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17章 青城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四川。

    青城派。

    虽然眼下的青城派没有五岳派那般来得大,更无法与泰斗一般的少林武当相提并论,但在江湖上却也是响当当的门派,比之福威镖局自然不可同rì而语。

    以往的伙伴关系,在这一刻变成了仇人,这对于将江湖当成商人之间游戏的林震南措手不及。

    之所以能够确定对方乃是青城派的人,是因为昨晚在屋顶与其他人交锋,由招式上看出来而已。

    王夫人虽然乃是女流之辈,但是她毕竟出身洛阳王家,是洛阳金刀门王元霸之女,手上也算是有着几分的能耐。只可惜夫妻两人都被败了下来,在这个时候,这整个福州城似乎成为一个牢笼,将福威镖局死死的锁在了其中。

    但是这个并不是林震南最为惊恐的地方,最为惊恐的地方是自家的绝学辟邪剑谱对方也会使用,而且使的比自己还好,这便让人惊惧了。

    “……”

    听着林震南夫妇缓缓的说着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当事情简短的说完后,岳缘杯中的热茶却也几乎喝的见了底。一边的林平之见状,立即上前提壶添上了热水。

    “两位,我既然已经成为了平之的师傅,就是摆明了插手这件事情!”

    目光在林震南夫妇身上来回扫荡了一眼,手中白玉折扇则是搁在了桌子上,接过林平之递过来的茶杯,岳缘这才说道:“其实,两位不需要这般隐藏的!”

    “我想看看你们林家家传绝学辟邪剑法,是如何模样的!”

    低头细嗅着杯中茶香,岳缘面sè认真的望向了林震南夫妇。在收了林平之为徒弟,岳缘没有说过想要了解对方的家传剑法,毕竟辟邪剑法是人家私人所有。

    而眼下,岳缘却是当着林震南的面提了出来。

    “哎!”

    深深的望着岳缘,打量了半晌后,林震南不由的叹息了一口气,自家的绝学既然青城派的**都会,有的甚至比自己使用的都要好,这让林震南的心情可谓是哇凉哇凉的。

    现在听了岳缘的问话,虽然心中疑惑,但是已经成了这种情况,家传绝学几乎成了烂大街的普通货sè,林震南也算是破罐子破摔了。这便对林平之吩咐道:“平之,将辟邪剑法为你师傅舞上一遍!”

    不过心下对于岳缘的作为,林震南倒是很是满意。

    “哦!”

    疑惑的目光在自己父亲的脸上扫了一眼,又在岳缘的身上停留了一番后,林平之便来到院子里,拿出长剑开始舞起来。

    院落中。

    长剑舞动,带着丝丝寒光。

    开始还好,只是当林平之将七十二路家传辟邪剑法舞完之后,岳缘的脸sè变得怪异起来,眉头几乎皱成了一个川字。

    很简单!

    很随意!

    就好像是一些大门派的入门剑法一般!

    这七十二路辟邪剑法施展完后,给予岳缘的感觉便是这个。但是最重要却不是这些,而是这一套剑法中所包含的影子,让他瞧得有些熟悉。

    当这辟邪剑法少去了迅捷诡异的速度后,这辟邪剑法不过是最为普通的基础招式。

    全真剑法!

    目光呆呆的望着已经收剑站好的林平之,岳缘在心底缓缓的念出了自己所看到的影子。不过全真剑法中只有四十九式,但是眼下的辟邪剑法却是七十二路。

    两者虽有相通之处,却是多有更改。

    因为辟邪剑法讲究的是快,是诡异迅捷,只要速度够,它并不需要太过繁杂的变化,未等你反应过来,他的剑就已经插在了你的心口。故而,对于真正催动起来的辟邪剑法,最基础的剑法却也是包含了最多变化的剑法,因为它的速度就足以支撑。

    但是一旦失去了这份速度,这七十二路剑法也不过是普通的门派入门剑法。

    可以说,江湖上剑法能有如此威力差别的,也唯有眼前的辟邪剑法了。

    回忆着眼前的招式,岳缘的脑海里不由自主的回想起了当初在襄阳护城河上与尹志平的一战。对方也是使用的最为普通的全真剑法,只是那普通之极的剑法却在那急速下带来了莫大的威力。

    “……”

    岳缘从失神的状态中恢复过来,迎着自己徒弟林平之的目光,沉吟了半晌,这才道:“果真普通!”

    最为普通的招式,却也是最能杀人的招式。

    无论剑法多么的繁杂,在最终刺入敌人身躯的时候,总的来说就这么几个招式。

    刺与划!

    “……”

    一旁的林震南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在岳缘如此不留脸面的评价,虽然事实如此,但是哪怕是生意人身份居多的林震南也不由的一阵面红耳赤。却是根本没有注意到岳缘嘴上的那严肃的语气。

    至于林平之则是更加的郁闷了,自家的家传绝学剑法得到如此评价,心下当然不好想。

    “呵呵!”

    见林家一家子被自己的话给打击了,岳缘不由瞧了瞧桌子,吸引了三人的注意力,这才说道:“不过也幸好只是如此,否则的话……林兄,你当庆幸你之祖辈的安排!”

