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38章 混乱的开始 上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刘府。

    因为金盆洗手大会的动乱,衡山派在这里也死了不少弟子。

    甚至,连刘正风的家人也有不少受到了伤害,其中还有人乃是重伤,看样子似乎已经是活不过今晚了。

    面对这种情况,前来参加的那些门派几乎都已经没有了脸面好意思留在这刘府,大家不是害怕被嵩山派打击,就是没有脸皮留下来。其中,倒是有两个门派让岳缘稍稍有些意外。

    其中之一则是小尼姑仪琳所在的恒山派,另外一派则是华山派了。

    这两派却是留了下来,弟子们帮忙处理情况。

    这种情况让刘正风颇为舒心。

    定逸师太不用明说,人家本来就是一个直肠子之人,虽然蛮横,但是却是一个有什么便说什么的人。本来,嵩山派的做法定逸师太便看不惯。在见到刘府的惨状后,定逸师太便留了下来帮忙。

    不过不知怎的,定逸师太对于岳缘自然是没有好脸sè。

    而华山派的宁氏一剑宁中则则带着女儿岳灵珊也在帮忙,他们知道若不是岳缘出手的话,那么今天的刘府定然是血流成河,估计会真的被灭门。至于君子剑岳不群则是在帮忙了一会儿后,门下弟子禀告说得到了大徒弟令狐冲受伤躲在ji院里的消息。

    在向刘正风、岳缘以及定逸师太三人打了一个抱歉后,这便去寻已经受伤了的令狐冲去了。

    刘府,后院。

    曲非烟这个小姑娘早已经去与刘正风的大女儿两人忙活在了一起。而岳缘与林平之两人却是坐在了院落中的假山上,师徒俩都难得的保持了安静。

    好半晌。

    “怎么样?”

    岳缘出声了,他自然看得出林平之那暴露在脸上的郁闷之sè,说道:“这般以着本心出头,是否觉得心情很是畅快?”

    “呃!”

    林平之闻言不由一呆,随即哭笑不得的说道:“师傅,这畅快是很畅快,可是我的武功还是不行啊!若不是师傅你出手,我估计就死在了那嵩山之人的手上了。”

    “呵呵!”

    岳缘笑了,伸手在林平之那光头上拍了一把,笑道:“武功一般是没有速成的!一般情况下,武功都是一步一步的自己修习起来的!”

    “咦?”

    但是林平之的注意力却是在其他方面,问道:“那师傅这么说这武功也是有速成的了,师傅您说说看?”

    “……”

    目光怪异的朝林平之胯下瞅了一眼,岳缘那诡异的眼神直接让林平之浑身不自在,直到对方快要忍受不住的时候,岳缘这才说道:“有这么一门武功是比较速成的!不过嘛……是宦官修炼的!”

    “宦官?”

    林平之一呆,重复道:“师傅,这是什么意思?”

    “哦!”

    岳缘笑了,笑得很是奇怪,道:“就是那种yù练此功,挥刀自宫的那种!”

    “……”

    顿时,林平之的脸sè都青了,这种鬼东西他才不要了。要知道林平之还想着娶妻生子了,哪里会练那种玩意儿?哪怕是这种绝世武功摆在自己的面前,林平之也觉得自己会不屑一顾。

    “那我还是一步一步的来!”

    这种速成功夫将林平之吓了个够呛,这便肯定了自己的心思,说道:“师傅,今天是很畅快,那种行侠仗义之感原来是这样的。”说到这里,林平之的脸sè沉了下来,满是担忧的问道:“可是,那嵩山派定然不会就此罢休!师傅以后不是危险了吗?”

    “危险?”

    “不!”

    岳缘一怔,随即摇头否认道:“我武功很高,自然不会出现什么危险,倒是平之你危险了!”

    “……”

    林平之眨了眨眼睛盯着岳缘,岳缘则是同样的眨了眨眼睛算是回复。顿时,林平之哭笑不得的望着岳缘,道:“师傅,您可别吓我啊!”

    “我当然没吓你!”

    岳缘摇摇头,很是认真的说道:“所以说你要努力修习武功,另外便是行侠仗义的时候要看情况,有些事情不是硬来就可以的!更多的时候还要保护自身,用其他的手段来进行行侠仗义,在做事情的时候动动脑子,这玩意儿可不能被门夹了!”说这些的时候,岳缘还点了点林平之的光头,比划了一番。

    林平之闻言没有言语,他听明白了自己师傅话中的意思,却也同样了解了这话中的含义,若有所思。

    其实也是,在这种场合下,林平之突然蹦出来,岳缘当然有所准备,但是换作其他人没有准备的话,那林平之估计就悲剧了。

    “好好努力!”

    岳缘见林平之已经在思索问题,便知道自己这话这小子听了进去,笑着拍拍对方的肩膀,道:“我期望你成为这个江湖上真正的大侠!”

