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39章 混乱的开始 下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刘府。

    君子剑岳不群在离开刘府不过一炷香多的时间后,便已经携着自己的大徒弟受伤未愈的令狐冲来到了刘府上。

    而在这一刻,岳缘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世界名义上的真正主角——令狐冲。

    与神雕杨过不同,令狐冲模样上是赶不上杨过的,而且也没有杨过那种痞子xìng,个xìng也没有杨过那般倔强。眼下的令狐冲xìng格可谓是很是开朗豁然。

    被岳不群从ji院中拽出来的时候,这个小子正在喝酒,然后在青楼女子的床上装死。

    结果自然是被岳不群撞破,提溜着令狐冲回到刘府的时候,岳缘能瞧得出岳不群被令狐冲的作为气了个够呛。估计,在当时岳不群有直接将令狐冲给打死了的冲动了。

    来到刘府,岳不群将令狐冲交给了宁中则,自己则是向刘正风道了一声歉后,回到房间里开始生闷气去了。

    “呵呵……”

    令狐冲望着岳缘,双手拱了拱,颇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让岳兄见笑了!”

    刚刚自个儿被师傅教训,可是落在在场的所有人手上,而且再加上定逸师太的询问,这更让华山派众人很是尴尬了。与华山其他人不同,令狐冲倒是豁达的很,脸上没有丝毫的尴尬,反而是兴冲冲的与岳缘、林平之交起朋友来。

    当然,对于刘正风一家子的遭遇,令狐冲也很是愤怒,对于嵩山派那强盗一般的行径很是不爽。

    看令狐冲的模样,如果当时在场的话,令狐冲估计也会出手阻挡,以他那率xìng而为的xìng子,这种事情对方是完全做得出来的。

    “小和尚!”

    “你也不错啊!”

    令狐冲从自己的小师妹岳灵珊嘴中知道了当时发生的情况,对于林平之的突然出来,很是意外与感叹,对于他来说,这个光头小和尚是一个值得结交之人。

    小和尚?

    林平之脸sèyīn沉的快要掉下冰块,盯着令狐冲瞪了好半晌,才说道:“令狐兄,我不是和尚!”

    “呃……”

    令狐冲被林平之那满含着怨气的话弄的一愣,目光久久的落在那光头上面,好半晌,这才道:“那你为什么……”

    “那是一个意外!”

    “好了,我们不说这个,说些开心的事情吧!”

    摇摇头,林平之颇为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转移了话题。

    “小和尚!”

    然而未等林平之说其他的话,却听曲非烟的娇嫩嗓音已经传来,不一会儿在令狐冲的注视下一个小姑娘一阵风似的跑了过来,目光先是在林平之身上扫了一眼,随后又落在了令狐冲身上,上下打量了一遍后,这才道:“原来是你啊!”

    “是啊!”

    “怎么,有什么不妥吗?”

    令狐冲见这个十二三岁的小女童正上下打量着自己,很是迷惑,扭过头却见林平之正怒瞪着双眼死死的瞪着小女童。

    “你武功不行!”

    “连个yin贼都没打过!”

    曲非烟说的自然是当初在客栈里令狐冲与田伯光的交手。

    这谁家的孩子怎么这么说话呢?

    令狐冲见小女童这般说,他只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却是没有丝毫的惭愧之sè,认真的说道:“虽说我打不过对方,但是我已经和那田伯光打了!”

    “这倒也是!”

    曲非烟恍若一个小大人似的双手负背,点点头,道:“比起其他围观的江湖人士们,总要强上太多!”

    先前发生的事情,即便是曲非烟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女童对于正道人士的面孔算也是看白了,其无耻狠辣程度比之他们魔教之人更加的离谱。

    ……

    心下担忧,还有更多的是不满。

    余沧海对于自己门派在福建的动作很是不满,自己更是被那岳缘重伤,使得在刘正风金盆洗手大会后面只能不辞而别灰溜溜的离开。

    但是这种结果,自然是对身为掌门的他一种绝大的讽刺。

    事情绝不能这么结束!

    林家的辟邪剑谱一定要拿在手上才可以!

    对于辟邪剑谱,余沧海自然不会就这么轻易放弃,先不说被岳缘掀了面皮,使得他在福州的事情功亏一篑,让他在私底下被江湖人士所耻笑。眼下那岳缘武功高强,余沧海自然没有办法硬拼。而且,现在想要抓林平之的父母,却也要招惹洛阳的金刀门,这对青城派并不利。

    那么唯一的办法……

    只有现今在刘府上受挫的嵩山一行人了。

    以左冷禅和他嵩山做事的xìng子,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如此结束。那岳缘和林平之插手这样的门派争斗中,那是绝对是不要死的太快!

