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地藏 > 第124章 迷宫
    火光大盛,除了不断流淌的岩浆,众人看不清那石壁里究竟发生了什么。大家静静等着,满眼疑惑。后来,伴随着一声厉鸣,那火人似乎竭尽了最后一丝能量,它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光芒,随后就烟消云散了。

    没有火人遮挡的峭壁,中间有一个一丈方圆的溶洞,但火光依旧炽盛,看不到里边有什么东西。众人看向第一天真,以为他会说些什么。

    天真睁大着眼睛,“喂,你们看着我干嘛?我跟你们一样,我也什么都不知道。”天真嘟着嘴,脸上挂着有些冤屈的表情。

    “但那火人确实是指引你来到这里的,它一定是想告诉你什么。”姞和看着第一天真说道,眼神中有几分玩味。先是枯荣果自动飞到天真手里,现在又是火人指路,甚至是什么奇地圣地,也是天真所讲。大家都觉得天真心里隐藏着大秘密,特别是第氏八家众人。玄照因缘地本就是天真带来的,这里发生的一切,只有天真最知情,那才比较合理。但第氏八家的人也不紧张,天真是自己人,他得到的任何好处,都是第氏八家的。只是现在第氏八家与上古八家众人联合,上古八家的人可就不会这么想,谁都不想在不清不楚的情况下稀里糊涂地九给对方当了炮灰。

    “我怎么知道?!又不是我让它带路的。”天真有些嗔怒,“自从这火人出现到现在,大家都在一起,大家都有目共睹的,那火人都没和我说过一句话,我和你们一样也是一头雾水。”天真说的倒是实话。

    “它一直在融化石壁,看看石壁里有什么不就知道了。”妘依依说着便走近火人融化出来的溶洞。溶洞里依旧火光红亮,妘依依随后看向一旁的娰妙华说道:“妙华妹妹,借你的碧玉芭蕉扇一用。”妘依依请娰妙华给溶洞降温。

    娰妙华听眼点了头,随即便拿出宝贝。碧玉芭蕉叶随风变大,娰妙华拿起扇子对着溶洞轻轻扫了三回,风劲虽不大,但功用却是神奇,只见通红的溶洞很快就降了温,熔岩也开始凝固,周边的光亮慢慢就暗了下来,很快周遭又是漆黑一片。

    峡谷一阵谷风吹过,大家甚至觉得清凉。

    姚天聪和第七意志又在边上升起了火,这回再没出现什么火人。大家正在等领队第五意量做决定。第五意量没有马上做决定,娰妙华用碧玉芭蕉扇把溶洞扇冷却下来后,他就与姞和先行进入了那溶洞。溶洞很深,原来这峭壁山体内部本来就有一条脉洞,火人似乎是把封住洞口的岩壁给融化了,这才显现出了溶洞。由于溶洞深不见底,第五意量与姞和走了一段后便返回,随后吩咐大家稍作休息,等明日天亮后再深入洞穴一探究竟。

    这一日大家都过得太惊心动魄,第氏八家的人遭受了山河氏、冰川家族和卡查尔家族的联合袭击,第六天命至今下落不明。而上古八家众人遭受蛟龙追杀一路逃命,姬家公子姬光更在混战中丧生。现在一放松下来,大家都感到身心疲惫。

    众人轮流换岗休憩,很快就到了天亮。

    一行人随即向岩洞深入。由于石壁密不透风,所以洞穴里是黑的,但空气却出乎意料的清新。第五意量前方飘着一朵蓝色的火花,走在队伍的最前面。火光照耀下,岩洞忽明忽暗,大家运用着眼根识通,基本能看清内部的环境。这里应该久远以来就没有人涉足,洞壁上有些灰尘和蜘蛛网,除此之外,众人也没有什么发现。

    队伍大概前进了一炷香时间,洞穴的前方突然出现了两个岔口,众人稍作商量后就选择了右边的洞口继续前进。一路上,岩洞慢慢变宽变大,视野变得开阔,山洞也不再像之前那般漆黑了。众人心想这洞穴想必是通向后方的某处地方,因此出口近了,所以光线开始透了进来,洞穴中这才变得明亮。但后来大家才发现错了,这个山体内部实在大得惊人,前方非但没有出口,反而越走,分岔的洞口越多,大家尽管保持着队伍一直只选择一个洞口深入,可洞口最后竟像迷宫一样四通八达,所以慢慢大家还是迷失了方向。

    “请大家紧跟队伍,切莫走散了。”眼下已经找不到来时的路,估计要全身而退已经不可能,第五意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于是吩咐大家跟进队伍。

    “这山洞确实有些古怪,洞口通道太多,极易混淆。大家若是走散了,后果不堪设想。”姞和望着四周,也在想解困的办法。

    众人开始七嘴八舌议论起来。忽然,一道黑影闪过。

    “谁!”妫弥转身朝黑影消失的方向喝道。

    众人随即看向妫弥,大家都自动提起了随身法器。

    “我也看到了,刚才有一道黑影一闪而过。”第五姌向大家证实,“大家小心!”

