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漫步在武侠世界 > 东方不败
    教主!

    教主!

    教主!

    连续三声的呼唤,却是代表着三个人。

    当这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话音落下后,在场的几乎是所有人都愣住了。

    任我行愣住的是那出来的身穿红色锦袍的女人,而岳缘愣住的同样也是这个身穿红色锦袍的女人。

    蛾眉参天。

    虽是女子,但是却给人一种身居高位之感。

    尤其是在见到梅庄四友四人全部躬身相对的时候,大家都已经知晓了眼前之人的真正身份——。

    那个夺了任我行的教主之位,号称天下第一的。

    “……”

    不是那天足以铺满整个扁舟的红裙,此时出现在岳缘面前的女子不过是红色夹杂了些淡金丝线的锦袍。一身华贵,一身慵懒。

    这个女人便是?

    岳缘虽然心中已有猜测,但是在面对眼前局面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的愣了。

    他完全无法想象一个伴扁舟游西湖,拿着红纸伞戏水唱着宋词的绝色佳人乃是传说中的,在一想起那天发生的事情,岳缘就绝的这玩笑开大了。

    同样。

    任我行也是无比愕然。

    他是见过的面貌,在他的印象中应该是岳缘,但是眼下这局面似乎……

    不仅是岳缘与任我行两个当事人如此。

    其他人如任盈盈任大小姐、向问天还有蓝凤凰三人同样是满脸愕然。

    不应该是东方叔叔吗……

    在任盈盈曾经的记忆中,应该是男儿身,但是眼下这一身慵懒奢华,那一身足以让女人羞愧的绝色,还有那欲语还说的神情都足以让同样身为女人的任盈盈感到羡慕。

    身为日月神教左使的向问天,同样是满脸的愕然。

    向问天自然是与算是公过事,却也知晓对方有着千变的称呼与能耐,但是变成眼前这个模样这也太过了些吧?

    与其他人相反。

    蓝凤凰在看到的模样后。她心中却是有了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回想起昨晚,与岳缘的对话,蓝凤凰却是琢磨着岳缘岳公子似乎是早已经知晓了的真正身份。

    ……

    当然。

    岳缘在震惊了眼前女人便是那传说中的的时候,不一会儿自己也反应了过来,心思却是落在了对方刚刚那念叨的那句话。

    教主!

    岳缘自然是听的出来对方不是叫任我行,而是叫着自己。

    教主!

    日月神教教主!

    我是日月神教教主?

    岳缘微微有些发呆,心中一时之间升起了一种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感觉。这一身称呼,竟然给了岳缘一种本该如此的感觉,自己本应该就是这日月神教教主的感觉。

    谁是?

    任我行脑子里有些乱,再加上在不见天日的西湖水牢里关了这么多年。这一出来却遇见了如此场景。哪怕是任我行乃是江湖枭雄,在此刻他的脑子也有些混乱了。

    的真正面貌究竟是什么样子?

    难不成当初那所谓的真实面貌其实也是假的?但是在任我行的心中,岳缘是的嫌疑更重,因为刚刚那绝色佳人的一声称呼。任我行无论怎样想象,他不想,也不愿意去认为乃是一个女儿身。

    “不!”

    “不论谁是,这两人都要死!”

    话音落下,刚刚说完的任我行却是怒的疯狂了,双掌一动。却是动作了。一身雄浑内力,却是在霎那间运到了极点,吸星**的特性终于被任我行彻底的施展了出来。

    院子中,空气豁然变化。

    似乎在其中多了一个黑洞一般。四周的空气已经开始肉眼可见,朝任我行那一点极端坍塌而去,顿时一股吸引力朝四面八方散了开来。站在外面的任盈盈、蓝凤凰等人更是脚下一错,差点一个不稳被直接吸了过去。但即便是这样。她们也能够感受到自己身上功力已经开始流泻而出。

    “!!!”

    任盈盈与蓝凤凰两人对视了一眼,运功强行挣脱那股强大的吸引力,这才避开了吸星**的范围。但是眼下任我行突然的动作。已经超乎她们的意外。

    因为有了先前的教训,蓝凤凰却是不敢再度出声了。在她看来,哪怕是任老教主武功再高,可是在面对两个武功同样不差的人,任我行的胜算着实太低了。

    任盈盈却已经是心情复杂之极,在水牢中这么多年来,自己的父亲已经是完全变了。

    虽然不过是在重新接触了短短的时间,但是任盈盈却已经察觉出了自己父亲的性情变化。

    吸力突起。

    恍若大风拂面。

    其他人都措手不及的退了开去,那吸星**的威名实在是太过恐怖,没有人愿意去尝试。而站在那吸力气场中的唯有岳缘与那一身淡金红妆的女人一动不动,任凭着任我行吸星**的吸引力不断的增大。

    两人只是在其中默默对视着。

    许久。

    “任我行,你在公子面前栝噪了!”

    淡金红妆的动了。

    身形一闪。

    竟然是恍若瞬移一般的出现在任我行的身边,除了岳缘与运功的任我行感觉到外,其他人都只觉得眼前人影一闪,再度出现的地方已经是任我行的身边,其纤纤玉指已经束拢朝任我行的眼睛点去,在其手指间则是夹着一枚绣花针。

    四周众人不由悚然一惊。

    如果说先前岳缘的轻身功法不过是飘逸潇洒,姿态好看之极外,那么眼下这红妆女子的出手却是恍若闪电。

    其身法只能一个字形容——

    那便是快!

