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10章 交锋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福威镖局。

    作为福州最大的镖局,它有着曾经的辉煌,出身少林弟子的林远图以一手辟邪剑法威震江湖。

    眼下,福威镖局虽然落魄,在江湖上没有多大的地位,但是在福州城内还是一处很大的势力的。

    入夜时分。

    福威镖局大门前的两个灯笼已经点亮,而里面则是无比热闹不已。

    男人的笑骂声、女人的嬉笑声、还有阵阵舞剑声。

    可谓是一副合家欢乐的模样。

    “平之,你的剑法已经很是熟练了!”

    高坐上,林震南望着在自己面前舞剑的少年,脸上露出丝丝满意,只是他眼中一闪而过的担忧却是没有人能发现,唯有坐在一旁的王夫人才能了解了。

    因为在这几天,镖局里已经有人莫名其妙的死去了。

    林震南的生意手腕很强,但是他在武学上并没有多大建树。如果说林震南是江湖人士,倒不如说他是一个彻底的商人。刚开始他并没有在意,但是接连三次的死人,却已经让林震南夫妇发现了其中的不妥。

    “……”

    目光望着自己的儿子林平之,林震南望着他那肆意风发的模样,却是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看来,得求助官府了!

    在心底做了打算,林震南并没有打算去向其他江湖人士求救,一是时间上来不及,二是一些武林名宿林震南没有那个面子,再者就是林家所有的辟邪剑谱秘笈了。

    可惜的是,现在的林震南身上的商人秉xìng居多,却没有料到眼下局面的危机,而是琢磨着以官府的力量来解决此事。要知道,林家可是有人在朝中为官,哪怕是福威镖局落魄至此,早已没有了当初林远图时期的宏大,可是即便是这样在福州仍然是大户富贵人家。

    其中原因,大家想象一下便足以知晓。

    两者相互勾结而已。

    故而,当见这种情况后,林震南首先想到的便是官府。

    商人最好的行为是什么?自然是在平常中多交朋友,少结冤家。只是这其中,有多少人是以利益结合,却不得而知了。

    “不过还是要多加练习,武功熟能生巧,剑法自然会威力大增!”

    面对正期待着评价的林平之,林震南右手抚着颚下长须,慈祥的笑着说道。

    “嗯!”

    十分认真的点点头,林平之对自己父亲的评价和指导十分的满意,心说自己这辟邪剑法也练的不错了,不过其威力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般威猛。出剑也是规规矩矩,林平之思索了半晌,觉得还是自己的父亲说的不错,自己还要多加练习,直到熟能生巧的地步。

    “少镖头的武功已经算是不错了!”

    在一旁的史镖头笑着抱拳说道,语气中自然满是对林平之的夸赞,直说的林平之也颇为不好意思,谦虚起来,道:“少镖头的武功在福州可是这个!”说着的同时,史镖头还比划了一个大拇指的动作,以赞叹林平之的武功。

    “哪里!哪里!”

    林平之甚是俊美的脸颊,在史镖头的夸奖下,不由的脸红起来,挥挥手,谦逊道:“我哪里有史镖头说的那样好,还要加紧练了!”

    虽说谦虚,但林平之心下还是无比开心的。

    “哈哈!”

    史镖头见林平之红了脸,顿时大笑起来,道:“少镖头又谦虚了!”

    顿时,福威镖局内响起一片大笑声,热闹不已。

    时间渐过。

    热闹的镖局终于慢慢变得安静,到了午夜时分,除了守夜的镖头外,其他的人早已各自回房休息。而在这时,一道黑sè的人影自远处借着夜sè遮掩而来,在漫天的银辉中,人几个轻身纵越,便已经来到了屋顶的一处角落,矮身观察起来。

    “……”

    岳缘的目光透过头罩上的双孔,朝眼前的福威镖局不断镖局打量着。即便是已经到了午夜时分,岳缘仍然能够感觉先前不久在这大院里的热闹。

    在这么多人的监视围观下,还能够这么坦然的生活着,岳缘不得不对林震南夫妇感到佩服。

    白天的时候,岳缘打听过福威镖局的事情,在福威镖局里最近已经连续死了三个人,但是这并没有引起林震南的足够重视。

    林震南可谓是成也生意手腕,败也生意手腕。

    或许是太过商人化了,他将江湖中的事情想得太过简单了,钱财能使鬼推磨,但有的时候这鬼要的可不是钱财啊。故而,那些钱财只能引发其他恶鬼的注视。

    矮身蹲在屋顶角落,避开月光,岳缘凝神静听,都能发现在这福威镖局的四周时不时的有一阵阵若有似无的呼吸声,想来便是一些武功好手。而这些人,应该便是青城派的弟子。

    比起福威镖局的众镖头来说,这青城派的弟子已经算的上是高手了。

    至于掌门余沧海这一辈更是高手的高手了。

    “辟邪剑谱!”

