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地藏 > 第119章 枯荣无常万劫果
    山河日暮脱下隐身斗篷,和他的姐姐出现在长命山另一边的山丘上。

    山河秀往前方张望,一个少年背对着独坐在山崖边上。其他人去哪里了?第氏八家的人,怎么会留下一个队友单独坐在崖边上?他在崖边上做什么?山河秀心里捉摸着,看那少年背影,也大约只有十四五岁的样子,难道会是他们当中最小的第一天真?山河秀有些激动。不可能,山河秀又自己给自己否定,如果真是第一天真的话,他们怎么可能会放心他一个人在这里?不可能!除非,这是一个陷阱!

    山河秀心里很快有了主意。

    “日暮,冰川家族的人,什么时候能赶上我们?”山河秀侧首问旁边的弟弟。

    “已经加急赶路了,莫约半柱香的时间,他们应该就能赶到这里。”山河日暮回答道,同时他也朝山崖边上望去。因为角度的不同,稍一定睛,他便看到了崖边上正在迅速生长变化的枯荣树。他张大着嘴巴,一时反应不过来。

    “姐姐。”山河日暮动了一下山河秀的胳膊,“你看那里,那。”山河日暮指着枯荣树的方向。

    山河秀顺着山河日暮的方向看去,眼睛顿时张大又眯了起来。这是什么东西?山河秀快速翻转着脑筋,这是枯荣树,但枯荣树不会这样的,怎么会这样不断枯寂又繁荣呢?这一定是奇树,山河秀想到这里,心中顿时又大喜,枯寂又繁荣,原来这才是真正的枯荣树!山河秀已经注意到树上结出的果实。虽然家族里的典籍没有记载真正的枯荣树和枯荣果有什么重要价值,但眼看这枯荣树如此不凡,它结出的果实,价值自然更不在话下。而更重要的是,这也许就是第氏八家的人舍弃幻影森林而来到此地的原因。

    山河秀心里快速盘算着,她评估着现场的各种条件,权衡着各方的力量和利益。

    “姐姐,要不我们穿上五行化影衣,趁现在他们其他人都不在,抢先把那树上的果实给摘了。”山河日暮看着树上泛着光芒的果实,蠢蠢欲动。

    “慢着。”山河秀连忙打住。

    “这枯荣果自然价值非凡,但如果真的价值非凡的话,为何其他人都不在,仅留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在守护?”山河秀看着枯荣果轻声说道。“除非这是一个陷阱,他们早就知道我们的踪迹,这是一个陷阱,目的就是为了引诱我们出去。”山河日暮听了暗暗乍舌,于是又坐了回去。“又或者,还有比这个枯荣果更重要的东西,所以他们不得不只留下一个人先看着,其他人行动去了。”山河秀继续分析着,“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这样贸然出去,就是打草惊蛇,因小失大了。等冰川家族的人来了,我们再一起行动。”

    山河日暮哦了一声,看着树上鲜红的果实咽了咽口水。

    “卡查尔家族的人呢?他们又到哪儿了?告诉他们,我们这里有重大发现,让他们赶快过来。”山河秀又吩咐道。

    很快,冰川家族的人便赶到了。两位英俊的男子,白色的皮肤,银色的头发,还有深蓝色的大眼睛,冰川家族的人看起来都冷艳非常。

    “山河秀,快说说这里是什么情况。”

    说话的银色披风男子名叫冰川净洁,样貌精致俊美,但看上去很是高傲,语言也很冰冷。他甩了一下披风,肆无忌惮地走出了山丘,随即抬头望向山崖边上的第一天真。转眸之间,他注意到了崖边上生长的巨大枯荣树,以及树上结出的枯荣果,他的表情瞬间就不淡定了。“天啊,那是传说中的圣果枯荣无常万劫果!”冰川净洁失声叫道。

    他的同伴冰川星耀一听也马上走出山丘张望,顿时也兴高采烈起来。枯荣无常万劫果是北土传言中的十大圣果之一,由枯荣树孕育而成。枯荣树本身在北土倒不十分稀奇,但北土的枯荣树几乎不开花结果,就算偶有结果,果实成熟也将耗时极为久远,而没有成熟的果实一旦离开母株,将顷刻化为虚无,因此真正的枯荣无常万劫果极为罕见。像眼前这样枯荣树不停生长衰败,果实迅速成熟的情况,对于北土的人而言,简直就太匪夷所思了。看那树上的果实泛着光芒,冰川净洁知道这是果实成熟的表现。

    “一定要得到那圣果!你们还在这里等什么?”冰川净洁眼睛里充满欲望,他朝山河秀低吼。

    “前面的人,来自东土第氏八家,那是东土目前最强盛的家族。他们此行有八人,每一个都是一等一的天才。你确信以我们目前四人的实力,能敌得过他们八人吗?”山河秀轻笑一声,似乎对于冰川净洁高傲的姿态颇为不满。

