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地藏 > 第141章 关于魔
    一道火门闪现,第一天真站立在半空。意外的是,这一次火门并没有马上消失,而是停在第一天真身后,俨然成为一道威严神圣的背景。紧接着,一个龙头突然探出火门,随后九条火龙便鱼贯而出,飞腾在第一天真身边。

    混沌又阴暗的空间里,第一天真飞立在半空,身后竖立的烈火之门火焰熊熊,围绕的九条火龙身上也是火光熠熠,光芒万丈的天真仿佛天上的神灵降临一般。

    阴戾的地狱孤灵似乎受到巨大惊吓,再也不敢靠近分毫。

    事情变化太快,第一天真惊魂未定。

    突然,一道白影闪过,天真转眼就被掳走了。第一天真消失,那九条火龙也回到烈火之门中,很快火门也凭空消失。

    ……

    群山之巅,商主和第一天真迎风站着。

    对于商主的突然出现,第一天真万分意外,中土梵行中发生的种种,他都想和商主一一确认。天真原有满腔愤怒,但看到商主那出尘俊美的脸盘和恬淡的神情时,又死活生不起一点脾气,还是弱弱地叫了一声“商主哥哥”。

    商主笑了笑,天衣飘扬,双足依然离地三寸。他看着天真说道:“这些日子,让你受苦了。”商主不说还好,一说天真顿时眼眶湿润,好像这些日子以来紧绷的情绪一下子就毫无防备地松懈下来,晶莹的泪珠随之滴落。

    商主把第一天真揽进怀里安抚。“你心中定有很多疑问,我都会与你讲。”商主轻拍着天真的肩膀。

    天真还在抽泣,商主接着说道:“一切还得从你的前世说起。”

    “什么前世?”天真擦了擦眼泪。

    “我们在娑婆世界,有天道、人道、阿修罗道、畜生道、鬼道和地狱道共六道轮回,你是凡人,我是天人,我们都是六道轮回梦中客。既然有今生,也就必然有前世。”

    “那我前世是什么人?”

    “你前世可是个大人物,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是真正超脱的大自在者,也是让我都需要顶礼膜拜的法王子。你来自遥远的其他世界,本不是这娑婆世界中的人,你因感悟因果业力再入轮回,是乘愿再来的大愿行者。如今娑婆世界风云再起,血光将遍照三界诸天,你以后将挑起守护三界的大任。”

    “我?开什么玩笑!”

    天真难以置信,自己这样的小人物,还有这三脚猫的修为,想要守护这个世界,无异于痴人说梦,异想天开。

    商主笑了笑,他说道:“你已经成为了中土梵行开启以来的最大赢家,在玄照因缘地得了枯荣无常万劫果、传承了枯荣生灭神通;天虫洞里修成《大奥妙诸门》第一重境界,凝聚了地狱之门;通过转轮王城的祝圣化虚之法,进入道临因果地收服九龙成为了御龙者;最后进入大究竟法云地,见了瞻部宝树,洗了檀河圣浴,收了檀河金沙,得了退凡塔和那烂陀僧伽之印,还被第一金山收为门徒。你以为经过这番机遇后,你还可能会是个普通小人物吗?”商主碰了碰天真的鼻子。

    “商主哥哥,你实话告诉我,这一切是否都是你暗中安排的?”天真放开商主,表情变得严肃起来。

    “我不过给了一张那烂陀地图和一面旗子,你在那烂陀所经历的一切,我未曾插手。当然,最后你能带着退凡塔离开那烂陀,是我和南瞻部洲的宝胜转轮王打了招呼。”商主说着走了几步,望着群山,他淡淡说道:“大铁围山需要退凡塔。”

    “为什么?”第一天真问道。

    “因为鬼子母塔终究是支撑不住的,往后需要退凡塔来镇守。”

    “沙河尊者告诉我,我用血肉重铸了退凡塔,所以与退凡塔已密不可分,若这退凡塔要留在大铁围山,那我可如何抽身离开?”眼下第一天真已将地狱之中的九条火龙都收了回来,虽然天真没能将九条火龙转移到金刚首座指定的地方,但按照鬼子母塔金刚首座的承诺,天真也是可以马上离开去第一金山报到的。

    “天真,你需要留在大铁围山。”商主表情也变得有点严肃。

    “我不要待在这个鬼地方!我不要!”

