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45章 岳大侠的日常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PS:话说官官官人童鞋猜测到了小四对于小岳与大岳的安排,值得表扬一下!

    曲调悠扬。

    内中确是有着一种给人难言的感觉。

    岳灵珊不怎么懂音乐,但是她能够听出来其中的不同来,而令狐冲在这一点上却是要比岳灵珊好上太多,他却听出那曲调中包含着更多的东西。

    当两人运用轻功赶到山顶的时候,那曲调已经落幕,

    只余空气中那寥寥回响。

    而在山顶的岳氏先祖的坟墓前,只有一片叶子,还有一把白玉折扇轻轻的压在墓碑之上。

    “这扇子!!!”

    令狐冲与岳灵珊寻了半晌,没有发现任何的人影,最后终于在这里发现了不妥之处。

    岳缘!

    同时,两人的心中都闪过了这样一个念头,脑海里一起浮现了岳缘的身影。

    只是山顶已经是毫无人烟,压根儿没有人的踪迹。

    两人对视了一眼,立即朝下面赶去,方向正是宗派聚居地了。

    ……

    思过崖到宗派聚居地有一段距离,当岳灵珊与令狐冲赶回来的时候,宁中则意外了。

    “冲儿,你怎么……”

    宁中则愕然的看着令狐冲,对于令狐冲没有得到命令突然从思过崖跑了下来,这可是大问题啊!然而未等宁中则的问题说完,一边的岳灵珊已经叽叽喳喳的出声了,道:“娘,我们在山顶发现了他人的踪迹!”

    思过崖,山顶!

    宁中则一愣,随即脸色沉了下来,山顶可是岳家先辈的墓地,一般人是不能随便去的。而眼下,两个孩子竟然……不过,更让宁中则震惊的却是在那里发现了其他人的踪迹。

    “是的,师娘!”

    令狐冲补充了岳灵珊的话,说道:“那人应是我们在刘府遇到的岳缘岳大侠!他将那柄白玉折扇和一片树叶压在了墓碑上面。”说到这里,令狐冲接着将手上拿着的东西递给了宁中则。

    “……”

    宁中则接过一看,这白玉折扇颇显名贵,上次在刘府她也就近看过岳缘的折扇,自然知道这是属于岳缘的扇子。

    只是这岳缘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思过崖山顶,岳氏先祖的墓地?

    难不成……

    这个与先祖同样名讳的人,真的与岳家有着什么相关联系?

    面对这种情况,宁中则不得不这么思考。

    “师傅呢?”

    令狐冲瞅了一眼,没见到岳不群的身影,这便小声的问道:“师娘,怎么没见师傅?”

    “……”

    瞪了令狐冲一眼,宁中则回道:“你师傅刚刚出去了,对了,趁他还没回来,快回思过崖!”

    “好的!”

    “师娘!”

    令狐冲一个哆嗦,立即转过身就朝思过崖跑去,还不忘了在桌子上拿走了一块点心。

    而岳灵珊却没有跟上去,现在她的满腹心思却也是在思索起那当初遇见的岳缘来,很是迷惑对方为什么会跑到自家先辈的坟墓哪里去的?难不成这岳缘真与自己岳家有什么关联?

    目光在自己女儿身上收回,宁中则细细思索了一下,也准备起身出去寻找下自己丈夫,就这个问题两人好好谈一下。然而这个念头刚起,却见岳不群已经风尘仆仆的从外面赶了回来。

    速度极快,而且一手捂住脸,一下子便经过了两人的身边,窜进了自己的房间。

    “咦?”

    “爹爹!”

    岳灵珊不过是看到了人影,却没有看清楚模样,倒也认出了来人。正想进房间,却被宁中则拦了下来。

    宁中则被称为宁氏一剑,武功更是号称正道十强之人,功力自然不是自己这个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女儿岳灵珊可以比的。岳灵珊看不清,并不代表宁中则没看见。

    在将自己女儿撵出去后,宁中则则是进了房间,然后关上了房门。

    “怎么呢?不群!”

    柔声问道,宁中则踏入房间就见岳不群一个人坐在床沿上龇牙咧嘴。

    尤其是再见到自己进来后,岳不群连忙转过身子,避了开来。

    “……”

    望着自己丈夫这般掩耳盗铃的做法,宁中则只能摇摇头,上前拿过岳不群手中的伤药,使劲的将他的身子掰了过来,这才瞧清岳不群现在的模样。

    原本俊雅的模样已经不在,一双眼眶乌七八黑的,颇有些像那四川的猫熊的模样。

    鼻子也流出了鼻血,嘴角同样有着血迹。

    看着自己丈夫这般模样,宁中则震惊了,愕然道:“这是怎么回事?你与谁交手呢?”

    “没事!”