    说完,岳缘起身朝林家为自己准备的房间走去,同时嘱咐道:“最近不要出去,晚上静等青城来人!”

    院落。

    林震南夫妻面面相觑,而林平之则是仍然在迷惑中。

    三人不明白岳缘话中所指,不过对于岳缘后面的吩咐,三人倒是知晓原因。在今天,林家已经将福威镖局总局里剩下的其他人全部遣散,毕竟拖着其他人连累受死,林家还做不出来。

    ……

    时间很快过去。

    在岳缘陪同已经被青城派弄的神经上有些衰弱的林家三人吃了晚饭后,这便安安静静的回到自己房间中,静等起来。

    入夜时分。

    当福威镖局将总局里还剩下的其他人遣散后,青城派对此确实十分意外。不过他们也了解到了林震南寻了一个援手,直接插手了其中。而其中少镖头林平之更是被那人收做了徒弟,剃了个光头。

    但是哪怕是援手,很有可能与少林有关。

    眼下的情况却使得青城派不得不继续下去,完全没有收手的可能。只要得到真正的辟邪剑谱,哪怕是少林又能如何?

    嗒!嗒!嗒!

    屋顶。

    一阵连串的脚步声从瓦片上走过,却是踩出了嘎吱的声音,完全没有任何的隐藏声息。甚至,是在下面房间里告诉众人,他们已经来了。

    一直喝着酒,吃着花生,让林平之伺候着的岳缘突然眼皮一抬,手中刚剥了壳的花生立时出手,朝楼顶shè去。

    砰!

    瓦片一震,上面出现了一个小圆孔。

    同时,只听屋顶上一声闷哼,同时无数瓦片一乱,瓦砾飞溅中,一道身影直接从楼顶摔了下来,径直落在了岳缘的房间里。

    无数的瓦砾灰尘弥漫,岳缘手中折扇一扇,将面前的灰尘扇开,但是灰尘终究太多,岳缘最后将折扇盖在了酒杯上,使得一杯好酒不被灰尘沾染。

    至于墨衫上的灰尘,却是衣摆一扬,将那飘向自己的灰尘扇了出去。

    “嗯?可惜!”

    似乎是感受到了头顶上落了其他的东西,岳缘的眼中闪过一丝可惜的目光。终究不是自己长的,遮掩了感觉。

    “啊!”

    一声痛哼从于人豪的嘴中发出,单膝跪地,手上长剑伫地,另外一只手则是死死的捂着自己的左脚,上面正鲜血淋漓。刚刚不过在屋顶上走过,却被突来的暗器击穿了脚背,直接踩破屋顶,落了下来。

    无比愤怒的于人豪自知出手的人武功高强,但是在他的背后同样有着后援,故而他不能丢了青城派的气势。

    不过当他抬头朝眼前出手之人望去的时候,在瞧清了眼前的情况后,顿时愣了,一股凉气自尾椎骨上一直蔓延到了脖颈处。

    眼前。

    烛光下,一个身穿墨衫的光头,正提着一顶头发,无比温柔的对着烛光轻轻的拍打着上面的灰尘,同时还用梳子梳着那手上的头发。

    烛光照耀在对方的光头上,折shè出闪亮的光线。

    “……”

    一口凉气深深的被压在嗓子眼儿,于人豪无比愕然的望着对方,心中原本的愤怒却在这一眼之下霎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愣是被眼前的这幅景象给打的烟消云散。似乎是对方察觉到了自己正在盯着对方,于人豪立即低下头来,老老实实的佝偻着头。

    “你叫什么?”

    温和而随意的声音闯入了于人豪的耳中,岳缘随意的问道。

    “我……我叫于人豪!”

    虽然声音温和,但是于人豪眼下却没有丝毫敢说谎的心情,刚刚对方那梳头发的情形着实吓到了他。

    “哪里的**?”

    还是那般的随意温和。

    “青……青城派!”

    哆哆嗦嗦的回答着岳缘的话题,于人豪也是深吸了一口气,再度悄悄抬起头,望向了岳缘,不过这一看之下于人豪再度愣了。眼前的男人一头泼墨长发,此时正摇着扇子,低头品着酒。似乎先前自己看到的不过是幻觉。

    刚才的那是幻觉吗?

    于人豪心中大为愕然,但是对于眼前这个看起来温和,一副佳公子模样的男子,他心中却是越发的紧张了。

    “青城派啊!”

    一声果然如此的感叹,岳缘见着眼前这个名叫于人豪的青城派**战战兢兢如鹌鹑一般,心中却是对自己刚刚的那般做法有些好笑。

    光头,还有假发,其实也可以这样用的。

    试想。

    一个人突然见到原本长发飘飘之人,忽然露出了一个光头拿着头发,仔细的为头发梳头,那么这人一般情况下绝对会被吓到。因为遇见的人,不是鬼就是疯子。

    不被吓到的人,绝对不是一般人。

    于人豪只是一般人,而岳缘也不是疯子,他只是突然起了一个玩闹的心思,却是起到了比武力更好的作用。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