

    口中呢喃着这个名闻天下的名讳,岳缘的眼神却是有些失神起来。莫名的,他想起了先前在西湖上遇见的那个唱着宋词,哼着‘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红衣女人。

    单为了这个传说中的名字……

    岳缘却是已经有了决定。

    这梅庄,他去定了!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