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01章 仪琳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阳光明媚。

    丝丝光线透过树梢缝隙落在地面上,印出一条一条奇特的光斑。

    当!

    巨大的钟声响起。

    回荡的钟声在山林间来回荡漾,顿时惊起无数飞鸟。

    “……”

    迷糊中,岳缘听见了耳畔那不断回鸣的钟声,就好像当初上终南每天早晨听到的那钟声。

    “我会回来的!”

    豁然,紧闭的眼睛睁开,岳缘一下子坐了起来。

    当!

    外面,又是一阵大钟的回鸣。

    这声音!

    岳缘听着那在耳边回荡的钟声,目光则是在房中四周不断的打量着。这是一间在现代都市少见的木房子,而且以房间里那简洁的装饰和丝丝弥漫在鼻尖的香味,岳缘可以肯定这里是一女人的房间。

    目光透过木窗,望向外面。

    首先印入眼帘的是一株巨大的杉树,在看那远方连绵起伏的山脉,以及墨绿青山,显然自己所在的地方乃是山间。

    奇怪!

    按道理来说,我这次应该是回到都市的,难不成哪里出了问题?掉在深山野林里呢?

    疑惑中,岳缘正想要起身,顿时发觉浑身上下传来一阵阵剧痛,似乎整个人从高处摔下,整个人摔散架了一般。只要稍微动一下,就会觉得全身酸痛。

    连续努力了两把仍然失败后,岳缘便继续躺在了床上。

    闭眼,脑海中的香帅形象已经彻底黑暗,显然当初在襄阳一战已经用尽了力量,报酬用完,这一次已经失去。

    虽然脑海里仍然停留着香帅所有的功法与经验,但是岳缘本身现在却没有丝毫的内力。无奈之下,只能硬撑着起身盘坐起来,开始按照脑海中残留的经验收拾身上的伤势来。

    可惜的是现在身边没有道藏之类的书籍,岳缘无法使用观想之术,只能一切一切的慢慢来。

    许久。

    岳缘叹了一口气,继续朝床上倒去,浑身酸痛不已。

    这虽然满脑子的经验,但是从无到有修出内力却哪里是片刻就可以的,而且自个儿身上的伤势感觉是外伤居多,纯粹是摔出来的。

    好半晌。

    “喂!”

    岳缘躺在床上,嗅着被子上的香味,喊道:“有人吗?”

    “嗯?!”

    一声娇嫩的嗓音在外面响起,只听道:“你终于醒了啊!”随即房门被推了开来,一道人影走了进来。

    这声音,应该是个年纪不大的女孩儿。

    在心里对对方进行着分析,随着方面被推开,岳缘只觉的眼前一亮,然后便目瞪口呆的望着来人。

    是的。

    的确是眼前一亮。

    因为推门进来的是一个剃着光头的小尼姑。阳光照耀在对方的头上,着实差点亮瞎了岳缘的眼。

    小尼姑模样秀美,个子并不高。

    一双明亮的大眼睛不断眨巴着,眉毛弯弯,满眼的笑意。一袭宽大缁衣,将小小的身躯包裹其中,看上去年纪不过十四五岁左右。

    进来的时候,小尼姑还端着一个小木碗,正吃着什么,岳缘借着阳光,还眼尖的瞧见对方的嘴角和鼻子上还沾染了几颗饭粒,点缀其上,更让的小尼姑带上了一丝小俏皮。

    好一个清秀绝俗的小尼姑。

    房间中,两人面面相觑。

    岳缘的目光死死的落在对方的那个小光头上面,好半天,岳缘才吞了口口水,心中升腾起一股不好的念想,问道:“小师父,你是?”

    “我叫仪琳嘞!”

    小尼姑闻言朝岳缘抿嘴一笑,连带着嘴角和鼻子上的饭粒也显得可爱起来,弯着一双月牙儿大眼,笑着做自我介绍道:“大哥哥,你呢?”

    仪……仪琳!!!

    岳缘心中一惊,却道果然。

    笑傲江湖的世界!

    只是自己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难不成是因为先前透支的缘故?

    眉头微皱,心中所想岳缘自然没有表现出来,面对仪琳的问题,岳缘微笑着做着自我解释道:“我叫岳缘,山岳的岳,缘分的缘!”

    “噢!”

    仪琳闻言点点头,一脸的恍然大悟的小模样道:“是岳大哥啊!”

    “仪琳小师父,这里应该是传说中的北岳恒山派吧?”

    目光再度落在外面的那连绵不绝的青山上面,岳缘随意的问道。

    “唔!”

    如小鸡啄米一般的点着头,仪琳那娇嫩的嗓音回荡在房间中:“是的了!对了,岳大哥你昏迷了很长时间,现在醒来想来也饿了,我去给你弄点吃的来!”

    “谢谢!”

