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14章 道士、和尚、剑谱 中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辟邪剑谱。

    在林震南一番带着回忆口吻的言论下,辟邪剑谱的威名终于彻底的展示在了林平之的面前。

    七十二路剑法,威震江湖。

    也正是如此,才造就了福威镖局曾经的名声。

    “……”

    林平之呆呆的看着自己的父亲林震南,脑海中尽是回想着林家先祖林远图使用辟邪剑谱的绝世风采,只是在一对比眼下他所修习的辟邪剑法…林平之的心情就觉得诧异了。

    这两项一对比,完全是一个天一个地啊!

    哪怕是林平之现在乃是少年心xìng,有些娇惯,却也不会认为自己修炼的那辟邪剑法能够达到威震天下的地步。

    瞧着自己儿子的表情变化,林震南却也知晓林平之心中的所想,自家现在所修炼的辟邪剑法完完全全的无法与曾经那威震天下的七十二路辟邪剑法相媲美。

    不知怎的,自林远图之后,这辟邪剑法的威力就大为降低。

    不!

    确切的说那已经不止是大为降低了,而是低到了一个诡异的程度。

    眼下的辟邪剑法没有先祖传说中的迅捷诡异,有的只是很正常的中正平庸的剑法,说不上多好多jīng妙,但是也差不到哪里去,不过只是普普通通的剑法而已。

    而林震南本身在武学天赋上就不怎么样,于是他的辟邪剑法要比他的父亲更要差上一筹。

    至于祖辈传下的真正辟邪剑谱的所在,林震南却是没有去查看过,或许说是被一辈辈下来的遗言给震到了,而不敢查看。

    可以说,在林家祖辈其实是没有人希望自己后辈去修习这门诡异的剑法的。

    故而林震南理解自己儿子的迷惑,却是想了想,还是决定不再说什么。只是将话题转移到了其他方面,譬如此次面对的危机。

    之前还好,眼下林震南却是感受到了外界对于福威镖局那刺骨的杀机,为了那辟邪剑谱已经有人开始不择手段了。

    是否寻人来主持公道了?

    心中这个念头刚刚一闪而过,林震南却是立即否定了这个心思。

    与天真的林平之不同,在生意场上打滚的林震南不仅仅只是一个江湖人士,更多的还有一份商人的身份。商人之间的尔虞我诈,却让林震南同样对江湖上的人抱有了一种戒备。看那江湖上的纷争不正是如此吗?

    他不相信江湖上有纯粹的大侠英雄!

    人,都是为着某些利益而活着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林震南在走镖的时候更多的是以银钱开路,虽然与黑白两道都有些交流人情,却也仅仅这是交流人情,浅显的狠。大家不过是萍水而已,交情却是算不上深厚。

    这也是后来福威镖局被灭门,却没有什么人前来帮忙的缘由之一。至多,大家也就在私底下感叹下灭门之人做的太过,而福威镖局怀璧其罪而已。

    至于将辟邪剑谱交出去,以保福威镖局安危?

    这更不可能了!

    要知道这辟邪剑谱可是祖辈所留,身为后人的林震南怎么会将祖辈的东西交出去。如果交出去,这不仅是受到江湖上的耻笑,更是天大的不孝。

    故而,林震南直到死却也没有交出辟邪剑谱,最终也不过是见了令狐冲的秉xìng让其将辟邪剑谱转交给自己的儿子林平之而已。

    “那岳缘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目光炯炯中,盯着自己的儿子打量了半晌,林震南突然问道。

    “呃……”

    林平之蹙眉迟疑了,不是不回答,而是一时之间没有想到好的词汇,好半晌,林平之这才迟疑着说着自己对岳缘的印象,道:“那岳缘是一个很奇怪的人!”

    “奇怪的人?”

    “对!奇怪的人!”

    林平之点点头,继续说道:“是一个很潇洒,看起来有些风流不羁的男人。身上一袭材料不俗的墨衫,手中则是白玉折扇,爱喝酒……另外好像有点懒!”

    “另外武功很高强,对方的目光让人觉得似乎能一眼瞧透了自己!”

    组织了半天的语言,但是林平之终究与岳缘接触的时间太短,却只能说出自己心中先前对岳缘的印象。

    潇洒风流之人……林震南不意外。

    但是这有些懒是怎么回事?

