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40章 青衣 上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青楼。

    还有女人。

    “……”

    令狐冲直愣愣的盯着岳缘,他实在是没有料到眼前这个年轻人会突然这么问。在他的感觉中,这似乎好像跑题了啊。

    而身为岳缘徒弟的林平之虽然也是意外,但是身为富家少爷的他自然知晓青楼,此刻见岳缘问这个问题,林平之也是眨了眨眼,无比认真的看着令狐冲。

    林平之很佩服令狐冲。

    至少他觉得在华山君子剑门下,能够胆大到在青楼女子的床上装死的想法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得出来的。而且,以眼下对岳不群的印象,林平之当然明白岳不群将会气成什么样子。

    面对两个俊俏男子的紧盯,哪怕是平常很是放浪潇洒,豪放不羁,但是眼下令狐冲还着实不敢明说。要知道,在他后面的不远处可是师娘正在温柔慈祥的盯着自己的背影啊。

    除此之外,还有小师妹岳灵珊正时不时的笑嘻嘻的望着自己这边。

    你们这是想害我吧?

    令狐冲瞅瞅岳缘,又瞧了瞧光头林平之,眼中朝两人传递过去这么一个意思。如果此刻在说出来,令狐冲已经可以提前知晓自己回华山将会遇见什么样的处罚了。

    估计接下来的一年,自个儿都将在思过崖度过了。

    “我明白了!”

    岳缘迎着令狐冲的眼神,恍然大悟的模样,伸手拍了拍令狐冲的肩膀,安慰了一句,这才带着自己的徒弟林平之转身而去。

    接下来的事情自然没有什么意外,很快天色渐晚,到了晚上。

    而在这期间,那曲非烟的爷爷曲洋长老一直没有出现,这一点岳缘倒是早已经有所猜测。当下这种情况,刘正风的危险暂时解决了,曲洋自然不用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否则的话,曲洋那绝对是能够出现,却无法逃跑。

    人,有自知之明。

    眼下的曲洋自然知晓自己所面对的情况,自己不出现这便是对刘正风最大的保护。

    夜色降临。

    刘府灯火通明。

    虽然在白天刘家面对了一场惨事,但在岳缘的出面上硬生生的阻止了嵩山的动作,使得金盆洗手大会无疾而终。

    但是惨事是惨事,人还是要过的。

    再说刘正风乃是堂堂正正的江湖中人,却也在白天的这件事情下知晓自己想要退出江湖只不过是说笑,回想起自己的做法他只能苦笑不已。而且,最让他震惊的却是自己在接受了圣旨后,嵩山派仍然敢要杀他刘正风全家。

    这其中代表的意义,刘正风如何不明白?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身在江湖,身不由己。

    这个江湖哪里是你说退就能退的?

    “……”

    长叹了一口气,刘正风一口气将杯中烈酒喝掉,脸色顿时发起红晕来,目光无奈的望向岳缘,道:“岳大侠,你的话我是明白了啊!这江湖,走到哪里都是江湖啊!”

    似乎是感叹,但是刘正风心中更多的还是寒心。

    所谓江湖朋友,在真正的生命危机时候,却是一个他不认识的岳缘与林平之两位年轻人站出来,这样的局面无疑不是对他的世界观的一种打击。

    正道!

    所谓的正道,便是如此了。

    “……”

    面对刘正风的感叹,岳缘着实也无法说些什么,在没有国家外力的作用下,江湖中各大门派终究是在彼此内斗,不是正道斗魔教,就是两者之间各自在内斗。

    对于这种斗争,朝廷自然是喜闻乐见的,甚至还会伸手在其中加上一把力。

    眼下和平时代的江湖,其残酷性绝对要比国破家亡的时代更为的狠,其中各处见到的都是利益纷争的冷血。

    在这种时代,真正的大侠自然会少上不少,以至乎甚至没有。

    因为真正的大侠,他们所站的高度总与一般江湖人士的视界不同的。

    至于坐在一旁的岳不群与宁中则夫妇则是闻言保持了沉默,显然这个话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正所谓坐下位置不同,大家所考虑的东西也不同,不过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个江湖上真正的侠客却是没有了。

    而定逸师太闻言更是叹了一口气,在心中对于嵩山派的左冷禅却是越发的不满了,如果是这样的人最终成为五派合一后的五岳派掌门,定逸师太真的很难想象最终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原本在心中就反对五岳并派的定逸师太,却是在此刻在心底再度肯定了自己的想法,绝对不能让五岳并派,使得恒山派落入那左冷禅的手上。

    主桌上,自然是岳缘、刘正风、定逸师太和岳不群与宁中则夫妇几人的位置。

    其他人都没有资格坐在此处。

    故而林平之、令狐冲、岳灵珊、仪琳还有那曲非烟等人则是坐在了另外一桌上。

    “仪琳师妹,你没事吧?”

