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13章 道士、和尚、剑谱 上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福州城。

    骏马嘶鸣声中,岳缘携着林平之纵马直接从门口闯了进去,直惊的守卫城门的几名士兵大惊,不由的骂骂咧咧的。不过在见到了坐骑上有一名年轻人是福威镖局的少镖头林平之后,几人的声音便立即小了下来。

    不同于其他门派,福威镖局在福州还是有着积威的,不是他们这些小小的守卫能够招惹的存在。

    “我说兄台,你这是什么意思?”

    马背上,林平之动了动被压在马背上的身子,很是意外与愤怒。对于岳缘的突然出手,林平之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直到快要到福州城的时候,林平之这才明白自己被对方给携裹了。

    虽然现在的林平之天真,觉得自个儿的武功还算不错,但是在这个时候却根本没有了心思。原因无他,林平之被岳缘的突然出手给吓到了。

    两者一对比,哪怕是林平之在怎么比划,他也不觉得自己是对方的对手。

    故而。

    在马背上的林平之只是怒瞪着岳缘,觉得自己前面在小店里对岳缘的话都白说了。在心里,林平之有着一种难以言明的愤慨。

    “救人!”

    岳缘没有回头,只是随意的回了一句,胯下坐骑则是朝自己所住的客栈——悦来客栈的方向而去。

    救人?

    林平之闻言不由一怔,这话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

    刚刚在那小店里的老头子和丑陋少女都是传说中的高手?

    岳缘简短的回话,让林平之不得不这么想,但随即又转了过来,林平之瞪着眼睛,死死的盯着岳缘的背影,心说你才是那高手吧!

    悦来客栈!

    下马,随手将马匹交给了出来的店小二,岳缘便拽着林平之上了楼,去了自己的房间。

    因为两人的模样都甚为俊俏,可谓是佳公子,而且林平之更是有着一种男生女相的模样,使得店小二不断的用着奇怪的眼神打量起岳缘与林平之两人的背影来。

    在想些什么,自然只有店小二自己才清楚了。

    房间。

    在解开林平之身上的穴道后,岳缘便很是随意的坐在了一边的桌子旁,慢条斯理的为自己倒起了凉茶,一口一口的浅饮了起来。那悠然的动作,似乎刚才那兴冲冲的做法根本就不是出自他手。

    “……”

    耸了耸肩,扭了下身躯,林平之先是随意的扫了一眼房间后,目光这才落在正品茶的岳缘的身上,疑惑道:“兄台将我弄到这里,是有何事?如果能用的上我林平之帮忙的话,我绝对没有二话。”

    林平之虽然年少天真,但是他并不傻。

    在见到岳缘并没有难为自己后,林平之便知道对方带自己来此,定是因为其他的事情了。

    “呵呵!”

    岳缘眉头轻轻一挑,抬起头扫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很是认真的林平之,岳缘这才说笑着说道:“我说过,救人而已!”

    救人!

    这是林平之接连第二次听到这个词汇。这时,林平之也明白了对方嘴中所救的人是谁,不是其他,正是他林平之自己。

    “兄台!”

    林平之蹙眉沉思,回忆着自己过往,发现自己并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不由迷惑道:“救我?我没惹到什么人啊!”

    是的,在林平之的心中,自个儿可是没招谁没惹谁,不过是在平常偶尔客串下传说中的大侠,行侠仗义一番,可即便是行侠仗义他也从没有杀过人,不过只是将对方打伤,然后用语言唬退对方而已。

    林平之不明白。

    “不是因为你!”

    笑着扫了一眼满面迷惑的林平之,岳缘对于眼前这个少年的想法感到有些好笑,活在温室中的江湖少年,却哪里知晓江湖的残酷?摇摇头,岳缘若有所指的说道:“而是因为你福威镖局里有着让其他人眼热的东西,怀璧其罪而已!”

    “眼热的东西?”

    林平之听了这话不由的细细思索起来,可惜他翻来覆去的想来想去,也不觉得自家福威镖局有着什么东西值得其他人眼热的。难不成是因为自己钱多?

    要知道福威镖局眼下走镖,很多时候都是直接以银钱开道的。

    可是林平之仔细一思索,发现那些大门大派并不是这样,一番思索后,林平之很是失望的抬起头望向了岳缘,那眼神显然是直接告诉了岳缘我家没什么值得别人可惦记的,就是钱多而已。

    “辟邪剑法!”

    看着林平之这般模样,岳缘心中着实有些无言,对眼下的单纯的林平之岳缘却是无话可说。现在的林平之说白了还是一个一直生活在父母羽翼下的孩子而已。

    所谓江湖人生经验……

    只能呵呵了。

    “辟邪剑法?”

