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16章 戒!劫!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山林间。

    大树遍布,弯弯扰扰。

    小尼姑仪琳就这样带着一身香风,以毫无明确方向可说的方位到处乱跑着。

    在她的后面,田伯光追的那才叫一个辛苦。

    如果是以直线距离的话,田伯光可以说早就追上了眼前的这个小尼姑,但问题是这个小尼姑蹿进了山林里后,所运用的轻功就让他意外了,而且跑的方向根本就不是以直线,而是乱七八糟的乱转着。

    “……”

    田伯光停下脚步,望着不远处仍然在用娇嫩的嗓音惊呼着的小尼姑,田伯光就觉得自己已经是无话可说了。

    试想他能够号称万里独行,轻功在江湖上自然是独一无二,否则的话以他这个**贼的身份,哪里会活的这么潇洒。可即便是这样,田伯光对眼前的局面也是颇为无语。

    原因无他,因为眼前的这个名叫仪琳的小尼姑这方向感着实让人头疼。

    一个正常人自然一般情况下都有着自己的方向感,哪怕是许多人在匆忙的街段逃跑也会有相应的方位。但是眼前这个名叫仪琳的小尼姑却不是这样。

    当窜入山林后,仪琳就像田伯光展示了什么叫做无方位随意乱跑。

    田伯光自认为自个儿是正常人,但是现在却是完全理解不了仪琳这是怎么逃的了。你说往左边追吧,你却发现人家小尼姑跑右面去了,说往右边追吧,他又发现人家小尼姑竟往后面去了。

    这一连串的乱窜下来,田伯光就已经缓缓的觉得自己的头也谢发酸发胀,有些头晕了。

    最让田伯光无语的是,人家小尼姑还不按着直线距离逃跑,而是一直转着圈子逃。

    该死!

    望着眼前的美貌小尼姑,田伯光觉得这样下去绝对会被江湖同道笑话,深吸了一口气,晃了晃有些发昏的头,径直一个纵身飞奔向前,却是在半空中与仪琳错身而过。

    “!!!”

    瞧着又跑回来的小尼姑仪琳,于半空的田伯光就觉得自己心肝都在疼,无奈之下只能运用千斤坠,落在了地面。回过身,朝小尼姑望去。

    “哎?”

    “这是!”

    只是这一瞧之下,田伯光发觉了其中的不妥。也许是圈子转的太多,小尼姑可能是转的头晕眼花了还是怎的,在与自己错身而过后,竟然又莫名其妙的转了回来,直接朝自己所在的方向闷头跑来。

    看那模样,就好像rǔ燕归巢,恍若投入自个儿怀抱一般。

    嘭!

    一声闷响。

    小尼姑仪琳的光头直接撞在了田伯光的胸口,随即一弹,自个儿更是退后好几步,一**坐在了地上。

    “啊!”

    “撞到了!”

    娇嫩的嗓音从嘴中发出,小尼姑仪琳一手摸着自己的光头,一手摸着自个儿的小**,惊呼道,同时整个人坐在地上还在以一种奇特的韵味东倒西歪的转了转,显然是已经头晕了。

    “……”

    田伯光看着撞在自己身上后一**坐在地上的仪琳,望着对方的动作,还有那双手使劲儿的摸着光头和**的玉手,再听对方那娇嫩的声音。田伯光嘴角就不由得抽了抽,回了一句,道:“我看到了!”

    同时,田伯光人也蹲了下来,就蹲在小尼姑仪琳的面前,怔怔的打量着眼前的这个美貌小尼姑。

    “嗯?”

    听到那近在耳畔的声音,仪琳使劲的晃了晃脑袋,让那让人讨厌的昏眩感驱逐出脑海后,这才瞧清了正蹲在自己面前,以一脸奇怪表情看着自己的田伯光。

    “啊!!!”

    又是一声惊呼,小尼姑仪琳玉手指着眼前的男人,无比震惊的叫道:“采花贼田伯光!不要采我,仪琳没有花的!”

    花?

    田伯光眼角不由的跳了一下,望着眼前那已经是跑出了一身香汗的小尼姑仪琳,在听到对方的惊呼后,田伯光当时就纳闷儿了。

    这个美的恍若水晶一般的女孩儿,到底在想什么?

    尤其见着小尼姑仪琳那恍若看到了史前野兽的目光,田伯光的心情就不爽了。心说自己在采花贼这一行当中,可以算是现下江湖中的状元,人不说**倜傥,但怎么也算得上一个颇有魅力的男人了吧?

    看着眼前这个天真纯洁的恍若一潭清水的小尼姑,不知怎的,田伯光心中原本的想法却是少了不少,恍惚间竟然忘记了自己本来的身份乃是一个**贼。

    啪!

    见小尼姑仪琳还在嘀嘀咕咕的唠叨着,田伯光顿时忍不住的伸手在小尼姑那溜光的光头拍了一下,无比认真严肃的说道:“不要吵!”

    “啊?!”

