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地藏 > 第142章 血腥梦境
    狮子江口,距离海岸约千米的海域上,部落联盟的逐恶军布置了广大的防护光幕。这个光幕下达海底,上至高空,是抵御夜叉入侵的重要屏障。自天玄法师的第一岛链军紧急撤离后,第二岛链军也相继撤回到逐恶军大本营,只留下了少数善于飞行的哨兵继续侦查监视海上局势。

    根据哨兵回报,夜叉大军今明两日便将登陆。

    丹寒大祭司和飞风巫祝、安定巫祝、灵安巫祝、紫真巫祝、千凡子巫祝、寻冬巫祝、白石巫祝等额尔德纳部落九大巫祝,及其他部落派出的四十八位大巫祝,一干人等站在眺望台上巡视军情。丹寒大祭司是部落联盟长老会的长老,同时也被长老会委任为逐恶军的总指挥官,负责抗战夜叉。在他麾下,由额尔德纳部落等六个沿海部落法修组成的军队蓄势待发、枕戈待旦,已经做好了和夜叉族奋战到底的准备。

    闪烁着咒文的光幕屏障若隐若现,海面上风平浪静,没有什么征兆。

    “大祭司,您看现在四周风平浪静的,根本看不出夜叉登陆的迹象。会不会是夜叉鬼故意使出的诡计,好让我们白准备一场,然后等我们稍作松懈了,再突然杀我们一个措手不及?”来自大香洲部落的一位巫祝说道。

    “嗯,我们时刻都不能放松。”丹寒大祭司回应。

    “夜叉鬼智慧低下,生性凶残莽撞,倒不像罗刹鬼那么险恶阴毒,但此番既然有空行夜叉指挥,我们也不得不防啊。”千凡子巫祝难得也这么严肃。

    “严阵以待吧,和夜叉鬼终有一战!”安定巫祝说道。

    密德城邦有沿海部落六个,因为地理地形的缘故,额尔德纳部落与海上夜叉据点的距离最近,并且通过额尔德纳部落去到密德城邦内部各部落也最为便利。其他部落因为依靠呼尔贝伦山脉形成易守难攻之势,夜叉要想从那里登岸,就算成功,夜叉大军也将不得不沿着山脉两边前进,再绕过大山进入密德城邦内部,这样即耗时又耗力。若是途中遭受人类修士伏击,将得不偿失。而通过额尔德纳部落登岸,即可直捣黄龙,向内陆大举进军。双方都想透了这一点,因此额尔德纳部落成了夜叉不二选择的登陆地。

    “来了!”一位大巫祝重重说道。

    远处的海平面上出现密密麻麻的黑点,那是站在魔鬼鱼上的地行夜叉军。

    狮子江边响起激昂急促的战鼓声,在统一的号令指挥下,全体将士战意凛凛。为了保卫自己的部落和族人,大家同仇敌忾、视死如归。

    丹寒大祭司见状飞在军队前方,他举着一面黄色的令旗说道:“前方将士听令,合力加固防卫光墙。水雷军和羽箭军做好准备,听候指令!”

    “得令!!!”

    ……

    尔德纳部落祭祀场,雍宁宫主殿,江白云中跪在擎苍巫祝面前,正在恳求师傅准许他前赴狮子江前线抗战。

    大作战前夕,丹寒大祭司率领九大巫祝和绝大部分修士前往一线,擎苍巫祝受命留守祭祀场。目前除了少数负责守卫的法修之外,祭祀场只剩下那些还没有觉醒根识的学徒们。当然,江白云中是一个例外。

    “你不必再说了,为师是不会同意的。”擎苍巫祝的语气不容置喙。

    “师傅,这不公平!风寻雨师兄也觉醒三识,他都可以上战场,甚至连只有一识修为的学徒都上战场了,我明明也觉醒了三识,为什么我就不能上战场?”江白云中仍不甘放弃。自上次回狮子江探亲后重回祭祀场,江白云中多年的牵挂和愿望得到了满足,心境顺畅无碍,所以很快便突破了身识,十四岁成为祭祀场有史以来最年轻的三识修士。

    “你不一样。”擎苍巫祝回答道。

    “我有什么不一样!”因为压着怒气说话,江白云中的脸有些胀红。

    “战场凶险,九死一生。你是祭祀场从未有过的大灵根,上苍既然把你交到我们手上,我们就有责任保护你的成长,我们就算拼尽性命也会尽力让你长成!”擎苍巫祝神情有点黯淡,但转瞬又严厉起来:“且不说你个人现在对战争局势的作用十分有限,因为你的加入,祭祀场的巫祝和法师们,就会因为顾念你而分心,你会成为他们的累赘。要是他们因为救你而身亡,你又于心何忍?你如今最大的任务就是加快奥义和奥术的修炼。终有一日,我们额尔德纳部落,都要依靠你来守护的,你不必急于一时。”擎苍巫祝的语气开始缓和。

    “可是我的父母怎么办?还有我太爷爷,他们就在狮子江口……”

    “大祭司早有考虑,会妥善安置好他们的。”

    “可是……”

    “没有可是。云中,你要记住,不仅你的父母和你的太爷爷是你的亲人,整个额尔德纳部落的族人,都是你的亲人。所有族人,包括我们,都希望你能加快成长,你的修为每提高一阶,你对部落、对战争的作用就将加倍扩大。部落与夜叉的战争会是一场持久战,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往后自会有你用武之地,莫要妇人之仁,因小失大。好了,你不必再说了,回去好好修炼吧。”

