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02章 不戒大师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清风徐徐。

    岳缘顶着闪亮的光头安静的站在树下,静静的看着眼前**场中的一群光头尼姑练武。

    或许是因为岳缘现在体内没有丝毫内力,单从外表看起来压根儿没有武力,这使得恒山派的尼姑们没有多大担心,再说现在**的剑法也只不过是恒山派的基础剑法而已。

    “……”

    抬头从那闪耀着光辉的无数光头上收回,岳缘的目光落在了其他的地方。在这三天的时间里,岳缘在这恒山派除了有些防备的地方不能去,其他的地方岳缘基本上都转了个大概。

    为了自己的大侠发型,岳缘甚至还专门寻哪里有没有足够长的毛发做一份假发。

    但事实上是,这恒山派上上下下几乎所有人都是光头,而且连匹马也看不见,岳缘在哪里去找足够的毛发?无奈之下,岳缘只能暂时压下心中的这个念想。

    “喝!哈!”

    整齐的清脆女声叫喊在场中回荡,长剑烁烁中闪着光辉,整齐无比的舞动着。

    剑光!折光!

    可谓是一副奇特的风光。

    果真是越来越差!

    岳缘瞧了一会儿便缓缓的转过身来,对于现在恒山派所施展的剑法,岳缘心中却是这样评价。现在的他虽然没有内力,但是原本属于香帅的经验却还在,他的目光还在,自然能看出其剑法的好坏来。剑法绵密有余,凌厉不足,虽然适合女子使用,但终究少了一份凶猛。

    论守比不上太极剑法,论攻击更是十招之中有九招在守,这种剑法遇见了顶尖高手自然会落在下风。

    在这江湖中,以岳缘的了解,能够防守反击的似乎唯有太极。

    要知道令狐冲破太极剑,可以说哪怕当时他亦会了独孤九剑,但在面对太极剑的时候,也是硬着头皮去的。

    摇摇头,岳缘转身朝仪琳替自己弄的房间走去。

    一阵风吹来,头上又是传来一阵凉爽。

    对于这种情况,岳缘伸手摸了一把自己的光头,着实无奈了。一时之间没有了头发,这让他完完全全的不习惯。

    房间中。

    岳缘盘膝而坐,然后失神一般的愣愣的看着前方,脑子里却是在思索着赤练仙子她们的情况。

    想着她们是否会照自己的吩咐那般活下去……

    “哈哈哈!”

    一声豪爽的大笑声突然响起,一个爽朗粗壮的身影已经携带着一身风尘的闯了进来,道:“小伙子,你醒了啊!”

    嗯?

    失神的眼神终于恢复,岳缘定定的望着出现在自己眼前的男人。

    恒山派有几个男人?

    据岳缘所知,现在的恒山派除了自己便只有仪琳的老爹不戒大师了。而眼前的男子,虽是长的粗壮,一脸的络腮胡子,但是对方那个闪亮的光头,还有那戒疤都告诉了岳缘来人的身份。

    “不戒大师?”

    语气虽是疑问,但是内里却是肯定的意思,岳缘望着这个突然出现在这里的不戒大师,有些奇怪,道:“岳缘谢过不戒大师的救命之恩!”

    前面,岳缘曾经问过仪琳,知道不戒大师一般是住在山下或者山腰,很少上这见xìng峰来。

    但眼下……

    难不成是上见xìng峰寻敲钟的哑婆婆来着?

    望着不戒大师,岳缘在心底盘算着对方上山来的打算。

    “哈哈!”

    不戒大师对于岳缘的礼貌很是满意,摆摆大手,笑道:“岳小子,不用这么客气!”

    “……”

    我是很想不客气啊!

    岳缘没好气的望着不戒大师,虽然心中对于对方救了自己很是感激,但是剃了自己的头发,这完全是仇了。只可惜这仇也只能这样,根本无法报复。

    人家本来就是一个光头,自己根本无法反剃回去啊!

    “对了,不戒大师,我有些问题想要了解一下!”

    沉吟了一下,岳缘望着不戒大师,说道。

    “噢?”

    正在笑着的不戒大师停下了笑声,见岳缘一脸的严肃,问道:“什么事?”

    “不戒大师,当初你是怎么救下的我?”

    岳缘没有停顿,直接问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因为这件事在岳缘的心中是极有可能关系到自己怎么会到这笑傲江湖世界的根本原因。

    “唔!”

    不戒大师沉吟了半晌,对于岳缘突然问的这个问题,他虽然有些奇怪,但是想了想还是按照当初发生的情况说了出来。

    随着不戒大师一字一句的回忆,岳缘的脑海中也出现了当初自己出现在这个世界的景象。

    一身蓝白道袍自高空坠落,在砸断了数根树枝后,啪的一下摔在了不戒大师的面前。

    这便是岳缘出现的场景。

    只是这其中唯一让岳缘不爽的地方是——不戒大师你怎么不接我一把?