    对于后面的这个评价林震南有些迷惑了,不过对方武功高强这一点林震南倒是不意外。自家的几位镖头也算是好手,可在对方的出手之下竟然是完全反应过来,直到将平之掳走之后这才反应过来,由此可见对方的武功甚是高强。

    脑海中勾勒出岳缘的大概模样,林震南却是思索着江湖中有没有这样的高手,却是发现没有任何的印象。至少在成名之辈中,林震南没有听说过有名叫岳缘的人,倒是华山派的君子剑岳不群的名声颇大。

    两人自然不会是一人,以君子剑岳不群对自己羽毛的爱惜,林震南当然不会觉得是对方藏身而来。

    不过既然岳缘承下了对林平之的诺言,林震南当然不会放弃抱大腿的机会,哪怕是对方也是对自家辟邪剑谱有着兴趣,但总比眼下这越发危及的局面要好。

    ……

    时间渐过,很快一天的时间已经过去。

    在这期间发生了两件事情,一件事情是林震南让林平之带去了不少值钱的东西给了住在悦来客栈的岳缘,另外一件事情便是前番陪同林平之打猎的史镖头、郑镖头、还有白二等人接连发生了意外,没有任何外表伤势的横死在了镖局中。

    这番突来的情况,立时将林震南给彻底的吓到了。

    如果说一天前,岳缘所说的不过是给林震南敲响了jǐng钟,但是并没有让林震南彻底的在意,因为在他的心目中完全没有料到会有人这般肆意妄为。

    而眼下,却是见识到了。

    完全没有任何的理由,就这般直接杀了自己福威镖局的人,这般肆意的做法却是让林震南大为惊恐。他怀疑过那住在悦来客栈的岳缘,但是细一想却又觉得不是对方,否则的话以对方的手段只怕是当初直接就拿下了林平之。

    难不成真是有人为了自家的辟邪剑法?

    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接下来的几天里镖局里派出去寻求帮助,或者是调查情况的人接连惨死。这种情况终于让林震南夫妇慌乱起来,哪怕是王夫人的娘家乃是金刀王家,但在这个时候却也起不了什么作用了。

    悦来客栈。

    靠窗。

    岳缘一个人,一壶酒,一把扇子,就这样安静的喝着酒望着外面。

    “哈!”

    淡笑一声,岳缘虽说救人,却指的只是林家,而不是整个镖局。目光望着街上行人,视线不断的在那些来往的妇人身上稍微扫荡了一番,发现没有什么美人后,这才收回了目光,自言自语道:“狗急跳墙,这是完全连理由也不找就要出手了吗?”

    嚣张跋扈,不过如此。

    “果然!”

    “眼下我在这里毫无声望,别人倒不会在意自己的jǐng告!”

    酒杯轻轻放下,岳缘回想着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心中若有所思。

    岳缘想的不是其他,而是关于这次灭门事件中福州官府所代表的意义。要知道在笑傲江湖中,在城市中官府的眼皮下进行灭门的唯有这一次。而林家虽然现在在江湖上地位不怎么样,但是林震南有人在官府中任职,可以说在官府中也有一份关系。

    但是事实上却是福威镖局就这样在福州城里眼睁睁的让人给灭门了。

    其中所包含的韵味可想而知。

    而在岳缘看来,这其中最大的原因便是青城派是道家门派。

    要知道在中国朝代中,道教的地位并不差,在元明清三朝,道教可谓都是地位尊崇。先不说在这段时间里身为道家泰斗之一的武当在朝廷里的地位,仅仅是三朝对武当山的封禅便可想而知。

    而且后来rì月神教教主任我行带人杀上了五岳派,杀上了少林,唯独没有去武当。等任我行想要将少林武当一起收拾的时候,却是身体撑不住自己先去了。

    由此可见,这次的福威镖局灭门事件绝对不是那么的简单。

    要知道在原来的剧情里,青城派将福威镖局灭门了却也没有遭受到其他江湖同道怎么样,至多也不过是说余沧海做的太过了,而没有人出来行侠仗义。

    余沧海最终还是死在了复仇的林平之手上。要是换作曾经的洪七公在此,估计青城派的事情绝对不是这么简单了。

    可以说,眼下的局面绝对要比神雕时期来的复杂的多。

    毕竟现在的江湖没有国仇家恨,自然更多的还是江湖纷争了。

    “哈!”

    “看来林家忍不住了!”

    目光落在街道上前来的一个人影,岳缘笑着一口喝完了杯中酒,却是起身摇着扇子回到自己的房间去,安静的等着了。

    这几天岳缘没有贸然插手,而是在分析这其中的繁杂局面。

    “我终究不是真正的英雄!”

    纸伞遮掩半张脸,岳缘的脸上似乎嘲讽,却是缓缓的闭上了眼睛,等待着相关人的来临。

    咚!咚!

    房门被敲响。

    “进来!”

    岳缘睁开眼,目光落在了房门处,开口说道。

    嘎吱——

    随着房门被推开,林平之一脸惨白的走了进来。来到岳缘三米外站定,林平之定定的望着岳缘,突然如推金山倒玉柱一般跪倒在地,无比悲呛的叩首道:“求求兄台救救我福威镖局上下,我林平之愿做牛做马报答!”

    没有说林家一门,而是整个福威镖局。

    林平之的话让岳缘很是讶异,却也是满心的感叹。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