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44章 思过崖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思过崖。

    面壁思过。

    目光打量着四周,对于这华山派的思过崖,岳缘很有些兴趣。

    华山险。

    但是思过崖却是更险。

    它位于南峰腰间,华山奇险长空栈道尽头之处,崖顶面积百余平米。三面悬崖,一面是山壁。可以说,这几乎是一处绝壁了。上山来,唯有一条路。

    下山去,自然也就是这么一条路。

    险峻,这便是思过崖的特点了。

    “……”

    目光在这处地方细细的打量了一番,岳缘的目光终究是落在了这后面的山洞。

    思索了一番,岳缘便是身形一闪,人已经踏进了其中。

    这处山洞并不暗,当岳缘踏入其中后,却是在里面左转右转后,竟然从后面来到了山顶。

    赫然是一条直接通往山顶的小道。

    岳缘有些奇怪华山为什么会在这里有这般所在,但是稍一思索没有任何的结果后,便放弃了这样的打算,而是在那山顶安静的欣赏起风景来。

    吹着风,看着山下。

    空谷清幽,却有绝世独立之感。

    负手而立,看了半晌,岳缘这才朝山顶其他的地方缓步走去。

    “嗯?”

    脚步微微一震,岳缘停了下来,目光怔怔的望着前面不远处的那两处孤坟。

    这是一处夫妻合葬之墓。

    当岳缘走上前后,却是已经看清楚了上面的文字,石碑比较破旧,但是这坟墓是经过了专门的人的打理的,显然是干干净净。只是当岳缘看清那石碑上面的字眼后,目光却是呆滞了下来。

    “赤练仙子、道公子之墓!”

    眼前的合葬之墓,竟然是自己与莫愁的墓,这种诡异的场景让岳缘一时意外与愕然。

    看着眼前墓碑,岳缘突然觉得有些好笑,就好像自己参加自己的葬礼一般,显得无比的荒诞,却是又有一种让人伤感。

    不过在眼前最让岳缘意外的不是这个坟墓,而是那墓碑上面最后的三个字——衣冠冢。

    显然。

    眼前的坟墓不过是自己与赤练仙子的衣冠冢而已。

    望着这里,岳缘瞳孔微微一缩,先前在与五仙教蓝凤凰讨论的时候,岳缘也侧面了解到陆无双也只有衣冠冢。想到这里,岳缘心中若有所思,但是更多的还是疑惑。

    当然。

    最大的心思,还是尽量的寻到回去的路,以及处理眼前自己遗留下的问题。

    “公子,好身手!”

    一声苍老的感叹从背后发出,不用回头,岳缘便早已经知道身后这人已经站了许久。

    来人一声感叹,步伐轻快的走到了岳缘的身边,说道:“公子,也是上山来拜见仙子与道公子的衣冠冢的吗?只是不走正道,却是用轻功上山,终究是做的差了。”

    在说这话的同时,一头灰白头发的老头子,已经低下身来,轻轻的将墓碑旁边的一抹青草轻轻的拔掉,同时将一簇鲜花轻轻的搁在了墓前,道:“像仙子与道公子这样传说中的人物,自然也只有这鲜花才能合适!”

    “……”

    岳缘目光怔怔的从眼前墓碑上收回,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这身边的白发老头,知道这人是一个高手。而在华山思过崖游荡的,现在除了令狐冲外,便只有那隐居在这里的风清扬了。

    “我,”

    目光再度落在这个衣冠冢上,岳缘叹了一口气道:“我只是上来看看而已!”

    “呵呵……”

    白发老头闻言笑了,用一种感怀的语气说道:“看阁下的眼神,自然是知晓赤练仙子与道公子是什么人……可惜,江湖人健忘,终究是没了他们的传说了。”

    “嗯?”

    岳缘一听这话很是意外,转过身,打量着身边这白发老头,同时说道:“我在客栈里听过有说书人说过那岳缘的故事,想来这岳缘也应该是这道公子吧?”

    “呵!”

    然而,白发老头却是一声嗤笑,道:“那不过是有心人散播的消息而已,而且那不过也是日月神教的事情!华山虽然承认那是岳氏先辈,却不会承认对方乃是道公子。”

    “噢?”

    岳缘轻咦出声,脸上满是疑惑。

    “朝廷封锁了这么多年,江湖上是没有什么人知道的,知道的都是有心人!”

    说到这里,白发老头的目光落在了岳缘的身上,语气中带上了一丝莫名的压力,“阁下,想来也是有心人!”

    封锁?

    岳缘眉头皱了起来,这个结果却是让他有些意外。

    白发老头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说道:“前今两朝,都是如此!现今若是有人传播,那定然是有人在蠢蠢欲动了。”

    “公子,不祭拜一下吗?”

    随意的提了一句,白发老头则是朝岳缘如此说道。

    祭拜?