    如果说先前林平之是想不到,但是在听了岳缘直接点出了其中的问题后,那么他的表情更加的迷惑了。如果说之前林平之还自认为自个儿算是一个身手不错的少侠,但是在见到了岳缘那一刹那的出手,顿时林平之的少侠心给震出了裂痕。至少,他在这一刻不会觉得自己是高手了。

    而此刻听闻岳缘说自家的辟邪剑法被别人惦记,林平之心中更是怪异无比。

    辟邪剑法如何,林平之当然知晓,他现在修习的便是这七十二路辟邪剑法,这剑法的威力……在林平之的心中对比了下,他觉得自己手上的辟邪剑法压根儿打不过眼前的岳缘。

    那种出手速度,林平之根本就反应不过来。

    故而,林平之用一种你在骗我的眼神直愣愣的盯着岳缘。

    “……”

    林平之的目光中表现出来的东西岳缘自然是瞧得清清楚楚,不过岳缘没有继续回答对方,而是挥了挥手,说道:“这件事情你回家去问你父母便知晓,如果到时需要求助,还是可以前来悦来客栈问我!”

    “我在这里还会呆上一段时间!”

    说完,岳缘便伸手指了指房门,作出了逐客的动作,道:“出去的时候记得关上房门,对了,另外帮忙让店小二带上一份好菜好酒上来。今天太劳累了,我有些懒得下去!”

    “啊?!”

    林平之目瞪口呆的望着岳缘,愣了好半晌才一头雾水,满腹怪异的离开了房间。

    他没有问岳缘不说的原因,虽然两人不过是见了短短一面,但是林平之在心里总感觉眼前这个不羁的男人其实是一个说一不二的男人。挠了挠头,林平之一头雾水的下了楼,当然却也没有望了嘱咐了一声店小二。

    直到林平之走出悦来客栈好远,漫步到了福威镖局前面的时候,林平之这才反应过来,嘀咕道:“我刚才是在干嘛?”摇摇头,却是直接向站在门口守卫的镖头打了一声招呼后,这才推门而入。

    开推开门,林平之便见到了先前与自己一起打猎的史镖头,其他几人却没有在此。

    “史镖头?”

    “少镖头?”

    两人猛的一碰面都是一怔。

    随即史镖头这便长呼了一口气,说道:“那人没为难少镖头吧?您是怎么……逃脱的?”

    史镖头很想问林平之是怎么从那人手上出来的,但是想了想还是决定以逃脱这个词汇来说,毕竟自家少镖头的武功水平他很是清楚。在面对岳缘那样的存在,完全是没有任何的还手能力。

    “就这样走出来的啊!”

    “那位姓岳的兄台并没有为难我!”

    目光在史镖头身上停留了下,林平之这才问道:“对了,郑镖头他们人呢?”

    “哦,他们去寻少镖头您去了!”

    史镖头呆了一下,这才回答了林平之的问题。

    “儿子,你没事儿吧!”

    这时,王夫人才从房间里急急忙忙的小跑了出来,在听到自己的儿子被人掳走后,王夫人的心中可谓是大急。倒是一直站在史镖头身边的林震南却是若有所思。

    “娘,孩儿没事!”

    面对母亲的上下摸索,林平之笑着回答道,当时虽然突然被岳缘掳走,但是林平之心中更多的还是惊愕,却是少了一份恐惧。

    随后。

    在林震南吩咐史镖头去将郑镖头几人寻回来后,林震南这便与自家夫人以及儿子林平之去了内屋。

    目光在扫了一眼外面后,林震南这才关上了房门,回到房间,脸sè极为认真的盯着自己的儿子林平之,开口问道:“平之,说说先前发生的事情吧!”

    “呃!”

    林平之先是很意外的看着自己父亲那突来的紧张情绪,在听了林震南的问话后,林平之便老实的将先前岳缘所说的话一字一句的重复了出来,末了,林平之疑惑的问道:“爹,我们林家的辟邪剑法真的很厉害吗?”

    “……”

    深吸了一口气,林震南伸手捏了捏自己那有些发酸的眉心,这才望着自己的儿子,呢喃道:“先前我还一直疑惑,但是现在我想已经明白了!”

    明白了什么?

    林平之不明白,但是林震南夫妇却是已经若有所思。

    开始那三位镖头的死去,只是让林震南以为是意外而已,毕竟走镖不可能一直安然无事,出现了意外这也很是寻常。但是,林震南却是没有往其他方面想去。

    眼下,突然被自己儿子的问题提醒,林震南这才发现自己其实是将事情想的简单了。

    “辟邪剑法……”

    听着自己儿子的问题,林震南脸上流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这才说道:“在当初,我林家辟邪剑谱可是天下间数一数二的不凡剑法!”

    数一数二的不凡剑法?

    林平之闻言愣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