    敢情我到现在浑身上下还一直疼,是你任凭我摔下来造成的啊。

    心中不断的吐槽,岳缘对于不戒大师的做法却又无法说什么,只能生生的吃了这个闷亏。

    至于头发的问题,岳缘却没有问了,以不戒大师这个疯和尚的想法,谁知道他当时是怎样想的,而且仪琳以前的回答,这让岳缘觉得这件事情有极大的可能便是这样。

    不戒大师在嫉妒人家的长相……

    “不戒大师这次上山是找仪琳小师父的么?”

    岳缘很随意的转移了话题,问起了不戒大师这次上山的缘由。岳缘没有提哑婆婆的事情,毕竟哑婆婆与不戒大师的关系暂时不是岳缘这个恒山派的外人所能知晓的。

    “琳儿?”

    不戒大师不由一愣,却是出乎岳缘意料的摇摇头,否认道:“不是来找阿琳的,我是来找你的!”

    “找我?”

    岳缘闻言愣了,关于这一点岳缘还真是没有想到。

    这恒山派上有他不戒大师的女儿和老婆,按道理来说不应该是上山专门来找自己的。

    “是的!”

    不戒大师的表情变得认真起来,起身朝门外走去。岳缘见状也跟了上来,却见不戒大师站在一株大树下,摇摇指着远处,问道:“岳小子,你觉得这里的风景如何?”

    “青山如画!”

    岳缘不明白不戒大师为什么会突然问出这么一句,但是岳缘对于眼前的景sè却也很是赞叹,回道:“恒山之景,名不虚传,可谓绝塞名山!”

    只是有一点让岳缘不太明白的是这恒山本来是全真派的圣地之一,但是眼下却成为了尼姑的所在,原本道教所在却是沾染上了佛学。

    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岳缘却不得而知了。

    “那这里呢?”

    不戒大师的手指收回,转过身指向那场中正在**剑法的恒山派尼姑们,问道。

    “呃!”

    岳缘一怔,以为不戒大师所指的乃是脚下这见xìng峰,故而岳缘还是以本心的所想道了一句:“这边风景独好!”

    “哈哈哈!”

    不戒大师闻言大乐,若有所指道:“岳小子你的头发果然是剃的妙!”

    “……”

    对方这话一出口,岳缘便知道自己先前的理解错了,顿时脸都快绿了。幸好自己与不戒大师两人所站的地方离尼姑们所**武功的地方偏远,否则的话要是被恒山三定之一的定逸师太知道了,那定是要杀人的节奏。

    不撵的岳缘与不戒大师满山的乱跑,那绝对不是定逸师太的做法。

    “岳小子,你是有武功的吧!”

    见岳缘那快要杀人的脸sè后,不戒大师的笑声终于小了下来,这才说道:“能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也不过一身外伤,你之能耐是我在江湖上首见。”

    “我想问一下,岳道长你究竟是何门派?”

    回过头,不戒大师一脸严肃的盯着岳缘,当初岳缘那一身的道袍不戒大师自然是认得出。只是,那样的一身高雅蓝白道袍,却不是他在江湖上任何道教门派所见。

    武当不是如此,其他的有关道家的门派也没有如此艳丽的道袍。

    称呼由岳小子,转换到了岳道长,岳缘也算是理解了此时不戒大师心中的担忧。如果当初自己不是因为观想透支,使得功力散去的话,估计不戒大师根本不会将自己送到他女儿仪琳这里养伤,而是在山下或者其他的地方处理伤势。

    一个已经没有了武功的人,自然对仪琳等人没有杀伤力。

    这样,不戒大师也就放心下来。

    不过岳缘究竟出自哪里,却是不戒大师想要了解清楚的。这几天的时间里,不戒大师以岳缘那曾经的一套蓝白道袍在江湖上了解了一下,却没有任何有用的结果。

    不!

    确切的说有一条消息。

    那便是大唐时代中有一个名为纯阳的道派使用的便是这蓝白道袍,在其中还有奢华无比的金耀之sè的道袍。据说,那本来消散在战争中的纯阳派在南宋时代,出现了一个武功惊天的道士。

    那道士当时出场,便是这么一身的蓝白道袍。

    当然,这些都只是传说。

    不戒大师虽然是一个疯和尚,但是他却不傻,能剃了头发当和尚追求尼姑做老婆的人,岂是简单一词可以形容?

    “……”

    面对不戒大师的问题,岳缘只是沉默了一番,身上宽大的袍子一扬,双手负背,道:“纯阳,岳缘!”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岳缘的光头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亮。

    不知怎的,听着岳缘的回答,在望着岳缘那被自己剃了的光头,不戒大师突然乐了,哈哈大笑起来。

    顿时,笑声响彻在了山间。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