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27章 岳!山岳的岳! 上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ps:话说贴吧,那武侠世界吧不是本书的贴吧,本书贴吧是建立不出来的,只有四咸吧的!

    客栈。

    “……”

    林平之满脸愕然的看着身边的师傅,岳缘硬生生的将手中酒杯捏成了粉末,一阵索索声中碎末从手中指缝中滑下,落在了地上。

    这是情绪震惊到极点后,不自然的功力外放而形成的结果。

    同样。

    林平之也是一肚子的疑惑,为什么对方的故事中所说的人跟自己的师傅是一个名字?

    但林平之不会觉得那故事中的人就是身边自己的师傅,岳缘。

    对方话中明明就说过,那只是很多年前发生的事情,谁知道是前朝,还是数百年前?自家师傅不过是与那传说之人的名字相同而已。

    “师傅,您没事吧!”

    见岳缘一脸见鬼的模样,林平之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事!”

    好半晌,岳缘的神情才恢复了原状,随手将手心里残存的碎屑洒了出去,岳缘这才重新替自个儿拿了一个杯子,浅浅的倒上了一杯酒,闷头一口饮了下去。

    “……”

    林平之没有说什么,虽然不明白刚刚那说书的女人的话究竟给自己师傅带来了什么影响,但是岳缘这般饮酒,却是他第一次见。因为,在平常的时候,岳缘饮酒都是慢条斯理的,不快不慢。

    唯独与五仙教教主蓝凤凰痛饮女儿红的时候,豪爽了一把。

    目光朝那正中央的说书的女人望去,这个女人的身材很好,虽然模样不是很漂亮,但也算是一个美人。而那还在换牙齿的小姑娘则是长的十分可爱,至于那糟老头子则是没多大的吸引力。

    目光在老人身上停留了一眼后,岳缘没有瞧出什么不妥的地方后,这便收回了视线。

    书。已经说完。

    女人则是拿着托盘走了下来,显然是让大家有钱的捧个钱场。

    一些碎银,或者是铜钱不断的落在那先前当锣敲的铜盘里,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当女人走到岳缘面前的时候,女人的眼睛不由一亮,眼前的两位公子看衣服便能知晓乃是富裕之人。

    虽然其中一个俊俏的小生还是一副小和尚模样,但是这并不妨碍女人猜测两人的身家。

    当!

    一声大响。

    与先前那些清脆的叮叮当当声不同,此刻发出的是一声颇大的声音。众人寻声望去,发现那说书的女人手上的托盘里则是多了一锭银元宝,赫然是岳缘给的。

    “说的很好听!”

    笑着朝眼前说书的女人点头示意。岳缘缓缓说道:“让人有一种似乎曾经经历过的感觉!这锭银子,算是给小孩子买身好的衣服穿!”

    “谢谢客官!”

    女人见状大喜,连忙朝岳缘道谢。

    一边的林平之见状,想了想也掏出了一锭比岳缘给对方的元宝稍小一号的银元宝放在了托盘上,道:“你的故事我听的舒服,而我师傅也听的师傅,这算是我赏你的!”

    “谢谢这位客官!”

    惊喜是双份的,女人自然大喜,更是忙着给林平之躬身行礼。

    对于林平之的做法岳缘没有在意。在刚刚他确实听的非常认真,如果说曾经岳缘所说的洪七公乃是林平之未来的目标,但是这女人所说故事中的主人公却是林平之羡慕的存在了。

    大侠当如何?

    自当一匹马,一头毛驴。一把剑,一把刀,一叶扁舟,一群红颜知己。这才是红尘中的侠客。

    情侠!

    这是林平之心中对这故事中的主人公的评价,不过一想起这故事的人与自家师傅的名字相同,林平之的心情又变得怪异起来。

    那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挠了挠自己的光头。林平之很知晓的没有说什么,只是安静的坐在旁边饮酒,吃东西。

    ……

    二楼。

    同样将酒杯捏了个粉碎的岳不群也是一脸的愕然,不过这一丝表情很快便收敛开去,留下的只有一脸沉静。

    自己父亲的脸色变化,让一旁的岳灵珊给吓到了,一言不发的望着自己的爹爹在那里不言不语。

    哪怕是身为岳不群的夫人,宁中则此刻也是有些意外,不是很明白自己丈夫此刻这种状态是怎么一回事。右手轻轻的放在岳不群的手背上,使劲的捏了捏,这才将岳不群的心神从有些恍惚中给拉了回来。

    “怎么呢?”

    望着岳不群那已经恢复了平静的脸,身为枕边人的宁中则自然是感觉得到他内心的惊愕,柔声道:“难道刚才那说书之人所说有什么不妥?”

    “没什么!”

    摇摇头,岳不群终于笑了,原本的凝重气氛恢复了轻松,道:“我只是突然想起了其他的事情!”

    倒是旁边的岳灵珊见自家父亲不在那般恐怖的严肃后,心情也放松开来,嬉笑道:“爹,娘,我与二师兄在福建可是遇见了一个也叫岳缘的人了!”

