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30章 小尼姑!小和尚!小姑娘! 上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二楼。

    岳不群一行人的吃喝也即将到了结束的时候,身为华山派掌门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自然是需要去刘府的。

    至于原本在这里吃喝,而是因为其他的原因。

    “有冲儿的消息了吗?”

    放下碗筷,岳不群出声问道。

    “大师兄……”

    回话的是劳德诺,沉吟了一下,在心里组织了下语言后,劳德诺说出了自己刚刚在外面得到的关于令狐冲的消息,道:“大师兄好像受伤了!”

    受伤?

    岳不群手上动作一滞,挑眉意外道:“怎么回事?”

    一边的岳灵珊早已经惊讶的站起身,无比惊愕的望着劳德诺,惊呼道:“二师兄,这是怎么一回事?大师兄怎么会受伤?”

    “冲儿遇见什么人呢?”

    宁中则的声音略显温和与担心,不像岳不群那般的平静,话语中带上的却是丝丝温暖人心的柔和话儿。

    “师傅!师娘!还有小师妹!”

    劳德诺先是恭恭敬敬对岳不群与宁中则两人行了礼后,这才说道:“我在了解中,得到了几天前大师兄与那万里独行田伯光在客栈进行了交锋,后面又与青城派之人交手了,期间受了伤后离开了!”

    “青城派?”

    岳不群眉头一皱,重复了劳德诺话中的这个有些让他意外的词汇。不过细来一想,哪怕那余沧海受了重伤,这衡山派刘正风的面子他还是会给的,即便是自己不能前来,手下弟子自然也会代劳。

    只是自家门派大弟子令狐冲怎么会与青城派弟子交手?另外还与那江湖上声名恶劣的田伯光搅和在了一起?

    而接下来劳德诺并没有让岳不群的疑惑存留多久,只听劳德诺如此说道:“大师兄与那万里独行田伯光交锋似乎是因为瞧见了对方手上有我们五岳剑派的弟子!”

    “哪个门派的弟子?”

    出声的是宁中则,如果是令狐冲为了五岳剑派同门,倒也没事儿。

    “恒山派的仪琳师妹!”

    劳德诺并没有做什么故意停留,直接回答了宁中则的问题,说出了对方的身份。

    仪琳?

    定逸师太那心爱的小弟子!

    这尼姑怎么会落在田伯光的手上?一想起田伯光的德行,夫妻二人对视了一眼,对于仪琳的遭遇都很是担忧了,而且估计定逸师太知晓自己小徒弟的遭遇后,以她那暴躁的脾xìng,估计是满江湖的追杀田伯光。

    哪怕是以田伯光那一手出名的轻功万里独行,估计想要避开盛怒的定逸师太也不太可能。

    “在客栈,大师兄与那万里独行田伯光斗武,却是似乎用诈没有分出胜负,不过在当时有青城派弟子调笑了仪琳小师妹,结果大师兄便与那青城派的弟子斗了起来,而最终在yīn差阳错中青城派弟子罗人杰死在了大师兄的手上!”

    刚开始还好,但是在听到令狐冲错手杀了那罗人杰后,岳不群与宁中则都愣了一下,觉得自己似乎没有听明白。

    直到宁中则反复确认后,这才确定自己的大徒弟令狐冲确实杀了青城派弟子罗人杰。

    “……”

    目光有些担忧的望向了身边的丈夫岳不群,宁中则心中虽然担心眼下令狐冲的伤势,但是更多的还是担忧岳不群的反应。令狐冲受伤,自小到大便是习惯了的一个孩子,既然逃了出去,自然不会有其他的危险。

    同样。

    岳灵珊的视线也落在了自己父亲的身上,对于身为华山派掌门的岳不群,岳灵珊也是有些了解自己的父亲的做法的。

    “……”

    感受到自己夫人与女儿的目光,再加上此刻乃是在客栈,并不适合,岳不群这便说道:“到时再说!”算是做了回答。

    呼了一口气,见自己丈夫没有当即发怒,那么宁中则就知道这件事在自己与女儿的帮助下,基本上等待令狐冲的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惩戒什么的。

    “走吧!”

    放下筷子,岳不群起身便往楼下走去,是时候去刘府了。

    华山一行人下了楼梯,岳不群的目光又落在了岳缘的身上,遥遥举手示意后,这便离开了客栈。

    目送着华山一行人离开,岳缘没有说什么,只是继续低头饮酒。

    ……

    路上。

    小尼姑仪琳被田伯光带着朝前面不远处的客栈走去,同时嘴上问道:“你怎么不担心那令狐冲?”

    “令狐师兄只不过是被你陷害而已!”

    面对田伯光的问题,仪琳很是认真的说道:“当时是你推了令狐师兄一把,让他错手杀死了那青城派之人,我亲眼看见了!”

    而且令狐冲完好的逃离了,虽然身上有些小小的伤势,仪琳自然没有任何的担心。她现在更多的心思还是如何将这个万里独行田伯光用佛法渡掉,这才是仪琳的首要任务。

    不过对比起令狐冲的事情,仪琳对于这田伯光的胆子还是很惊讶的。要知晓现在可即将是衡山派刘正风师伯金盆洗手的rì子,而且自己这么多天不见了,想来自己师傅定逸师太已经是怒气蓬勃,正满世界的寻自己了。

    一旦撞见,仪琳不觉得田伯光能够逃的掉,一想到这里小尼姑总用一种可怜的目光望着田伯光。

    “哈!”