    极端的快!

    让人反应不过来的快!

    面对她的出手,你不能眨眼,一旦眨眼等待自己的便只有一个结果,那便是死。

    “……”

    心中一惊,任我行已经即将运转到极点的吸星**顿时改变了使用的对象,对向了那攻向自己的红妆女子。吸力收缩。却是不是针对众人,而是仅仅是针对一人,那么其中的吸力更为恐怖。

    红妆女子的突然攻击,哪怕是这般的急速,却也在这股力道下给牵扯的生生带偏了方向。

    “嗯!”

    “好一个吸星**!”

    慵懒的话音落下,夹杂玉指间的绣花针却是射出,直接刺向了任我行的眼睛。至于被吸收真气,红妆女子却是丝毫不在意。

    头微微一侧。

    任我行避开了绣花针,但是仍然被那绣花针在脸颊上生生的刮出一道血痕。

    当任我行与红妆女子交手后,任盈盈与向问天却也是加入了战团。眼下的局面。不得不让两人硬着头皮掺杂其中。现在的局势,可以说对任盈盈他们来说是极为的不利了。

    尤其是任我行突然对岳缘出手,使得局面变成了这个样子。

    不过眼下,哪怕是岳缘再度帮助任盈盈他们,却仍然会让几人感到心惊胆战。

    因为任我行的那一句,也是因为那红妆女子的那一句‘教主’,这两相结合下来,岳缘的身份却已经不难推测了。

    可以说,在任盈盈与向问天的心中。岳缘乃是要远比那红妆女子是更为让人信服。

    一对四。

    红妆女子一个人独对任我行、任盈盈、向问天还有蓝凤凰四人。

    面对四人的围攻却是丝毫不改颜色,慵懒嬉笑声中,红妆女子随手在自己衣服上一抹,便是一根金色的绣花针却已经出现在了手上。

    挑!

    拨!

    点!

    划!

    小小的绣花针。却硬是让四人完全处在了下风。

    蓝凤凰的鞭子被红妆女子一针点住,随即一手崩断,被震开了去,而任盈盈那两柄短剑更是被红妆女子手上的绣花针硬生生的刺出了不少的洞。要知道。身为日月神教圣姑,任盈盈的短剑可是上好的精钢所造。即便是这样,仍然被红妆女子生生的用绣花针给刺穿。

    如果不是红妆女子在打斗中。留了情,任盈盈不知道能否安然下来。

    两个女子,红妆女子留了手,但是这并不代表任我行与向问天她会留情。

    一团红云中,不断的在院子中飘过。

    不一会儿,只听向问天一声怒吼,随即便是鲜血喷出,整个人从战圈中跌了出去,落在地上,却已经是受了重伤。

    失神中的岳缘这才彻底的恢复了清醒,望去便见这号称天王老子的向问天已经是晕了过去,对方的一身功力却是在交锋中被生生的废去。

    “向左使?!”

    惊呼出声的是任盈盈与蓝凤凰,而任我行则是脸色越发的阴沉了。

    吸星**!

    一声怒斥,任我行一身的功力再度爆发,却是将自己的看家功夫用到了极点,而他的另外一只手上已经是拿上了长剑。任我行虽是以吸星**声动江湖,但是他的剑法同样高绝。

    而且面对这红妆女子,任我行单凭双手却是万万不敌的,更不说那边上还站着他心中所认为的岳缘了。

    正因为这样,任我行就没有想过逃跑。

    一炷香的时间后。

    院子中再度变得安静了下来。

    任盈盈、蓝凤凰两人被点穴后,站在角落里一动不动。

    至于那满头白发的任我行则是同样被点了穴道,不过与任盈盈蓝凤凰两女不同的是,任我行身上所点的几乎都是重穴,不仅是制住了他的动作,甚至连哑穴什么的都点了。

    “哈!”

    “公子,完成了!”

    擦了一下嘴角的血迹,红妆女子的脸色略略有些苍白。想杀任我行对于她来说或许不难,但是想要完整拿下对方对于红妆女子却是有不小的难度,在这其中硬挨了任我行一掌,受了不轻的内伤。

    在这途中,岳缘就那么一直在一边站着,没有丝毫的动作。

    直到这一场战斗停止了岳缘这才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望着眼前这个昨天寻自己游西湖的绝色佳人。半晌,岳缘出声了,他的声音很轻,也很柔。

    “我该称呼你是东方教主,还是东方姑娘!”

    “不!”

    嫣然一笑,恍若百花盛开,那慵懒中带着独有的娇媚味道。红妆女子轻轻的用玉手收拢了下那有些乱的秀发,却是说出了一句真正让岳缘震惊莫名的话来。

    “岳公子,你才是!”(未完待续。。)

    ps:感谢挂号,登记、妄执否、釉色如玉、流香、花园柳雁、召尒、haohaoyun、夏蝉不可语冰、魔王―镇魂曲九位童鞋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