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石青璇
    月下。

    那美的一往无前的一剑。

    也是让参加王通宴会的所有人心脏不由一紧的一剑。

    谁也没有想到,谁也没有料到,会有人在这般众目睽睽之下,冒天下之大不讳公然刺杀奇女。在场之人,功力高超的人几乎同时越身而起,从窗口奔了出去。

    “不可啊!”

    一声怒斥,一声惊吼,这是主人大儒王通的惊怒。

    同时。

    跋锋寒、欧阳希夷、王通、乃至单婉晶等人都运起了轻功,想要阻止那人。

    而寇仲、徐子陵、卫贞贞和婠婠四人却是瞧着那人的身影目瞪口呆,四人几乎是擦了下眼睛,确定了自己绝对没有看错,那刺杀的正是他们熟悉的人。

    道公子岳缘。

    这是怎么一回事?

    此时此刻,四人脑海中只有这个疑惑。四人都不明白岳缘为什么有此选择,难不成这在哪里招惹了岳缘不成?

    “陵少,你在这里看着,我去去就来!”

    寇仲看了半晌终于忍不住心中的疑惑,在将婠婠和卫贞贞交予了徐子陵照顾后,整个人也从窗户口跃了出去,他想要观察个仔细。寇仲心中虽然疑惑,但是他却是知道师傅岳缘不是那般嗜血之人,如此做法定然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

    徐子陵望着寇仲离去的背影,不由苦笑,虽然他也想上前凑个热闹,但是眼下只能照顾卫贞贞和看住婠婠起来。

    但是因为这一剑,使得现场大乱。

    哪怕是徐子陵,在这一刻也显得有些力不从心,只能死死的抓着卫贞贞的手,保护着自己的这个干姐姐不受到影响。不让别人占便宜。但在一番忙活后,徐子陵抬眼一瞧,却是早不见了婠婠的踪迹,也不知道被人挤到哪里去了。

    糟了!

    目光四处寻找,却仍然不见婠婠的踪迹,顿时徐子陵不由暗暗道了一声不妙,可惜的是眼下的情况徐子陵却是根本抽不出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婠婠失去了踪影。

    而这时。

    白衣如仙戴着面具的男子已经与立于树顶吹箫带着斗笠轻纱的交锋了。

    箫音顿止。

    手中玉箫旋转,在的手中玉箫凭空点出,挡在了血色剑锋的前面。

    叮!

    身形微微一颤。

    轻纱下的玉脸上忽然飘过一丝红晕。随即的身躯恍若一片被风吹过的白云,身形闪烁却是以极快的速度朝后飘去。同时,那一双漆黑如墨的眼中却也闪过一丝讶异。

    没有杀意!

    这一剑,没有所谓的杀意!

    “……”

    面具下的岳缘眉头稍稍皱了一下,随即整个人再度跟了上去,刚刚的一剑虽然被玉箫所挡了一下,并没有停下来,而是继续以为目标一往无前的刺去。

    两人的身影在月下,就恍若两只嬉闹的小鸟儿。你追我逐,在众人的注视下朝外面飞去。

    哪怕是跋锋寒、哪怕是王通,欧阳希夷等人,在此刻追了半晌后。却是骇异的发现几人的轻功竟然是追不上眼前两人。尤其是跋锋寒,眼神更是亮的吓人。

    落在屋顶上,目光炯炯的眺望着两人消失的背影。

    不负众望。

    哪怕只是一个身影,一曲萧曲。却足以满足了众人的希望。

    而刚刚那凌空一剑的男子,其武功非常高,跋锋寒自然是瞧得出来。在心中他不由的对这个戴着面具的男子起了兴趣。

    “这人是谁?”

    跟在旁边的傅君瑜突然开口询问道,眼神中有着一丝迷惑。

    “不知道!”

    “但,绝对是一个高手!”

    跋锋寒很是干脆的说道,却也道出了自己对对方的兴趣。

    同样被落了下来的大儒王通还有欧阳希夷两人也是面色难看,前来吹箫是王通用老一辈的人情所请,但是却在众目睽睽之下遭受到了刺杀。

    谁人敢如此大胆?

    要知道不仅是碧秀心的女儿,更是邪王石之轩的女儿。

    难不成是那影子刺客杨虚彦?

    两老对视一眼,在心中思来想去却是只能确定这样一个人。望着岳缘和一前一后消失在远方的身影,两老的心中则是多了一份其他的疑惑。

    那便是为什么不往自己这边来?

    难道即便遭受到了刺杀,却也不想与俗人纠缠在一起吗?

