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06章 美人与酒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呵呵……”

    欢快的笑声在山林间来回荡漾,惊起飞鸟无数。

    一路下山来,岳缘的心情颇好。

    在山腰处,来到了不戒大师的住处,与不戒大师两人再度闲聊了几句后,岳缘这才拿着不戒大师手上所有的一些道藏佛经之类的书籍打包背在身上后,这便潇洒的离去了。

    很难想象,不戒大师这样的浑和尚手上却有道藏和佛经,想来人家也不是明面上的浑,人家不戒大师清醒着了。

    至于不戒大师上见xìng峰,会遭遇什么样的事情,这暂时不是岳缘所能知道的了。

    挥手告别,岳缘径直背着包裹下山了。

    山腰大石上。

    不戒大师面sè平静的望着自己亲手救下,亲手剃了个光头的岳缘的背影,心中却是若有所思。在山上,他将岳缘交予自己女儿仪琳照顾,不戒大师自然不会那般的完全不会理会。

    在仪琳小心翼翼的照顾岳缘的时候,不戒大师自然是躲在暗处观察着。

    一番观察下来,不戒大师对于岳缘的印象自然是不错,是一个不错的小伙子。

    岳缘每天给仪琳讲故事,甚至教导仪琳轻功的事情,都被不戒大师看在了眼里,可以说在不戒大师的心目中,虽然没有了解清楚对方的真正底细,但是在不戒大师看来却算是一个不错的人了。

    “唔?”

    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不戒大师立即回过头,朝身后望去,却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对方身影一闪,便已经消失在树林中。

    赫然是哑婆婆的身影。

    “哎,等等我啊!”

    眼中闪过一丝惊喜,但是对方的突然消失却让不戒大师大为郁闷与不甘,顿时大呼小叫着跳下巨石,朝人影消失的地方追了上去。

    “嗯?”

    停下脚步,岳缘虽然现在没有了内力,但是那种感觉还是很敏锐的。在打量了一下四周,发现那有人望着自己背影的感觉彻底消失后,岳缘这才长呼了一口气。

    目光四处打量,寻了处隐秘的方向,推开了荆棘草丛什么的,走了进去。

    “是时候了!”

    呢喃着随手将背上的包裹打开,从不戒大师那里得来的书籍之类的全部倒在了地上,随后,岳缘低下身来,从怀里掏出了火折子。望着手上的火折子,岳缘叹了一声,只能采取古人的老办法开始弄起火来。

    原本的打火机被洪凌波用的没气了,至于那小手电筒则是落在了跛脚姑娘陆无双的手上,作为说鬼故事吓人的代价,估计早没电了。

    至于药物什么的也用完了,眼下的岳缘可没有一身的准备,而是几乎是**而来。眼下,岳缘身上所有物都是本世界本身所有,可以说来到笑傲江湖世界里,岳缘并没有准备。

    不过这些倒也不让人担心,岳缘心中想要了解的问题,可不是关于这些。

    嚓!

    好不容易让火折子烧了起来,岳缘便一点一点的将包袱里的道藏佛经什么的全部撕开,慢慢的烧掉。

    很快,青烟弥漫,一股青烟从树丛中缓缓的升腾了起来。

    随即,那已经升腾到半空的青烟似乎是受到了什么牵引一般,从半空倒灌而下,顿时吸了回去。

    “哈!”

    紧闭的眼睛没有睁开,脑海中已经暗下去的香帅图像并没有亮的迹象,而是其他的图不断的闪烁着,最终缓缓的定格了下来。

    “怎么……是他!!!”

    猛地睁开眼,岳缘的眉毛不由的一挑,顿时脸sè变得怪异起来,原本他心中的担忧是极有可能是和尚的,但眼下定然不是了。不自觉的伸手摸了摸自个儿的上嘴唇,上面胡须些许。右手又情不自禁的再度摸了一把自个儿的光头,于是岳缘那一双剑眉再度挑了挑。

    “哎!”

    “这个模样,怎能去欣赏美人?”

    情不自禁的对自己的光头感慨了一句,感受到自己已经在缓慢的受到影响,岳缘不由得有些哭笑不得,在某些方面,岳缘与现在的观想之人仍然有着大量相似之处。

    “算了!”

    摇摇头,在看着那些书籍全部化作了飞灰后,岳缘双手负背,缓慢的转过身,走出了树林,一步一步的沿着下山的路,下恒山了。

    在江湖中,在正道的每个大派的四周,一般都会坐落一些小村庄,或者城镇啥的。

    少林如此,武当如此。

    而五岳五大门派也是如此,只不过因为门派实力的大小,还有平常的行侠仗义程度而区分人的多少。像华山派山下普通老百姓便不多,而嵩山则是五岳派中最多的。

    恒山下,自然也有一些小村子坐落期间。

    毕竟,恒山上的尼姑还是佛家慈悲为怀的,可以说在五岳中当属恒山派在平常的为人处事上最让人无话可说。

    可以说,在恒山下的小村子里,法度什么的都是十分平和,几乎可以与传说中的路不拾遗相媲美了。毕竟,挨着恒山派,总归会受到影响的。更不用说在山上的白云庵里还有个暴躁的尼姑定逸师太了。

    对一些宵小,仅仅是定逸师太的名声就足以吓到这些心怀坏心思的家伙。

    然而……

    就在今天,这山下一直平静的村子却是被吵醒了。

    无数鸡叫犬吠声中,一道身影携带着一身清风从村子中冲了出来,远远的却听岳缘的声音回荡在村子上空。

    “借阁下衣服一用!”