    ……

    就在岳缘教导徒弟的时候,嵩山一行重伤号却也来到了他们在最近之处的落脚点。

    这是一处比较破旧的废庙。

    陆柏刚刚将丁勉放了下来,却见丁勉便是呛出了一口鲜血,刚刚丁勉被岳缘那一指头弹的很是厉害,整个人陷入了脑震荡之中。眼下,在被陆柏放下后,这才吐了一口鲜血,原本还在发晕的头这才好了不少。

    “好厉害的人!”

    一屁股坐在地面上,丁勉哈了一口满是血腥的气,这才沉着脸道:“这人的武功太高,估计只有师兄才能抗衡!”

    一旁同样是一身鲜血的费彬出声赞同道:“不错!这姓岳的厉害着实罕见,想当初那任我行也不过如此了吧?”

    其他的弟子也是伤的伤,在场众人中除了陆柏,其他人几乎没有完好的存在。

    被一人给硬生生的迫成了这样,这可是嵩山派这些年来少见的结果。

    “难不成真是魔教教主东方不败?”

    最后,还是费彬猜测了下岳缘的身份问题。

    “不会!”

    丁勉摇摇头,否认了费彬的猜测,道:“如果真是东方不败,那么今天在场之人没有几人能逃脱!”

    费彬闻言想想也是,以魔教与正道的纷争,事情的结果还真是这样。

    “那这个姓岳的是谁?”

    出声的是陆柏,三名太保中唯一没有受伤的存在,此时的他正皱眉猜测道:“难不成与华山派岳不群有关?他们都姓岳!”

    “……”

    丁勉闻言翻了下白眼,瞪了陆柏一眼,这才道:“如果华山派真有如此高手,华山派还是眼下这般要死不活的模样吗?”

    被丁勉训斥,陆柏只是尴尬的呵呵一笑,想来也是,五岳中在左冷禅的眼中最不值得担心的便是岳不群了,再说岳不群也算是支持五岳合一的。而且岳不群不能不支持五岳合一,否则的话华山派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办?

    陆柏点了点头,对丁勉的话表示赞同。

    “那这岳缘究竟是谁呢?”

    陆柏蹙眉沉思,唠唠叨叨道:“江湖上没有这么一个人啊!”

    “呃……”

    “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一件事!”

    回话的是费彬,只见他扭了扭脖子,道:“不是有说书的人说过在百年前的一个故事吗?那里面的一个高手,好像就是叫岳缘!你们说会不会是他?”

    “……”

    “……”

    丁勉与陆柏两人望白痴一样的目光瞅着费彬,只盯着费彬脸皮发红,摆手道:“我说的不是那个意思,我说的是这岳缘会不会是那岳缘的传人什么的?”

    丁勉与陆柏两人一震,发现还真有这个可能。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是到时该如何向师兄左冷禅交待眼下的事情,灭刘正风的门没有成功,那么衡山派对于嵩山的五岳合一的打算,那么定会是站在对立面。

    这对于五岳合一的计划可谓是极大的影响。

    几人对视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无奈。

    砰!砰!砰!

    就在这时,紧闭的房门突然响起了连续三声的敲门声。

    嗯?

    三人的视线同时落在了那紧闭的房门上。

    因为其他弟子也多有受伤,眼前完好的几乎只是陆柏一个,想了想陆柏起身朝房门走去,同时说道:“是谁啊?”

    “是我啊,几位师兄!”

    “见几位师兄伤势,算是送上一些伤药聊表心意!”

    门外传来一阵温和的嗓音。

    屋内。

    是他!

    丁勉、陆柏还有费彬三人对视了一眼,算是知道了外面来人的身份。于是,陆柏这才放心的打开房门,笑道:“呵呵,不知……”

    房门打开!

    露出了那站在外面的人,只是陆柏这话刚刚说出口,对方在送上伤药的动作顿时一变,愕然之下陆柏一时反应不急,对方的手掌直接印在了自个儿的心口处。

    嘭!

    一声闷响,陆柏后辈的衣服轰然炸裂,在那后背上豁然出现了一个黑漆漆的掌印,散发着腥臭,掌劲竟然是透体而出。

    “你……”

    陆柏张了张嘴,堵在嗓子眼儿的话却是丝毫说不出来,只能是双眼凸出,死死的盯着眼前之人,接着头一歪,就此毙命。

    “陆师弟!!!”

    陆柏的突然遭遇同样让丁勉与费彬愕然,两人挣扎着起身,却见陆柏的身子就那么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而门外的人却是携着一股杀气一步一步的走了进来。

    “几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师兄啊,小弟来送你们一程了!”

    “只有你们死了,左师兄的计划才能安然进行下去……为了五岳合一的大业,丁师兄,费师兄,小弟就麻烦两位上路了!”

    说完,来人已经出手了。

    半柱香的时间后,这处据点彻底的安静下来。

    大门被推开,先前进来的人迎着夏风离开了。

    随着大门的被关上,透过门缝,只见那里面已经是尸横遍野,嵩山之人竟是全部毙命于此。

    夏rì灼热,却是在这一刻莫名的冷了起来。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