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039章 道友,你与我有缘 上
    纯文字在线www.yuehuatai.com本站域名手机同步www.yuehuatai.com请访问

    月明星稀。

    这是一个好天气。

    当岳缘如青烟一般从窗户中鬼魅一般的飘到院落中的时候,他的注意力已经随着那声声细微的低吟而去。

    抬头望去,却见——

    客栈。

    楼顶。

    与瓦上,在月色下端坐着一名身穿杏黄色道袍的女人,正是赤练仙子李莫愁。

    此时的她正双手抱着膝盖,整个人紧紧的缩在一起,靠着屋檐就那样直愣愣的望着天际的圆月。而同时伴随的还有从她嘴中发出的那声声似哭斯笑的低吟。

    远远的望去,此时的李莫愁就恍若一个孤单无助的女孩儿,一个人恍若鹌鹑一般躲在角落里,怔怔的望着远方。

    就好像被打落下凡的嫦娥仙子,怔怔的望着明月,想要回去却终究没有办法的模样。

    伴随着那似有若无的呢喃声,使得旁人会不由自主产生一种想要了解其中的心思。

    “……”

    她究竟在唱些什么?

    抬起头,因为对方的声音很小,而去再加上两人隔着不小的距离,故而即便是以岳缘的耳力却也只能听见对方在唱着什么。而想听清对方究竟在唱些什么,却没有办法。

    眉头微蹙,岳缘想了想,扫了一眼四周后,便是身形一动。右手在一旁的假山石头上轻轻一踩,整个人便若那升腾而起的炊烟就那样悄无声息的上了楼顶。

    身形虽若轻烟,却不带一丝烟火气息。

    在夜风下,岳缘一身道袍被吹的往后飘荡不已。

    墨发飞扬中,岳缘就那样悄无声息的落在了赤练仙子李莫愁的身后,然后一个人安静无比的站在屋顶,静静的听着人家的呢喃。

    呢喃,仅仅只是呢喃。

    在耳中,即便是这么近,岳缘也无法听出对方究竟在唱些什么,似乎就是那最为简单的感叹词汇,用一种空灵的嗓音在独自吟唱而已。

    “呜呜呜……”

    赤练仙子将自个儿的下巴搁在双膝之上,一身单薄的杏黄色道袍似乎遮不住夜色的寒意,使得人家几乎缩成了一团。

    就这样,李莫愁一个人于屋檐上静静的眺望着天际的圆月,呢喃中像是在对圆月诉说着什么。

    因为整个人陷入了自己的想象世界,双目失神的赤练仙子压根儿就没有发现在自己身后已经不知何时站了一名同样身穿金色道袍的年轻人。

    如果在平常,李莫愁不会如此放松,她的警戒心思很重。

    但是在今天……

    赤练仙子啊,你究竟在想些什么?

    目光落在李莫愁蜷缩的背影上,岳缘满心的感叹。如果说当初第一次遇见李莫愁,是在溪边那无数的茅草中,人家迎着金色的夕阳,蓦然而立。

    一身的出尘与悲意,恍若那失足的仙子。

    而眼下,却是比之那天的首次见面,还要显得更不甚。

    如果说当初只是悲伤,那么现在的赤练仙子整个人表现出来的却是一种恍惚,还要一种难以言明的忧伤与愤恨。

    想的是什么?

    恨得又是什么?

    岳缘觉得自己能够知晓,但是他又能肯定眼前的李莫愁心中所想的却又不止这个。

    除去那陆展元外,似乎还夹杂着其他的什么……

    目光顺着赤练仙子的视线落向天际的圆月,岳缘望着那挂在天上的圆月,不知怎的,听着对方的呢喃声,岳缘在一时之间竟然也想起了家来。

    月圆,代表着团圆。

    无论是哪里,圆月都被人们寄托着自己的思念与祝福。

    而眼下,岳缘竟然一时之间有些想起家来。

    哈!

    还真意外!