    自己祭拜自己?

    岳缘摇头笑了笑,而是转移了话题,问道:“大家不过是萍水相逢,这第一面,说这些你就不怕我是坏人吗?”

    “呵呵,我也没有说什么,只不过是提了些大家本该知道的东西而已!”

    白发老头转身,同样望着岳缘,浅笑了一声:“说出去又如何呢?”

    “……”

    两人彼此对视了半晌,岳缘手中的折扇打开了,伸手随意的将那落在墓碑上的树叶摘掉,岳缘说道:“老先生,想来就是隐居在思过崖的华山剑宗弟子风清扬了吧?”

    “阁下,想来就是最近在江湖上流传的岳缘岳大侠了?”

    面对岳缘揭开身份,风清扬却也是很随意的说出了眼前之人的身份。至于他怎么能得知,要知道现在的思过崖上面还有一个在面壁思过的令狐冲了,再加上时不时前来的岳灵珊和其他人,以风清扬的能耐自然能听到几个小辈之间的谈话,在结合现在的场景,便能知道眼前墨衫男子的身份了。

    “侠之一字,我不敢受!”

    摇头,岳缘没有接受这个岳大侠的称谓,岳缘知晓自己的所求,不能称之为侠,不过却也是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岳公子着实是一个有心人!”

    风清扬闻言笑了笑,继续说道:“老朽在这思过崖隐居多年,扫了半生的墓,华山门下几乎没有人知晓,岳公子却是一言能够道出我之身份,让人惊讶了。”

    “呵呵!”

    岳缘也笑了,若有所指的说道:“要知道我可是与那道公子一样的名讳啊!”

    “可你不是道公子!”

    然而风清扬的回答却是让岳缘愕然与意外了,岳缘觉得自己的话几乎是说到这里,应该可以肯定自己的身份或者是询问其他的原因。但是风清扬却是直接否认了岳缘的真实身份,道:“道公子一直是月缺剑随身,但是阁下没有!”

    “更何况,若阁下真是道公子,那么后面同样破碎虚空的赤练仙子呢?”

    风清扬说到这里的时候,脸色变得十分的认真,目光死死的盯着岳缘,要知道在岳家与华山的隐秘传言中道公子与赤练仙子可是神仙眷侣,而且在道公子的身边还有其他的红颜知己。

    “既是神仙眷侣,自然是去了仙界。”

    “……”

    微张着嘴,岳缘愕然了。

    我月缺剑在赤练仙子莫愁手上啊……

    还有……赤练仙子和跛脚姑娘陆无双她们去了哪里?我现在完全不知道啊!

    面对风清扬这样的质疑,岳缘突然沉默了。

    他知道这不是自己不认的问题,而是后辈能不能接受的问题。

    哪怕当时岳不群心中再多怀疑,但他也不会去认为自己是他的先辈,不过是名字相同罢了,而且知晓许多秘辛而已。因为这一点牵扯到了江湖人的武道信念。

    哪怕在心里已经接受了现实,但是嘴上仍然是不能接受的。

    破碎虚空,竟然是往后挪移,这让他如何能接受?

    突然。

    岳缘心中闪过一丝恍然,岳不群一直为了辟邪剑谱而努力,而且他也有心思在日月神教的葵花宝典,这般的追求究竟是为了什么?

    “岳公子,在看完了后,早些下山吧!”

    回身。

    风清扬缓缓的踏着步子离开了,几步后人已经消失在树林里。

    山顶。

    独剩下岳缘一个人绝世独立。

    许久。

    岳缘接过一片被风吹落下来的树叶,轻轻的放在了嘴边,缓缓的吹奏了起来。

    曲调哀伤,却是包含着一股无奈。

    山腰。

    思过崖。

    岳灵珊已经再度悄悄的上来了,手上带着的自然是丰盛的午餐,当然没有忘了美酒。

    为了自己的大师兄,岳灵珊可是很上心的。

    当岳灵珊上了思过崖后,正在对着山壁失神发呆的令狐冲这才从这种状态上收了回来,嗅了嗅那美酒的味道,顿时整个人精神了。

    “小师妹!”

    “又有美酒了啊,这个上午我嘴里都没有味道了!”

    说完,人已经上前接过岳灵珊手上的篮子,一把掀开,直接从里面拿出了酒坛,仰头就是狠狠的灌上了一口,道:“舒服!”

    话音落下,人却是已经拔剑舞了起来,而一边的岳灵珊自然也是拔剑一同舞了起来。

    赫然是两人一同创造的冲灵剑法。

    而就在这时,山顶传来了一阵奇特的曲调。

    曲子中,忧伤可闻。

    不觉间,令狐冲与岳灵珊两人舞剑的动作都停了下来,两人的目光一同落向了山顶。

    有人!

    对视了一眼,令狐冲与岳灵珊两人一起朝山顶而去。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