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18章 倾城留痕,赤练摧心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夜风微熏。

    虽是时节已入夏,但在岳缘房间中的于人豪却是感受到了一股来自冬天的寒冷气息。

    虽然眼前的翩翩公子的声音听起来温厚如玉,模样也是俊雅,但是在先前那类似幻觉的一幕后,于人豪总觉得眼前这喝着酒,吃着花生的男子身上带有一丝诡异的气息。

    “你师傅余沧海余观主也来呢?”

    目光落在于人豪的身上,岳缘对于这个被令狐冲称为青城四兽之一的于人豪还是有些兴趣的。为了从林家得到辟邪剑谱,可以说青城派完全是准备了很长的时间。

    不仅是官府上做了打点,而且其他的门派……估计也有生吞了福威镖局的心思。

    不说辟邪剑谱,单单就福威镖局眼下的财力,生意,就足以吸引一些人的注意力了。

    福威镖局在没有相应的保护能力的时候,怀抱着金砖和秘笈的他们就是狐狸与狼眼前的肥肉,任谁都想咬上一口的。而且,哪怕是在林家被灭门后,作为林平之外公的洛阳金刀王家却也是不敢正面出手,只是说了在洛阳境内彻底保林平之的安慰。这其中的意义已经可想而知。

    对于王家来说,嫁出去的女儿等于泼出去的水,在面对复杂的情况的时候,自然会退缩了。

    想来,王家也知道林家被灭门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其中牵扯了数个门派,以金刀门的实力自然是担待不起,不敢也不想成为福威镖局第二。

    “……”

    于人豪没有回答,只是用沉默以回应岳缘的话。

    不过沉默便就是答案。

    在白天的时候,岳缘也去检查过福威镖局那些死人的尸体,他们外表毫无伤势,但是心脏却是被内力强行震碎。其伤势情况,让岳缘一时想起了一名极为出名的武学来。

    那便是九yīn真经中记载的两门外功——一门是九yīn白骨爪,而另外一门则是摧心掌了。而眼下尸体的伤势,则是摧心掌所造成。

    而且岳缘也问过林震南夫妇,得知青城派有一门武功的名字正是叫摧心掌。

    只是这摧心掌究竟是本来属于青城派的,还是出自那九yīn真经的?

    对此,岳缘着实意外了。

    开口叫了已经赶过来的林平之,在点了于人豪穴道,去了手中武器后,岳缘将受伤的于人豪交给了林平之,示意他带上去,给自己的父母审讯。而岳缘则是一个人在房间中沉思起来。

    大厅。

    林震南夫妇对于突然发生在岳缘房间中的巨响也听到了,当林平之赶过去不一会儿后,夫妇两人便见自己儿子拽着一名受伤的男子从房间中走了出来。

    询问了一番,这便发现对方正是青城**于人豪,正是昨天与夫妻俩交手之人。

    而眼下对方仅仅是被岳缘随手一击,便成为了俘虏。

    这份能耐再度让夫妻二人感叹起岳缘的能耐来。

    不过在弄明白后,夫妻二人心中颇为惊怒,对于青城派的做法非常的愤怒。

    一旁的林平之同样如此。

    不过一会儿,林平之便去了旁边拿出一柄长剑出来,来到了于人豪的面前。正当林震南夫妻二人以为自己儿子是要将对方刺死时,却发现林平之根本没有这个想法。

    在于人豪一阵担心与惊愕的目光中,林平之用那长剑硬生生的将于人豪的一头长发给剃了个乱七八糟。

    因为是首次,再加上从来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于人豪的头发剃的那是青一块,白一块的,恍一看去,还以为是一个花斑西瓜。

    林震南夫妻二人瞧着自己那不知发了什么疯的儿子,一时之间惊愕莫名。

    房间中,岳缘自然不知晓大厅里发生的事情。

    “嗯?”

    抬头,目光落在那头顶破洞处,岳缘手中折扇一收,却是恍若清风扶云而上,径直从破洞处上了房顶,朝声音来源处飞奔而去。

    房顶。

    藏身在角落的岳缘很是意外的看着远处一道黑sè人影正在与另外一人交锋,一人以道袍做装扮,另外一人却是以夜行人作掩护。也不知道是怎么的,还是yīn差阳错的撞在了一起,两人却是交手了。

    身穿道袍之人的身躯并不高,看其身手却也是高手,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应该是青城派的余沧海。至于与余沧海交手之人,岳缘扫了一眼,便眼sè变得稍稍意外了,对方正是那晚与自己交手之人。

    两者都是高手。

    而且两人在这屋顶上的打斗都没有使用其他的武器,而是凭借着双掌互相攻击着。

    余沧海虽然没有使用剑法,但是掌上的功夫并不差,一手极为狠辣与残酷的摧心掌招招都向对方黑衣人的身上招呼着,掌风扑面,更是带上了一丝惨烈的气息。

    相反。

    黑衣人的掌法却没有余沧海的那般惨烈,而是双掌轻柔,动作舒缓,掌上带上了丝丝奇特的香味。那出招的姿态,更像是女儿身温柔**情郎一般的深情动作。

    “毒!”