    ……

    江白云中心有不甘的回到西厢。

    没有休息,江白云中直接入了功房。望着功房中堂上擎苍巫祝亲提的“静心”书法,江白云中发了好一会儿的呆。随后,他放下心绪,开始继续参悟《耳根圆通章》心法。

    “六根六尘,随拔一根。从闻思修,入三摩地。初于闻中,入流亡所。所入既寂,动静二相,了然不生。如是渐增,闻所闻尽,尽闻不住。觉所觉空,空觉极圆。空所空灭,生灭既灭,寂灭现前。忽然超越,世出世间,十方圆明。从耳根门,圆照三昧,缘心自在,以入流相,得无上道,成就真如,斯为第一。”

    江白云中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默念。

    顺着心法总纲的口诀经义,江白云中结合自己修成的耳、眼、身三识,与《耳根圆通章》心法法意相互映证,层层递进。没想到这一次竟出乎意料的顺利,江白云中忽然之间就进入了“闻所闻尽,尽闻不住”的空灵禅境。

    ……

    宁静的村庄响起死亡的丧钟,无辜弱小的普通人类,宛如死神镰刀下被无情收割的摇曳的原草。刀光剑影,呼杀声惨叫声不绝于耳,夜叉鬼与人类修士之间的战争惨烈进行。房屋和建筑被斗法的冲击波浪夷为平地,在夜叉鬼的肆孽下,普通人类毫无抵抗之力,现场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一个地行夜叉追上正在逃命的人群。只见夜叉利爪一扫,中年男子背上的老人惨叫一声,肩上顿时血肉横飞。中年男子也因此受力不均,爷孙俩马上摔在地上,看着对面的怪物,两人吓得脸色煞白。那夜叉露出獠牙锯齿,准备对二人捕而食之。就在这时候,旁边的中年妇女抬起一块大石头,不顾一切地朝地行夜叉砸去。

    夜叉皮坚肉硬,区区一块石头自然伤他不得。

    但妇女的行为明显惹怒了那夜叉鬼,他放弃地上的中年男子和老人,转而抓住妇女的手臂,随后往回一收,那妇人马上就被拉到夜叉胸前。妇人挣扎不已,哭天喊地。那夜叉鬼紧抓妇人不放,另一只手随即揪住妇人的头发,血口獠牙紧接着就朝那妇人的脖子一撕,顿时鲜血四溅,血腥之气弥漫了整个天地。

    ……

    “阿妈!!!”江白云中在难得的禅境中惊叫醒来。

    幸好只是一场梦境……

    江白云中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长舒了口气,一时有些精疲力尽。血腥之气依旧充斥着鼻腔,他稍一检查,发现自己竟已觉醒了鼻识。虽说《耳根圆通章》修炼的本是一通皆通,江白云中早已觉醒耳识,鼻识的觉醒也是时间问题,但这么短时间接连突破到四识境界,江白云中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可是江白云中似乎并没有感到很兴奋。

    因为那血腥之气仍挥之不去,梦境中的场景依旧历历在目,这着实让江白云中胆战心惊、坐立不安。《耳根圆通章》奥义精妙,识通也很特别。通过耳根识通,江白云中能顺着声音感受到声源沿线的场景;通过眼根识通,江白云中能看穿器物四大和合的构成本质;通过身根识通,江白云中的身体可以媲美修炼《大梵天金身简本》的师兄风寻雨。那么谁有能知道,觉醒了鼻根,它的识通究竟又如何?

    为什么觉醒鼻识会闻到亲人的血腥味?

    江白云中不愿去相信梦中的事情,但梦中发生的场景,却给江白云中发出了一个警示。就算丹寒大祭司看在自己的情面上,额外多关照桑木一家些,但战争无情,大祭司统揽大局自然无暇事事亲自过问,加上修士人数有限,力量珍贵,大家的重点都在前线抗战中。那么,原本就无根基又无权势的桑木一家,和大家一起躲在难民群里,也是只能听天由命了。

    云中心想,自己如今已有四识修为,若能去大后方守护难民,多少也算出一份力。四识修士,在祭祀场已是法师级别,是夜叉抗战的中坚主力。江白云中相信自保无虞,在大仁大义面前,他实在无法继续待在祭祀场当一名受呵护的金丝雀,他想奔赴狮子江畔,做一只迎接风浪的海鸥。

    当机立断,江白云中收拾了这些年大祭司和各位巫祝赐予的法器和丹药,又给擎苍巫祝留了一张纸条,随后便偷偷骑上六角电鹿,连夜悄然轻装离开祭祀场了。

    ……

    商主立在半空,看着江白云中远去的背影,自言自语道:“天资根器,和第一天真不相伯仲,真是天纵奇才。我只给他一个梦,他便能以此突破根识。只是《耳根圆通章》这等不二法门怎么会流落在红莲圣洲这等小地方?可惜他都是自行摸索,缺少良师指导。可惜了,以他的慧根心性,若是降生在第一天真那等家族,想必这个年纪突破到禅定境也未可知。”商主微微笑了笑,随后又沉吟起来。

    江白云中识海中有沉睡的护法神,而且神人种性极为尊贵。但其又恰恰隔绝了因果,让人无法查辨。

    这究竟又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