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29章 故事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很倒霉!

    是的,身为天下第一淫贼的田伯光觉得自己这段日子来过得极为不舒坦。

    自从带上那个多话的小尼姑后,田伯光就觉得自己已经招惹上了霉运,这段时间来每天在听了仪琳那嘀嘀咕咕的讲佛后,每次出门后田伯光就觉得自己糟糕透了。

    去赌场赌博,输!

    去寻了一个背影看起来十足美人的女人准备采上一朵花,却不料转过头来,差点将田伯光给吓晕了过去。

    “哎!”

    一声长叹后,田伯光望着坐在旁边小凳子上,一副宁静安然模样的小尼姑,心中的那份郁闷却是愈发的深厚了。

    “田施主!”

    似乎是听到了田伯光的叹息,小尼姑仪琳睁开了眼睛,一双大大的,纯净无暇的目光落在了田伯光的身上。在这段时间里,仪琳尝试过逃跑,可惜每次都没有成功。

    不过让仪琳意外的是,这号称淫贼的万里独行田伯光却没有她想象中的那般对自己做什么坏事儿,更多的还是用一些奇奇怪怪的言语与自己说话。不过这个时候,仪琳一般是板着一张小脸,以无比认真严肃的表情对人家说佛法。

    再然后……

    田伯光便会寻出两朵早已经准备好的棉花,塞在耳朵里,面无表情的盯着她。

    此刻。

    田伯光猛的一听到小尼姑仪琳突然的话,立时不由一惊,双手一翻,手掌心里却已经是多了两团棉花,看那模样一个不好便会再度塞耳朵。

    “田施主!”

    显然,对于田伯光的做法小尼姑仪琳很是不满意,她不是对别人不听自己的佛法不满意,而是对自己不满意。觉得自个儿还没有研究精深。自己说的竟然人家都不听。

    不过思索了许久,小尼姑仪琳倒是放弃了原本的想法,她觉得自己该换一个方式向这个田伯光展示佛法的伟大。而小尼姑仪琳也寻到了属于自己的方法,大大的眼睛,定定的盯着田伯光,道:“放心!今天仪琳不会给你说佛法的!”

    呼!

    田伯光闻言长呼了一口气,天天听一个小尼姑给自己说佛法,弄的田伯光最近浑身上下都不爽快了。此时听仪琳说不是讲佛法,田伯光顿时放松了下来,心说这段时间该轻松一点了。

    “我今天给你将一个故事!”

    仪琳未等田伯光那轻松的长气呼完。便接上了自己的话,认真的说道:“故事里有着劝人向善的佛法……”

    故事?

    佛法?

    田伯光那一口还未呼完的气直接卡在了喉咙里,愕然无比的望着坐在小凳子上的仪琳,田伯光的眉头几乎蹙成了一团。不过让田伯光意外的却还是仪琳嘴中的那个故事。

    不过尼姑会说什么故事?

    想来也不过是一些佛家典籍里的小故事而已,不是和尚就是尼姑,还有可能是道士。

    “哦?”

    见仪琳那认真的眼神,田伯光想了想觉得还是得给眼前小尼姑一个面子,说道:“那我听听看!”

    “嗯!”

    小尼姑仪琳见状不由大喜。在这一段时间里,每次她说佛。这田伯光不是打断便是不听,这让仪琳颇为无奈。眼下见田伯光答应真正的听故事后,小尼姑仪琳的小脸上顿时浮现出了欣喜的笑容。

    “……”

    那笑容恍若在池边站了许久,注视之下池中水仙花开。又或者是绝世倾城之人的回眸一笑。这便是眼前小尼姑那纯净的不沾染一丝一毫烟尘的笑容,对田伯光心里带来的冲击。

    发了许久呆,直到仪琳的一双小手在自己面前不断晃过后,田伯光这才反应过来。

    “……”

    鼓着嘴。睁大着眼睛瞪了田伯光一眼后,仪琳这才缓缓的说了起来:“这是一个出自一千零一夜里的小故事!”

    一千零一夜?

    田伯光闻言一怔,心说这个是什么典籍。似乎没有听说过佛家有过这个。

    “话说在很久很久以前,在这个古老的国度的皇宫里,有着一位美丽的公主,名叫白雪公主……”

    随着小尼姑仪琳那娇媚的声音一点一点的道来,田伯光也不由被这故事给带入了进去。不过仅仅是半晌,田伯光出声打断了仪琳的话,问道:“那白雪公主有多美丽?有小尼姑美丽么?我觉得没有!”

    说这话的时候,田伯光的表情很是认真。

    “……”

    仪琳又瞪了一眼田伯光,对于对方突然将自己的话给打断,心中有些小小的不满,不过还是很好心的说道:“自然是白雪公主美了,仪琳是怎么也比不上人家公主的!”