    仪琳被敲的不由一愣,双手不由自主的捂住了自己的光头,随即娇嫩的唠叨声停了下来,可怜兮兮的望着眼前的男子,一双美丽的大眼睛里两颗晶莹透彻的泪珠儿就在眼眶里打转儿,眼看就要哭了。

    “不许哭!”

    田伯光眼睛一瞪,对仪琳说道。身为**贼的他见过不少女人哭,但是眼前这个小尼姑这么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那晶莹的没有丝毫杂质的眼睛盯着自己哭的时候,田伯光心中就升起了一种莫名的烦躁,似乎是自己犯了什么大错一般。

    “呜!”

    “这位田大侠,不要做坏事好不好?否则的话佛祖会惩罚你的!”

    抽噎了一声,小尼姑仪琳如鹌鹑一般的缩在那里,无比可怜的抿抿嘴,眼眶中的一双泪珠儿给硬生生的憋了回去。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仪琳却也没有忘了鼓足勇气给对方讲佛法,要渡人家回头是岸。

    其实,在小尼姑仪琳心里,眼下时分却是十分后悔,后悔自己轻功没有练好,否则的话这什么万里独行田伯光定然追不上自己的。对于是自己刚刚转晕了头,直接撞到人家面前,仪琳却是没有在意。

    嘶——

    都这个时候了,这美貌小尼姑还要给自己讲佛法?

    深吸了一口气,田伯光这才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望着身躯的小尼姑。目光在对方那光洁的小脸上停留了许久,视线更是在对方额头的细汗上扫了一眼后,却是在心里许下了自己的打算。

    这样的女孩儿怎能是尼姑?

    他要破了这女孩儿的戒,心中的戒。

    只是万里独行田伯光怎么也没有想到,这心中的戒被破的不是小尼姑仪琳,而是他自己。

    ……

    当小尼姑仪琳自个儿傻乎乎的落在了万里独行田伯光手上的时候,南方福建福州城。

    福威镖局。

    林震南夫妇两人的面sè愕然,眼珠子瞪的老大,无比意外的望着眼前的两人。

    眼前的是一位风度翩翩的墨衫男子,对方手中白玉折扇正悠闲的摇着,而一头青丝则是被扎成了一个类似马尾的存在,束在了脑后。一眼望去,林震南的脑海中出现了公子理当如此的话来。

    而此时,对方正满面笑容的望着夫妻俩。

    当然,让林震南夫妻俩震惊的不是眼前这个模样俊俏,潇洒不羁的男子,而是站在男子身后的那个有些战战兢兢的小光头来。

    这小光头是谁?

    夫妻俩自然是无比熟悉,对方正是两人的爱儿——林平之。

    “这是怎么一回事?”

    林震南结巴了,支支唔唔的指着林平之的光头,问道:“平之,你的头发呢?”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儿子出去寻求帮助,不过一个下午的时间,一头飘逸的长发便已经消失无踪,转而代之的是一个光头。

    “儿子,你这是怎么呢?”

    与林震南不同的是,王夫人已经是惊慌失措了,在瞧见自己的儿子成了光头后,顿时以为是自己儿子想不开来,出家为僧了。上前,一边摸着自己儿子的光头,王夫人一边担忧无比的问道。

    “……”

    林平之闻言无比委屈的瘪了瘪嘴,目光在岳缘的脸上停留了许久,却见岳缘正笑**的望着自己。本来已经到了嘴边的话,立时给吞了回去,林平之说道:“师傅说过,现在的光头可以冒充和尚,也算是对自己的一种保护!”

    “……”

    林震南闻言一震,随即心中恍然。转过身,面向岳缘,林震南无比郑重的朝岳缘行了一礼,道:“多谢岳公子对犬子的照顾!”

    至于没有怀疑岳缘的身份,怀疑岳缘也是对辟邪剑谱有所窥视,是因为岳缘带着林平之刚进入福威镖局的时候,向林震南夫妇展示了什么叫做高手。

    却是以右手中指与食指两根指头,告诉了夫妻俩什么叫做震撼。

    哪怕是传说中的空手入白刃,却也没有岳缘以手指夹兵器来的让人震惊。

    仅仅凭着这一手,便足以打消林震南夫妇的怀疑。

    在夫妻俩看来,哪怕是曾经先祖的辟邪剑法,估计眼前之人也能接得住。至少当时岳缘的那句——“普天之下,暂时还没有我接不住的兵器”的话,着实让两人震骇。

    “对福威镖局动手的人,两位想来已经弄清楚了吧!”

    没有丝毫避让的接受了林震南的大礼,岳缘却是突然开口问道,直接提起了先前发生的事情。

    “……”

    林震南闻言稍一迟疑,却随即点点头,道:“是四川青城!”

    说出这话的时候,林震南的语气颇为的苦涩,要知道自家镖局平常与青城派关系也算和睦,每年福威镖局在经过四川的镖都会向其中位于四川的几大派送上丰厚的礼物,以算开路。

    其中峨眉、唐门和青城派,这三派为主。

    只要这三派应下了关系,自然福威镖局在四川的镖就会很好走了。但是林震南却是怎么也没有料到此番对福威镖局出手的乃是其中的青城派。

    这事情的发展,却怎能不让林震南苦涩?!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