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96章 这一年,这一天 下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襄阳。

    护城河。

    一叶扁舟,游曳其上。

    丝丝烟雨,如朦如胧。岳缘与尹志平两人端坐在乌篷内,安静的静坐着。

    中间。

    是一张小桌,上面热气勃发,赫然是用着小炉子在烧着水,旁边则是搁着两个碧玉茶杯。

    两柄纸伞则是随意的挂在了壁上,正滴滴答答的往下滴着水,落在那被细雨点出了无数波纹的河面。

    两人没有说话,只是静听着眼前小炉子上的水发出阵阵呼啸声,水即将开了。

    “好茶!”

    “好水!”

    尹志平一身粉色道袍的端坐在小桌的对面,面带笑容的望着岳缘提壶倒水。碧玉茶杯中,滚烫的开水自壶中而下,不一会儿便已经是八分满。停下手,岳缘笑着听着眼前的尹志平的话,道:“这算是襄阳不错的了!”

    “唔!”

    伸手接过岳缘递过来的碧玉茶杯,以尹志平现在的能耐,自然不用担心这茶杯是否烫手。再说,这水本来就不是完全滚烫的。

    细嗅一口茶香,轻抿了一口,以驱散这三月的冷气,尹志平右手随意的抚弄了下鬓角的长发,这才用他那已经变得妖娆诡异的嗓音道:“这么长时间来,岳兄还是这般的潇洒肆意!”

    “哈,呵!”

    一声轻笑,岳缘也放下了手中的茶盏,用一种回忆的语气道:“倒有点怀恋当初你我上终南的时候了,那段山路我们走了好久,这才到了山顶!”

    目光落在尹志平那已经变得妖异,已经慢慢女生化的脸上,岳缘心中不说惊愕那绝对是说假的。当初自己因龙骑士这事,岳缘也不过为尹志平注射了一针剂量的雌性激素,哪怕是自己后来给他的药物,也不过是掺杂了雌性激素而已。

    这种药物,带给尹志平可能是冷淡情绪,又或者是其他的方面,但是决不可能出现眼前这种情景。

    当时在街道上,岳缘见到尹志平的第一个念头,便是对方修习了葵花宝典。

    但细一想,却又不大可能。

    世界上敢自宫的人有,但是不是每个人都敢自宫的。在岳缘看来,尹志平可能没有这么硬的心肠,否则的话他当初也不会这般如此了。而且岳缘也没有听说过全真有这种功法。

    岳缘便想要彻底的弄清楚尹志平身上发生的事情了,到底是什么武功使得尹志平成为了眼前这般模样?

    是葵花宝典,还是其他!

    又或者是那小龙女逝去的消息对他的打击太严重了吗?

    故而,问襄阳有些人买一叶扁舟,游曳那护城河,却也算是在这襄阳的一番乐趣了。

    “是啊!”

    听着岳缘的感叹语气,尹志平的声音也略显低沉起来,道:“想当初岳兄上山还是让我负的剑了!现在想来,却是有了好长一段时间了!以岳兄现在的身手,上终南却也不用我来负剑了。”

    “哈!”

    淡笑中,岳缘手中杯子的茶水已经被自个儿饮尽,在重新为自己添满了水后,这才悠悠叹道:“倒是尹兄,这段时间的变化有些大了!”

    “呵呵……”

    闻言,尹志平笑了,脸上尽是开心之色,道:“这世间万物唯有头顶的青天没有变过外,其他的都会变得。无论沧海,还是桑田,沧海可化桑田,桑田亦能成为沧海!”

    “岳兄也不是如此吗?”

    笑容中,尹志平的目光却是落在岳缘鬓角的那两抹白发上,道:“那凶名赫赫的赤练仙子亦能被岳兄劝解回正道,为抗蒙大业出力,更是成为岳兄的道侣。这一切的一切,我可是从没有想到过了。”

    “见笑了!”

    微笑着拱拱手,岳缘笑道:“国仇家恨,国仇在上,我却也对不起那些怀有家恨之人,只能在抗蒙大业中出上一份力,以减轻莫愁的一身罪孽了!”

    “赤练仙子有道公子岳兄如此为她,却是她之这一生的幸运!”