    摇摇头,岳不群咧嘴一笑,不在意的说道:“就是走路不小心摔了一……”说到这里,在见到宁中则那冷着脸的模样后,岳不群没有说话了。

    这般模样,自然是无法隐瞒。

    而且到现在岳不群还是没弄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刚才在山间遇见了那岳缘,对方竟然是什么话也没有说,就是上前与自己打了起来。哪怕是岳不群一身功夫高强,但在那种情况下也施展不开来,更重要的是岳不群那个羞恼啊。

    确切的说不是对打,而是被打。

    没有遮蔽面貌,就那么赤裸裸的将自己拦在山间给揍了一顿。不仅打脸,而且还揍了他的屁股。

    这让已经是中年男人,有了女儿的岳不群如何能接受?

    恼羞成怒下,哪怕是自己一直未在人前施展的赤练神掌也施展了出来,可最终的结果……

    嘶!

    倒吸了一口凉气,岳不群觉得自己屁股似乎变成了八瓣。

    “怎么呢?”

    宁中则开始还以为是自己不小心碰到了伤势,但是一见岳不群的动作后,却发现了其他的意外之处。

    “怎么……”

    目光呆呆的望着自己丈夫的伤势处,宁中则已经是满脸的愕然,着实对眼前的事情弄的目瞪口呆,这与丈夫交手之人究竟是什么心态?不过除此之外,宁中则也不得不承认这与丈夫交手之人的功力之高,简直是罕见。

    面孔不由的红了红,岳不群已经觉得自己这一张脸,在此刻,在自己夫人面前丢了个光,也幸好是在夫人面前,如果是在其他人面前,岳不群灭口的心思都有了。

    “……”

    迎着宁中则的目光,岳不群深吸了一口气,这才说道:“我与那岳缘交手了!”

    “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这家伙跟疯了一样,追着我就是一阵……攻击”本来想说暴揍这个词汇的,但是岳不群想了想这样说太过丢脸,便转换了一个差不多的词汇。

    岳缘!

    竟然又是岳缘!

    宁中则无比愕然。

    “怎么……”

    岳不群显然也发现了宁中则眼中的疑惑,不由纳闷儿。

    于是,宁中则便将岳灵珊和令狐冲带回来的消息说给了岳不群听。

    房间中,一时之间陷入了安静。

    好半晌。

    宁中则出声了,打破了安静,道:“不群,你说那岳缘该不会……”

    “……”

    岳不群只是肿着眼睛瞅了瞅宁中则,没有出声。

    ……

    山腰。

    一处略微隐蔽处,一直在等待着师傅归来的林平之一个人很是无聊的在这里用棍子戳着脚下的蚂蚁洞。

    不一会儿,在林平之已经等的很是无聊的时候,一个欢快的口哨声从上面传来。

    抬头一见,却是岳缘双手负背站在树梢上,吹着口哨,满是笑意的盯着自己。

    “师傅!”

    “你的事情做完了?看起来很是高兴!”

    林平之很能够感受到岳缘身上那股突然散发的高兴,要知道在之前虽然岳缘更多的时候也是笑,但是林平之还是能够感受到一丝压抑,一丝的不同。

    但眼下,岳缘身上的这种感觉已经是消散不见。

    “不错!”

    岳缘点点头,一个纵身,从树梢上跳了下来,落在了林平之的身畔,笑道:“眼下我却是很高兴,舒爽了不少!”

    “咦?”

    林平之看着岳缘高兴的样子,他自然也是心情好了不少,不过很快他便发现自己师傅身上少了一件东西,讶异道:“师傅,你的白玉折扇呢?”

    “折扇啊……送人了!”

    岳缘稍一思索了下,这么说道,这也应该算是送人,在岳缘自己看来应该是这样的。作为长辈见晚辈,竟然只是给了人家岳灵珊一锭银元宝,这让人有些不好意思。

    这柄白玉折扇算是一种礼物,却也算是一个示意,更是一个警告。

    完全是一箭三雕。

    “我们走吧!”

    说完,岳缘便转身率先离开,而林平之自然是跟上了。

    “师傅,我们不去华山?”

    林平之一边跟着,一边问道。

    “不了!”

    “事情暂时解决了!”

    岳缘摇摇头,对林平之回道。既然无法用事实证明,那么为什么要证明?长辈便是长辈啊,动手就可以了!

    当然,岳缘绝对不会承认是自己无法证明而恼羞成怒了。

    “噢!”

    林平之点点头,就这个问题不在问什么,毕竟师傅去哪里徒弟自然也是要跟着。不过,在没有遭遇彻底的灭门事件的林平之心情是十分活泼的,很快,他的注意力便转移到了其他方面,问道:“那师傅你刚才是遇见了什么开心的事儿,能跟我说说吗?”

    “呃……”

    回过头,岳缘望着跟在自己身后的小光头,想了想这般说道:“也没什么,就是我发现身为大侠的日子还是很有趣的!”

    “师傅,这大侠是怎么过的?”

    “没事打打不听话的晚辈,看美女喝美酒,管闲事,然后在调教一下徒弟,大侠的日子其实就是这样了!”

    “……”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