    面对小尼姑仪琳的可怜目光,田伯光自然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对此他却是不屑一顾,道:“小尼姑,你听说过狡兔三窟以及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句话吗?”

    “前面的你听过,后面的可是我这一生来自己所得来的经验!”

    拍着自己的胸脯,田伯光自我夸赞道:“想我田伯光纵横江湖多少年,想杀我的人有多少?他们中许多人轻功比不上我,自然是对我无可奈何,而且我一手快刀更是不差,自然是不怕他们了。再说,即便是有武功高,比我强之人,却也无法抓住我!”

    “小尼姑,你以为我没有正派之人围剿过?”

    笑了笑,田伯光很是自豪的说道:“想来前几天你师傅定逸师太不是同样没有找到我们?要知道我们可是在你们恒山派弟子的眼皮底下啊!所谓的灯下黑便是如此。”

    “……”

    仪琳听了这话也是无语,田伯光确实狡猾无比。天真的她每次看到那逃生的机会就在眼前,可是偏偏就抓不到,这些天来,竟然只有华山派的大师兄令狐冲发现了自己,不过想要解救自己却是反而被田伯光陷害了一把,负伤而退。

    如果不是当时担忧自个儿逃掉,仪琳敢肯定这田伯光定会上前去追杀令狐冲。

    两人喝酒聊得不错,但是内中刀光剑影哪怕是仪琳,也能从中听明白不少。

    “你陷害令狐师兄就不怕华山派掌门岳先生找你的麻烦吗?”

    沉吟了一下,仪琳这般说道。

    “君子剑岳不群!?”

    田伯光的声音微微停顿了下,这才笑了起来,说道:“岳不群武功确实不错,可惜的是远水解不了近渴。衡山刘正风虽是金盆洗手,但也以他刘正风的面子还请不了君子剑!”

    “否则的话,你们恒山派来的就不止是你的师傅定逸师太,而是掌门定闲师太了!”

    “华山派眼下虽然没落,但是君子剑岳不群还是华山……我艹!”

    一句粗口顿时从嘴中蹦出,原本的话立即嘎然而止,一把拉过小尼姑仪琳,直接点了哑穴后,田伯光立时拖着小尼姑转了个角,躲在了角落处,望着那从客栈中走出来的人。

    一身蓝白道袍,一柄剑,那道然气息中更显君子气态,正是华山派掌门岳不群。在其身后,则是宁氏一剑宁中则等人。

    “……”

    目光从岳不群等人身上收回,田伯光迷惑了,一手摸着自己的下巴,疑惑道:“奇怪,华山派掌门岳不群怎么出现在这里?难道也是参加刘正风的金盆洗手大会的?”

    “不应该啊!”

    摩挲着下巴,田伯光满腹疑惑。对于华山派现在的处境他却有了一丝新的认识,难不成现在的华山派落魄到需要这样才能体现它也是五岳剑派之一吗?

    “……”

    仪琳也是眨眨眼,望着岳不群一行人消失的背影,很是意外。只是被点了哑穴,无法出声而已。

    当岳不群等华山之人的身影消失在视线后,田伯光这才带着仪琳再度从角落里走了出来,大大咧咧的朝客栈里走去。当然为了防止令狐冲那样的事情发生,田伯光这次不仅为仪琳添上了伪装,头上在这大热天的带上了一顶竹帽,而且也在对方的脸上摸上了一些锅灰,弄的黑乎乎一片,彻底掩盖了仪琳那白皙如玉的肌肤,只余那一双纯净无暇的大眼睛颇为吸引人。

    当然,田伯光没有告诉仪琳另外一句话的是,他想要在这里抓上其他一个女人采花,否则在这么跟着小尼姑一段时间下去,他就会快要忘记自己应该是一个yin贼。

    在目送华山等人离开后,田伯光这便带着仪琳往客栈里走去。

    在田伯光与仪琳两人即将踏入客栈的时候,迎面却是走来了两个模样极为俊雅之人,其中一人一身墨衫,墨发飘扬,手中折扇轻摇,好一副公子之风。而跟在这男子后面的却是一个光头俊秀小和尚,眉清目秀,完全是一副男生女相。

    这两人……

    目光一闪,田伯光脑海中自然没有脑补出什么好东西。

    岳大哥!

    竹帽下的仪琳很是意外的望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男人,对方的模样她甚是熟悉,正是岳缘,只是让小尼姑迷惑的是岳大哥的头发不是被自己爹爹给剃光了吗?

    怎么……

    只是被点了哑穴,仪琳却是无法呼救,却也不想呼救。在小尼姑的印象中,这岳缘还是伤患了。

    双方错身而过。走在前面的岳缘忽的一顿,身形一闪,顿时朝刚才那人的方向而去。

    正拽着仪琳往前走的田伯光还在满脑子脑补两个男人的事情的时候,却是突然觉得手上一震,一股大力传来,顿时抓着仪琳的手不由的松了开来。骇然中,腰间长刀豁然出鞘,转过身望向来人,却见仪琳已经落在了那拿折扇的俊雅男子手上。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