    “哼,废物!”冰川净洁说着已经跃身飞离。

    山河秀来不及阻止,冰川净洁已经飞出了老远,冰川星耀见冰川净洁上前,也马上追了过去。山河日暮也想出动,但被山河秀按了下来。

    ……

    空气开始变得寒冷,地上的冰霜像洪水一样往第一天真的方向蔓延,那一根根的冰锥,就像雨后春笋一般迅速从霜地上冒出,并发出咔擦咔嚓的声响,冰霜净洁和冰川星耀正御使着家族的冰霜神通朝天真杀来。

    “天真,小心!!”第一意象极力喊道。

    接到第六天命的救命传信后,他和第七意志离得最近,即刻便赶了回来。只见第一意象举起一把钝朴的大刀用力往地面砍去,大刀把天真身后的山地砍出一条巨大的沟壑,蔓延的冰霜到沟壑处截然而止,冰锥也没有再长出来。

    第一天真还沉浸在枯寂华荣的感悟之中,并没有醒来。他的脸上和身体上的枯荣变化一直在继续。第一意象见天真毫无反应而且形状古怪,以为是中了敌人的邪术,顿时火冒三丈,他提起大刀,再次向冰川家族的二人砍来。

    冰川净洁侧首看了一眼,嘴角勾起一道弧线,随手就向第一意象扔去了一簇锋利的冰锥。冰锥在前进的方向中不断生长分离,最后竟变成了一阵让人炫目的冰锥雨。第一意象大喝一声,只见他左手一抬,前方马上冒出一块金色的盾牌,盾牌飞在前面挡住了进攻的冰锥,冰锥撞击在盾牌上不断发出嘭嘭的声响,无数的冰渣纷纷往下掉。第一意象伸着左手继续大力推进,没三两步就杀到了冰川净洁面前。

    “唰”的一声,第一意象快刀斩落。

    冰川净洁不慌不忙,身子一侧轻易就避开了第一意象的刀锋,进而继续向第一天真处逼近。第一意象赶紧追了上去,两人开始一轮厮杀。

    另一方,冰川星耀直奔着天真右方的枯荣无常万劫果而去,第七意志赶在后面,他连忙祭出一双小飞岛,那飞刀如有灵性,就像一对犀利的猎鹰,呼啸着扑向冰川星耀。冰川星耀并未为意,反手一洒,身后空气中便迅速凝结出一道坚厚的冰墙,他人继续向枯荣无常万劫果靠近。第七意志的飞刀插入冰墙之中,很快冰墙就崩塌了下来。踩过地上的晶冰碎片,第七意志一个跳跃上个半空,他双手往上一托,大声念了一个字:“起”!周边四面八方的许多石头顿时脱离地面,悬浮在半空中。紧接着,第七意志大喝一声,他双掌一合,所有石头便从四面八方向冰川星耀砸去。冰川星耀不敢硬接锋芒,于是便垂直飞向高空。

    石头攻击落空,第七意志祭起七把飞刀,踏空向冰川星耀杀去。

    ……

    第一意象和第七意志逼开了抢夺圣果的冰川家族二人,双方厮杀得难解难分,眼前崖边上倒成了失守之地。山河秀审时度势,料想之前定是第氏八家的人分开行动,并非故意引诱下套,眼下既然事情已经败露,只得先下手为强,抢了那枯荣无常万劫果再说。于是山河秀急忙吩咐山河日暮,两人重新披上五行化影衣,随后朝崖边上的枯荣树快速潜行去了。

    ……

    天真依旧端坐在崖边上,脸上和身体上的变化,和两边的枯荣树一样,开始慢慢在变缓。枯荣树上的四颗果实,似乎更成熟了一些。而对面的峭壁,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竟开始变得通透起来,像玉璧一般,映衬着对面的两棵枯荣树。

    在沉寂的感悟中,天真似乎去到了另一个天地。放眼望处,那地方满天都是一行行金色的文字,那种文字散发着合乎天地的韵律与美感,天真尽管看不懂,却感受到了其中的平静与愉悦,那是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法喜。天真四处张望,在虚无的天地中奔走。他的两旁,金色的文字不断组合幻化着不同的场景,展现着枯寂与华荣的最本质的镜象。左边种子开始发芽,右边果实已经蒂落;左边的枝丫不断向上攀伸,右边的树木逐渐向下腐化;左边的婴儿呱呱落地,右边的老人日落西山……

    新生与老死!

    一个声音在脑门上如天雷般轰响,天真顿时停住了脚步。天真睁大着眼睛,他连忙抬起自己的双手,左右掌心上分别悬浮着一朵白色和一朵黑色的花,白色的花正在不断绽放,黑色的花却在不停地凋谢,天真感受着花开的喜悦,新生的搏动,也充满着花谢的哀伤,老死的落寞。周而复始,一切就像一个环。

    对,这就是生命的原本,就是这个世界运转的规律!

    天真泪流满面,他双手一握,天地间两边的金色文字顿时如虹吸般,钻进了天真的左右手掌心之中。转眼间,一切又恢复了清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