    说完了这句话,小尼姑仪琳又再度慢慢的说起了故事来。

    田伯光虽然没有说什么,但是心下却不觉得如此。在他的眼中,眼前的小尼姑可谓是这世上最美之人,哪怕是嘴上说着要采小尼姑的花,但是田伯光却没有丝毫真正动手的打算。

    更多的时候,他不过是安静的看着人家小尼姑,用一些挑逗的语言想要借此破小尼姑的戒。

    想他田伯光一生来不知道采了多少的花,更是闻名天下的淫贼,但是眼下在面对小尼姑的时候,却是让田伯光颇有些畏手畏脚,很有些施展不开的感觉。

    田伯光想不明白,却也没有去想。

    他的做法不过是按照心里所想那么一步一步的朝前走着而已。

    许久。

    “哼!”

    “这白雪公主的后娘真心可恶!”

    “难不成宫中还真是这样?”

    田伯光怒气难当的用手使劲的拍着桌子,搁在旁边的长刀随着拍动的动作不断的在桌面上震动着,田伯光一字一句的说道:“要是我是那白雪公主的话,定然一刀砍了那狗皇帝,然后扒光那皇后,再……哎,小尼姑你继续!”

    感觉到仪琳的怒视,田伯光的声音嘎然而止。不好意思的挥了挥手,说道。

    “……”

    仪琳眨了眨眼睛后,这才继续说了起来,这个时候这个故事已经到了七个矮人出场了。

    矮人?

    田伯光心中一愣,这完全是侏儒吧!在心里唠叨了一句,不过此刻配合着仪琳所说的故事,田伯光已经再度想象起来。

    “最终,在七个小矮人的帮助下,白雪公主快乐的生活了下来!”

    小尼姑以这句作为这个故事的最终结局为此画上了句号,说完。仪琳这才望着田伯光,道:“田施主,你觉得这个故事告诉了我们……咦?你怎么呢?”

    “……”

    田伯光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双眼睛已经开始微微发红,鼻孔中直接窜出了粗气,显然是被什么气了个够呛。

    什么叫做白雪公主最终与七个小矮人快乐的生活在了一起?

    要知道在刚刚田伯光的脑海中将那白雪公主带入的可是仪琳的模样,在听到七个小矮人出现的时候,他就有些担心,果然当故事结尾的时候。终于告诉了田伯光这么一个悲剧的故事。

    堂堂白雪公主,怎能与侏儒那样的半残废的人在一起?而且还是七个!

    最起码也是自己这样的人上去解救对方啊!

    “小尼姑,你这个故事是谁告诉你的?”

    田伯光很是认真严肃的盯着小尼姑仪琳,在他对恒山派的了解中。那些尼姑可不会说这样的故事,显然仪琳嘴上的故事是从别处听来的。

    “是岳大哥啊!”

    没有说谎,仪琳很是愕然的回答道:“这个故事很有佛性了,连师傅都这样说过!”

    佛性个屁!

    那姓岳的纯粹是欺负你们恒山派尼姑不懂。这才乱说的!这明明是在调戏你小尼姑啊!

    而且还岳大哥!!!

    叫的这么亲热……

    而这么长时间来,叫自己都只是田施主……

    互相对比了一下,田伯光心中的怒火越发的盛了。自己得将这个姓岳的杀了才能卸去心中这一口怒火。

    “仪琳啊,你这岳大哥叫什么啊?”

    深吸了一口气,田伯光原本怒气蓬勃的脸色变换,换上了一副笑脸,眨巴着眼睛柔声问道。

    “???”

    仪琳瞪大着眼睛呆呆的看着田伯光表情的变化,一时满头雾水,不明白其中的情况。但是见田伯光如此奇怪,仪琳却是没有回答田伯光的问题,要知道在她的心中,岳缘可还是受着伤了。

    也不知道岳大哥的伤势怎么样呢?

    不觉间,小尼姑仪琳的心中闪过了一个光头闪亮,总是笑眯眯的男人。

    ……

    客栈。

    岳缘先是打了一个喷嚏,接着便莫名的打了一个寒战,杯中之酒更是荡漾了起来,虽然没有流露出丝毫,却也让岳缘很是奇怪自己刚刚突然的反应。

    “奇怪!”

    回过头不断的打量了一眼四周,在这客栈里,真正入眼的也不过是二楼的华山派等一行人,其他人都不过平常,不怎么样。而且真正的江湖好手,在这小客栈中却也不过是楼上的岳不群与宁中则夫妻二人。

    刚才那莫名而来的寒战感,让岳缘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难不成是谁对自己产生了杀意?

    但是自己却又是打了喷嚏,岳缘一直觉得是有人在想自己,想自己时自个儿定然是在打喷嚏。而眼下却是喷嚏与寒战一起而上,这种诡异的感觉让他很是意外。

    难不成莫愁的怨念是穿过了数百年的时空降临在了自己的身上?

    一想到这里,岳缘觉得自己应该加快处理这个世界的事情,然后去寻她们。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