    白天因为岳不群的原因,还有定逸师太的缘故,令狐冲在见到了仪琳不好打招呼,但是眼下却是没事儿了。

    “无事!”

    笑着摇摇头,仪琳随口吃了一点清淡的斋菜,浅笑道:“岳大哥救了我!”

    “唔!”

    点点头,令狐冲对此结果很是满意,说道:“这样很好,让仪琳师妹落在那田伯光的手上还真是让人担心!”

    田伯光是什么身份?

    在令狐冲的解释下,在坐的几人都知晓了那万里独行田伯光的yin贼身份,顿时大家望向仪琳的眼中都充满了庆幸。幸好这yin贼没将魔爪伸向这纯洁的如白花儿一样的仪琳。

    不过几人就没有想过,仪琳与那田伯光呆了好些时间,却是仍然完璧无暇,这其中的意义几个年轻男女却是不明白其中的含义了。

    倒是仪琳对于那田伯光的印象还算好,虽然这人喜欢胡说八道,而且还时不时的吓唬自己,但是仪琳对于田伯光在接触后却是一点都不怕。只觉得这个被称为yin贼的男人,望向自己的眼神很是奇怪。

    就在刘府晚宴准备的恰当,大家正吃的舒服的时候,一个衡山派弟子正大呼小叫的从门口闯了进来,甚至连禀报一声都没有,而且在踏入大厅的时候,竟然还自个儿将自己盘的摔了一跤。

    “刘师叔,不好了!”

    衡山派弟子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当见到刘正风后便大呼道。

    “成何体统!”

    刘正风见状眉头不由的一皱,对于门下弟子如此这般,着实有些愤怒,却是让岳缘、华山派还有恒山派见了笑话。不过见弟子那焦急的模样,刘正风倒是没有继续呵斥,而是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刘师叔……”

    衡山派弟子一把从旁边的桌子拿起了令狐冲的一杯酒水,灌进了嗓子后,这才喘过气来,道:“嵩山……嵩山派的人……全死了!”

    “什么?”

    “你再说一遍!”

    哗的一声,刘正风直接站起了身,瞪大着眼睛盯着门下弟子,无比认真严肃的问道。

    “禀刘师叔!”

    深吸了一口气,衡山派弟子的脸上还是残存着不少惊恐,这才一字一句的说道:“白天嵩山派那些人全部在城外破庙里全部死了,全部被人杀了!”

    啪!

    刘正风手中的酒杯轰然落地,发出啪的一声碎响,溅了满地的酒水。而他的目光则是在这句话下开始变得有些失神起来。

    同时。

    怎么可能?

    定逸师太、岳不群还有宁中则等人也是站起身来,几人的脸上完全是震惊无比的脸色。

    死了?

    岳缘更是意外,全场之人除了他之外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唯有他还是坐在主位上,端着一杯酒水慢慢的品尝着。

    “你知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死的?”

    见其他几人都是一脸的惊慌失措,其中尤以刘正风为甚,岳缘只得出声道:“将你所知道的一点一点的全部告诉我们!”

    “好的!”

    “岳大侠!”

    面对岳缘的问题,衡山派弟子自然不敢不允,随着他从头说起,却是让大厅的人知道了那破庙的大概情况。

    前来参加金盆洗手大会的嵩山一行人全部身死,而且身为十三太保的丁勉、费彬、陆柏三人更是没有逃脱开去,都是被人杀死在破庙中。

    因为青城派封锁了场面,衡山派弟子无法确切的探查,但是也是大概的了解到了那破庙中的大概情况。

    嵩山派之人无一人能逃出,而其中所有人的身上都是硬生生的被掌毙的,哪怕是嵩山十三太保仍然没有逃脱这个结局。当然,除此之外,岳缘还得到了里面一个无比重要的情报。

    那便是嵩山派之人同时都中了剧毒……

    以当时在墙壁上留下的字眼,似乎是日月神教附属门派五毒教下的手,更是在那墙壁上留下了数十只血色手掌印。同时,还留下了五毒教对嵩山之人的警告——

    执圣教教主之令,对嵩山的小小警告!

    刘正风直接坐在了椅子上,他听完了这些后,便知道天塌了,嵩山派对自己绝对是必杀无疑。

    十三太保一下子死了三个,这对于左冷禅来说这是绝大的损失,更不用说其中丁勉等人更是左冷禅的师弟。

    血手印!

    赤练神掌!

    而岳缘想的却是刘正风的心思不同,感受着这一路武功的路数,莫名的岳缘猛的转过了头,望向了坐在自己旁边的君子剑岳不群。而同时,岳不群也似乎察觉到了岳缘的目光,望向了岳缘。

    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中定格。RS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