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05章 恒山上下来的小和尚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PS:话说,还有月票的飞过来吧!

    下山容易,上山难。

    不仅是岳缘现在一身武力完全散去,沦为了普通人,也是岳缘自这恒山派下山后想要再度回来的缘故。

    “……”

    很多时候,人长的太过俊俏却也不是一件乐事。

    尤其是被人剃了个光头,丢在一堆如花尼姑中的时候,那么影响就更不好了。

    定逸师太开始的毫无理由的生气让岳缘很是不满,但是当怒气消散,静下心来仔细回想一番后,岳缘便知道这是必然的结果。

    可以说,定逸师太的生气乃是恒山派高层的共同观念。

    这几天来,岳缘便已经感受到有些尼姑已经会在cāo练中时不时的走神,目光直往自己身上瞅了。

    换作是自己,面对这样的场景,自个儿也会发飙啊!

    只是佛家本身就以慈悲为怀,你总不能对着一个病患说你请下山吧?故而,恒山派高层共同推举了一直很蛮横的白云庵庵主定逸师太来做这个恶人了。

    否则的话,在这么经历一段时间,恒山派肯定要出问题。

    仔细的分析了一番,岳缘也得出了大概的结果,面对如此结果岳缘也不得不摇头苦笑,这完全是意外啊!

    不过,在心底岳缘本来就没有打算在这恒山呆多长的时间,眼下身体的大概伤势已经差不多,所剩下也不过是那一身摔出来的外伤,擦擦药酒之类的,倒也没有大碍。

    是时候离开恒山了。

    再不离开,这定逸师太估计要动粗开始撵人了。

    ……

    青山绿水。

    恒山之景确实出sè,能够身为五岳之一,自然有着属于自己的特sè。

    沿着小路上了见xìng峰,岳缘没有理会其他人,而是径直往自己所在的房间而去……唔,也就是原来小尼姑仪琳的房间。

    房间中。

    没有人,自岳缘受伤后呆在这里,这间木房便暂时归岳缘所住,而小尼姑仪琳则是与她的师姐们呆在了一起。

    来到房间,岳缘望着眼前这简介的布置,却是一时之间停了下来。

    自己在这里本来就是一个人,也没有其他的东西,这房间里不过是给了岳缘在这个世界的第一丝熟悉感而已。

    人嘛!

    总会为自己第一次所在的地方感到熟悉。

    “哈!”

    安静的望着房间中的布置,岳缘沉默了半晌,却不由的苦涩的笑了笑。这里面的东西没有一件是属于自己的,哪怕自个儿身上的这宽大袍子也不是自己的。

    一身长物,在最终却是什么也没有留下。

    对于不戒大师拿自己道袍换酒,岳缘却也无法可说。毕竟人家算得上是救得自己的xìng命,若不是人家不戒大师搭救自己,谁也无法知道在这深山老林间会发生何事……

    想来,事情的发展不会让人觉得快乐。

    动物、毒蛇什么的,这在某些时候可都是要人命的东西。

    对于换酒了的那一身道袍,岳缘更多的还是可惜而已。

    目光在房间里来回扫视了一眼,岳缘发现自己终究没有任何收拾的东西,晃了晃头,笑着转身,却正好撞见了前来的仪琳。

    “咦?”

    “岳大哥!”

    小尼姑仪琳见到岳缘的身影,小脸上显得有些惊喜,满面笑容的盯着岳缘,道:“你没事儿吧!”要知道刚刚岳缘可是被自家爹爹给拖了出去的,小尼姑仪琳自然还是有些担心,毕竟岳缘的伤可没有完好。

    “没事儿!”

    岳缘先是朝仪琳笑着说了一句,随即目光便越过仪琳朝对面望去,远远的岳缘便瞧见了定逸师太黑着一张脸老远的瞪着自己。那眼中很明显的告诉岳缘,如果你敢对仪琳动手动脚,我就对你动手动脚的jǐng告味道。

    “……”

    岳缘与定逸师太对视了半晌,有些好笑却又好气的摇摇头,这才望着身前的仪琳,无比认真的说道:“对了,仪琳,我告诉你一件事儿!”

    “岳大哥,我也要告诉你一件事儿!”

    仪琳与岳缘几乎异口同声的说了这么一句相同的话,这让岳缘一愣,有些疑惑,随即道:“仪琳,你先说!”

    “那个……”

    “那个……”

    “我告诉师傅岳大哥给我说的那些故事了!”

    仪琳很是不好意思的低下头,颇为自愧的嘟囔道:“佛祖说过,出家人不能说谎的!”

    “呃!”

    仪琳的话让岳缘不由一呆,随即脸sè变得怪异起来,小声的问道:“仪琳,你将那一千零一夜的故事都告诉定逸师太了?”

    “嗯!”

    小尼姑轻轻的点点头,却又摇摇头,道:“只有四个故事了,岳大哥你还没讲完了!”