    想到这里,两老的眼前似乎浮现了那碧秀心的模样,最终却是彼此对视了一眼,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化作了满心的担忧。

    屋顶。

    月下,一白一青两道身影先后不断的如蜻蜓点水一般的踏过屋顶,两人一前一后的朝东平郡外追逐而去。

    剑与人的距离不过是短短三寸而已。

    而在朱色长剑的末端,抵着的则是手中的玉箫。

    虽然在退,但看起来更多的还是好似被岳缘的长剑推着不得已的朝后退却。

    发丝飘扬中,带着的是她那略显错愕与意外的眼神。一身清纯脱俗的气质中在此刻却是掺杂了一丝莫名的委屈,盈盈大眼中晃荡的尽是愕然。

    叮!

    两人的身影越过了城墙,一前一后的踏过护城河水面,溅起丝丝涟漪,最终落在了森林中,站在大树的树梢上,遥遥相对。

    锵!

    朱色长剑入鞘。

    岳缘就那么带着面具,于树梢之上望着站在对面的。

    夜风微凉。

    带起白色的衣摆不断的飞舞。

    “……”

    目光略显心疼的看着玉箫之上的细小缺口,伸手轻轻的束拢了下耳侧的秀发,这才抬头望向面前这个带着一张画着笑脸的面具的男子。

    啪!

    头上斗笠轻纱破碎坠落,不仅如此,那带在鼻子上的假鼻子也一同碎裂,分做两半坠落下去,最终被夜风吹的带往了远处。

    目光轻移,从那坠落的事物上收回。玉手轻轻的抚摸了下自己的鼻子,这才带着赞叹的韵味,道:“公子,好俊的剑法!”

    剑气破坏了斗笠轻纱,破坏了假鼻子,却是丝毫不伤害她的皮肤,这般入微的剑法,自是首见。

    笑脸面具下的岳缘没有出声,只是安静的看着眼前女子的真正模样。

    美。

    不同婠婠的诡异,不同李秀宁的无奈。也不同商秀珣的清高,她的美更似一种空灵,是清新淡雅,其中还多了一分的俏皮。陡然一眼望去,颇有一种与小龙女相近的味道。但是与小龙女的清冷不同,两人相近的便都是那种虽是花容月貌,却是不敢让人随便生出绮思遐想的女人。

    “公子是想见我的模样吗?”

    玉指轻轻的点了下自己的琼鼻,无奈的说道:“公子可是如愿了哩!”

    那娇憨带怨的表情,哪怕是岳缘心中也是不由一跳。

    可以说。这一生,这是第一次见到这众目睽睽之下‘刺杀’自己之人。眼前带着笑脸面具的男子这般举动来吸引自己,这无论是谁都让她感到意外万分。

    见岳缘不说话,则是继续开口了。道:“难道是青璇什么时候招惹了公子?”岳缘没有开口,在这个时候却也不能立即离开,谁知道眼前这个带着笑脸面具的白衣男子会不会对着自己的后背来上一剑?

    虽然刚刚的那一剑并没有杀气,但是却不代表着还想这么莫名其妙的再来一次。

    “哈!”

    岳缘笑了。笑声配合着脸上的那夸张的笑脸面具,给人一种极为荒诞的味道。左手上的朱剑被岳缘随意的翻转,横在了腰后。目光上下打量着这个在夜风中衣袂翩翩,长发飘飘的女子,哪怕是见多了太多美女的岳缘也不得不承认眼前的女子几乎是集天地灵气于一身了。

    就像这世界终究只有一个,只有一个婠婠一般。

    “姑娘的箫艺已入化境,实乃人间绝技!”

    “即便是我也不得不对姑娘你的箫艺表示赞叹!这一生,我只见两人在箫艺上面入了道的人,其中一人就是姑娘你了。”

    说到这里,岳缘的语气停顿了一下,面具上的笑脸仍然是肆意昂然,头微微的侧了侧,沉吟了半晌,道:“但是更让我在意却不是这个,而是另外一个问题!”

    “公子!”

    “人家可也同样有一个问题啊!”

    对着岳缘的回答,没有询问那是什么问题,反而是道出了自己心中的迷惑。

    “请!”

    岳缘抬头看了半晌,右手微伸,示意先说。在这一刻,公子的礼貌气质彰显无遗。颇有一种我要杀你,可以等你将话说完的味道。

    自信,乃至自傲。

    “公子所说的另外一个箫艺步入化境之人是谁?”

    再度伸手束拢了下那被夜风吹的乱飘的秀发,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

    岳缘略有些愕然,似没有料到眼前女子问的会是如此问题?不是自己是谁,也不是为什么要在众目睽睽之下刺杀她,而是问起了自己话中的那一个同样在箫艺上步入了化境的人。

    好半晌。

    “刘正风,一个已经死去的人!”

    “可惜了!”

    眼神中尽是可惜,似乎是不能与对方论道的遗憾,缓缓的抬起头,这才说道:“那公子想要问的是什么问题?”

    “我该称你为,还是师妃暄?”

    “告诉我,姑娘你究竟是谁?”

    夜风下,月光中,岳缘却是问出了一个让人震惊的话来。

    气氛,霎时凝重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