    面对如此一个清秀绝俗,却又善良纯真的女孩儿,估计是任何人也无法去拒绝人家小姑娘的要求。再说,岳缘本身肚子也有些饿了。岳缘的话刚说完,便见仪琳一阵风似的跑出了房间。

    一阵风吃过,让岳缘感受到了一种久违的凉爽。

    呼了一口气,正想忍着身上酸痛起身下床的岳缘突然一怔,随即停下了自己的动作,刚才自己想到了什么?

    凉爽!

    对,就是凉爽!

    要知道自己现在可是在房间里,大半身躯在被子里,即便是风吹了进来,又怎么会让自己感受到凉爽?眼下,看外面可根本不是什么冬季啊。

    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岳缘的右手缓缓的朝自己的鬓角处摸去。

    没有!

    什么都没有!

    岳缘的右手直接摸了一个空,顿时心中那不好的念想再度浮现上来。深吸了一口气,岳缘直接一把摸向了自己的头顶。

    入手乃是一片光滑!

    压根儿没有毛发蓬松的感觉,巴掌接触的完全是自己的头皮。

    “该不会……”

    左手也伸出,岳缘双手不断的在自己的脑袋上摸索了半天,却是没有找到一根的头发。

    “头发呢?”

    嘴角在抽搐,眉角也在抽搐,岳缘眼中闪烁着无与伦比的杀意,几乎咬着牙切着齿念叨道:“是哪个混蛋将我的头发全剃了?”难不成在恒山派养个伤,还需要剃头?

    长发飘飘,随风轻舞……

    哪位大侠都不是有着好发型!

    可现在……

    “我那可怜的头发啊,就这么随风而去了!”

    推金山倒玉柱一般的倒在了床上,岳缘郁闷的在那里直不断的嘀咕着,在心里却恨不得将那个将剃了自己头发的人碎尸万段。

    ……

    “呀!岳大哥,饭来了!”

    仪琳拽着宽大的袍子,又是一阵风似的端着一个大木碗,拿着一双筷子跑了进来,结果在进门的时候踩在了衣摆,还差点摔了一跤。不过在进入房间后,仪琳就发现了倒在床上的岳缘。

    顿时,仪琳不由一惊。

    将手中的木碗搁在一边,惊的小尼姑连忙上前使劲的将岳缘扶起,担忧不已的问道:“岳大哥你没事儿吧?难不成是伤势发作了?”

    眼前的岳缘脸sè显得有些苍白,显然是一头的青丝被剃了个光,对于岳缘的打击颇大。

    “无事!”

    岳缘摇摇头,身边的小尼姑身上传来阵阵清香,很有一种能够让人安静的安静。

    挣扎着起身,岳缘用一种无比悲痛的眼神盯着小尼姑,语气沉重的说道:“仪琳小师父,我向你打听一个事儿啊!”

    “什么事?”

    眨巴了下眼睛,仪琳歪着头问道。

    “你能不能告诉我,是谁将我的头发给剃了?”

    岳缘咬牙切齿,满脸狰狞的说道:“告诉我,然后让我去掐死他!”

    “……”

    仪琳被岳缘突然的狰狞表情吓了一跳,柳眉微皱,很认真的对岳缘说道:“岳大哥你这样做是不对的!佛祖都说过那是三千烦恼丝,去了就没有烦恼了!”

    仪琳!

    岳缘闻言不由一惊,转过头,望着身边的小尼姑,不由的惊道:“我这头发该不会是小师父你……”

    “不是我剃的!”

    仪琳一双白玉般的小手不断的摆着,示意头发不是她剃的,说道:“是我爹爹剃的!”

    “爹爹?”

    岳缘不由一愣,仪琳的爹爹自然不是别人,而是那个在笑傲中很有名的疯和尚,“不戒大师?”

    “唔!”

    仪琳点点头,一张清丽绝伦的小脸上很有些不好意思。

    “那……”

    岳缘深吸了一口气,迎着仪琳那纯真的目光,问道:“那不戒大师剃我头发有说过什么原因没有?”岳缘自语摔下来定然不是脑袋先着地,因为刚才他摸了一把,自己的头上没有丝毫的伤势。

    “嗯……我想想,”

    仪琳玉手食指轻轻的点了点自己的嘴角,回想了一下,点头道:“有的!”

    “不戒大师怎么说?”

    岳缘继续咬牙切齿中。

    “呃……”

    似乎是不戒大师的话很难以出口,仪琳显得有些娇羞,很是不好意思,一双食指不断的在袖袍下对碰,玩着虫儿飞。在岳缘的注视下,好半天仪琳才有些面红耳赤的说道:“我爹爹说……说岳大哥人长的这般俊俏,在外定是风流之人,随便在江湖上逛上一圈都有可能带上一马车的女眷回来!”

    “为了不让山上的师姐师门师伯们动凡心,爹爹说还是将岳大哥你那一头情丝剃了的好!”

    “……”

    不戒大师!

    你这叫什么理由啊!

    岳缘怔怔的望着仪琳,见人家小尼姑一脸不好意思的小模样,心中顿时觉得一万头草泥马在心间跑过,将心情践踏了个一塌糊涂。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