    “……”

    对于仪琳的认真与纯洁,岳缘也无法可说,似乎想到了什么,岳缘又开口问道:“那……仪琳,你该不会将我交给你的那些也告诉了定逸师太了吧?”

    在这几天的时间里,岳缘并没有仅仅的给仪琳说故事,而且也教了对方轻功,出自香帅的轻功。

    对于这个纯真的恍如天使的女孩儿,岳缘自然很是关心。

    眼下,仪琳没有撞见万里独行田伯光,那么岳缘作为回报,自然是要让人家小尼姑有着自保的能力。

    以仪琳的心态,那攻击xìng的武功人家学习了也不会怎么使,但是自保的轻功却是无恙啊。

    “……”

    仪琳闻言没有说话,只是一双小手死死的掐着自己的衣摆,显然这个表现已经告诉了岳缘最终的结果。

    “哎!”

    捂着额头叹息了一声,岳缘对于仪琳的老实认真再度刷新了一个印象。

    这样的女孩儿……

    任谁都没有心思发对方的脾气,再说自己既然已经下定决心教导了人家,岳缘可以说就已经有了接受眼下这种结果的打算了。

    “算了!”

    摇摇头,岳缘无比认真的盯着仪琳的眼睛,道:“仪琳,你记住一件事,如果要是遇到一个自称万里独行田伯光的yín贼,你就有多远跑多远!知道吗?”

    “噢!”

    点点头,见岳缘没有因为自己说出了他的教导而改变脸sè,仪琳心中还是很开心的,不过对于岳缘的叮嘱,仪琳却是迷惑了,道:“可是,为什么呢?”

    为什么?

    恒山派啊,你能不能不要将人家小姑娘教导的跟一朵白花儿似的啊!

    你让人家怎么开口?

    岳缘的表情一滞,长呼了一口气,道:“不要问为什么,如果实在是不明白,你就问你师傅定逸师太!”

    “哦!”

    仪琳迎着岳缘的目光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然后,仪琳则是盯着岳缘,问道:“岳大哥,你是要下山吗?”

    仪琳虽然在某些知识上面,比之小龙女还要白,已经到了纯粹的地步,但是小尼姑并不傻,当岳缘说了这么多后,她的心中自然猜测出了来。

    “唔!”

    点点头,岳缘笑道:“自然是要下山!”

    “可是,你的伤……”

    小尼姑仪琳心中很是担忧岳缘的伤势,对于自己师傅的强势,仪琳当然无法,她也知道岳缘不可能一直呆在恒山,毕竟人家不是不戒大师,即便是不戒大师也不过是在山腰居住。

    可是眼下立即就下山,仪琳对于岳缘的身体安全担心了。

    “这没什么,小事而已!”

    对于仪琳的好心,岳缘不禁在内心感叹,在他所遇见的女孩儿中也唯有眼前的仪琳最为纯粹也最为善良了。

    “好了,其他的没什么了!我下山了!”

    强忍着没有伸手去拍人家小尼姑的光头,岳缘遥遥朝站在对面望着自己这边的定逸师太,拱手道:“多谢恒山对在下的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以后若有什么需要我岳缘帮助的还请师太江湖传信给我即可!”

    “在这里打搅了这么久,也是时候下山了!”

    “告辞!”

    抱拳,拱手。

    岳缘宽大的袖袍一甩,便大步从小尼姑仪琳的身边走过,带起一阵香风。

    却是走的潇洒无比。

    “小和尚下山去化缘,老和尚有交待!”

    “山上的尼姑是老虎,见到要躲开!”

    大踏步,岳缘几乎迈着极大的步子,以疾走的方式朝山下而去,同时嘴里更是大声的哼着曲儿,那奇特的调子直接回响在山上。

    风过,安静。

    见xìng峰上先是一阵诡异无比的安静,随即一声怒斥便从山顶传来。

    “你个该死的小和尚!”

    “还有那该死的不戒和尚!”

    定逸师太怒气勃发,一身宽大的袍子更是鼓了起来,眼珠子一瞪就要朝已经变疾走为快跑的岳缘冲去,却是被身边的几位师姐妹给拦了下来。这一曲歌,着实让定逸师太将岳缘给恨着了。

    倒是一边的定闲、定静两位明事理的师太死死的拉住了定逸,好不容易才将其劝解了下来。

    “哈!”

    最后,定逸师太却是气笑了,用一种说不明道不白的语气感叹道:“好一个岳缘小和尚!这胆儿简直比天还大!”

    望着岳缘离去的背影,定逸的心思谁也无法明白。

    不过虽然决定不找岳缘的麻烦,但是定逸师太心里关于不戒和尚的麻烦却是定要找的,在几人看来,这曲儿搞不好就是从不戒和尚那里出来的。

    “不戒和尚!”

    咬牙切齿中,一众尼姑都是面露火气。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