    李莫愁曾经的过往,尹志平也探查过,了解到了曾经的事情。故而,尹志平才会有此一说。

    对于赤练仙子来说,有着道公子岳缘便是她之一生的幸运。

    “呵呵……”

    对此岳缘无法说什么,只能笑笑。在同时,却是将小桌上的小火炉拿了下来,放在了旁边,然后从自己的袖子里掏出了一本新鲜的道藏著作一页一页的撕开,丢在了小火炉中,算是添火加热。

    虽然两人武功都很高,但是在这烟花三月中,那种湿润清冷的感觉还是让人有些不舒服的,尤其是这种时候。

    “……”

    目光淡淡的望着岳缘的所作所为,若是以前尹志平定会询问,但是现在的他却没有丝毫的在意,只是安静的看着岳缘的动作,看着岳缘将那一本崭新的道藏一页一页的撕掉,然后全部塞进了小火炉中。

    火苗窜起,却是带着一丝青烟。

    而在霎时间,乌篷内的冷气也被一扫而空。

    视线仍然在岳缘那鬓角的白发上停留,尹志平心中颇有些奇怪,怎么这段时间来对方竟然会白了头发。哪怕是只有鬓角的头发灰白,但是这对于一个高手来说,这也绝对是意外情况。

    半晌。

    “岳兄,你似乎看起来憔悴苍老了些啊,连鬓角之发都已经斑白了!”

    右手玩弄着自个儿的鬓角,拿起发端与岳缘的头发比了下,尹志平这般笑道。

    “呵呵……”

    岳缘闻言笑了笑,对于尹志平那似女孩儿的手腕做法并没有在意,而是抬起头,望着尹志平,说道:“人累而已,倒是你看起来年轻了不少。”

    这话岳缘没有丝毫说错,眼下的尹志平皮肤绝对比以前见到的尹志平要好上许多,几乎可以媲美女人,可以用那肌肤细腻这一词汇来形容。

    “噢?是吗?”

    尹志平闻言一呆,嘴角爬山了笑容,道:“岳兄说笑了!”说到这里,尹志平抬起自己的粉色衣袖,突然问道:“岳兄,你认为我这一身粉色道袍如何?比之你曾经的那一身金耀怎样?”

    “……”

    岳缘微微一愣,他完全没有料到尹志平竟会突然的调转了话题,引到了衣服上。不过,这次与尹志平的交谈本来就是一种随意,岳缘不过稍稍一怔,随即反应了过来。

    “很俏!”

    这是岳缘对尹志平这一身粉色道袍的评价。

    “呵呵!”

    尹志平闻言满意了,但是嘴上却还是说道:“其实了,人家很想那一身雪白色的道袍的,可是……”剩下的话没有说,尹志平的语气变得极端低沉,眼神也略显失神来。

    白色道袍?

    岳缘一呆,随即却也反应了过来。他终于知道尹志平变成眼前模样的一个引由之一了。

    黄蓉与全真定下的计策,可是坑了好几人啊。

    恐怕……

    全真七子六人怎么也会料不到事情会发展成眼前这般模样吧?说实话,岳缘也没有料到。

    “岳兄,”

    许久,恢复了过来的尹志平放下衣袖,用一种认真的语气说道:“当初你说武功不够,是护不了龙姑娘的,你是说的对的!我没有护住龙姑娘!”

    “……”

    岳缘无言中。

    “而我现在武功初成,自觉身手高了不少……你说,若是当初我有此刻的能耐,能护得住龙姑娘的安危吗?”

    语气略带呢喃,尹志平无比认真的望着岳缘,等待着岳缘的回答。

    “……噢?”

    手中的纸张已经全部烧完,冷风一吹,这乌篷内的热气又被凉风全部带走。

    两人安静而坐,目光彼此对视着,沉默不言。

    天空乌云遍布,压的很低,似要将整个襄阳给摧毁的干干净净。

    护城河上,那漫天的丝丝细雨则是交织出了独属于春的寒意。

    轰隆隆!

    天际传来一阵闷雷声,声如洪流,滚滚而入。

    又是一阵风雨,吹的这小舟亦不稳起来。

    随着乌篷上的门帘声响,尹志平动了。

    左手为掌,一掌直接拍在自己身侧的船板上,那被风吹的左右摇摆不已的船顿时静止了。随即,犹如在船头压上万斤巨石一般,整个船头开始朝水下压去,船尾更是脱离了水面,竖了起来。

    随这一掌,尹志平放在身侧的长剑亦是跳了起来,横到了他的面前。

    右手轻抚剑鞘而过,握住了那缠绕上了粉色丝线的剑柄,忽的一拔。

    锵——

    一声长长的剑吟声自乌篷内响起,恍若闪过一道闪电。剑身的寒芒,在岳缘与尹志平两人的脸上各自留下一道长形光痕。

    随即!

    手中长剑,刺出!

    一往无前的似要将眼前的黑暗刺一个通透。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