    一想到这里,余沧海便已经有了决定,原本准备暂时回四川的心思立即收了回来,于是他带着几名弟子向嵩山在这里的据点而去。想来,嵩山之人现在应该还在这里。

    破庙。

    当余沧海来到嵩山据点的时候,他很是诧异的发现眼前这显得颇为寂静的庙屋。

    难不成嵩山之人受挫,全部走了?

    望着眼前,余沧海心中闪过一丝迷惑,想了想还是让门下弟子喊了一声,以打招呼。可惜的是,当门下弟子叫了几次后,仍然没有任何的结果。迷惑中,余沧海上前直接推开了紧闭的房门,走了进去。

    “!!!”

    破庙中,余沧海一双眼睛瞪得极大,额头更是渗出了一层冷汗。哪怕现在已经是夏rì,天气转热,在这种时候余沧海还是感受到了身上传来的一阵阵寒冷。

    身为掌门的余沧海如此,身为青城派弟子的几人更是不堪了。

    面前。

    全是死尸。

    十三太保中的丁勉、费彬、还有那陆柏都是惨死其中,其他的嵩山弟子更是惨死无数。

    余沧海细细的数了一下,发现这里面死的人几乎全是当时去参加刘正风金盆洗手大会的嵩山人员,死的一个不剩。

    嘶——

    师徒几人对视了一眼,都从牙缝里窜出了一丝凉气。

    现在的正道中,除去少林和武当外,便是嵩山一家独大,而且比起少林武当,嵩山行事更显霸道。一般情况下,都是嵩山之人去追杀别人,却哪里有人残杀嵩山之人的道理?

    嵩山派的做法比起他余沧海的青城派可要狠的多。

    深吸了两口气,余沧海压下心中的担忧,这才上前检查起嵩山派等人的尸体来,这一检查之下他的眉头越发的皱的厉害了。

    毒!

    所有人都是死在了毒掌之下。

    “这毒掌……”

    望着陆柏尸体后背上的黑sè掌印,余沧海眉头几乎蹙在了一起,莫名的他想起了当初在福威镖局与那黑衣人的交锋,对方也是一手毒掌,使得他受创,从而使得他在岳缘手上一击重伤。

    抬头。

    目光从尸体上收回,这时一个弟子的声音传进了余沧海的耳中,“师傅,您来看这里!”

    “嗯?”

    随着声音,余沧海起身朝自己的弟子那里走去,当来到弟子身边后,他的目光也被那墙壁上那一连串的血sè手掌印给吸引,细细的数了一下,余沧海发现这手掌的数量与嵩山派弟子的尸体的数量完全一致。

    墙壁上除此血手印外,却是还有一段文字。赫然是rì月神教下属五仙教对嵩山派的jǐng告——执教主圣令,对嵩山的小小jǐng告!

    “……”

    余沧海死死的盯着墙壁上的血字,却不由的再度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一次的事情大发了。

    哪怕是余沧海也经历了无数江湖纷争,自个儿更是策划灭福威镖局林家的门,以夺得辟邪剑谱,但是眼下瞧了眼前之事后,余沧海心中也是一阵惊颤。

    他可以肯定的说,从今天起来原本稍显平静下来的江湖会再度乱了。

    魔教!

    嵩山!

    衡山!

    甚至自己青城派!

    还有那在刘府上台插手金盆洗手的岳缘等人,全部落进了这次的纷乱之中。

    脑海中闪过这些情况,随即余沧海便吩咐门下弟子或快马或信鸽对嵩山派打招呼。

    余沧海已经是很难想像左冷禅见到如此场景会是什么样的怒火。

    “龟儿子哟!个老子也被人算计进去了啊!”

    心中一阵烦躁,余沧海彻底的无奈了,他发现这段时间来,自己在不断的经历一些倒霉的事情,而眼下自然是更加倒霉不过了。五岳剑派与魔教的纷争,却是将他青城派也给弄了进去。

    一屁股坐在旁边,余沧海生着闷气来。

    这种情况下,余沧海不敢离开这处破庙,先前自己一行人来此途中是被其他人见过的,如果就此离开那才是说不清了。

    ……

    在余沧海无奈的时候,这江湖中其他人自然不知晓破庙中发生的事情。

    而在刘府,岳缘还专门的问了下令狐冲是如何在ji院中被找到的,在人家颇为尴尬的情况下,令狐冲还是说出了自己被师傅岳不群给找到的场景。据说君子剑岳不群在ji院里足足花费了一炷香的时间,上下找遍了青楼,这才将令狐冲给弄了出来。

    对此。

    岳缘感兴趣是眼前这令狐冲是怎么寻思装死来准备避过岳不群的?

    这种想法,果真是放浪不羁之人才会想得出。

    但是岳缘最感兴趣的却不是这个,而是另外一件事——那便是令狐冲所在的青楼究竟有多美的女人?

    青楼嘛……

    自然是女人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