    就在第五姌说话的瞬间,又一道黑影出现了。黑影正面对着大家,这次大家终于都看清楚了,眼前的东西有些飘忽不定,想一股浓烟,只是有人的四肢模样,情况和之前的火人有些类似。还没等大家发起攻击,像黑色浓烟一样的黑影继续闪现,几个眨眼之间,竟飞出了有十几道之多。黑影朝众人逼近,双方马上就厮杀了起来。

    众人面面相觑,他们的法器打中黑影,但黑影轻易化为浓烟就消散了,可转头又能凝聚起来,似乎完全没有损伤。而那黑影若是打中自己,则是实实在在地打中。这是什么鬼东西,这样的体质也实在太逆天了吧,众人暗骂。黑影似乎有意把大家都孤立起来,混乱中大家不知不觉地中就被驱逐进入了不同的洞口,时间很快,整个过程也不到一盏茶的时间。

    第一天真被迫进入一处洞穴,情急之下他祭出了他的黑色令旗。

    黑色令旗试着对黑影挥动了几下,没想到黑影马上就被打散了,再也没有凝形。

    天真一见大喜,于是手握大旗在洞穴中穿行,他想解救其他的伙伴,可是他却迷失在洞穴里。除了自己的脚步声,周遭变得安安静静,好像这洞穴里从来都是他一个人似的。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了,第一天真心想,方才走开的距离明明不是很远,他们都到哪去了?

    第一天真环顾四周,头脑开始冷静下来。

    眼下这一切恐怕与火人脱不了干系,它一定知道洞穴中的情况,可它为什么要这么做?天真捉摸着,手在洞壁上划了一下,擦起了一指灰。它的目的是什么,是好还是坏?若是它想对我们不利,之前在崖底时它大可向我们出手,以它的实力,估计我们也招架不住,它没有必要耗尽能量来融现这处洞穴,再将我们逐一击破。可是如果说火人的意图是好的,它想我们进入这个溶洞,这个迷宫一般的溶洞,我们又能做些什么?之前那些黑影的袭击和眼前的困境,又该作何解释?

    一切都没有答案,或者答案就在自己脚下吧。

    反正事已至此,天真想了想,于是就向前方奔去了。

    ……

    第六天命将银枪从最后一具猪头狗身的异兽头颈部抽出,并顺道在异兽皮毛上擦了擦枪上的血迹。没多看遍地的异兽尸体一眼,天命就提着八宝玲珑抢继续前进了。

    麻木,更多的是困惑。

    天命的头发有些凌乱,眼睛里满是血丝,破损的锦衣上有着飞溅的血迹。自从被那雾人莫名其妙地捉到这里以后,他就不停地在厮杀,一刻也不曾停息。哪来那么多的异兽、还有这些兵甲傀儡,啥都杀不完,真是见了鬼了,天命低声骂了一句。当他杀完所有这些异兽和傀儡之后,前方的大门就会自动打开,他便可以继续前进,然后再厮杀,再前进。

    一切好像都是被设计好的似的,天命思考着,但他不知道为什么,这样不断闯关下去的结果是什么,目的又是什么?只是毫无疑问的是,眼下的他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死在这里,要么就继续走下去。第六天命眼神里透着倔强,他倒要看看,最后的结果会是什么,又是谁把他放在了这里,那人究竟想做什么!

    天命的脸色有些苍白,但双眼依旧明亮。

    周遭是昏暗的,像古老的密室,天窗投射进来的也只有微弱的光亮。这个地方很大,但似乎是螺旋式上升,天命正在不停地向高走。第六天命注意到了每一层里墙壁和石柱上雕刻的奇怪条纹,他从未在东土的任何地方看过,甚至其他四土也是。只要天命每突破一关进入下一关,墙壁和石柱上的纹理就会发生变化,天命心想,这是否代表着什么?

    但没有时间给他细想,一扇门打开了,又一批兵甲战士杀过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