    天真使劲摇头,眼中噙着泪水,身子不停往后退。在这天寒地冻的天地里,面对着鬼子母塔摩崖洞中奇奇怪怪的人们,还有地狱中让人胆战心惊的恶灵,天真是发自内心的排斥和抵制。

    商主叹了口气,“我都懂。”他走过去,摸了一下天真的脸盘,然后又淡淡说道:“这里极远极寒极苦,大铁围山十六金刚座下又是龙蛇混杂,你年仅十四就要背井离乡,在这里长生与大山为伴,确实难为你了。唉……你本是东土大家族的贵公子,又是拜入第一金山的大灵根天才,你的未来原本一片光明,又何须在这阴暗苦寒的大铁围山里苦守。”

    “若因为退凡塔,难道这世界之大,竟再没有一个东西能替代吗?”

    “自然是有的。”商主说道,随即又给与天真一个沉重的微笑。“你在此,是因为你本属于此。”

    “为什么?”第一天真强忍着泪水喊道。

    “你为何能凝聚地狱之门,九条巨龙为何会通过你的地狱之门去到孤独地狱?你是御灵者、狱罚者,未来并很有可能还将是幽冥之主。”

    “难道不是因为你给我的黑色旗子吗?《大奥妙诸门》的六尘法界之门不是那样的,如果不是因为我用你给你的黑色旗子补充元力,六尘法界之门不会变异成地狱之门,九条苍龙不会变成火龙,更不会去到孤独地狱,我也不会被抓到这里。都是你!这一切都是因为你!”天真情绪有些失控,他朝商主大吼。

    商主飞在半空,“那你可知我为何给你这幽冥玄界旗?”

    “这是幽冥玄界旗?”天真自然听说过鼎鼎大名的娑婆五方旗,五方旗威力巨大,是镇守娑婆世界的重器。之前执旗使者波尔密多罗拿的就是南瞻部洲的南方旗离地焰光旗,而本属北俱芦洲的幽冥玄界旗久远之前便已下落不明,没想到居然落在商主手中。

    “当年我父王天寿终了,直堕八热地狱中的大阿鼻无间地狱,这面幽冥玄界旗便被大迦叶尊者从北俱芦洲取来镇守大铁围山,帮助防守我父王破狱逃脱,同时也威慑那些想营救我父王而作乱冥界的天魔。此旗原为阎魔天子执掌,八千年前,阎魔天子出现天人小五衰[注释1]先兆,这才落到了我手中。三百年前,幽冥玄界旗突发异动,随后出现在了你们第一家族水月花坞的水中天。我也是那时候去到你们第一家祖地静候有缘人。是幽冥玄界旗选择了你,否则以你目前的修为,又如何驱动得了这等重器?”

    “你想让我救你父王逃出地狱?”天真的情绪平复了许多。

    商主笑得有些苦涩,他看着天真说道:“不,若我想让我父王出离大阿鼻,我又何必把幽冥玄界旗交到你手中?”

    “那是为什么?”天真很困惑。

    “我需要你执掌幽冥玄界旗,代替我和阎魔天子继续镇压我的父王,让他继续在大阿鼻无间地狱承受他应得的业报。”商主神情有些黯淡。

    “啊?这又是为什么?!”天真非常震惊,他怎么也没想到往常连地上的蝼蚁都不忍踩死,行路宁愿离地三尺的大善人,居然会希望自己的父亲继续在地狱里遭受狱罚,而且还是十八地狱中最让人闻风丧胆的大阿鼻无间地狱。

    “我父王是欲界最高天第六天他化自在天的波旬天主,也是六道天魔之王。他前世因一钵之食供养辟支佛而得生第六天天主,后因迷失自性而行诸魔事,逆佛乱僧,动乱梵志心意。世尊涅槃后,他行诸恶事,破佛梵行。在佛法灭尽,娑婆陷入无法恶世之时,他因大喜乐而从他化自在天直堕大阿鼻无间地狱。按照世尊开示,他将在大阿鼻地狱中受极痛、极切、极苦、极恼、极不可忍之罚,从而追忆世尊所说正法而得净信心,以此净信心于地狱命终后飞生三十三天,得大解脱。”

