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大地藏 > 第118章 雾中的人影
    第六天命走在崖边上,望着崖底下的白色浓雾,总觉得崖底下大有乾坤。由于天真尚未觉醒身识,无法在崖底中自由上下,第六天命见周围也没什么危险,便吩咐天真留在崖边等待,自己只身跳下悬崖去了。

    天真无奈,独坐在崖边,只好眼直直地望着对面的峭壁发呆。

    峭壁光滑如镜,在太阳的照射下居然有些反光,对面的枯荣树随风而动。

    天真脑海中灵光一闪。眼前这光洁的峭壁,想必就是商主所说的“玉璧”了,玄照因缘地以“玉璧如镜玄照自身,得悟枯寂荣茂二义”著称,那么我是否也可以效仿古人,通过这个“玉璧”玄照自身,进而得悟“枯寂荣茂二义”?

    天真一想到这里,顿时来了兴致。

    眼看这光洁石壁在前,而枯荣树也在旁边,两者相互呼应,倒也有几分玄照枯寂的意境。天真心想,这一树荣茂,显现勃勃生机,同时一树枯寂,却也死意森森。这生机与死意,本是大相径庭,可竟能同时出现在一树之上,真不得不让人惊叹。茂盛荣华、枯萎凋残,映照人生无常之理,而一树枯荣,却是有常也无常,这枯荣树,实在玄妙。第一天真慢慢沉醉在这枯荣的意境之中,开始感悟更加透彻的玄机。

    闭着眼睛的天真并没有发觉,随着参悟的不断深入,崖边的两棵枯荣树,正以一种令人匪夷所思的状态在迅速变化着,就好像不断经历着春假秋冬的轮回,枯荣树不断变化着自身的形态,荣茂一边的树枝开始落叶纷纷,而枯寂一边的树枝却不断萌发绿芽,两边各自轮回,开枝散叶,开花结果,最后又落叶归根,再而一切周而复始。

    唯一不变的就是,两棵枯荣树上各自结出了两个果实,并不断在长大。

    ……

    悬崖下面,第六天命缓慢下沉,身边的白雾越来越重,能见度越来越低。第六天命同时开启眼根识通、耳根识通和鼻根识通,但令他感到震惊的是,眼根识通的开启,并没有让他像以往一样勘破层层迷雾,他的视野并没有得以开阔,这让他开始警惕。

    忽然,天命感受到气流的流动,身边的白雾像水纹一样刮起漩涡。但天命回头一看,却又什么也没有发现。他眉头一紧,马上拿出了他的法器——一把枪头好似玲珑宝塔,枪身有着龙鳞云纹的八宝玲珑枪。同时,第六天命也放出一盏飞灯,那是第六家家主第六长吟赐予他的护命法器,既能破除暗影类的神通,也能形成护命结界,提醒并削弱外来的攻击。飞灯立在面前,天命眼前的能见度稍微高了一些。

    很快,天命就降落到了崖底。

    崖底是干的,地面业还算平整,没有什么水漕坑洼。寂静中,“咔嚓”一声响,天命一不留心脚下,鞋子踩到了一个东西,那东西似乎很脆弱,马上就碎了。天命抬脚一看,顿时嘴巴咧了咧。那是一个风化多年的头盖骨,年久到骨头都已经不甚完整。这崖底下曾经有人来过,并且死在这里。天命没有特别紧张,八宝玲珑枪别在背后,他步伐稳健,跟着头顶上的飞灯继续前进。很快他找到了一把破斧和一个小型的空间袋。那应该都是前面死者的东西,天命心想。看那规制,巨斧原本应该也是一把高等极的法器,起码有神器的品阶,但斧口破损严重,基本已经算是报废了。空间袋因为有禁制,天命一时没法打开,所以直接扔进了自己的空间袋里,随后继续向前探索。

    忽然,好像又有一阵风吹过!

    第六天命来不及细想,回身银枪直接一个横扫,白雾在枪风下卷起一个个小漩涡。天命马上进入战斗状态,但周遭还是一片白芒,除了自己,什么也没有发现。

    远处的雾气中,一个雾气凝聚的人影开始出现。

    ……

    枯荣树上的果实越来越成熟,荣茂一边的果实圆满丰硕,充满生机,粉红色的果皮上有着金色的光芒,看上去甜美多汁,可口非常;枯寂一边的果实虽然有些干瘪,但褶皱里却闪着淡淡的银光,一看也绝非凡品。

    天真静坐在崖边上,双目紧闭,双手自然垂放在两边,显然已经进入一种深层次的感悟之中。但若是让第氏八家等人看到,必定会吓得瞠目结舌。因为第一天真也像枯荣树那样呈现出枯寂荣茂的表相,他左边的脸盘从衰老到初生,右边的脸盘又从初生到衰老,脸面和身子都在不停地变化着。特别是天真的左右双手,干枯与细嫩,僵硬与柔软,看起来更是诡异非常。

    左右两边的两棵枯荣树,依旧生机勃勃又死气沉沉。天真坐在中间,像一尊亘古永恒的雕像。落叶纷纷,花开花落,这里似乎脱离四季,又沉沦四季之中。

    对面的峭壁咋眼一看好像要更加光洁一些,依稀能辨别出两棵树的影子。

    ……

    第六天命在崖底上继续探索了有个把时辰,除了脚下的骨骸略有增多外,也没有别的发现。崖底两边的山壁,他也来回勘察了个遍,也没有找到什么山洞巢穴之类先人习惯居住或藏宝的地方。天命有放弃前行的念头,但见脚下不断出现的尸骨,又觉得这崖底肯定不一般,这样无功而返,日后回想定不甘心,于是他又继续前行了一段距离,但还是徒劳无功。罢了,别浪费时间了,天命心想,天真还一个人留在崖边上,自己如果离开太久,怕他会出现什么变故,于是拿定主意,准备返回。

    第六天命刚转身,一阵寒风毫无征兆地吹过,周遭的温度比之前下降了许多。天命打了一个冷颤,但并未为意。他加快速度返回。

    突然!轰的一声响!

    那是灯光结界受到外来攻击的声音,飞灯开始摇晃,结界之外,一个白雾人正围绕着灯光结界飞速移动。第六天命手持长枪,做好战斗的准备,但目标移动速度太快,他根本无法看清。“什么鬼东西!”第六天命暗骂一声,随即银枪向前一刺,顺势又往周围一扫,天命一手抽回,紧接着又往后方一撩,刚好刺中雾人身体,但雾人随即便化为烟雾消散了。白雾弥漫,周遭什么动静也没有。

    “快现身吧!!”第六天命大声吼道。

    声音好像淹没在重重浓雾之中,没有回音,也没有回应,包围第六天命的只有寂静,一种令人快要窒息的寂静。飞灯在头顶上继续摇晃,灯火忽明忽暗。第六天命感到周围的温度在不断下降,他开始冒出冷汗。

    敌暗我明,赶紧跑,先离开这个地方再说。

    第六天命双脚离地,迅速往上飞,但浓雾似乎有着黏稠的阻力,飞行的速度变慢。眼看脚底下浓雾化成的巨大人脸正向自己追来,天命很着急,但浑身却使不上劲。就在身子逃出白雾的时候,天命已经看到正在崖边静坐的第一天真,但他来不及喊出声音,浓雾化出巨手,一掌便把第六天命拖了下去。

    崖底中的浓浓白雾很快恢复平静,就像沉寂的深潭。