    岳灵珊这话一出口,宁中则恍然大悟了。

    不过天下间名字相同之人很多,宁中则倒是没有多想,只是还是有些不太明白。

    “……”

    岳不群听了自己女儿的这句话嘴角稍微的扯了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倒是一旁的宁中则怒斥了自己女儿一句:“灵珊,你说什么呢?!”

    听到自己母亲的斥责,岳灵珊立即不吱声了,吐了吐舌头,不在说话。

    在家中,自己父亲岳不群虽然严肃,而母亲宁中则自然是亲切,但是一旦亲切和蔼的人发脾气是极为恐怖的。故而,在见母亲发怒后,岳灵珊立即什么话都不敢说了,只是用眼珠子死死的盯着自己碗里的菜。

    耳朵动了动,岳不群自然知道楼下那说书之人正在收拾赏钱,想了想,岳不群便起身朝楼下走去。同时道:“我先下楼去,你们就在楼上!”

    宁中则见岳不群下了楼,想了想也跟了上去,而岳灵珊自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一阵撒娇后,也跟了下去,故而楼上只余劳德诺和其他几位华山派弟子。

    “……”

    望着岳不群一家人下了楼,劳德诺望着三人的背影,若有所思。

    楼下。

    女人还在用托盘向其他人收拾打赏钱,毕竟刚才她的卖力说书。再结合戏曲一般的唱法,却是费了好大的气力。大家听的舒服,当然也是需要打赏一点的。

    当然。

    不是每个江湖人都如同岳缘和林平之两人这般随意大方。岳缘是没有在意,而林平之本身就是家大业大,哪怕是现在福威镖局遭了灾,但是钱财还是很丰厚的,就更不用说那金刀王家的富裕了。

    而就在岳缘注视着那说书的女人的背影的时候,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从楼梯上传来。

    脚步声的不同,能显出人的功力的高低。

    而下楼的有三人。功力更是以为首之人最为深厚,最后之人最为浮浅。

    脑海里一闪而过的分析,岳缘转过头向那楼梯处望去,顿时不由的一愣。

    一身蓝白道袍。一道挺拔的背影,还有那一身优雅的气质。

    在岳缘愕然的注视下,一名中年男子从楼梯上缓缓的走了下来,恍若君子在前。

    男子背后则是站着一名颇具美貌的妇人。一柄长剑挂于腰间,正稍显亲密的站在男子的身后,显然是男子的夫人。而走在最后的则是一名容颜俏丽的少女。

    少女一双好看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转了转。扫了一眼客栈大厅的四周,目光在其他人的江湖人身上扫了一眼,最终却是落在了岳缘与林平之的身上。

    顿时。

    少女眼中闪过了一丝讶异。

    “嗯!!!”

    林平之不知道什么情况,只觉得那刚刚出场的一身蓝白道袍的中年男子浑厚如玉,恍若君子,可以说第一眼给了人极大的好感。而岳缘则是不同,他的目光却是被那少女所吸引。

    少女眼中那闪过的意外与讶异并没有逃脱岳缘的眼,尤其是在看到那一身让岳缘无比熟悉的道袍后,岳缘已经知晓了眼前下楼的人是谁。

    华山派掌门。

    君子剑岳不群一家子。

    “……嗯?”

    似乎是察觉到了岳缘的目光,君子剑岳不群的注意力也落在那端坐在桌子旁,一身墨衫,一手白玉折扇,一手酒杯,恍若那翩翩佳公子的俊雅男子。

    两人的目光在半空对视,怔怔的打量着对方。

    满客栈里,真正值得入眼的人就只是眼前这两人,这两个正在对视的男人。

    好半晌。

    岳不群收回目光,从袖子拿出了一小锭银子递给了岳灵珊,吩咐道:“灵珊,你将这银两打赏给那说书的女子,就说这银两是让她给小孩子买身好衣服!”

    “噢!”

    岳灵珊虽然不太情愿,但是还是将银子拿了去,朝那女说书人走去,将银子放在了托盘上。这小锭银子,是说书女人手中托盘里第三大的银两。自然是惹的女人道谢不已。

    而岳不群人则是带着一身悠然朝端坐在桌子边的岳缘缓缓的走了过去。

    在其身后,宁中则则是望了望自己夫君的背影,目光又在那岳缘的身上扫了一眼,柳眉不由的微微皱了起来,这两人身上给她一股奇特的感觉。

    同样。

    坐在岳缘边上的林平之目标瞅瞅那迎面走来的如玉一般的君子之人,下意识的又朝身边的师傅岳缘扫了一眼,心中也不由的升腾起了一丝迷惑和怪异之感。

    但是是哪里有问题,却是丝毫说不出来。

    没有起身。

    岳缘只是这么侧着头,静静的看着华山派掌门岳不群一步一步的踏着优雅的步子,朝自己的方向走来。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