    商主看着遥远的群山,接着又说道:“在欲界六天之中,我父王天力第一。此时我父王业罚未尽,净信未得,若提前脱离阿鼻地狱,他将因业报业罚的大怨恨而为祸三界,六道生灵将再难有宁日。在大仁大义面前,取大义而舍小我。为了这六道众生,我们需要你留在这里,执掌幽冥玄界旗,镇守大阿鼻无间地狱中的魔王波旬。”

    商主顿了顿又说道:“你天资超绝,出身高贵,本有大好前程,并且小小年纪本也不该挑起这守护大铁围山的重担。所以你若选择离开,我也绝不会怪你。”

    “为什么会是我?”天真语气有点呜咽。

    在大是大非面前,天真虽看得清楚,但要突然接受自己此生将在苦寒之地度过,这对于一个年仅十四的孩子而言,还是太过残忍了。

    商主将天真抱住,没有说话。

    “他不是你的父亲吗?”天真抬起头。

    “正因为他是我父亲,为了尽孝,我才这么做。因果轮回,报应不爽。他自作自受,该受的业报,一丝也逃脱不了。若他逃离,往后的业报更重。世尊涅槃后,我离于五欲专持孝道,不乐游戏,不着异衣,不用华鬘涂香,不受用诸天胜报,也是想为我的父王消减罪业,让他可以早日解脱,得生三十三天。”

    “商主哥哥,我以后还可以回东土吗?”

    “这个就看你以后的机缘了。”

    “那我可以先回东土跟家人告个别,然后再回来这里吗?”

    商主停顿了许久,“还是不回去吧。”商主说道,“你若回而复返,怕是会引起天魔注意,对你家族不利。此事关系极大,你日后在鬼子母塔,也不能轻易向他人透露分毫。十六金刚座龙蛇混杂,也许早有天魔混入其中不定。”

    “商主哥哥,以后你会经常来看我吗?”天真算是接受了现实。

    “我会的。”商主微微一笑。

    “对了,天真,你把幽冥玄界旗拿出来。既然你人已在大铁围山,那么这番旗子最好也置于八热地狱之上更为妥当。此旗既已认主,那无论何地何时,你心念所至之处,这旗子都是为你掌控的。但你目前修为低下,像退凡塔、那烂陀僧伽之印和幽冥玄界旗这等重宝,还是不以示人为安。”

    “我知道了,商主哥哥。”

    “还有,天真,这幽冥玄界旗乃北方旗,东南西北中五方旗齐聚,可以结成娑婆护界大阵。如今中央旗戊己杏黄旗即将出世,他日要是它的主人前来和你相借,你莫要与他为难。”商主说着便把幽冥玄界旗往天空一丢,那旗子顿时便消失无踪了。

    “他叫什么名字?”

    “江白云中。”

    注释1:天人五衰是指欲界天和禅界天的天人在寿命将尽时所表现之五种异像,有小五衰和大五衰之分。

    小五衰为:一、乐声不起,诸天音乐不鼓自鸣,于衰相现时,其声自然不起;二、身光忽灭,天人身光赫弈,昼夜昭然,于衰相现时,其光不现;三、浴水着身,天人肌肤香腻,妙若莲花,不染于水,但衰相现时,浴水沾身,停住不干;四、着境不舍,天人欲境殊胜,自然无有耽恋,于衰相现时,取着不舍;五、眼目数瞬,天人天眼无碍,普观大千,于衰相现时,其目数瞬。以上五种小衰相虽已显现,如遇殊胜之圣人救拔,仍有转机之可能。

    大五衰为:一、天衣垢秽,天人天衣妙服光洁常鲜,于福尽寿终之时,自生垢秽;二、顶上花萎,天人宝冠珠翠彩色鲜明,于福尽寿终之时,头上冠华自然萎悴;三、腋下汗流,天人胜体微妙,轻清洁净,于福尽寿终之时,两腋自然流汗;四、身体臭秽,天人妙身殊异,香洁自然,于福尽寿终之时,忽生臭秽;五、不乐本座,天人最胜最乐,非世所有,于福尽寿终之时,自然厌居本座。以上五种大衰相显现时,天人将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