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地藏 > 第123章 火焰中的女人
    山崖莫约有百余丈深,崖壁上有着奇怪的摩崖石刻,刻画的东西像文字也像图形,有些就完全是天马行空、龙飞凤舞,天真一干人等完全看不出所以然。

    很快众人就降落到了地面,地面是干爽的,完全没有长期雾气迷障的那种潮湿。这里绝壁奇峰,两边山峦群峰叠翠、争奇竞秀,岩壁上一面光洁如玉,一面又篆刻着奇怪图文,走若游龙,若不是因为第六天命在此遭受意外,这里其实还称得上是一处绝佳名胜。但此时大家都没有游山玩水的心思,凡事出反常必有妖,大家丝毫不敢放松。

    “这里有脚印。”突然有人喊道。

    “足迹清晰,又为男子鞋码尺寸,恐怕应该就是第六公子的足印了。”说话的人是妫弥,他抓起一捻尘土在指腹中摩挲。“脚印的方向是那边。”妫弥指着左边的方向。“第六公子应该是朝着那边去了,我们赶紧跟上去。”

    前方地面上只有一个的足印,大家推断这就是第六天命的脚印无疑了,于是大家顺着脚印足迹跟了上去。脚印方向有些反复但不凌乱,大家猜测之前第六天命可能是在石壁两边来回摸索。足迹继续向左边前进,地上的尸骸开始增多,零星觅食的小野兽,一见人来就早早的跑掉了。众人莫约跟了五六里路,脚印在这里就断了踪迹。

    “一路跟来并没有发现第二人的足印。”第五意量在最外的一个足迹上蹲了下来,他不停地思索着。“怎么走到这里突然又断了足迹了呢?天命究竟遇到了什么?这里究竟发生过什么事情?”第五意量抬头望着两边峭壁,似乎想极力找出点什么蛛丝马迹来,可惜什么也没有。

    距离第六天命的呼救时间已过去了大半天,在这期间,第五意量曾多次给天命传音,但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眼下天色渐晚,第五意量不得不收拢队伍,开始生火过夜。

    ……

    篝火燃烧,木头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第一天真站在火堆旁,静静地看着火苗伴随着星星点点的火芽不停往上冒。今天所经历的一切,他还没缓过神来。观赏枯荣树中无意感悟到了枯荣禅机,从而进入了一个自己都不知道什么地方的奇异空间,醒来之后又经历了一场厮杀,最后还吸收了传说中的圣果,掌握了一种很诡异的神通。第一天真的心情有点激动,枯荣变化神通能制敌于无形,并且杀伤力非凡,他像捡到宝贝一样反复看着自己的双手。但同时,原本与自己一队的第六天命,却突然下落不明,想到队伍里天命待自己也最好,天真又忧心忡忡。

    “他会去哪儿?”天真看着火焰暗暗琢磨,“如果真的不幸遇难,那这里起码也得有他打斗的痕迹。可是这里根本没有,甚至连别人的脚印都不存在。那么唯一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被人抓走了,并且对方的修为远在天命哥哥之上,凭空就被抓了去。”天真想到这里反倒松了一口气。

    起码天命应该还活着,天真心想。

    只要还活着,一切就还有希望!

    可是天真又很困惑,第六天命有五识大圆满的修为,是第氏八家此行八人中实力最强的一位,正常来讲,可以推断的就是第六天命的实力,在参加梵行的所有梵行者中,都应该是排在最前列的。而据天真知道的情况,那烂陀遗址平时又是有禁制封禁的,除非转轮王允许,任何人都不能也无法自由进出那烂陀遗址。特别在梵行期间,那烂陀遗址除了这些意应境以下的梵行者,别无他人。那么问题就来了,又是谁,能有这么大的能耐,在同是身应境修为的前提下,让第六天命毫无招架之力束手就擒?

    第一天真摇了摇头,同样五识大圆满的人中不可能有这样的手段。

    篝火继续燃烧着,爆发掉水分的树枝此刻烧得正旺,火炭开始变得通红,而火焰却开始变得有些白亮。外层的火苗串得很高,天真的脸被映照得红润。一阵风吹过,一条火苗摇曳着焰火朝第一天真靠近,天真开始并没有在意,身子往后靠了靠。很快又一条火苗朝天真蹭来,两条火苗就像人的两只手臂,似乎想把天真抱住。

    天真吓得大叫,人本能地往后退,一个踉跄就跌倒在地。

    奇怪的是那火苗并没有继续前进,似乎见天真往后退,它也便往回缩了,很快火苗就重归熊熊烈火,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

    众人都被天真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天真爬起来,指着篝火喊道:“这火有问题!它想烧我!你们看到没?它刚才想烧我!”天真情绪有些激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那火堆中突然走出了一个火人,顿时大家就炸开了。大家手拿着各式法器,如临大敌地看着它。那火人像是一名女子,光脚赤身,只有辨认出依稀的模样。它见众人将它围住也不惊慌,只是不缓不急地朝第一天真走去。

    天真硬是站稳没有后退,但双手已经运转着枯荣变化神通,情况一变化便准备出击。

    那火人停在天真面前,就这样站着不动。

    在场各人哪里见过这样的情况,也不知道这火人是真实的还是虚幻的,大家杵在原地,一时不知是静观其变好,还是先下手为强好。第一意象想冲过去救天真,但被第五意量拦了下来。火人依旧燃烧着,第一天真被烘得汗如雨下,湿透了锦衣。

    “你是什么人?你想干什么!”天真壮着胆子喝道。

    火人看着天真,并没有回答,它接着就转身向前方光洁峭壁的方向走去。众人站在原地没敢动,那火人突然转头示意天真跟上,于是天真就硬着头皮跟上去了,第五意量见状也让大家一同前行。最后火人把众人领到了原先大家跳下悬崖的那个地方,也就是悬崖上两棵巨大枯荣树位置中间的那处崖底。火人停在地上,也没和大家沟通,它径直地走向峭壁,双手紧贴在光洁峭壁上,架势像是要把大山推倒。熊熊烈火从火人的双手中朝峭壁攀爬漫延,火人发出哄哄的鸣叫声。

    现场妖异非常,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那火人究竟想干什么。

    姒妙华抓着妘依依的手,火光将她的小脸照得红彤彤。妘依依回握了一下,神情放松了些。看样子,那火人似乎没有恶意。

    火势极为旺盛,石壁原本就通透,被烈火一烧更加通红。

    火人继续发力,发出呼啸的尖叫。

    石壁开始融化,峭壁的外层像蜡墙一样脱落,岩浆顺着墙壁流淌,很快就没过了火人的双脚。岩浆上的火焰与火人融为一体,火人浮在岩浆上,继续发大火力。火势变得更加旺盛,峭壁融化的速度加快。

    众人开始注意到了峭壁,这火人是融化峭壁,可这又是为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