    一声低沉的川中方言从嘴中发出,余沧海很是恼怒的说道:“好一个藏头露尾卑鄙之人,竟然用毒!”说完,却已经闭上了呼吸,免得受到那奇特香味的影响。

    “……”

    黑衣人没有说话,仍然是用双掌与对方对攻,根本没有理会余沧海的嘲讽。

    摧心掌!

    一声闷哼,余沧海左手架过对方的攻击,右掌催动一身功力直接朝对方的胸前印去,却是准备以受伤的代价直接毙掉眼前黑衣人。

    “哼!”

    冷哼声中,黑衣人同样是一掌迎向了攻向自己的摧心掌。

    嘭!

    空气一阵闷响,两人同时脚下一错。

    随即脚下方圆三丈内的瓦片开始不规则的震动起来,片片瓦片的碎裂声接连不断的响起。

    两声闷哼同时从嘴中响起。

    两人却是分了开来,而那三丈方圆内的瓦片已然是全部化为了碎屑。

    余沧海接连后退了五步,这才停了下来,脸上闪过一丝红晕,随即又是一阵青一阵白,赫然是中毒了。而在对面,黑衣人不过是退了两步便停了下来。

    “送你一句忠告!”

    黑衣人那仅仅暴露在外面的一双眼睛无比厌恶的盯着余沧海,一阵明显用内力变了声的男声响起:“不是你的东西,可不要乱拿,否则的话……小心招来大祸!”

    说完,黑衣人却是头也不回的运起轻功,落向了远处的房屋,然后一阵青烟似的走了。

    该死!

    运功压制伤势的余沧海面sè苍白的望着黑衣人离去的背影,怒目而视。

    好半晌。

    余沧海才长呼了一口白气,但是身上伤势仍然不小,不过自己伤势不轻,但是对方也不会好到哪里去,毕竟摧心掌可不是那么好硬接的。只是,对比起摧心掌,眼下余沧海身上的毒伤这才是让人恼怒。

    另外,让余沧海无比愤怒的便是黑衣人走前的那句话了。

    龟儿子哟,什么叫做不是你的东西不要乱拿?难不成那林家的辟邪剑谱还是你家的?

    在余沧海的眼中,林家既然保不住那辟邪剑谱,那么就是有实力之人居之。但是今晚这么一弄,却是让余沧海对自己的行动有些担忧了。

    针对福威镖局,在暗中其实他青城派乃是打头阵之人,而后面究竟藏着有多少准备坐收渔翁之利的狐狸,谁也不知道。

    不过余沧海唯一肯定的便是有着嵩山之人,至于其他的就不清楚了。而眼下这林家还寻了一个名叫岳缘的陌生人做帮手,这让局面更加的复杂起来。

    立于屋顶运了一会儿功,强压**上的伤势后,余沧海做了一个口哨声,发了消息后,便运起轻功跃下了楼顶,消失无踪。

    ……

    许久。

    岳缘从藏身的角落里站了出来,一个纵身跃到旁边的一棵大树树顶,立于其上静静的望着下面。

    目光从余沧海消失的方向收回,视线这才再度落在了先前黑衣人消失的方向,遥遥注目。

    头顶。

    银sè弯月挂在天空,四周则是繁星点点。

    看上去,恍若一个人已经笑得扬起来的嘴角,此刻无声的用一种嘲讽的笑容打量着这片被夜sè笼罩的大地。

    “五毒……不,赤练神掌!”

    好半晌,岳缘的嘴角终于咬出了这句话,手中折扇此时已经没有了摇的xìng质,岳缘只是用那白玉折扇轻轻的敲打着自个儿的额头,一下又一下的敲着。

    “我的仙子啊!”

    “我的无双啊!”

    “还有那尹兄弟啊!”

    又好气又好笑的叹息声中,心中复杂无比的岳缘摊开双手,迎着那漫天的月辉,呢喃道:“你们当真给我留下了一个不怎么好的江湖啊!”

    佳人芳踪已飘渺,而江湖上却是她们留下来的传说。

    而自己却也在这片世界中彻底的烙下了痕迹。

    清风吹过,随着风岳缘从树顶跃了下来,落在了地面上。

    折扇打开,岳缘单手负背,一手摇着折扇,一步三摇的缓缓的朝福威镖局的方向而去,一边走一边呢喃道:“我该说……这笑傲江湖当是我岳缘作下的孽么?”

    “呵呵……哈哈哈!”

    夜空下,一阵大笑突然响起,声音中饱含着其他的情绪。

    是嘲讽?

    是好笑?

    又或者是感叹?

    还是带着一种庆幸?

    岳缘不知道,在确定了心中的猜测后,岳缘只觉得自己的心情变得怪异之极。没有愤怒,没有疑惑,没有后悔,却也没有意外,有的只是一种淡淡的无奈。

    突然。

    岳缘发现自己想划扁舟,想喝酒,想看雨,想与仙子说着贴心话,想听美人抚琴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