    以我这样随意的人,竟然还在穿越中想起自己的爸爸妈妈……

    半晌。

    岳缘终于反应了过来,挠了挠头,心说这无端看月亮果然会不知不觉间使得人莫名的忧伤感怀吗?尤其是眼前还有一个已经在忧伤中的女人,这种影响便越加的明显了。

    果然,情绪也是由环境影响的。

    在心里感叹了一阵自己的父母自然不知道自己儿子已经去了武侠世界,漫步其中,岳缘总结一番认为自己终究是幸福的。至少自个儿有个父母,也有着在追逐中的道侣。

    而眼前的赤练仙子了……

    曾经心爱的男人负心,更是早死,甚至没有给李莫愁自己去面对面报复的机会,而除此之外,李莫愁与小龙女一样,本来也是孤儿,由古墓派收养。

    可以说,李莫愁的师傅与师妹小龙女以及孙婆婆,在以前便是她的家人。

    但是如今——

    爱人没了,家人也没了,在最后甚至连唯一一个对自己尊敬的徒弟洪凌波也给牺牲掉了,最终却是什么都没有,只能哭着笑着吟着那‘问世界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的词,于情花中**而亡。

    因情生,也因情灭。

    一饮一啄,莫不如此。

    黑暗再久,终有光明的时候,人性再恶,终于醒悟的一日。

    岳缘从不觉得人自生下来便会有坏的,尤其是女人。

    当一个女人走上了不归路的时候,不是受了情伤,便是其他的恩怨情仇,在武侠世界中有着很多同样的类型。除了那些自小便被当杀手,或者在魔门长大的女人外,一般都是被形势所迫。

    但即便是在黑暗中长大,谁人心中没有一方净土呢?

    就像那莲花,可也是出淤泥而不染啊!

    和尚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佛家渡人,而岳缘虽说是一个冒牌的道士,但是道家也有拯救坏人于迷途的方法。

    先不说那些坏爷们儿,单单就女人来说,只要人家有过无奈的过往,不是自然而成的恶人,再加上模样不错的话,岳缘就觉得自己可以去拯救。

    被黑暗污染了,自己帮忙洗洗干净就好!

    要知道,岳缘现在所扮演的大纯阳派到头来还只有自己一个人呢。

    一个门派,总不能就自己一个人吧?否则的话这也太寒酸了点。

    赤练仙子望着月亮,而岳缘则是眺望着她的背影。望着眼前呢喃的女人,岳缘突然想起了佛道两家中几个很为有名的存在。一个是申公豹的‘道友,请留步’,而另外一个便是西方佛门的‘此物与我有缘了’。

    而眼下,岳缘很想伸出手拉住人家赤练仙子,用一种深情的口吻说道:“道友,你不需要忧伤,你与我有缘!”,但随即一想,现在这样说简直是大煞风景。

    尤其是听着人家李莫愁那忧伤的呢喃,岳缘觉得自己应该用其他的方面来配合。既然为将来的道侣,自当是一起快乐,一起悲伤,一起幸福了。

    想到这里,岳缘右手一伸,不远处的那客栈旁边大树靠近屋檐的树冠上顿时掉落了两片树叶,唰的一下被岳缘引回了手中,随即树叶一合,岳缘便放进嘴边,开始慢慢的吹奏起来。

    顿时,一道清脆好听的叶笛声自屋檐上响了起来。

    赫然是一首悲伤的调子。

    虽是由二胡变调叶笛声,岳缘却也吹出了其中的忧伤,无奈。

    繁华似锦,却又凄婉哀伤。

    就这样,那声声叶笛与赤练仙子的呢喃声两者竟然这样的融合在了一起,共奏了一曲心疼。

    PS:先祝福大家元旦快乐!话说小四想家了的说!另外,此章里主角所用音乐乃是霹雳布袋戏南风不竞的角色曲——不世狂人,唔,一个很哀伤的曲子,比较有感。有兴趣的可以听听。

    最快更新,无弹窗www.yuehuatai.com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