    “下次回返恒山,定有厚报!”

    岳缘的声落遥遥落在空中,回荡在这片村子里,人却是轻功急用,几个起落便已经消失在众人的视线外,只余寥寥余音。

    “可是!”

    “可是小和尚你拿衣服没事儿,你干嘛剃我头发啊!”

    后面,一名年轻男子顶着个光头追了出来,可惜只能瞧见岳缘消失的背影,还有那回响在空气中的声音。男子带着哭声,无比忧郁的望着岳缘离去的背影,无奈不已。

    “对了,恒山怎么有和尚?”

    “恒山怎么没有和尚?”

    至于其他人的对话,则是在和尚这个身份上开始纠结了。

    村子里发生的事情岳缘没有多想,眼下的他已经提起了速度,径直朝南方而去。

    ……

    半个月后。

    一处城镇客栈里,靠着窗,岳缘一手白玉折扇轻轻的摇着,迎着夏风,一头乌黑的青丝迎风而舞,再配合那时不时的挑眉动作,可谓是潇洒风流无比。

    左手白玉扇,右手白玉杯。

    一手摇着扇子的同时,白玉杯中的美酒却也是往嘴里倒着。

    “小二!”

    目光在那已经见底了的白玉杯中扫了一眼,岳缘伸出右手,食指屈指轻轻的弹了弹那已经空了的酒坛,这才叫来了小二,吩咐道:“将你们店里最好的女儿红给本公子我端上来!”

    “好咧!”

    面对如此大顾客,店小二自然是恭敬无比。

    正要下去起酒,却又被岳缘拦了下来,吩咐道:“既有好酒,当要有美人作陪!”

    “这里……”

    食指轻轻的敲着桌子,岳缘笑着问道:“可有入眼的美人?”

    何谓入眼的美人?

    当然是有赤练仙子李莫愁与小龙女那般模样的女人,至少也要有陆无双、洪凌波的小模样。

    自然,这话岳缘是不会出口的。

    虽然现在的他受到了些观想之人的影响,但也说得上是岳缘在借着这个影响去愁而已。原本的安排,因为这个意外变得让他一时之间措手不及,这使得他现在无比郁闷。

    不过同样在为了准备弄明白有些事情后,岳缘这才安定下来。

    “可入眼的美人?”

    店小二闻言不由一愣,呢喃着重复了一句,这才问道:“客官,您想要什么样的美人?”

    “能陪我喝酒的美人!”

    一句简单的话,说明了岳缘此刻的要求,店小二正要躬身下去,却听一道清脆的带着南方方言的女声突然闯进了岳缘的耳中:“这位公子,你之女儿红好不好喝撒?”

    声音娇柔宛转,荡人心魄,再配以那方言,却给人一种极为特别的魅力。

    “……嗯?”

    抬起头,岳缘目光越过店小二,朝那楼下望去,却见一名身穿蓝布印白花衫裤,自胸至膝围一条绣花围裙,浑身上下挂满了各sè银sè饰品,叮叮当当声中走了上来。

    入眼处,女子约莫二十三四岁,一双滴溜溜的大眼睛,黑如点漆,耳上垂一对极大的黄金耳环,足有酒杯口大小。目光从女子脸上收回,目光在对方胸口处的银sè饰品上稍一停留,继续下移。

    岳缘的目光在对方腰间那盘绕的长鞭上面停留了许久,岳缘的视线又在对方那一双赤足上留了半晌,这才将自己的目光从对方身上收了回来,对着店小二吩咐道:“你去端酒来吧,能陪我喝酒的美人已经有了!”

    “坐!”

    端正了身子,在女人面前岳缘自然会有相应风度。拿起白玉酒杯,轻轻的放在了桌子对面,岳缘伸手示意。

    “呵呵!”

    娇笑声中,女子没有任何的客气,身下衣摆一甩,却已经赤脚坐在了岳缘的对面,一脚踩在旁边的木凳上,女子那大大的眼睛盯着岳缘上下不断打量着,吐气如兰道:“公子,你当真是过得潇洒哈!”

    “那是自然!”

    岳缘的右手轻轻的拍打着自己左手上的白玉折扇,在为对方添满了一杯女儿后,笑道:“在见到姑娘后,我的心情更好了!请!”

    “请!”

    没有多话,两人笑容满面的对视中干掉了这一杯名为女儿红的酒。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