    嘴中轻轻呢喃着自己此次前来的目标,岳缘虽然想上前将其拿走,但是眼下感受到四周那无数的呼吸声,哪怕是岳缘却也有些棘手了。现在的他观想不是香帅,而是风流不羁的另一人。

    两者各有擅长。

    若是香帅的话,自然无碍。

    但是岳缘现在哪怕想用一身陆小凤的武力去驱动楚留香的武功,却更是让觉得很是别扭。

    是的!

    明明脑海里存有香帅的经验,但是岳缘一时之间却是无法使用出来。确切的说不是使用不出来,而是用出来总觉得有些怪异之处,不通畅。

    就好像一个高手,在瞧见了另外一个高手著作的绝世武功秘笈,但是这个高手最多不过是借鉴而已,却绝对不会照着对方的秘笈修炼的。

    这是属于高手的坚持,也是属于高手的本心。

    信念无敌,才是无敌!

    “……不偷取,难不成我需要光明正大的取?”

    岳缘的目光落在那辟邪剑谱所藏的牌匾上,想了想决定暂时退避,寻一个万无一失的方法来取这辟邪剑谱。对于这份离谱的剑谱岳缘心中有着些许猜测。尤其是当他经历了蓝凤凰的事情后,这份心思越发的重了。

    嚓!

    “嗯?!”

    身后瓦片的碎裂声突然传出,岳缘不由一惊,身形一动,却是恍若一只金翅大鹏纵上了半空,目光朝身后不远处望去,便瞧见了一个同样一身夜行衣,包裹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两只漆黑的眼珠的黑衣人。

    “!!!”

    黑衣人同样是不由一惊,刚刚心下惊讶一时踩碎了瓦片,正是因为他发现了那躲在烟囱处的岳缘突然站了起来,面前不远处多了一个人,这着实将他吓了一大跳。

    两人见面,没有任何的言语。

    岳缘却是动手了。

    自半空而下,右手化拳为掌直接朝那黑衣人而去。

    “……”

    目光微凝,当岳缘的右手即将击到对方的时候,对方的身形却是犹如被外力牵扯了一般,硬生生的退后了三尺,避开了岳缘的攻击。

    这轻功!

    眼光一变,岳缘却是再度加快了出手的动作。

    夜sè中,月光下,两人都以极佳的轻功在屋顶不断交手,却是没有让脚下的瓦片丝毫受到影响。交手中,更是悄无声息。

    双方以快打快!

    不过最终的结果还是黑衣人被岳缘压着打,眼下的岳缘虽然没有尽全力,他只不过是在压迫眼前这黑衣人而已。

    余沧海?

    应该不对!

    心中,两人同时闪过这样的念头,随即将这个心思给否定掉了,那这黑衣人是谁?

    锵!

    一声金属争鸣,却是黑衣人心中有了决定,背后的长剑豁然出鞘。

    剑声争鸣中,长剑伴着月光直接刺向了岳缘的脖颈处。

    长剑虽是偷袭,但是内里的光明正大的韵味却是一目了然。

    这剑法!

    岳缘眼睛再度睁大,眼前之人出招便已经带上了岳缘熟悉的韵味,却是震惊中右手猛的伸出,中指与食指直接穿入剑光中,一下子夹住了对方的剑尖。

    “……”

    震惊!

    黑衣人眼中尽是震惊,手中长剑硬生生的被对方以两根手指夹住,进退不得。如此方式,在黑衣人眼中可谓是首见。

    双眼一眯!

    见挣脱不了长剑,黑衣人眼中闪过一丝狠辣,空下来的那只有直接一掌拍出,直接朝岳缘的头顶拍去。

    嘭!

    双掌交击,空气中闪过一丝闷响。

    四散的气流扑面而来,直吹得两人的夜行衣寥寥作响。

    嘣!

    同时一声脆响,长剑硬生生的被岳缘崩断,而那黑衣人则是拿着一柄断剑,同时身躯不断的后移,以极为出sè的轻功飘出了福威镖局。在一剑刺死了那角落里窜出来的一名持剑年轻人后,黑衣人的身影则窜入了黑暗中,消失不见。

    屋顶上。

    独剩下岳缘一个人。

    望着那黑衣人消失的方向,岳缘头罩下的脸sè极为的凝重,随意扫了一眼手中断剑,他的注意力却是落在了自己的左手掌心上。

    只见原本白皙的皮肤此刻似乎是沾染了无数的紫黑颜料,掌心乌黑一片,却是中了毒。

    “……”

    许久,目光从自己左手掌心上收回,岳缘深吸了一口气,径直一掌拍在了身旁的一棵大树的树干上,霎时,雾气弥漫,却是吱吱作响中,一手的毒力全部被倒灌进了树干。

    顿时。

    那棵大树的树干,掌心所接触处,变得乌黑起来。

    回头,望了一眼仍然在安睡中的福威镖局,岳缘却是脚下一错,人亦飘飞了出去,对于下面看到自己与黑衣人交锋的人岳缘却是丝毫没有在意。

    月辉,纯洁如水。

    人,却是心如这夜sè,冰凉如水。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